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62部分

仙旅奇缘-第62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火光闪过,“啪—”,一声脆响,飘出一阵焦糊。潇璇见了大笑:“你这也叫法术?准备人点香、点蜡烛、还是点烟袋锅子!”

    容辉也不生气,顺着她的话说:“以后功力精进了,没准还能点炉子。”忽然压低声音问:“明天你过生日,想要什么!”

    潇璇心头一怔,眼泪直往上涌。却不想多说,扭过头去,却被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搂在了身前。背后贴着那温暖坚实的胸膛,既觉得温馨,又觉得放心。此时此刻,她只想甜甜地睡一觉。

    天气渐寒,二人非但在山上过夜,白天也只下山晨昏定省,中饭则由凌霄送到山下。少思少虑,少喜少忧,心灵逐渐通透。山巅高逾千丈,常年干寒,冷风四季不绝。二人合掌练功时,周身热力即发即散,精进愈来愈快。且二人内力已成气候,能自发行转御寒,于是内功也没耽搁。

    转眼到了九月,陆大海等送回了第一批黄金,一共五万两。随行回来的,还有容雪、容霜和燕玲。容辉头戴竹冠,穿了套细棉布深衣。潇璇梳了凌云髻,戴上赤金头面,穿了套秋罗襦裙。梅钗等人陪同,出镇十里迎接。

    中午时分,两人坐在路边亭中喝茶,忽觉地面震颤,心中一喜,站起身定睛细看。只见驿道尽头,马队东来。重重拱卫中,一辆五骑马车拉着两节挂车,和一辆黑漆座车缓缓驶来。

    陆大海向容辉抱拳:“君侯,弟兄们起早贪黑,幸不辱命!”往身后一指,接着说:“三大一小,都活蹦乱跳地!”说话间容雪跳下车来,喊了声“二哥,二嫂”,又牵下一个少女,立刻引起众人注意。

    潇璇见那少女梳着双螺髻,穿了套青罗底绣金丝的襦裙。乌发如瀑,体态婀娜,秀美温婉,星眸灿烂,也是个美人坯子,就向梅钗使了个眼色。

    梅钗一面招呼,一面上前去扶:“这就是二姑娘吧,果然是个美人!”又给她引荐潇璇:“这就是我们夫人,你二嫂!”

    容霜只觉得这位夫人好漂亮,上前敛衽一礼:“二嫂好!”又低头向容辉喊了声:“二哥!”

    潇璇当场从腕上褪下一只玉镯,递给她作见面礼。又抬眼看向马车,梅钗正扶燕玲下车:“姨娘慢点,这一路可还稳当?”

    容辉看见燕玲揣着棉枕般的肚子,又是慌张,又是后悔,不由握了潇璇的手。燕玲瞥眼看见,身躯微震,立刻垂下眼帘。她是“良家子”出生,有资格喊潇璇一声姐姐,走到潇璇面前,却喊了声“夫人”。正要行礼,恰被梅钗搀住,于是又低头喊了容辉一声“二爷”。

    妻妾于丈夫,好比子女于父母。子女想让父母把一碗水端平,可父母却想多帮衬差些的子女,好让兄弟妯娌一般高。于是子女怪父母偏心,父母则怨子女没有手足情意。多少家族分崩离析,就此而起。

    妾分良贱,妻亦分贤愚。如舜之娥皇、女英,被称颂千古。好与坏,也全在丈夫如何把握。外人眼里,妻为主母,妾为婢仆。可在男人心里,都是自己的女人,谁不想让她们亲如姐妹?于是宠溺妾室,安抚妻子,只想把一碗水端平。等端不平了,色心大的会另寻新欢,色心小的索性放任不管,随心所御。于是先有了妻妾之争,再有了嫡庶分家。

    潇璇看见燕玲的肚子,心里翻江倒海似的,要她问燕玲的怀相,她实在开不了口。于是直接说:“你是双身子的人,一人吃两人补,就先住在镇上吧!我再派两个有经验的妈妈照顾你,缺什么,只管开口!”说完看了梅钗一眼。

    梅钗扶住燕玲:“夫人刻意为姨娘安排了马车和别院,您这边来!”说着扶她登上另一辆齐头平顶马车。

    容辉纵然觉得燕玲受了委屈,也不会当众质疑正室的决定。索性登上马背,和陆大海说起路上的事:“一路上顺不顺!”潇璇则带着容雪和容霜又上了一辆车,随大队去了七驿镇。

    翌日认亲,自有一番热闹。潇璇从七月份起,就让人在“太始门”后面另造小院,均是三间正房,五间后罩房,六间厢房,六连多人房。白矾已散,正好可以住人。

    潇月的“月华居”,潇娟的“婵娟阁”,容雪“飘雪岭”,容霜的“青霜院”,容雰的“瑞雰馆”,容耀的“星耀阁”,均是李蕃宁亲自起的名字。剩下几座制式小院,还等着周氏和潇璇添丁进口。

    潇娟又给各房定好了吃穿用度,最后给潇璇报账:“太夫人的月例是五十两,师姐和大夫人各三十两,姑娘们各十五两。各房的伙食按月例给,四季布帛十二匹,双驾羊车一辆,单骑香车一辆。每年是七千二百两开销,从哪里走账?”

