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71部分

仙旅奇缘-第71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二月初十,陈夫人随梅钗到了灵山。她在贵妇圈中长大,素知各国掌故,看过宴请名单后,当场剔除了一批没落已久,名声低下的,又给剩下的人排了个序。

    潇璇如见明灯,忙让潇月写请帖,让梅钗、桃钗和剑钗送往三国都城。陈夫人看得啧啧称奇:“你们修仙炼道的就是好,有什么窍门没有!”

    “就是要从小学起。”潇璇又安慰陈夫人:“不过常吃灵米,养足生气,一样能延年益寿。”陈夫人知道强求不来,只庆幸自己交好了潇璇,又给她说起宴请名单中的亲朋故旧,帮着排座次。

    开“牙行”的消息传出,三国境内一片哗然。但凡能飞会跳的,都想出去见见世面。纵是修为不够的,也想着那出去的一天,修炼更加勤奋。

    容辉眼见筑基弟子越来越多,月例水涨船高,心里也越来越苦:“若再发白银,就是有座银山也不够。”几天来早出晚归,尽和石万鑫、严良等管事聚在书房里商量对策。

    书房里,茶几前,严良捧着一本账册据理力争:“既然大家都指望灵米修炼,不如把月例改成灵米,再把灵米折成银两发放。一来让大家不至只顾天上,不顾地下。二来藏富于民,也能让他们带出自己的人来。”

    容辉嘴里发苦,还是那句老话:“可问题就是界外的上等新米能卖一两黄金,这里一石新米一两银子也卖不出来。折成银两,怎么折?按现价折,谁愿意啊!按外面价的折,我们赔不起呀!按中间价来,两边都不服气!现在结界松动,外面的人可以进来,刚刚筑基的也可以出去。花花世界就摆在那里,价钱给低了,人家直接拍屁股走人!”

    石万鑫冥思苦想几天后,终于有了对策。又运量一遍,深吸一口气,娓娓道来说:“我有一个办法。既不发粮食,又不发银子,我们发粮票。”

    “粮票?”容辉听得一愣,睁大眼睛问:“粮票也能发?今年的粮食,明年提出来,可就霉了!”

    “既然能发银票,为什么不能发粮票。不光粮票,布票、油票、丝绢票,都可以发!”石万鑫微笑解释:“我们不是有大仓库吗,直接让他们拿票据去提现,不就得了。就是不提现,他们也可以拿着粮票去卖。反正你漫天要价,我就坐地还钱。灵米在那里存着,总能议出个价钱来。价钱是自己商量出来的,谁还不满意?”

    容辉稍加运量,觉得有戏,欣然追问:“你接着说!”

    “还有,不光把粮票当月例发,但凡田庄上的卖粮食,还可以让他们直接把粮食入库,开给他们粮票。让他们直接拿粮票找下家,下家再拿着粮票来提粮,我们还可以收点仓储费。生意大了,行市不就出来了吗?这样你买我卖,不服气也只能怪行市。我们可以用这个行市的中间价定田租,行情摆在那里,交租的不嫌多,收租的也不嫌少。要是想少交,就多种粮食,把价格压下来。这个办法,是不是一举三得?”

    容辉由心赞同:“对,要办就快,在宴请前把这件大事定下来!”又商量起其中细节。

第九章 万事俱备

    内院的油漆全由灵力调配,直浸进木料。既难褪色,又容易干。二月十五,风和日丽。潇璇收拾好了箱笼,开始搬家。“八门”中“开门”在西北,属“乾”卦,大吉大利,那六间廊房就由焦妈妈带着韵姐儿暂住。后门西边的十二间廊房分给了梅钗等人,东边的六间做了净房。再往东十间,则作了库房。

    燕玲进内院给潇璇请安时,看见院子里还有个水池,吓了一大跳。出后门时反复叮嘱焦妈妈:“别带孩子往水边走,千万仔细了!”说着塞给她一个元宝,正色告诫:“要是有半点大意,谁也不好过!”

    焦妈妈又提起十二分警惕,抱着襁褓欠身担保:“姨娘放心,除了每天带二小姐去正房晨昏定省,我一步也不乱走。”小丫头被二人的话惊醒了,睁眼就要哭,看见燕玲,又不哭了。

    一双水汪汪的杏眼溜溜地转,就要支起脖子。娇憨可爱,看得燕玲心都化了,捂住脸转身就走。刚迈出两步,只听“哇——”的一声大哭。身子一颤,愣在了路上。待听见乳娘低声哼哼,才咬着牙抬腿出了后门。

    潇璇派来服侍她的丫鬟黍稷看不过去,就问燕玲:“您这么想二小姐,怎么不亲自抱抱,王妃不是刻意让您看一眼吗?”

