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52部分

仙旅奇缘-第5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带我谢石老板一声!”容辉点头接下,见燕玲端来茶水,顺手放上托盘,坐下来说:“你也坐!说吧,石老板有什么话。”

    石全半坐到位上,等燕玲下去才说:“东家想在年前约个时间,请公子下山吃顿饭,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

    “放心,他不派你来,我也是要去找他的!”容辉满口答应:“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又直入主题:“能不能说说你们钱庄的生意,我要听实话。”

    “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石全如数家珍:“我们钱庄的生意有四块,一是金、银、铜的兑换,进出相差四毫。金银兑换不是那些小钱庄玩得转的,所以生意一直不错。二是重铸金银,铸银炉遍地都是,可成色和本庄比成色的,绝对不出三家。铸金炉就不多,铸出来的到有一多半狗头金。本庄的铸出来的赤金,绝对能直接交给金铺打首饰!”

    “石轻金重,只有将金银熔化成水,才能剔除面上的杂质。温度越高,剩下的成色自然越好。金铺用石锅石炉熔金,用石筷子夹出杂质,只能论两熔化。铸金炉论秤熔化,一秤就是三十斤,直接铸成大金柱,然后分成色锯开重熔。如此反复,才能铸出更多赤金。”容辉想起潇月讲给他听的见识,会心一笑,接着问:“还有汇银和存贷吧,你仔细说说。”

    石全一喜:“东家反复交代,只要能和莲山搭伙,不但危机立解,以后还能财源广进!”眼下听容辉主动问起,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娓娓道来:“‘汇兑银票’一般用来结算两地间的大买卖,只能在预约时间提款。不过本庄要抽一厘运费,最少一钱,十两封顶。这笔生意,也是那些小钱庄玩不起的。就是他们给人汇银,也是从本庄走账。再是存贷,像市面上流通的银票,都是总号开的活期存票,满一年还能拿五毫红利。若是异地提银,也要预付运费……”

    容辉忽然问他:“听说你们分号的生意不好做,是吗?”

    “都是让那些小钱庄挤的!”石全摇头苦笑:“那些乡绅地主的基业就摆在那里,我们就只有间店面。平常人一生走不出百里的,自然更信他们。不过他们生意小,得多留钱防人兑银子,再算上人头开销,就再难发展。我们生意大,留的钱虽多,可占得份子远比他们小,能贷出的钱也多。”事无巨细,据理力争。

    容辉记在心里,接着问他:“像你这样的总号大掌柜,也占了份子吧!你给我交个底,你手里有多少股。”

    石全摇头苦笑:“这……”不说也不是,乱说也不行,就僵在了位上。

    容辉不由好笑:“我听说石家在老太爷那会儿分过一次家,石老板这一支得了五成份子,剩下五成要么旁落,要么流到外面去了。你也姓石,拿的是不是那旁落的份子……”

    石全拱手一揖:“小的是老爷常随,不过来帮东家打下手,怎么敢沾老太爷的光。”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容辉说起正题:“那些陈都的老主户,一听说你们丢了户部的生意,就见风使舵,翻脸不认人。‘汇丰钱庄’这块金字招牌是石家几辈人挣出来的,要是垮了,别说你们可惜,连我都替你们可惜。你把我的话告诉石万鑫,我可以拉你们钱庄一把,但是得占你们六成份子。”

    “这……”石全汗透背脊,鼓起勇气问:“怎么个占法,您说……”

    容辉洒然一笑,侧头高呼:“燕玲,来算个账!”

    燕玲在前厅应了一声,端来文房四宝和算盘,应承容辉:“你们说,我来写!”就在茶几上摆开纸砚。

    容辉一本正经地说:“你们的总号开在前门大街上,地皮倒是挺值钱的,就算一万两吧!”

    “一万两?”石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容辉微微点头,接着说:“你们在九座府城都有分号,可地段就差远了,装潢也不如总号,就算两千两一座吧!”又问燕玲:“一共是多少?”

    燕玲脱口而出:“两万八千两。”

    容辉接着说:“在加上你们的铸金坊和铸银坊,加起来就算两千两吧!一共三万两,再加上你们银库的本金。我就以这个价收购你们的钱庄。”

    汇丰钱庄的买卖虽大,可就是招牌值钱,真正本金也不过二、三十万两。石全据理力争:“公子,我们可是老字号,金字招牌。”

    “没有朝廷护着,你那就是快烂木疙瘩!”容辉没好气地说:“哥收购你们那堆烂摊子,还担了风险呢!”又吩咐燕玲:“替我找夫人要六张大票,咱也得回礼不是!”

