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55部分

仙旅奇缘-第5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一怔,趁潇璇过来吃早饭,主动商量她:“听说马长老不吃不喝,这怎么办。他好歹帮过我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人还不说我们卸磨杀驴?”

    “放心,我派人日夜盯着呢,发现他半夜起来偷吃点心,泡参茶下肚!”潇璇嫣然一笑:“账分内外,势在必行!”

    容辉忍俊不禁:“这老头,倒真有意思!”又问潇璇:“山上没什么收入,又有这么多人头开销。不如你算个数目出来,每年从外账房支。”

    “谁说山上没收入。”潇璇瞪眼反驳:“春天采茶,夏天搁松油,秋天采药,冬天摘松子,还有四季的针织,不都是收入吗?”话是没错,却有几分逞强。

    容辉看在眼里,忙改口奉承:“事情都让你们老弱妇孺做了,难道让我们大老爷们白吃白喝吗?我们大老爷们要是连个勒钱袋的都没有,不光乱了套,说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话说到这个份上,虽然是胡说八道,潇璇却听得舒服,立刻顺水推舟:“那我可要狮子大开口了!”

    两人吃完早饭,潇璇乘羊车去了“太始门”示下,燕玲和严良在司房对账,容辉则挑了药材水果,和潇月去探望马长老。

    马长老兼任账房首座,一直住在账房后院。容辉到账房前院时,看见厢房和前厅间人来人往,行色匆匆。东厢的算盘声如鞭炮齐鸣,噼里啪啦。前厅的报数声似浪潮迭涌,此起彼伏。

    他欣然感慨:“想不到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账房,居然也被拿下了。”又问潇月:“平时结笔账得磨蹭半天,今天怎么都勤快了!”

    潇月掩嘴轻笑:“师姐说了,结了山上的账目,就派他们到钱庄上去。不但算的账目大,还能拿份子。这不比在山上偷偷摸摸地强?”

    容辉一想也是,进门和沈潇钧等人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去了后院。“账房”和“无量阁”建制一样,住处也是五间七架。马长老躺在西梢间大炕上,看见容辉过来,就故意闭了眼睛。

    容辉放下礼物,拱手一揖,恭恭敬敬地喊了声“长老”。抬眼看见马长老闻若未闻,闭着眼一动不动。只好自说自话:“在下不负厚望,终于收了‘汇丰钱庄’五成份子。您猜我花了多少钱……”看见马长老眼皮一跳,继续吊他胃口:“您一定猜不到。钱庄银库里放着二十七万两现银,我只给他们算了三十万两股本。五成份子,就是十五万两。”

    马长老眼皮一跳,蓦地睁开,目中精光暴射,看见容辉正朝自己微笑,又轻哼一声,赶紧闭眼。

    容辉看在眼里,乐在心里,接着逗他:“我还提了个条件,以后钱庄总号就搬到七驿镇来,再把分号开到赵国和宋国去。”眼见马长老嘴角抽搐,接着说:“还有,我把钱庄的利息也涨了,看那些小钱庄敢不敢跟着我们涨。”忽然轻叹一声:“这么大一滩事,还准备请长老去钱庄总号当大掌柜,可天不随人愿,您这个时候又病倒了!”

    马长老脸皮抽搐,张开嘴有气无力:“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尚且壮心不已。老朽生在山下,长在山上,知遇之恩,无以为报。老朽就是病死,也要死在账桌前。”激动得语声微颤,轻咳两声,又吩咐屋中道童:“扶老夫起来,老夫要去算账……”身子颤颤巍巍,就要自己爬起来。

    容辉忙劝马长老:“身体要紧,您老好生休养。这份拳拳之心,在下心领了。等春回地暖,定有长老实现壮心的机会,”说着一揖到地,转身就走。

    马长老眯着眼见容辉出了上房,从大炕上一跃而起。一旁服饰的道童还以为炸了尸,吓得目瞪口呆,被马长老赏了一个脑崩儿,才回过神来,赶紧服侍更衣。

第五十六章 春耕夏耘

    大雪深夜才停,树林里雪深三尺,山门中也有一尺。大年初一,全门上下要来“无量阁”恭贺新春。梅钗等天没亮就起来扫雪,清晨院门大开,任人进出。

    潇璇穿了件苍松纹红缎大袄,戴了套翡翠头面,坐在西厢房,接受女弟子和管事妈妈的祝贺。梅钗端了筐银锞子站在一旁,来人说一句吉祥话,就给一颗。金属撞击,“哗啦哗啦”,如烈火烹油。

