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1部分

仙旅奇缘-第91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容辉身随剑走,乘乱抢到了墙边,面对众人,沉声质问:“谁偷袭我!”话音未落,又见宝光闪烁,十余柄飞剑光芒骤亮,多半围住了主人,却有六柄分刺他人。其中一柄绿剑刺向那使软剑的丫鬟,一柄黄剑刺向自己。

    他吓了一跳,左手持弩,右手持剑,正要接战,又见红光闪烁,斜刺里窜出一柄飞刀,荡开了那黄色飞剑。飞刀回旋,落在了一个娇俏丽侍女手上。那侍女却看也没看容辉一眼,举起飞刀法体,就向一个出剑护卫砍去。石厅狭小,飞剑飞刀施展不开,只能手持法体。一时间光华骤亮,乱成一团。

    张公公吓白了脸,嘶声惊呼:“护驾,护驾!”高公公一个箭步,挡在了世子身前。又随手抓过一个丫鬟,挡住了自己。“湟水真王”吓得连连后退,贴着墙直退到西北角上。一群妻妾更加慌不择路,尖叫声如肉猪抢食,直往真王身边挤。

    容辉莫名其妙:“这是哪一出?”转念想到那个有灵魂波动的金像:“似乎是“湟水真王”极重视之物。佛门规矩,九九归真。厅中只有八十尊金像,莫非匿假于真,只有一尊为真?”眼见各持法器,或相互戒备,或相互试探,乱成了一团,也只靠凝神戒备,观察形势。

    “放下兵器!”西方甲士中,有人大声呼哧:“捉拿反贼!”马良听到父亲呼喊,纵起身就往东窜。身形刚动,忽听有人惊呼:“小心!”他微微一愣,又觉腰间一凉,再是钻心般的疼。惨叫一声,一个踉跄,窜进了甲士群中。

    众甲士得到命令,排成一排,向东南角压去,欲将战团分开。东南诸多人发现异样,忽然停手,又一起杀向甲士。刀剑相击,气劲四射。容辉摸不着头脑:“这小小方寸间,到底有几波人?”自忖不是来打架的,见没人来找自己麻烦,也没人偷袭世子,索性躲在角落观战。

    法宝相击,余威非同小可。甲士们仪仗盔甲护身,几合便占了上风。甲兵中有人高喊“捉拿反贼!”王府官中也有人怒斥:“马云,你自己就是个大反贼,还敢贼还捉贼?”纷纷举兵抗衡。

    “湟水真王”见厅中大乱,自相残杀,却不知谁忠谁奸,也傻了眼。眼见一众甲士把丫鬟和王府官们逼到了墙角,心下一横,反手往墙上重重一拍。“咔嚓”声响,机簧启动,羽箭自头顶暗洞中射出。“嗖嗖嗖嗖……”两排齐射,十几名甲士被破甲箭头穿身,应声栽倒,血如泉涌。

    马云气极质问:“王爷,你什么意思!”盛怒下自有一股威仪。

    “湟水真王”吓得脸色发青,哆哆嗦嗦:“你……你的人太多了!”

    马云气极而笑:“什么,我的人太多了!”忽然大喝一声:“全部助手,退到一边。”带众人退到西南角上,又大声招呼:“各位听我一言。金城已是一座孤城,朝廷被蛮子挡在了银川,管不了我们了。我本将心向明月,却遇到如此昏王,值得效命吗?只要杀了这昏王,我们就是西域第十四国。到时候上有联盟长老会庇护,下有金城汤池白塔山为根基,荣华富贵,与诸位同享!”

    容辉觉得他说的也是一条出路,可转念想到潇璇还等着自己,又暗暗翻了个白眼:“兔死狗烹,哥还是懂的!”忽听王府官中有人招呼:“图穷匕见,大家看见了吗?他才是真正的奸细,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此时不杀,更待何时!”话音未落,齐施法器。剑势破风,刀芒大盛,一齐卷向甲士。

    甲士们见势不妙,举起刀奋力还击。兵刃相击,乒乒乓乓,响成了一片。灵力相撞,“轰隆隆”震耳欲聋。拼斗中惊呼四起,交手几合,双方各有死伤。一个王府官被另一个王府官连砍两刀后,高喊着“世子爷救命”,就往东北角跑,却被那娇小侍女抬手一剑,斩下了头颅。

    她身边一个金发女郎瞪眼叱问:“你干什么?”手中剑倏地刺出,直取那娇小侍女后心。

    娇小侍女随手舞了个剑花,反手一绕,如轻描淡写,荡开了身后一剑,转过身皱眉冷笑:“怎么,他是你的同伙,还是姘头!”