    “不是看见了吗?”燕玲轻声低喃:“王妃抱她一天,抵我抱她一辈子,还是不抱得好!”盈盈迈步,回了“燕妃阁”。

    梅钗在东梢间把话传给潇璇,潇璇微微摇头,正色嘱咐:“她说得对,你告诉其她人,不准焦妈妈和韵姐儿靠近池塘走。”

    她可以不追究那个家伙睡过别的女人,也可以不追究那个刚刚问世的小家伙,可不能忍受“那个人”介入自己的生活。一番思忖,索性吩咐梅钗:“以后那边的事跟你说了就行,要吃给吃,要穿给穿,月例准时发,器物及时补,晨昏定省也免了。不到人命关天,别来回我!”想起“无事生非”,随手摸出一部《五气朝元》给梅钗:“让她少思少动,勤加修炼。”一阵心烦意乱,忽然发现那个一直跟着搬箱笼的“罪魁祸首”不见了,不由蹙起眉问:“二爷呢?”

    梅钗本想提醒潇璇“侍寝”的安排,眼见这番架势,分明是把“那位”打入了“冷宫”。心叹一声,接过书册说:“刚才石总管来,把叫王爷叫出去了。”

    骄阳下,春风里,容辉随石万鑫下到谷口。赑屃石碑后,前门建筑已拔地而起。五间前门,两旁各五间门房。赑屃石碑前,对列着十八间游廊,西廊下还在刷漆。

    “我们昼夜赶工,再过两天就可以用了!”石万鑫有些兴奋,指着东边一条廊房说:“我冥思苦想三天三夜,终于想到了个看价买卖金点子。”说着走进东边游廊,当场示范

    容辉心下好奇,微笑跟进,见游廊下从南到北并着两列柜台,于是走到西面柜台前问:“这是要卖什么?”

    “有什么卖什么!”石万鑫卖了个关子,从柜台下摸出文房四宝,和白、红、绿三色纸笺,写下二十一个数字。“一百”用白,往上用红,往下用绿,恰是“一百一十”到“九十”。

    他写完后从北到南,依次铺开,才开口:“收了粮食不是得给人开粮票吗,我们就一百石,一百石地开。拿银票过来兑钱?”顺着柜台一指:“价位就在这里,站在东边抛粮票。想用银票买粮?价位也在这里,拿银票站到西边接粮票。到时候我们的人站在两条柜台中间,把东边的粮票递给买方,把银票递给卖方。以后每天‘巳时’和‘未时’开业,把昨天最后一笔买卖价作基价。要是没人接盘,要么重新到别处排队,就在柜台前面等着。”

    石万鑫信心满满,又补充:“为了不让人捣乱,就在银票下签一毫‘印花税’。一百石米进来,也是九十九石米出去,那一石,就是‘仓储税’。”

    容辉觉得有戏,又指向西边游廊问:“那边呢?”见对面廊下也放着一样的柜台,更加好奇。

    “这边卖灵米,修炼者玩得起!”石万鑫接着介绍:“那边卖粮棉油,每天涨跌一厘就行了。不然人心惶惶,担心种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谁还愿意老实种地。”

    容辉算开了回眼界,觉得趁群贤毕至,开业最有“噱头”,当场拍板:“好,就在三月五号开业。给各大粮行下帖子,请他们来捧场!”正说话间,忽觉大地微颤,传来一阵闷响,压得人心跳一滞。

    他脸色微沉,施施然走到廊外,循势望去,又笑了起来。陆大海一马当先,领着上百人飞奔回来。虽只百余骑,踢声共振下,声势尤盛千军万马。

    陆大海看见容辉,大声招呼:“有劳王爷下山远迎,幸不辱使命!”说话间奔到近前,上百人一起勒缰。骏马嘶鸣中,他飞身下马,回头招呼:“呈上来!”