    “从山上走账吧!”潇璇坐在“太始门”西厅,接着吩咐:“这些都是小钱,关键是把‘灵力’炼好。容雪和容雰的管事妈妈那里,你多督促些。他们要是有不懂的,你就耐心地教!”

    潇娟点头答应,又问:“师姐,你让我们修炼,到底有什么用。”

    潇璇不答反问:“你想看看吗?”说着抬起右手,伸出小指,凝神屏息,暗运“火灵力”,走“心经”和“小肠经”,同出小指末端“少泽穴”。

    潇娟凝神细看,只见师姐指尖气劲激射,在空中自燃。霎时间火势狂胀,热力扑面而来。她吓了一跳,忙闭上眼睛后退,只听“轰—”,一声闷响,暖风拂过,再无其它。睁开眼来,只见潇璇仍好端端的坐在身前,不由惊呼:“师姐,你会法术了!这是第六段心法吧……”

    “这哪谈得上会,只是摸索出了个窍门,对错尚且不知。”潇璇摇头苦笑:“这一指,生个炉子还勉强。”

    潇月则在花厅向容辉汇报:“各庄管事向我回报,人已经物色好了,只等约个时间,我们派人去领。石老板那边的账划出来了,只等着我们定下兵器样式,好让各地铁匠开炉。”

    容辉摇头反对:“不急不急,兵器还不急,否则打草惊蛇。先交他们内功拳脚,把体格练起来。里面会骑马的当骑兵,练分张和围。不会骑马的当步兵,十里十里地跑,跑完了坐下炼内功,歇好了再跑接着炼。要是那位爷下决心死磕,咱们再添兵器盔甲。”

    至此以后,十几个人每天往“紫薇阁”晨昏定省,一起围着张大圆桌吃晚饭。“紫薇阁”又给跟来服侍的丫鬟仆妇留饭,每晚都开流水席似的,比过年还热闹。容辉和潇璇交代完手头事务后,心头渐宽,再上山峰修炼,进境又有增长。

第六十三章 封王授爵

    重阳节上,一家人携手登高,一起在北峰上吃长寿面。容雪照顾容雰和容耀,容霜带了整套茶具上山烹菊花茶,潇月和潇娟则给众人分派点心吃食。

    容辉见一家人各有精进,又商量众人:“以后立个规矩,我们家的人,男子八岁修炼内功,十六岁开始修炼‘灵力’。女子七岁开始修炼内功,十四岁开始修炼‘灵力’。”

    “好啊!”李容光立刻引经据典:“男子八岁而肾气实,二八而精气溢泄。女子七岁而肾气盛,二七而天葵至,任脉通。”于是纷纷赞成。

    李母心中却有说不出的苦:“儿子是成气候了,可女儿们的婚事就难办了!”

    过完“重阳”,容辉接着和潇璇炼功。再一月间,两人先后炼通了“十二正经”,灵气流转周身后,身轻如燕,一跃数丈,飘飘然如两团棉絮。

    山峰上,白云间,容辉凝力跃起,又躺在风中晃晃悠悠地飘下,仰天感慨:“咱们从前的轻功都白学了,什么叫轻功,这才叫轻功!”

    潇璇听着,好像在说自己的轻功算白教了,冷哼一声,纵身跃起,凌空倒挂,伸手向下一指。小拇指端,烈焰吞吐,直罩容辉面门。

    “哎呦!”容辉一声惨叫:“别闹!”抬手在身前虚化一个半圆,水灵里自掌心各穴涌出,凝成一道冰幕。寒热相激,“嗤——”,一声长响,水汽飞散。

    两人落回地面,容辉忽然轻疑:“你说法术是我们这么练的吗?怎么和我想的不一样?”伸食指在身前一点,木灵力在指端相激,火光一闪,“啪—”,一声炸雷,劲风四射。又伸无名指在身前一划,水灵力自指端“关冲穴”涌出,“刺啦”声中,凝成一弯冰刃,顺势斩出。“嘶—”,破风急响,入石寸许。

    “反正书上是这么写的,谁知道呢?”潇璇抿嘴狡笑:“要不我们去把那不入流的神仙抓来问问?”

