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85部分

仙旅奇缘-第85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Φ酶硬永茫骸疤て铺廾俅Γ美慈环压Ψ颍 奔ざ靡飨吕崂础

    “这位公子,您怎么了?”应声走来一个银杉少女,姿容恬淡,款步轻移,好像冰宫中的仙子。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容辉半是敷衍半是应承:“没什么,有些激动!”循声抬头,看出来人不过筑基修为,就随手指了把赤红“飞剑”说:“能不能拿给我看看!”

    少女点头答应:“可以!”抬手轻轻一招,“飞剑”一闪即逝,却同时出现在少女掌中。“你要是不当小偷,真是屈才了!”容辉会心一笑,接过来凝神细端瞧,边看边问:“这不就是‘血珊瑚’炼制的吗?别人也用‘血珊瑚’,怎么就没这么足的灵性?”

    少女却只微笑等待,不着一言。容辉也没在意,看着“飞剑”继续询问:“剑上这个‘离火阵’也太糙了吧,这能激发吗?”

    少女抿嘴微笑:“您可以试试的!”仍不多解释。

    容辉依言照做,缓缓注入灵力。珊瑚小剑红光大放,凝出法体,一柄三尺长剑。他握住剑柄,轻吐火灵,竟如臂使指,毫无涩滞。片刻后“法阵”激发,“呼啦”一声,剑刃上窜起一股烈焰。热力激荡,连殿中寒气也逼退了几分。

    他感受到火焰中那股若有若无的至阳气息,又问少女:“你们不是用的‘地火’吧!”火分阴阳,“宝珠峰”就是提取“地肺之火”炼器。火力再如何精纯,也消磨材料灵性。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却反问容辉:“公子又如何看得出来?”仍不置是否。

    容辉自问自答:“这还用说?珊瑚长在水底,本来就属阴,再用‘阴火’炼制,只会压制它本身的灵性。只有用‘阳火’,才能激发材料灵性。”越说越高兴,又问少女:“有从你们总号来的货吗?我可是慕名儿来,从其它铺子收来的法器,我可不要!”

    “多谢公子抬爱!”少女眼睛一亮,抿嘴微笑:“本店所卖,全是我们从南京总号送来的,总号就在南京城‘前门大街’上。公子若不相信,可以去南京总号比对!”

    容辉问清楚了心中疑惑,点了点头,又问少女:“我要是去了南京,能拜访到到贵东家吗?”

    “公子,您到底是来买东西的,还是来谈生意的?”少女觉得上了眼前这个家伙的当,眉梢微蹙,沉声询问。

    “买东西,当然买东西!”容辉厚着脸皮说:“不过区区法器,实在是杯水车薪。在下要是能和贵东家谈成这笔买卖,那买的就多了!”又加了一句:“这‘飞剑’怎么卖?”

    “东家向来不见外人,公子要是有买卖,可以直接去南京和我们大掌柜谈。”少女也只解释了一句,顺势报出价格:“一百五十两黄金!”

    容辉二话没说,从怀里掏出十五张“大中金票”,收起飞剑,大步而去。出门后更不停留,飘飘然直回“宝珠峰”。人在半空,足踏云霞,心潮一阵澎湃:“臭婆娘,还我潇璇!”待回到“山门”,压下心神后,又后悔起来:“哎呀,怎么就把法器买了呢,哥又变成穷人了!”

第二十五章 金蝉脱壳

    容辉回到“宝珠峰”住处,想起还有“八千两”货款要交,心叹一声,只好继续开工。自持还要给座船附阵,再领任务时自然有所侧重。吴钧虽得过暗示,可不愿意得罪人,只装聋作哑,任由他选。他闲下来就坐在平台上听音晷,赚钱之余,还得到了许多消息。

    帝君因“正月里”雍州地震,正在燕京南郊祭祀天地山川。群臣以为喻义不详,纷纷上书,要出兵讨伐牧族。

    兵家有云:“无荆州,襄阳不足以用武。无汉中,巴蜀不足以存险。无关中,河南不足以豫居。”雍州在太行与贺兰之间,囊括“汉中”、“关中”两地。北有阴山黄河天险,可以抗拒牧族。西连西域十三国,可以互通有无。自古盘踞西北者,既能聚险而守,又能窥测天下。而且西北民风彪悍,向来为龙兴之地。

    二月,“陕西织造”因贪污军械,中饱私囊,受御史弹劾被罢。

    四月,帝君点“工部侍郎”李燧总督阴山边饷。又封保国公姬胜为“定西大将军”,右都御史史林提督军务,太监张奎监军,分道进军雍州。月末,牧族联军声东击西,突破贺兰山防线,几十万骑兵直捣银川城下。大战一起,天下哗然。

