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76部分

仙旅奇缘-第76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都不急,我急什么!”凌霄抬起头嫣然一笑,翻开一只陶杯,亲自倒了一杯茶,微笑称赞:“你这灵茶还真纯,要是吃完灵米后,喝一杯这样的灵茶。那米中的‘元气’,就更容易吸收了。”轻啜一口,吐出一口热气:“你不是想讨姑娘做妾吗?眼下好了,姑娘直接给你当正室!”

    “你休想!”容辉冷哼一声:“哥要把她找回来,让你跪在地上敬茶谢罪!”心念到处,吐出一口闷气,飘然落进船舱。抢过凌霄手中的茶,一饮而尽。

    凌霄心有愧疚,也不生气。又给自己倒了杯茶,轻啜一口,正色商量:“丹霞山,你们去不去!”

    “你呢?”容辉心烦意乱,自斟一杯,端起茶轻啜,不咸不淡地问:“你怎么看!”习惯了别人提意见,自己分析得失,渐渐静下心神。

    凌霄思忖半晌才开口:“他们有三个人,这一去又山高路远。我的意思是,要么我们三个一起去,要么谁都别去。”

    容辉深以为然:“今天碰见的几个人,都不是省油的灯。那神秘少女面上是嘻嘻哈哈,却旨在离间我和潇璇,使我们不能分进合击。那杨家大姐看见她扑过来,索性拿我们当绊马索,自己‘黄雀在后’。”一番思索,不住自嘲:“哥还是善良了!”深吸一口气,瞥眼见容雪微微点头,当机立断:“那就一起去,明天就走!”

    “明天?”容雪一怔,看着容辉问:“是不是太急了。”

    凌霄暗暗点头:“若非趁十万火急撂下手中俗务,恐怕要一拖再拖,永远走不开身。”设身处地:“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想不到这位‘灵山王’读书不多,倒挺识时务!”当即赞同:“好,就明天,明天正午,我们溯江而行。”

    容辉更不多说,站起身点头告辞,带着容雪飞身直回灵山。飞行途中,容雪抿了抿嘴唇,忽然问:“二哥,你怎么跟爹娘说!”

    “你去说吧!”容辉心痛如绞,长长吐出口气:“怎么玄乎怎么说,先唬住二老!”想到还有很多事要交办,硬是压下了心头一阵酸痛。

    春阳下,暖风中,容雪姿容闲适,直去“紫薇阁”。容辉却去了书房,先听严良交代完庶务,才回“紫薇阁”。进门后看见一大群丫鬟婆子都低头立在屋檐下,心里一突:“难道是那丫头说漏了嘴?”正自琢磨,忽听丫鬟禀报:“王爷,太妃和老王爷在书房等您。”

    “来吧,早死早投胎!”容辉深深吸下口气,抬腿进屋,走进东梢间,看见父母并坐在画桌上手,容雪站在母亲身边,朝自己微微点头,心头暗松:“她到底怎么说的!”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做了个揖:“孩儿回来了!”

    李母轻哼一声,缓缓开口:“你媳妇呢?”

    容辉哪敢提“被人抢走了”,微作沉吟,仔细解释:“这件事说来话长,娘您可以这么想。潇璇前世也是仙女般的人物,也有很多仙女般的姐妹。她命短,先死先投胎了,就当了咱媳妇!可她那些仙女姐妹中有命长的,刚好碰见我们和人斗法,就认出了她,找她去叙旧了!话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她们要是说上个三、五天,我们就得等上三、五年。她们要是小住个把月,我们就得等上三十年。不过您放心,您儿子肯定能飞升上天,把您儿媳妇接回来!”

    李母和李蕃宁面面相觑,容辉一看有戏,接着说:“那位仙女看见我是他男人,就点播我去‘丹霞山’学艺。说我是凡夫俗子,只有飞升上天,才配得上人家,到时候就让我们相聚。说我要是没那份毅力,就死了这条心!”有理有据,听得二老一愣一愣。

    李蕃宁觉得耳熟,终于开口:“那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请娘主持内院,请大哥助理外院!”容辉言简意赅:“您要是答应,我就请大家来商量。”

    此等大事,李母哪敢马虎,回头吩咐容雪:“你去把老大一家,和容霜、娟丫头,月丫头都叫到正屋,我们去那里说话。”说完站起身,让李蕃宁先走。一众人浩浩荡荡,去了正屋。

    前屋中厅,一家人分主次落座。容辉长话短说,交代完去丹霞山的事,又嘱咐母亲:“山上的事情已归入‘六局’,自有章程。春天采茶,夏天割松油,秋天采药,冬天打松子,也只要您牵个头,由潇娟和潇月安排!”说完吩咐梅钗:“拿王妃的金印来。”