    金发女郎气得脸色发白,咬牙切齿:“你滥杀忠臣,胡说八道!”手随心动,剑锋暴雨般刺向娇小侍女。另一个也不示弱,回剑招架。身法展动,双剑相击,交织成一张剑网,呼吸间十余剑过,忽然一声惨叫,剑光应声消散,娇小女子顺势倒下,躺在了在血泊中。

    旁边一个细腰侍女看完冷笑:“原来你才是奸细!”腰肢轻扭,身形晃动。手舞足蹈,剑锋圈转,三势“天外飞星”合一招,接连斩向金发女郎。剑刃相击,火花迸射,又是“叮叮叮”三声连响,斗在了一处。

    容辉看在眼里,觉得两波人都不是好鸟,更不敢随意掺和。正凝神戒备,又见软剑袭来,那银衫丫鬟身随剑走,竟去而复返,沉声低斥:“奸贼,还想渔翁得利?”剑锋闪烁,毒蛇般飞刺过来。

    他正愁无处下手,引得两拨人围攻。见她袭来,索性举起“金刚剑”拆解。一个“力降十会”,一个以巧破拙。争锋相对,看似激烈,却都是表面功夫。一个没出全力,一个没有杀心,且都身怀宝物,更深谙保命之道,自然威胁不了对方。

    容辉紧守角落,趁移形换位间观察场中形势,只见甲士和一群王府官又接上了手。原本躲在西墙边的一众婢女也不知有了什么判断,竟也相互砍杀起来。就连“湟水真王”身边的妻妾也拌起嘴来,更有的不顾身份,在尸骸血泊中厮打起来。

    一个个显露出修为,有的是“太极初期”,有的是“太极中期”,都比原来上了一阶。那金发女郎赫然还是“太阴期”,立刻引来一群人围攻。一时间尸横遍地,流血漂橹。惊呼声,惨叫声,兵器撞击声混在一起,惨不忍睹。

第三十三章 图穷匕见

    真王嘴唇发紫,又反手去拍墙壁。容辉听见破风声响,暗骂了一声“老混账!”见灵箭射来,虎腰一震,开启“**盾”后,又纵剑挡驾。

    灵力相击,火花绽放,“轰隆隆”一阵闷响,撞得厅中人连步踉跄。其中反应不及的,灵力不济的,霎时间被“灵箭”洞穿身躯,血如泉喷。纵是那金发女郎全力鼓荡灵力,也被灵箭扎破了衣外灵茧,直抵上石壁。

    容辉站在墙角,待灵箭射来,已然被挡去数枚。长剑挺出,在箭杆下轻轻一拨,竟如中铁杵,只撩开了寸许。他吓了一跳,眼见箭矢洞穿灵盾,猛地侧头,仍觉耳边一凉。又听金石相击,“叮—”,一声轻响,直插入石壁。

    他回头只见一缕箭翎,心头剧震:“这箭阵在增强,那老糊涂要是吓破了胆,搞不好连哥也得捎上!”环视厅中,十去七八,甲士尽诛。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马云腹部中箭,被金发女郎反手一剑,销掉了脑袋。鲜血飞溅,衣衫浸染,看得马良一声悲嚎:“去死!”挺剑扑上。金发女郎随手一剑,斜击正至,又洞穿了他的咽喉。那软剑侍女也没躲过,被箭矢洞穿了左肩,正躬着身子用一张符箓止血。另一个纤腰侍女左手中也多了一把剑,正杖着呼呼喘气。

    他见侍女中只剩她们两人无碍,“真王”身边也只剩两妻一妾和一个张公公。高公公仍挡在世子身前,挡在他身前的丫鬟却已倒在血泊中。四个亲卫中,竟只剩自己一个没带伤,正不知所措,又见那金发女郎看向自己,抬腿走来。

    容辉在“真火真人”手下吃过亏,深知“太阳期”修士的可怕。试想“太阴期”女修,也不遑多让。可见那金发女郎出手间不含道境,心头微宽:“想来也是,你若得道,何必如此麻烦!倒是那躲过天劫的秘法,不知怎样神妙。”右手横剑当胸,右手架起连发弩,正欲扣动“悬刀”,忽见血光一闪,一柄剑自血泊中窜起,直刺女郎小腹。

    女郎脸色大变,回剑格挡,侧身避开。那血剑却变刺为斩,剑锋横扫,竟无视护体灵光,贴着那女郎腰肢划过,留下一道血痕。容辉见那女郎一个踉跄,瞅准去势,轻扣“悬刀”。箭槽中灵光一闪,“啪—”,一声炸响,双箭齐发,相互振动,直指女郎前胸。

    电光石火间,女郎挥剑横销削,正中灵箭。火光一闪,轰然爆炸,化作一轮初阳。热力激荡,灵火乍燃。金发女郎一声惨叫,被气浪撞飞,直靠上东边石墙。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金发碧眼成了灰头土脸。

    容辉也被抵到墙上,见连发弩威力不小,心头暗喜:“这是在弩槽里放久了,流失了大半灵力,不知下一发威力如何!”眼见火光敛去,显出个血衣少女。身材玲珑,手持一柄血剑,竟是那早已倒在血泊中的娇小侍女。“装死?”他闻到一股血腥,只觉烦物欲呕。轻哼一声,也佩服她做得出来。

    金发女郎以剑作杖,站起身盯着血剑咬牙切齿:“血魔剑,居然是这件凶器。枉我自恃聪明,居然没看出妹妹是魔道中人。用如此驳杂的死血祭剑,不怕反噬吗!”