    燕玲应声而去,容辉又转移话题:“陈都最近有没有什么大事,你给我说说!”

    石全心里发苦:“陈都传得最大的事,就是对面这位爷一剑斩了两千五百山贼,九岭十八寨从此畅通无阻。”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应承:“听说澄国公嫡出的长孙长得漂亮极了,半岁不到就会说话了。开口就是四个字,我要吃奶。清晰洪亮,都说是‘神通’转世。”

    “那孩子不就是在山上出生的吗?”容辉忽然想起那为住“琳妃阁”的卫姑娘,忙追着他问:“那孩子长多高了,白不白……”

    燕玲端来一只漆木匣子,容辉当场打开给石全看:“你也知道,我从石老板那里白拿了二十万两。我也不爱占人便宜,这是六万股,你帮我转交石老板,每年腊八分红,多的就当利息。他要是答应,我再一起吃顿饭。”

    石全心里直皱眉头:“这还叫不爱占人便宜,那您要是占起便宜来……”他不敢往下想,只好站起身双手接过。又寒暄了几句,见容辉端了茶,就揣起匣子,蹒跚而去。

第五十二章 屋里佳人

    容辉先回后院把事情说给了潇璇听,才回书房随潇月上课。潇璇也要去示下庶务,于是让梅钗套了羊车,直往“太始门”去。朝阳下车行路上,她又嘱咐梅钗:“相公过几天要出一趟门,你准备好换洗衣服和日用。”

    梅钗记在心里,又提醒潇璇:“还有什么要捎带的吗?”

    “对!”潇璇适时补充:“歆姐儿得了百日咳,虽然爹爹和大伯都是医药大家,我们也得送些药材去表示表示。你待会儿去趟药房,桔梗、紫苑、荆芥、百部、陈皮、杏仁、桑叶、乌梅,装满一个八角礼盒,再去库房找几件好毛皮,最后装一车银霜炭,就当是年节礼。有些事还没定下来,就从你手里走账吧!”

    过了五天,石全果然登山拜访,代石万鑫请容辉付灵州小聚。一家人在“无尘居”吃过晚饭,李母又留了容辉交代,潇璇则要先回去收拾行礼。

    梅钗等在西次间卧房外室折叠衣服,忽然轻疑:“让谁跟去服侍,带多少护卫。”其她人听见,手上一滞,齐齐看向潇璇。

    “从前师父下山,也没人服侍,更不曾带护卫。凭他的伸手,更用不上护卫。可是服侍的人……”潇璇黯然心叹:“自己既然拉着他走上了这条路,有些事情就不是装个糊涂能避过的。这个风口浪尖上,给多少份子都是虚的,只有在山上生了儿子,才能真正稳住人心。不然一味宽和大度,只会引狼入室,到时候也不过是第二个‘明清真人’。与其等婆婆向自己施压,让他左右为难。不如自己先表明态度,博得大家的同情……”

    她长长透出口气:“让燕玲来见我。”

    众人心头一松,又想:“他们成亲才一个半月,夫人怎么会想着给姑爷收人?”不由同时喊了声“夫人”。

    潇璇坐到软榻上摇头微笑:“你们先下去吧!”纤手轻摆,如挣扎在狂风中的幽兰,灯光下美得让人心碎。

    梅钗领着众人低头退下,片刻后燕玲来了。她穿了件秋罗夹袄,梳着双螺髻,走到榻前,敛衽一礼:“夫人,您找我!”神情羞赧,眉宇飞扬,无处不散发着青春少女的活力。

    潇璇看着她的双眼,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眼见燕玲手足无措,继而诚惶诚恐,缓缓跪下,喊了声“夫人”,才轻声问她:“你,可院跟我。”语声如从天外飘来,却回荡不去。

    燕玲只道是自己做错了事,半晌才回过神来,身子不由前倾,双手伏地,结结实实地叩了个头,又喊了声“夫人”,眼泪夺眶而出。她早看出潇璇不适合生养,迟早会为掌门收人,可没想到夫人看中的是自己。

    她当司房管事后,有意和容辉划清界限,没事更不进后院。只盼能拖个三、五年,潇璇亲自怀孕。可更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到底出了什么事?”心念急转,又喊了声:“夫人……”