    七个人应声下马,两人去解马背上的木箱,五个解下背上一方木匣,双手托住,在人前“一字”排开。陆大海顺势揭开匣盖,容辉凝神细看,骄阳下寒光刺目,竟是是五柄利剑。有的长,有的短,有的宽而厚,有的窄而薄。虽各有千秋,却无一不是锋芒毕露,迫人眉睫。

    容辉却发现五柄剑中竟有一丝振动,凝神与宝剑共振,霎时间五剑齐颤。心神动处,剑锋所指,激射而出。寒光闪烁,金石相击,“叮叮叮叮叮”,无声脆响,入地三分。

    上百人叹为观止,容辉自己也吓了一跳,片刻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好剑,好剑!”却苦于不会用剑,索性让陆大海收起,一并拿回内院镇宅。

    陆大海又当众揭开朱漆木箱,霎时间宝光四射,竟是满满一箱珠玉玩器。他朝山上做了个揖:“这是送给王妃的,还有几大箱瓷器,放在马上怕碎了,正慢慢地往这边运!”

    石万鑫看见珠宝直咽唾沫,索性眼不见心不烦,招呼了众人一声,开始着手操办。容辉让陆大海先带弟兄们去休息,亲自找到严良,仔细说了粮行的玩法,和开业的时间。

    严良觉得身为修炼者,时时惦记行情这些身外物,既有损心性,又容易“拜金”,实在是后患无穷。一番思忖,也退了一步,说出个折中的办法:“还是以灵米为基,把廪禄分成‘本色’和‘折色’两部分,分上下半年发。‘本色米’中,每月直接发一石灵米,其余的按粮行均价折成白银。‘折色米’可以折成等价的布帛、灵丹、药材、材料或者仙术、法宝。”又补充了一句:“内子说外面都是这么发的,现在没有,就直接发粮票好了。”

    容辉觉得这个办法好:“一旦开始和外界通商,肯定是买得越多越便宜。”当即拍板:“就这么办,折色折色,咱不但要折腾出五光十色来,还要建个百宝阁。把外面的好东西聚在一起,让大伙凭月例挑。”

    两人一拍即合,制定起廪禄。严良早有准备,如数家珍:“就分为九品十八阶:

    正一品、一千零四十四石,从一品、八百八十八石。

    正二品、七百三十二石,从二品、五百七十六石。

    正三品、四百二十石,从三品、三百一十二石。

    正四品、二百八十八石,从四品、二百五十二石。

    正五品、一百九十二石,从五品、一百六十八石。

    正六品,一百二十石,从六品、九十六石。

    从六品下,每阶递减六石。”

    容辉知道要亲自分品定级,于是趁吃午饭,去后屋商量潇璇。潇璇见这个家伙有事才想起自己,腹诽一番后才说:“林风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只育一方种。我们这里的田地虽好,可稻种太差。就是买外面的良种,也难种出上好灵米。只有专门把本地种子培育几代,选出水土相符的良种,才能种出真正的灵米。不过总比没有好,这种事急不来……你觉得自己能跟陈、赵、宋三家平起平坐,想在大宴上让下面的人跟着沾光,这没错。可想过没有,升上去容易降下来难。尤其是这种关乎‘上下尊卑’的规矩,最忌讳朝令夕改。现在我们可以用优质白米糊弄,可三、五年后呢?真的给这批秩一品衔的筑基修士发一千多石灵米?那可真是要抽我们的血!”

    容辉一想也是,庆幸还没说出去。可本来打算做一回人,可又要在人前装孙子,总有些不痛快。潇璇也憋了口气,索性先安慰他:“还是先把品级压下来,现在廪禄少,多赏赐就是。我准备等石万鑫在金州打开局面,就把杏钗和君钗调回来。让她们领‘六局尚宫’,和石万鑫、严良一样,秩正五品衔。其余人按职定品,不得僭越。把‘社稷坛’改为‘降云楼’,负责布云施雨。只在山上修炼的,筑基前,日支灵米**。筑基后,日支灵米一升。我们每年两千石,‘辰光阁’一千石,其她地方六百石。”略作盘算,报出一个数字:“内院每年六千六百石廪禄,六局一共三百人,每年不超过三万三千石廪禄。各家管各家的事,公中只管年、节、婚、丧上的用度,每年支十万石廪禄就顶天了。”

    容辉想着“一两黄金一石灵米”,一年就是十万两黄金。眼前发黑,差点晕倒。心一横:“羊毛出在羊身上。”又招呼潇璇:“走,咱们仔细瞧瞧这院子,在瞧瞧那些东西。”站起身来,就要拉潇璇出门。

    前后屋虽也是五间建制,布置也和从前一样。可间宽架阔,至少比“无量阁”正屋大两圈。金砖铺地,乌黑锃亮。青罗承尘,流光溢彩。锦帐流苏,轻若烟霞。虽非雕梁画栋,镶金嵌银。可朴实中透着气魄,远比一般宫殿贵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