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88部分

仙旅奇缘-第88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妹懊吝度牛 

    沉默片刻,容辉才听一声轻叹:“既然如此,你们去吧!”又似吩咐:“拿来!”接着嘱咐:“这是你的工钱,这是我的‘程仪’。”又听潇璇道谢:“多谢‘元君’,来日再聚。”语声雀跃,显然得了一大笔钱。他正缺保命法器,心中暗喜,可想到要向潇璇开口,又不好意思。瞥眼见潇璇施施然从亭边转出,站起身躬身一作揖:“多谢姑娘厚赠,在下也常关注股市,发现有笔巨资正在涌入。冒昧提醒姑娘,战况未明,逆天涨价,实属不智。”说完牵过潇璇的手,转身就走。

    两人都记得来路,相视一笑,步履更加轻快。将到园门,转过一处山石,眼前一亮,那蓝衣少女竟已等在门口。潇璇抿嘴微笑,上前招呼:“是周玫姐姐,何劳亲送。相识一场,此去经年,也不知何日再见。小小心意,权当留恋,还请姐姐收下!”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只荷包,摸出一张金票,径直塞给周玫。

    周玫见那荷包正是‘元君’时才馈赠,岂能不知用途?北方战场如何,她在小姐身边听得更多。多一件法器护身,或许就多一分生还希望。眼见一张就是一千两黄金,若收入囊中,与亲手取他夫君性命何异?又羞又臊,面如霞飞,连忙摆手拒绝:“我不是这个意思!”直急得顿足解释:“是小姐还有要事,请你和公子去前厅面议!”说完转身带路。又是委屈,又是愧疚。嘴唇微微下沉,眼角泪如星闪。咽下口气,再不多说一句。

    正屋建在三层青石阶上,横阔七间,纵身九架,隐藏在绿荫环绕之间。容辉刚到屋前,只见正门开处,云雾扑来,顿时吓了一跳:“屋中灵气之浓,居然能幻化成雾。常住这样的屋中,非但能节省每日修炼的时间,对体格也能潜移默化。”

    锦缎珠帘之间,他平心静气,跨过门槛,随周玫走到东梢间书房。周玫替二人打帘:“小姐就在里面!”

    容辉“近香情怯”,心头一跳,低下头走进书房,眼前是一张画桌。缓缓抬头,桌对面果然坐着一个黄衣少女。衣黄如火,气焰惊人,依稀间似要焚天煮海。少女姿容素雅,如月初升。虽肤白胜雪,面冷如冰,但和黄衣上绣的紫色“向日葵”交相呼应,似也要在烈焰中绽放。

    他虽看出了少女不过“少阴期”修为,可那“燎燃天下,颠倒众生”气势,却让他由心叹服:“世间果真有如此奇女子,总是‘丹霞子’在她面前,也不过是一只飞蛾!”当下深深一揖:“姑娘风采,果真令人动容!”

    潇璇听得暗皱眉头:“这个家伙,到底记不记得自己还在身边!”当下为二人介绍:“这位就是‘碧霞元君’,他是我夫君!”

    碧霞向潇璇微微点头,又问容辉:“如今见面,我没让公子失望吗?”

    神若看人,直视灵魂。容辉口随心动:“纵是当日初见,我也看出姑娘骨节峥嵘,绝非无良女子。今日得见风采,果然是傲骨嶙峋。”

    “你们也不错呀,能互为臂助,一起抵御天劫,也让我刮目相看。”碧霞悠悠开口,又问容辉:“以我换潇璇,你愿意吗?”

    潇璇听得直皱眉头,狠狠瞪了碧霞一眼,又怔怔地看向容辉。“在下……”容辉心头一跳,拱起手当机立断:“在下绝不愿意!”

    “为什么。”碧霞不卑不亢,嫣然笑问:“同为女人,我的财宝富可敌国,我的功法能睥睨天下,哪一点不如她?再给你一次机会,你选谁?”

    “姑娘如烈酒,是英雄,焉能不饮?”容辉口随心动,微笑应承:“可潇璇于我,却是酒后的软床暖被。试问天下醉汉,谁不想在酒醒梦回时,睡在这样一张床上。”说着揽住住潇璇的肩膀,展示给碧霞看。

    碧霞只觉还算般配,不以为意,看着对面交椅说:“二位请坐!”潇璇却乐到了心里,和容辉并肩坐下,微笑询问:“姐姐招我们回来,可有什么大事交办?”说话之间,周玫给三人端上新茶,又退了下去。

    碧霞素知潇璇机敏,不置可否,正视前方。容辉如被人看透了心思,反而不好意思,主动开口:“‘一品堂’自己开盘,自己坐庄,逆势涨价,是想脱颖而出,套那些小白羊吗?”