    梅钗满心疑窦,却不敢怠慢。抿了抿嘴,还是乖乖取来金螭印。容辉平托掌中,凝神运气,烙入那“神界”振动。金印嗡嗡激颤,光芒大放,片刻后恢复正常,被递到了李母手中。

    容辉微觉疲累,呼出一口浊气:“以后内院事务,由此签章。”又吩咐潇娟和潇月:“这一去万里,我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学到手艺。你们照样修葺府邸,先修‘世子府’,让大哥一家挪进去住,再拆那账房修正殿。”

    一语出口,梅钗等忍不住低呼:“王爷!”周氏强忍住笑,却压不住眼中那抹喜色。李母身子一震,眼角闪烁,差点流下泪来。容光觉得气氛不对,正想推辞,却见容辉摆了摆手,一句话被堵在了嘴边。

    容辉字字谨慎,思索片刻,又吩咐梅钗:“喊严良、石万鑫和陆大海来。”待三人过来,先吩咐陆大海:“你亲自下山,招‘镇抚’以上军官来书房议事。”

    陆大海知有大事,一句也没多问,拱手应是,汲汲而去。容辉待他走远,才接着说:“大哥、严良和石万鑫,你们就算入阁了。大哥牵头,严良主管庶务,石万鑫主管钱庄和买卖。有章程的照章办理,没章程的由你三人商议后联署,用印生效!”

    容辉见三人神色肃然,齐齐应是。缓缓点了点头,站起身说:“你们去传所有管事,让他们到书房去,咱亲自跟他们交代。”说着站起身来,向父母深深一揖,去了“无量阁”。

    容辉又当着众管事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边,霎时间一片哗然。容辉轻哼一声,拿起玉印,以“遁术”感受屋子振动,然后烙入玉石。如此一来,只要有人屋外注入灵力用印,玉印必受牵引。轻则飞回屋中,重则崩溃成屑。

    他放好玉印,亲自在东次间南厅摆下一张圆桌,告诫众人:“三位今后在此议事用印。诸位做个见证,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众管事一阵细语,纷纷散去。

    容辉知道这些人不服自己,自己若走,更不服容光等人。站在南窗后,眼见众管事交头接耳,心中一阵冷笑:“哥给你们留着后手呢!”又吩咐石万鑫:“拿五十根金条来!”

    石万鑫只道王爷要笼络军心,觉得五十根太少,边想边去。容辉待两个彪形大汉抬进一口木箱,揭开来看,黄澄澄金光夺目,都是十两一方的金条,又不由皱眉,小声埋怨:“平时没见你这么大方,你怎么不拿二两一根的!”

    石万鑫哑然失笑,方知自己会错了意。待众将官赶来,才知要发兵符。容辉见上百人中,有的已经筑基,有的即将筑基,索性指着金条直言不讳:“不是信不过大家,是怕咱不在了,大家被人利用。伤了身体发肤是小,坏了一辈子的忠义,岂不可惜?”说着手托金条,烙下神念。又以指作书,正面写“忠孝节义”,反面写“天地君亲”,最后一剑剖开。两半金条却似有灵性,仍粘在一起。

    “这就是你们的兵符!”容辉拿着金条告诫众人:“兵符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是有一天,有人拿着另外半片金疙瘩,让你们率众上山,你们怎么办?”见众人脸色肃然,接着问:“要是有一天,有人拿着另外半片金疙瘩,让你们自相残杀,你们怎么办?”听到众人呼吸沉重,接着问:“要是有一天,山上有人仗着自己技高一筹,要改名换姓,你们怎么办?”“要是有一天,有人用这半片金疙瘩命令你们向邻国开战,你们又怎么办?”……

    容辉语气渐沉,见压得众人纷纷低头,才长长透出口气:“你们记着,这两片兵符和在一起,是要让你们看清楚‘忠孝节义,天地君亲’这八个字。”

    众人恍然大悟,单膝跪下,拱手一拜:“是——”

    一语震天,容光、严良和石万鑫吓了一跳,“噔噔噔”直往后退。容辉依样葫芦,又做了四十九枚兵符,一一发给众人,正色告诫:“先告诉大家,三国境内,王都外能化雾的灵脉都归咱了。咱就派二十六旗去驻扎修炼,交替守卫商路,是为边军。记着,你们是去守界安民的,可以在那里娶妻生子,粮饷照拿。但遇修炼者鱼肉百信,格杀勿论。镇上驻十三所,是为中军。山里驻八所,是为禁军。山上驻三所,是为亲军。内外之间,不准换防!”