    容辉天天收听音晷,一颗心越悬越高,后来发现反反复复都是那几条战报,想开后不住自嘲:“这里离雍州千八百万里,牧族联军就算走错了路,也走不到丹霞山来!”想起山门既没有推迟自己外出游历,也没有向弟子们嘱咐什么,显然没把战事放在心上。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腹诽了一句,大大方方地拿白条兑成“大中宝钞”,又喊上凌霄和容雪,一起去船坞提货。

    赣江旁百丈宽阔的工棚里,一条滑轨上驾着艘三维小船。船长五丈,宽仅丈余。虽非精雕细琢,可匠气犹存,看得人赏心悦目。凌霄和容雪与有荣焉,在船舱里看上看下,抢着商量物件摆放。

    容辉却一眼也不想多看,独自拿了朱笔,坐在滑轨上拿起模型描阵图。待二女验收完毕,才去找船坞掌柜付款:“我打算住在这里布阵,不知道掌柜的方不方便。”

    掌柜的见有机会目睹“丹霞山”弟子布阵,满口答应:“方便,方便,我这就为道友安排个住处。”

    容辉摆手婉拒:“不用,我就住船上!”说着拿出宝钞,结清货款后,又带二女去城中闲逛。南方和暖,刚刚入夏,街上已有暑气。凌霄看见衣饰店里挂上了夏装,就拉着容雪进去看。

    容辉一阵头疼,索性打了声招呼,信步到一间专门接待修仙者的茶馆,欣然进去偷闲。他刚走上楼梯口,谈话声戛然而止。只见厅中有青年,有老者,一起端茶轻啜,却都用余光瞟向自己,显然不太欢迎。环视众人,见都和自己一般修为,忙拱手打了声招呼:“抱歉,抱歉!”找了个空位坐下,未免尴尬,假装对厅中陈设感兴趣。

    茶馆二楼不过五丈正方,青石铺地,藤网承尘,墙壁被雕成了山水大轴,前面还交错挡着一排茶花。灯光从墙头洒下,晦明交错间,还有丝丝灵气翻腾。如烟似霞,飘渺灿烂,更衬得小茶厅悠远宁静。

    茶博士随后端上一套杯具,容辉自斟自饮了一杯,见其他人又开始窃窃私语,于是问了一句:“各位道友,是在说战况吧,有没有新消息。音晷里老是那几句话,我都会背了!”

    众人早看出了他是“丹霞山”弟子,听他问话,说话声又戛然而止,片刻后才有个低头喝茶的老者说了一句:“‘音晷’里报喜不报忧,能说什么?没消息,就是坏消息。”

    容辉见众人均非本派弟子,也不在意,主动和老者说话:“您老见多识广,不知道这回是要大打,还是小打!”

    “大打,小打?”老者端起茶抿嘴冷笑:“那得看姬家的意思,要知道,这次冲在前面的,可是‘姬家军’。”

    “姬家,‘信陵灵君’姬家?难道西北军是姬家的势力?”容辉一怔,恍然大悟:“看来朝廷也不是铁板一块!”话有开头,其余人见这位“丹霞山”弟子没摆架子,纷纷加入讨论。

    他在茶馆坐到黄昏时分,才等来凌霄和容雪。看见两个丫头换了夏裳,眼前一亮。半臂纱袖,百褶长裙,晚风中轻汗勃发,风采照人。付过茶钱出门,又见街头坐着一众摇蒲扇的老头。大爷们一边听音晷,一边争论。一个个脸红脖子粗,比内阁会议还激烈。

    容辉三人步行出城,看见争论“天下大事”的老头儿比比皆是,好像牧族联军围的是赣州城,不由好笑:“都一大把年纪了,又不关自己一文钱的事,至于吗?”

    回程途中,容雪御风,凌霄踏云,容辉则踩着刚买到的“珊瑚剑”,趁机商量二女:“我准备在船坞里住一段时间,你们帮我送下材料?”见两人答应,回“宝珠峰”告了个长假,趁天黑把布阵材料运到“海螺峰”后,直接去了船坞。

    他起早贪黑,亲自在座船上布了“聚灵阵”和“冰凝阵”,最后沁入桐油,用火灵力蒸干。待新船从滑轨下到江面,已是五月初一。这一月间,帝君下旨,既免了雍州全境的钱粮,又要在“先师”故乡修庙。北边战事陷入僵局,街头巷尾的老头们还在揣测圣意时,御史言官纷纷上书,弹劾“保国公”姬胜出师不利,贻误战机,有辱国威。

    “下水礼”自有一番仪式,容雪见杨家兄妹一连数月也没来找麻烦,就乘着高兴,劝容辉宽心。

    容辉抿嘴一笑:“我给你讲个故事,你记不记得张大力,彪呼呼的,从前没事就打我。后来我学了个乖,他一要打我,我就往掌柜那里跑,有一次他追上来还挨了训。后来有一天,他从灶上偷了个包子,看见我就招手,还问我想不想吃,你猜后来怎么样?”