    “血魔剑,魔道?”容辉瞳孔微缩,只见石厅中血斑片片,果然不见了鲜血。忽有所感,循势望去,只见那血剑上红光流转,以剑格为界。剑刃赤亮,剑柄昏红,如有血脉流动。每转一圈,剑刃血光愈盛,剑柄愈加乌黑,看得人目眩神池,头皮发麻。

    “不敢当‘血魔剑’大名,不过是把‘嗜血剑’罢了!”娇小侍女不动神色,抿嘴冷笑:“姐姐不也是‘西域十三国’的细作吗?此剑已出,各位就束手吧?”嘴角血迹未干,银齿朱唇,看得人胆战心惊。

    金发女郎不过被“嗜血剑”扫到了三寸肌肤,腰间已是血流不止,全身精气更似被抽走了不少,再无力迎战。明眸流转,微笑建议:“我们都为那件东西而来,主人还在,何必先拼个你死我活?况且以你一人,真以为能杀掉所有人吗?”说着向那纤腰侍女递了个眼色,以示准备。

    “湟水真王”听见二人一问一答,吓得面如金纸,不住哆嗦:“护驾……护驾……护驾……”

    娇小少女睬也不睬,回头看向容辉和那软剑侍女问:“少一个人,就少一张嘴,我可不想让人乱传闲话!”早看见容辉和那软剑少女假打假闹,竟也把二人当做了哪一方的细作。

    容辉见她瞳孔暗红,四目相接,如堕血海。眨眼间回过神来,轻哼一声:“凭一把破剑,就想杀光这里所有人吗?”这一语神完气足,震得厅中人心神皆颤。又以“阳明之力”施展“灵眼术”反击,恰似血海上升起一轮朝阳,血雾尽散,金黄分明,竟斗了个旗鼓相当。

    两人只一试探,已是相互忌惮。容辉知道“真王”父子靠不住,不敢表明身份。又见那位“便宜同盟”目光楚楚,竟似以自己为马首,索性将计就计,打了个哈哈:“在下可以袖手,姑娘就不该付出点代价吗?不然在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娇小魔女没再多言,看向“湟水真王”冷笑:“既然如此,你们可以死了!”右手剑起,话落斩下。

    容辉看着“嗜血剑”,正犹豫出不出手,只听一声怒斥:“放肆!”话音未落,人影一晃。宝光环绕中,高公公竟已窜至魔女背后,五指如钩,一爪抓下。

    魔女轻绕皓腕,随手舞出一片剑花,绕向身后。剑爪相击,化作一声长响。“叮——”,呼吸之间,十余招过。高公公身似鬼魅,前击后至,似左实右,只显出一道黑影。身法虽快,却气定神闲,法度森严,竟似游刃有余。

    爪影重重中,魔女手舞血剑,织起一片血幕。手舞足蹈,妖娆多姿,胜似坚崖屹立。虽也守得密不透风,可气息浮躁,显然御剑如许,不能持久。

    他以为高公公要力挽狂澜,于是抬起连发弩,对准魔女,准备痛打落水狗。却见光影闪烁间剑爪相击,又是一声长响。“叮——”,高公公背对世子,应声飞退。暗道一声“不好”,只听金铁铿锵,“呛啷”一声龙吟。剑气冲霄,疾风般刺向高公公的后背。

    高公公脸色大变,凌空转身,回手抓去。剑爪相击,“叮—”,一声轻鸣,如龙吟在渊,回响不绝。高公公被震得手骨发麻,借力卸力,滑向一侧。剑锋森寒,如影随形,呼吸间刺削点斩,又攻出十余手剑。

    容辉耳鼓发麻,鼓荡灵力,循声望去,只见世子手舞一柄三尺银剑,紧追高公公不放。每一招连消带打,神完气足。招式之精炼,身法之迅捷,看得他肃然起敬:“剑修,世子居然是位剑修!”

    剑,因直而刚,因正而中,因对称而坦荡,素被誉为“百兵之君”,非君子不能善用。剑虽周正,剑法却以变化见长。其精微处,大盈若冲,其用无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