    容辉穿了件宝蓝色克丝深衣,陪着一众管事和马长老等在书房喝茶说话。男弟子来了,就在厅中对着里面说贺词,由燕玲发银锞子。声音大的多给,说得好的也多给。

    弟子们往年收的是桃符和竹帘,今年改了银锞子,自有一番议论。有的夸潇璇会当家,有的夸容辉做人实在,没有一个不夸夫妻俩好的。原来死忠于赵长老的一众管事,这时也拉下脸来,先后去“无量阁”请了个安,道了声贺,算表明了态度。

    潇璇等的就是现在,看在眼里,虽然二话没说,心中却有了计较。晚上云开雾散,翌日朝阳东升,冰雪渐融。待山路畅通,已是大年初五。

    春耕如打仗,片刻也耽误不得。容辉立刻调集耕牛,分别发下两百多把铁犁,去开耕七处田庄。野火虽烧尽了杂草,可泥土下荆棘纵横,必须深耕。荒地土质又硬,就更难耕作。从前一头牛拉的犁,如今要两头牛拉,进度越发慢了。

    元宵过后,潇璇开始处置赵长老和陆潇诚等人。先借口“山上天气冷,不利于众人养伤”,把他们迁到了镇上大宅。又借口“镇上喧嚣,不宜静养”,又把他们迁到了田庄小院。由田庄供奉吃食,仍让以前的道童照顾。几位长老的家人借口“山下缺衣少食”,向潇璇求了个恩典,才把他们接回了家。

    众人看在眼里,既不说,也不闹,好像从没见过那几号人,心里却提了十二分小心:“夫人待人和颜悦色的,却喜欢秋后算账,以后千万不能得罪。”

    容辉怕有人找自己说情,给潇璇添麻烦。于是趁天气好,骑马去各处田庄巡视,几天不见人影,一回来就向众人抱怨:“照这样下去,春雨来前,能耕完一半就不错了!我们不是还有三千匹战马吗,能不能用来耕田?”

    众人的注意自然被吸引到春耕上,算是揭过了这件事情。潇璇不由好笑,等他回屋,亲自安慰:“你急什么,反正银子花出去了,急也没用。我也没指望今年有收成,耕不好接着耕。横着耕完了,竖着耕一道,再斜着耕两道也无妨。”

    容辉一想也是:“不把土翻散了,就是抢着播下种子,也长不出庄稼!”于是又调给田庄七十辆空闲马车,帮他们拖砖运料盖房子。

    千呼万唤中,“汇丰钱庄”开业。新利息牌往门外一挂,天下哗然。有心人立刻查出,钱庄换了东家。新东家财大气粗,一口气销了所有烂帐。

    各地小钱庄纷纷联合,跟着抬价。可家底在那里放着,只敢收那么多存银。利息给高了,根本赚不到钱。于是没过几天,纷纷打回了原型。

    接着有人查出,钱庄总号搬到了七驿镇上,东家直指容辉和潇璇,江湖轰然震动。有心人不住苦笑:“人家有十三座小城垫着,谁敢说钱庄背后没实力?”虽然不愿接受,可利息摆在那里,只好把白银存进钱庄。

    陆大海等收账回来,果然带了几十个破产掌柜。大太阳下,容辉在“无量阁”召见众人,听说其中有做过布匹生意的,就让燕玲随便问问。

    燕玲问了几句行话,那人果然对答如流。容辉一看有戏,索性让燕玲给他们安排去处,让严良写文书,然后送来签章。自己则回了书房,看起舆图来。

    潇月在一旁问:“琢磨什么呢?”

    容辉据实相告:“我想把从山上到七驿镇的山路修修。那路以前好像有人修过,下面垫的是石基,现在连石尖子都露出来了,不光马走得蹩脚,车跑一趟,轮子上也得磕几个缺。下雨一身泥,晴天一身土的。就是不交税,多半也没人想往这里走。”

    “被你说着了!”潇月娓娓道来:“那是二十年前太子东狩的路。他每来一回,都是黄土铺地,夯实后撒上清水。”

    “可现在农户忙着耕田,我抽不出人手来。”容辉摇头苦笑:“等夏天再说吧!”

    “为什不先请师傅搭个作坊造青石板。”潇月立刻给他出主意:“一百里山路,铺两尺长,一尺宽的青石板,就得十五万块。铺一丈宽的路,就是四十五万块。我手下刚好有座砖瓦场,看在大家这么熟的份上,给你个优惠价。十五文一块,随要随到,怎么样?”