    潇璇不动声色,仍平静地看着她,又问了一遍:“你还没有回答我。”

    “愿意,不愿意,自己能拒绝吗?”燕玲心头滴血:“就算自己说不愿意,夫人固然不会逼迫。可家人知道了会怎么看,在他们眼里,这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愿意,以后就是‘屋里人’。侍不侍寝,得由主母点头。怀不怀孕,也得由主母点头。就是以后生了儿子,成了妾室,儿子也只会养在正室屋里,喊自己‘姨娘’。”

    她稍作盘算,心里不由冷笑:“高明,你真是高明。别人夫妻失和后才收通房,只当是讨好丈夫的甜头。你却能在琴瑟和鸣时就收通房,却当是警示丈夫的钟声。你们相濡以沫,我固然占不到便宜。他日你们失和,都想到我是中途插进来的,就更不待见我。”可往回想:“若无他们,自己只怕已被山贼掳去。”许是因心底那份崇敬和感激,还是抽抽噎噎:“我……愿意……”

    潇璇早已了然,眼下看到那几滴眼泪,又更加放心:若是收了个没头没脑的,只怕蹬鼻子就上脸,闹得家宅不宁。”悠悠开口:“起来吧,明天相公出门,你也收拾收拾。”语声温婉,又如三月春风。

    燕玲做了决定,心情豁然开朗。起身抬头,开始打量自己的住处。潇璇坐的软榻摆放在西北角上,东北角上还贴板墙摆着一张放灯盏茶具的条几。榻几之间,空出两页木门,里面就是内室。

    榻几两头另有两对衣柜,衣柜旁又列了一对放灯盏的条几,再往外就是一帘罗幔。整间外室横宽一丈八,纵深两丈,将是她今后的小天地。

    潇璇神色自若,轻轻在榻沿上一按。木器摩擦,“呜—”,一声轻响,弹出一个暗屉。她应声站起,走出外室,轻轻喊了一声:“梅钗,沐浴更衣!”梅钗等应声过来,目不斜视,“呼啦啦”跟去净房,似在给潇璇助威。

    燕玲心中忐忑,去看那屉中物事。一方红木锦盒,盒中银光灿灿,五横五纵五层,全是五两一个的元宝。一方紫檀木匣,匣中珠光宝气,排了四套雪银掐丝头面,和一堆金环玉镯。

    “这些东西,可以买一百个小丫鬟,够平常人家讨五十个老婆。”她受宠若惊:“自己要做的怕不仅仅是个‘屋里人’。”正惶恐间,忽然听素钗在堂屋招呼:“二爷下来了!”吓了一跳,赶紧关好抽屉,束手而立。

    潇璇穿着中衣迎出净室,两个人恰在西次间外碰见。容辉笑着招呼潇璇:“你猜娘说什么……”说话转身,看见燕玲站在榻前敛衽行礼,先是一愣,还是把话说完:“娘让我带妹妹出去见见世面,恰被潇娟听见了,三个人一拍即合,都要跟着去!”这才问:“燕玲怎么来了!”

    “是我招她来的。”潇璇言简意赅:“我让她随你去灵州,以后他就睡在这里。”如在交代一件可有可无的事。

    话中意思,不言而喻。容辉想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房里的事归她管,多半是娘暗示的……”心头微酸,就牵起潇璇的手,“嗯”了一声,直接进了内室。潇璇巧步跟随,再也没多说一句。

    梅钗几人屏息凝神,听见衣料摩擦,“稀稀疏疏”,才相视一眼,转身退下,暗暗庆幸:“终于再也不用值夜了!”眼随心动,纷纷去看燕玲。或幸灾,或乐祸,或同情,或节哀……

    半夜三更,燕玲把头捂在被子里,听着内室“嘤嘤呀呀”的“哼哼”声渐行渐小,睡意接踵而来。她在田庄长大,早知道男女间那点勾当。可一个人意淫是一回事,听别人真枪实战又是另一回事。那种感觉,既恨他们不快点,又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眼下终于熬过来了,不由感慨:“天哪,连着三次,每次至少半个时辰,果然是先天高手!……如果以后每晚都这样……”她不敢往下想,只盼老天开眼。

    燕玲睡得很浅,听见鼓响六通,随即清醒。凝神倾听,内室没有动静,于是轻手轻脚地起身穿衣,叠被铺床,挽好罗幔,才拿铜盆去打水洗漱,出门时碰见素钗,正要问该怎么服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