    容雪目如朗星,敢想敢猜:“他拿着包子给你道歉?”

    “当时我也是这么想的。”容辉似笑非笑:“可是他一把把包子塞进了自己嘴里,左手按住我,抬手就是两巴掌!”

    凌霄在一旁听见,抿嘴轻笑:“活该!”

    容辉长长透出口气:“从那以后,咱明白了一个道理。修真者也好,世俗人也罢。你有恨,人家才怕你。你没恨,人家就盘你。没有实力,就不要用礼义廉耻去衡量强者,更不要寄希望于别人的同情和怜悯,那只是异想天开。”

    容雪觉得哥哥危言耸听,凌霄却听出他话中意思,点头保证:“你放心,我也不是糊涂人,会看好她的。”身为公主,更懂得“实力决定一切”的道理。

    船坞掌柜听说容辉过几天就走,主动借出一个泊位。容辉也没推辞,又带着二女去准备日用吃食。几番添减,转眼到了“端午”。“真元真人”亲自公布出游历弟子的名单,果然有“李容辉”其名。

    容辉倒乐得去“藏品阁”挑选法器和法术,其他人知道他得罪了杨家,非但没人找他同行,反而让他先选。他当仁不让,一番检点,发现一把“小弓”法器,觉得可以加在“连发弩”上,果断收入囊中。又上楼选了招“冰箭术”,回到住处后,开启结界,一头扎进工房,开始做最后准备。

    月落参横,星斗满天。大地苍茫,万籁寂静。群峰耸峙间,只有江水汤汤,不舍昼夜。星光下的江面,好像落地的银河,连通着南北夜空。

    江面上飘着一条三维快船,桅杆上没有扬帆,船舱里还亮着灯盏。摇曳闪烁的烛光,非但不能照亮黑暗,反衬得夜色更加深沉。

    江堤上站着七个黑衣修士,为首的是个剑眉中年。他那森寒的目光,好如一道阴风,要吹灭江心那抹烛火。他身边一个少女忽然询问:“伯父,眼下已出赣州地界,动手吗?”

    中年睫毛微跳,还有些犹豫,又听身边一个青年劝说:“我已查过,他在界内只手遮天,九成九的筑基修士都是他的死忠。纵然不是他亲自下的手,也和他脱不了干系。退一步想,这样的人既然得罪了,就不要留活口。哪一天他翻过身来,能和我们善罢吗?不如斩草除根,再利用山上那两个丫头片子,把界内变成本族后院。以后开矿也好,让族人进去试炼也罢,都有说不尽的好处。那可是一万里地界,我们还可以用来训练一支修者战部。一旦天下有变,就不是我们依附‘丹霞山’,而是‘丹霞山’依附我们。”

    黑袍中年眼睛一亮,深深吸下口气,缓缓吐出:“让那艘船消失!”一语出口,他身后六人纵身跃起,夜空中宝光乍现,三柄飞剑显出法体,直刺出去。剑势破风,一声尖啸,直指窗格。

    另有三团宝光,分别裹着一印、一锤、一杵。三件兵器由虚化实,缓缓显出本体,竟然是三件法宝。三宝势挟万钧,闷雷般压向小舟,势要连人带舟,砸成齑粉。

    飞剑过,烛火熄,船身泛起一片蓝光。“刺啦”声中,凝结成一道冰幕,冰球般护住了船身。冰幕越凝越厚,待三宝赶到,非但厚达三尺,而且光可照人。

    法杵击上,“轰——”,一声闷响,蓝光滑过,冰球被撞开了数十丈远,竟似无处着力。法印跟上,狠狠一压。“轰——”,又是一声闷响。冰球打了个转,又被荡开了数丈。

    黑袍中年剑眉微挑,传音喝止:“三宝齐上!”三件法宝从善如流,分守冰球三方,呼吸间宝光大放,一齐压下。冰石相击,光华闪烁,“轰隆”一声闷响,冰球泛着蓝光,直往下沉。待沉到江心,又往上浮。球面刚刚出水,上方波纹荡漾,晃出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