    “这是潇璇的主意!”碧霞直言不讳:“有什么不妥吗?”语声淡淡,如看一场无关紧要的赌局。

    “在此之前,我冒昧问姑娘一句!”容辉不答反问:“姑娘不像缺钱的人,倒腾股票,是为了赚钱吗?”

    碧霞不动神色,端起茶抿嘴细品,悠悠吐出一口热气:“你说呢?”又把问题抛还回去。

    “姑娘纵然不想赚钱,可能借后起之秀练习制器,也不失为一件好事!”容辉出生“宝珠峰”,早算过培养制器师的成本。制器无止尽,天材地宝更是有价无市。若只进不出,再大的家族也要坐吃山空。他设身处地,敢想敢猜:“窃以为赚钱总比亏本好,多赚总比少赚好。大势当前,姑娘却敢一枝独秀。纵不在乎为他人做嫁衣,心里总不会痛快。”

    碧霞眼观鼻,鼻观心,只是端茶细品,等他说完才问:“依公子高见,又当如何?”

第二十九章 压小通吃

    容辉心头暗喜:“总算说到了哥的强项!”又问潇璇:“你们去年用‘一品灵米’换各家股票,又是为什么?”

    “这是‘证券所’的惯例,说是怕新入行的乱来!”潇璇欣然解释:“看好这碗饭的太多了,可名额全捏在‘南京户部’手里。我们也是花了大力气,从一个没落家族手里买下了‘一品堂’。当时明里有人调解,暗里有人威胁,真是‘按下葫芦瓢又起’,最后答应收购各家份子,才打开了局面。不过我们也学了个乖,直接用灵米从那些散修手上换,让他们的如意算盘落了空。”

    碧霞想起那段往事,欣然微笑:“还是多亏你在人前撑着!”

    容辉听出味道,虽知她们不在乎那几块敲门砖,也不住叹息:“也就是说,那些股票还在手里?”

    潇璇饶有兴致,睁大眼睛问:“不过是一堆废纸,有用吗?”

    容辉微微一笑,把问题抛给碧霞:“姑娘怎么看?”端起茶轻啜一口,甘醇清爽。咽下后悠悠吐气,齿颊留香,果然是上好灵茶。

    “世上从不乏天材地宝,却难找变废为宝的人!”碧霞身姿如松,放下茶杯,说起另一桩事:“修道者功参造化,走的却是别人的道。修神者虽不问道,却是以自我为道,行那开天辟地之事。修道者在‘太极’之间修圆满,修神者亦然。只不过以自己为道,幼年为‘阳明’,少年为‘少阳’,青年为‘太阳’,中年为‘圆满’。只要修行得法,就能永葆青春。我有修神功法《神道经》一部,你的办法若真有用,我便传你‘阳明期’功法。”

    “主修功法?”容辉怦然心动:“不论好坏,好歹上了个档次,比《五气朝元》只强不弱!”身为外室弟子,更了解主修功法之难得。但凡“主修功法”,无不源于“前辈高人”的毕生心得。更有胜者,经千百才智之士呕心沥血,历数十代门徒子弟不断完善,方可依法修行。

    每一部功法出世,必然带着一个势力兴起。纵然势力衰亡,时隔百年,功法间的差别在后学者中,也是泾渭分明。所以修真者才说:“功法在,门派就在。血脉在,家族就在。”

    丹霞山中,也只有“亲传弟子”能被传授“主修功法”。其余弟子,也只能守住一部基础功法苦修。人数虽多,同境界下对上“亲传弟子”,往往十不及一。

    他咽下口唾沫,欣然建议:“口说无凭,我们来做个游戏。”见碧霞没有反对,又提要求:“这个游戏要姑娘身边的人都参与,还要一个骰盅,一杆金秤,白银若干。”

    潇璇心领神会,主动去喊人备物,片刻后领进三个少女。一是赵嫀,二是周玫,她又为最后一个青衣少女介绍:“这是何煦姑娘。”

    容辉见她眉目婉约,果然如“春风和煦”,微笑示好,开始介绍规则:“这就是一场赌局,我们分别扮演不同角色,就看谁赢在最后。”说着让众人围画桌坐下,顺便分派角色:“周玫姑娘,你当种‘灵药’的大庄园主。何煦姑娘,你当仙派门下一家‘制药行’的大掌柜。赵嫀姑娘,你就在何煦姑娘的‘制药行’坐庄。潇璇,你当散修。而我,就当‘一品堂’。”