    他一一交代,众将官连连领命,待散帐时,已是夕阳落幕。容辉将边军兵符留在了书房,由容光三人联掌。把中军十三枚兵符交给了陆大海,带着剩余十二枚兵符回了内院。

第十五章 风萧萧兮

    容辉见一家人还等在前屋,当下把禁军兵符分授潇娟和潇月,又准备把亲军兵符交给父亲。潇月想起一桩传闻,凑到容辉耳边低语了两声。一众人身子一震,目光刀锋般急扫过去。眼见容辉脸色微沉,转手就把兵符交给了容光,正色嘱咐:“把兵符悬在书房梁上,私取者死。”才松了口气。

    容光受宠若惊,连连点头。周氏看见三片光灿灿金条,眼睛也亮了起来。李母见了,睃了荣耀一眼,嘴角溢出一抹笑意。容辉交代完诸事,长长透出口气:“对了,赵家和宋家想和我们联姻,我答应他们了。宋国的小公主刚满四岁,刚好配三弟。赵国的小王子八岁,正好娶三妹。这两件事,还有劳爹娘操持。”

    “怎么又没有我们雪儿的份!”李母一阵懊恼,满口答应:“放心吧,从大到小,我有分寸。”说着扶李蕃宁起身,带着一众儿女回往“紫薇阁”。

    荣耀听说自己要娶媳妇了,喜笑颜开,乐呵呵地跟在后面。容雰听说要嫁人了,看见弟弟那表情,就知道不是好事,小嘴撅得都能挂油瓶。

    容霜虽是待嫁之身,反而比从前恭顺,和容雪随侍母亲左右,不蹙一下眉,不插一句嘴,不多一下手,不撇一步路。只盼吉期早到,开始新的生活。循规蹈矩,相较容雪的天真烂漫,更像世家小姐。

    一家人在“紫薇阁”吃晚饭,灯火辉煌中,菜肴虽丰,却食不甘味。晚饭过后,容辉嘱咐容雪:“你只准备干粮、金条、装水的竹筒、睡觉的网床,和一匣子常用药材。”先回了正屋。

    三月初八,月如银钩。容辉款款迈步,一颗心渐渐放松,酸意直往上用。走到后屋前,忽觉屋中虽然亮堂,却更加清冷:“少了你,这还是我的正屋吗?”转身走进屋前水榭,靠上美人椅,长长呼出口气:“你们歇了吧!”

    梅钗等相视一眼,一齐裣衽行礼,转身退下。容辉看着弯月,回想起一日经历。凌霄的精明,杨梦琳的嚣张,杨孟舟的谨慎,杨孟珺的横蛮,神秘少女的狡诈,杨家大姐的阴险……“都不是简单人啊,都欺负哥善良!”想起当时的无助,整个人身心皆颤:“哥不信你说的‘虎毒不食子’,你下的肯定是慢性毒。潇璇,你也不是任命的人,挺住……哥惹不起你们,你们等着!”

    他自伤自怜,忽听一阵婴儿啼哭,声音虽小,却刺得他心头一拧:“怎么把这位小祖宗招来了!”循声回头,看见灯笼环绕间,焦妈妈抱着韵姐儿来了,不住自嘲:“哥没本事啊,哥护不住你们!”想着一山人还得依靠自己过活,就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哥没招你们,是你们先来惹哥的……该死……统统该死……”

    灯火阑珊中,焦妈妈看见容辉惨笑,吓了一跳,驻足解释:“回王爷,是太妃让我抱来二小姐给您瞧瞧!”说完才走上前去。

    自古抱孙不抱子,容辉心里怪怪的,小心翼翼地抹了抹“小不点儿”的头。胎发初剔,光润如珠。小丫头吃完奶刚刚闭上眼睛,一个不舒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容辉一阵头疼,只恨这丫头不是潇璇生得,才和自己不亲:“哥在外面被人欺负,在家里还要被你欺负?”走上前伸手捧住襁褓,就想抱到眼前瞧个清楚。

    小丫头更不舒服,哭声渐大。焦妈妈心头一突,连忙解释:“王爷,二小姐的头还没立起来,您得横着抱!”

    “知道,知道!”容辉觉得有趣,又把孩子托在胸前。适得其反,小丫头哭声更大。

    “王爷!”焦妈妈心急如焚:“二小姐本来就是庶出,要是刚出生就失了宠,这辈子可就难过了!”汲汲解释:“二小姐习惯把头枕在左边,听见人的心跳,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