    骄阳下,秋风里,潇月忽然纵身上山,看见二人,才长舒一口气:“不好了,那炸堤的集结灵州两卫兵马,打过来了,前军已至六驿!我刚让陆管事领两卫兵马去迎敌,剩下一卫骑兵,已在山下集结。”

    容辉吓了一跳,潇璇已问:“对方是谁统兵?”

    “灵州卫指挥使,领镇东大将军。”潇璇据实相告:“还有一卫留守灵州,另两卫正从江那边赶来。”

    容辉却睁大眼睛问:“迎敌,不会是空手入白刃吧!”

    “哦,倒是一人有把冲担!”潇月忙安慰容辉:“放心吧,我们好歹练了一个半月,他们可从没练功。前面的人,队都排不好,走两里就要停下来整队,再走两里就要派人去抓逃兵。”

    容辉深深吸下口气,正色说:“那就让陆大海带着骑兵,直取灵州,来个釜底抽薪!”说着纵身跃出,轻飘飘直去下山谷口。

    潇璇又吩咐潇月:“关闭山门,让护法昼夜巡视。山上山下,戌时宵禁,异动者全部收押。反抗者,杀!”说着牵起她手,飘然下山,足尖轻点树梢,一跃十数丈远,飞檐走壁,直往“无量阁”去。

    潇璇到前厅屋顶时,见管事们在院中“唧唧喳喳”,乱成了一团,不由轻哼一声,抬手向天一指。水、木灵力脱手射出,相互激发。火花闪过,惊雷爆喝,应声飘下一股细雨。

    众人大吃一惊,循声望去,见潇璇和潇月伴着细雨,飘然落地,立刻静声。潇璇傲然门中,神色自若。潇月当众宣布宵禁,又问众人:“知道刚才那是什么吗?法术!师姐神通初成,能御使风雷水火。知道大家修炼的是什么吗?也是法术!只有功力到师姐这样,也能抬指间御雷降雨。你们知道自己是什么吗?神仙!区区一众蚍蜉撼树,又有姐夫亲自迎敌,有什么好慌的!”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欣喜从心底直窜上嘴角:“我要成神仙了,我要成神仙了……”

    潇璇见众人激动地恨不得用头撞墙,开口喝止:“既然知道了自己该干什么,还不当差去!”眼见众人鱼贯而去,才松了口气,转身回屋。刚踏出两步,腿都软了,忙扶住潇月。

    潇月一惊:“师姐,师姐,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潇璇蹙眉苦笑:“就是没试过出一次用出全力,想不到真能打雷下雨,不过得歇几天了。”梅钗等人听见,立刻围上来扶住潇璇,搀回了正房。

    容辉亲领骑兵,绕过七驿镇,昼夜狂奔。十月二十四晚上到了灵州城外,又趁深秋大雾,待城门开后,从四门入城。他来过灵州,直入府衙,兵不血刃。

    当地大掌柜率手下恭迎“君侯”,又被派到渡口聚守,不许船只进出。陆大海率人占领了府库,然后被容辉派往各地,由当地分堂配合,攻城拔寨。

    轻功高手视城墙如无物,大军到处,无不开城投降。三五日内,江东城镇尽相归附。消息传回七驿镇,两卫官军不战而溃。陈国朝廷接到线报,一片哗然。

    潇璇每日在“太始门”西厅等示下,这日刚吃完午饭,潇月就送来消息:“朝廷上吵得更热闹,有的说要整顿江昉,调兵进剿。有的说要封王议和,犒赏三军。”

    “凭这么点人,占不了一个州。”潇璇摇了摇头,正色说:“你快让石万鑫调集马车,把各城府库全运回来,再让各城官吏仍司原职。然后写一篇降表,乞降。”潇月冷静下来,觉得也该如此,点头答应,转身去办。

    潇璇又问身边梅钗:“凌霄这几天在干什么!”

    “她这几天特别勤奋,整日呆在静室练功。”梅钗信誓旦旦:“夫人放心,我们每天轮班守着,不会让她乱来的。”

    “你们也别太紧张,去给她透个风,我们要乞降了!”潇璇嫣然轻笑:“她是聪明人,不会乱来的。”梅钗应了一声,转身去办。

    容辉上表乞降后,亲自押送最后一批库银回七驿镇。陆大海忽然凑过来问:“君侯,咱们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不是吃力不讨好吗?”

    “六千顷良田,能养活三百万人。”容辉得意地笑:“枉你会武功,连‘四两拨千斤’都忘了。咱们要是收了灵州,把这地方搅个稀巴烂。灵州百姓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