    他说着往银秤盘里放了五十两白银,移动秤砣。调平了秤杆,又拿出骰子给众人介绍:“现在我们赌大小,骰盅里扣着三颗骰子,分别是我的、庄家的和散修的。九点以上为大,十点以下为小。可是真正的骰子,不止三颗。”说着分了种药的周玫一颗,制药的何煦一颗,坐庄的赵嫀两颗。又给了潇璇两颗,自己也拿了两颗,接着说:“众所周知,像种子之类的原材料以白银作价,可种出成药,卖的却是黄金。尤其是灵药灵米这种精生慢涨的,就是有钱也不能提到现货。现在战事缓和,大家又可以‘放长线钓大鱼’了。眼下归我发话,我的骰子不往骰盅里放。我放到这里,然后压小。”

    他说着拿起两颗骰子,放在了金秤砣上。秤砣变重,秤杆立刻倾斜。待他往盘里加了两根银条,又稍移秤砣,秤杆才恢复平衡。微微一笑,又问周玫:“现在金价下跌,等你的灵药种出来,可能没有刚才值钱,但是定货的人更过,利润只增不减。你为了防止万一,可以用期市补缺,现在你压大还是压小。你也可以选择把骰子放进骰盅,或不放,但是不能让我们知道。以你的修为,相信你办得到!”

    “当然压大”周玫略作思忖,把骰子捏在手里,灵光微闪,按上骰盅,又问容辉:“现在还是九点以上算大,十点以下算小吧!”说着把骰盅推给了何煦。

    “不错,因为谁也不知道,你有没有丢骰子。”容辉又问何煦:“现在金价虽跌,可订灵药的更多,你的成本不降反增。不过天下可能要太平了,大家又可以闭关修炼了,你的利润只增不减。可事无绝对,你现在压大还是压小。”

    “压大!”何煦二话没说,握紧骰子鼓荡灵力,在骰盅上轻轻一拍,又把骰盅推给了赵嫀。

    容辉接着问赵嫀:“你是庄家,看着行市一片大好,你是乘势抬价,还是逆势压价。涨价就把骰子往骰盅里放,跌价就可以拿出一颗。”

    “有钱不赚,那不是傻子吗?”赵嫀抿嘴轻笑“当然涨价!”说着当着众人,把两颗骰子全装进了骰盅,又把骰盅推给潇璇。

    容辉接着问潇璇:“庄家明着放进了两颗骰子,所以十六点以下为小,十五点以上为大。现在行情一片大好,你敢不敢跟着玩?”

    “怎么不跟?”潇璇嫣然一笑:“我压大。”也当着众人,拍进自己的两颗骰子,又把骰盅推还给容辉。

    容辉继续为众人解释:“现在潇璇‘散修’也直接放进两了颗骰子,所以二十一点以上为大,二十二点以下为小。”顿了顿,接着说:“现在归我说话,我不认可这个行情,要拿回我的骰子。不过我开始就占了三分之一,现在我要拿出两颗,不算多吧!”说着从秤砣上取下骰子,反而放在了银盘上。又当着众人从骰盅里拿出两颗骰子,继续加在了银盘上。金秤失衡,于是又把金砣往外移了一大截,才让它恢复平衡。

    他微微一笑,向众人解释:“现在骰盅里只剩五个骰子,又是十五点以上算大,十六点一下算小。”又问周玫:“你的骰子是偷偷放进去的,放没放,只有你自己知道。如果放了,还可以偷偷拿回一颗。现在金价上涨,这笔生意你只赚不赔,还敢不敢接着玩?”说着推出骰盅。

    周玫握起拳鼓荡灵力,向盅盖轻轻一锤,又把骰盅推给了何煦。何煦“依样葫芦”,把骰盅推给了赵嫀。

    赵嫀抿嘴微笑:“吃力不讨好,我也不陪你们玩了!”当着众人拿出三颗骰子,又把骰盅推给潇璇。众目睽睽下,潇璇揭开盅盖,骰盅已空。

    容辉幸灾乐祸:“散修们赔了个精光,这下就没钱买丹药喽!可是赌局没玩,我之前压的是小,现在一点也没有,当然最小,所以通吃全盘。你们之前压大的,下了多少都给赔给我!”

    赵嫀不服,连忙追问:“凭什么我们通配,不是还有行情在吗?”周玫和何煦也有同惑,一起看向容辉。

    容辉微笑解释:“金价只是行情的表象,可并不代表行情。我对周姑娘玫说的是可能,何煦姑娘按方抓药,就是可能的可能。到了赵嫀姑娘那里,可能性再小一半。等到潇璇这里,可能性已十分渺茫。可她不是局内人,还不是听风就是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