    容辉皱眉轻疑:“你一家做得出来吗?”

    “我当然得划个标准,再找下家嘛!”潇月兀自强辩:“你一次要这么多,谁接得了?”

    容辉欣然微笑:“四千五百两,四十五万块。”

    “喂!”潇月蹙眉轻嗔:“你总要给人家留点脂粉钱嘛!”

    “不干算了”容辉抛出自己的杀招:“我让石万鑫找下家去!”

    潇月据理力争:“就算十文钱一块,剩下的路都由我来铺,先付一半定金,两千二百五十两!”说着抬起手张开五指。

    “成交!”容辉挥掌拍出,双掌相击,“啪—”,一声脆响,定下了这桩买卖。当场签给潇月一张白条:“提银子去吧!”

    转眼到了二月,天气渐暖。容辉亲自下山,把李蕃宁和潇璇的家具一并接回山上,从此开始晨昏定省。容光一家则被安顿在了七驿镇的大宅院里,先跟镇上管事熟悉行情,打开局面。

    石万鑫理顺了开业后的生意,就来“无量阁”找容辉商量下一步生意,开口就问:“怎么,又要修路?”

    容辉靠在书房醉翁椅上,点头承认:“是啊,从七驿镇到山门,再一直往东,修到宋国的官道,两百多里,差不多一百万块青石板,折合白银一万两。加上两百民夫的工钱,一千两,就是一万一千两。以后每过一辆车,不管是拉人的还是拉货的,连车带马,满一百斤收一两过路费。”

    石万鑫一听有戏,伸手拿过桌上算盘一阵拨打。算珠停止,欣然赞同:“好买卖,一年就能回本。这笔钱,可以贷。刚好我那里还有个称煤车的大台秤。我们再做点手脚,满八十斤就算他一百斤。”

    两个人一拍即合,定下了这件大事。容辉精神一振,坐起来问:“有什么事吗?”

    石万鑫直言不讳:“上半年正是用钱的时候,钱庄踩在点上,本金又足,生意一片红火。不光存钱的人多了,借贷的除了我们自己,还有些端‘铁饭碗’的公侯世家,所以本金有些不够用。再过一阵,提银的人就提不到现钱了。”

    “你是说再注资?”容辉摇头轻叹:“可咱连私房带公中,都搬到银库去了,一分钱也没了。”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想了个一本万利的好办法!”石万鑫兴致勃勃,往西南一指,故意卖了个关子:“君侯可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容辉实话实说:“太阳落山的地方呀!”

    石万鑫粲然一笑,娓娓道来:“那边三千里外,就是金州,盛产金矿。可是蛮夷教化未开,一般人进去都得过五关斩六将,就别谈运东西出来了。我听出来的人说,那里的黄金兑白银是一兑四到一兑八,我们钱庄可是一兑十一到一兑十三。所以我们只要把白银运进去,买了黄金出来,兑成更多的白银,再运进去买成更多的黄金。这样利滚利,不是一本万利吗?”轻叹一声:“可惜我那些手下功夫不济,几次运货进山,都被抢了……”

    容辉听得眼睛发亮,忙喊来潇月问话:“你知不知道金州。”潇月按“域志”记载,把金州的丰物特产,人情习俗介绍了一遍,果然比石万鑫说得更加详细。

    “这桩买卖不错,可还有件事挡在前面!”容辉躺回醉翁椅,长叹一声:“江湖同道要重新结盟,对付我们。”

    潇月忍不住叱骂:“他们吃饱了撑的!”

    “他们是吃不饱饿的!”容辉摇头苦笑:“我们现在的势力,抵得上原先两个‘神剑门’。下面的大掌柜压抑久了,刚脱了缰,就开始扩张势力。我再想勒缰绳,可勒不住啊!大掌柜们也说自己见好就收,可他们的手下跑得更欢!如今前面有‘九岭十八寨’的山贼为戒,后面又有钱庄垫着,是个人都得撒丫子闷头往前跑,就差没明火执仗地抢了。我眼看着前面有堵高墙,可他们硬是要往上撞啊!”

    “那怎么办!”石万鑫担心起来:“眼下基业未稳,要是有个闪失,上上不去,下下不来,这一大家子可就全完了!”

    “所以我得赶到前面,先把墙推斜了,改成陡坡!”容辉见石万鑫比自己还急,就安慰他:“放心,金州我势在必行,可之前还得去把那个结盟搅一搅,最好能塞点钱,让那个盟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