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仙旅奇缘 >

第98部分

仙旅奇缘-第98部分

小说: 仙旅奇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潇璇见两人一唱一和,脸色微沉,冷眼旁观。容辉一阵头疼,不住腹诽:“敢情哥跟着你混,横竖都是一死,什么人!”可见她气如烈火,身似寒冰,倒觉得她真做得出来,只好躬身赔笑:“仙子,您就行行好,可怜可怜我们吧!”说着以袖拭泪,嚎啕大哭:“可怜我们韵姐儿,刚刚过完满月,他娘就被人掳走了!她爹去给她娘,当夜一走,再也没回……可怜她一个没断奶的女娃,以后该怎么活呀!”一语出口,心中酸楚阵阵,眼泪直往外涌。转过身揽住潇璇肩膀,不住抽泣。

    碧霞身躯微震,缓缓转身,看向潇璇。潇璇被她目光所慑,心头一凛,连忙移开目光,伸手环住容辉的腰,柔声安慰:“我们韵姐儿是有福气的,她会平安长大的!”

    容辉听她接茬,哭得更加凄厉:“可怜的丫头啊,人家小孩学话,开口都先喊娘。你没爹没娘,到时候又喊谁呀……”这一语先触动了潇璇,她想起自己的身世,何其相似。又当绝境,心下一软,也落下泪来,呜呜咽咽:“你说这些……干什么……”粉拳连挥,打了容辉几下。

    碧霞轻轻眨眼,又问容辉:“怎么,你们有孩子吗?”

    “是啊……”容辉头也没回,随口应承:“眉毛像我,眼睛像她……”

    “贼眉鼠眼。”碧霞转回身去,看着弯月淡淡地说:“如果能找到‘阵眼节点’,未必没有办法出去!”

    三人精神一振,容辉失声追问:“什么办法!”心头一喜,忙拭干泪躬身请教:“还请仙子讲明,我们竭力配合!”神色清明,没事人般。

    碧霞微怔,又好气又好笑:“用威能在‘阵眼节点’撕开一条缝隙,激发‘传送符’。”

    容辉两眼一抹黑,看向潇璇,见她也是一脸茫然,不住腹诽:“每次都说半头话,显摆什么?”

    “这空间如球,阵眼好比球心。可半径并非计以尺码,而是以威能波动度量。”朱芯沉思片刻,欣然解释:“书上说波动最密集处,也是空间最薄弱处。这个办法,应该可行!”

    “大盈若冲?”容辉心头一亮,又问碧霞:“凭我们,能撼动这空间吗?”潇璇确有所感,连忙拭干眼泪,看向碧霞。

    “还有第二个办法!”碧霞不置可否,接着说:“毁去阵基,破空遁走!”

    容辉知道她不会多说,又看向朱芯。朱芯稍整思绪,仔细解释:“但凡大型法阵,必由阵图、阵基、和阵眼组成。阵眼散发威能,推动阵法。阵图是生克之法,引导威能运行。阵基承受威能波动,维持法阵稳定。只要破坏阵基,就能毁掉法阵。可是……”见容辉目光灼灼,只好轻咬嘴唇,接着说:“这阵基能支撑百里空间,其坚韧可想而知。纵然我们毁去了阵基,空间崩溃中,也会被压成齑粉的!‘踏天’以下,无人能无视这等压力!”

    容辉想起来时所感,觉得和潇璇联手一搏,未尝没有生机:“那位姐不用说,就是这丫头……”眼随心动,又问朱芯:“那在节点撕开缝隙呢?”

    “节点处的波动最密集,固而缓和的余地最大,也最容易通过!”朱芯低下头说:“可那撕开空间的威能,非但要温和,还得绵绵不断!以我们几个……”想到“蚍蜉撼树”,只能摇头。

    容辉仰望星空,权衡片刻,郑重决断:“这样,我们先找到‘阵眼’,用第一个方法试试。若不行,再用第二个办法,搏一搏!”眼见没人反对,又招呼众人:“缺水的,可以喝一小口。明天还要找出路,大家就歇了吧!”说着拿起竹筒,示意众人

    朱芯脸色微红,想开口又不敢说话,巴巴地看向容辉。容辉心领神会,走上前说:“仰头,开口!”说着抽开木塞,往朱芯口里倒了一股,又见潇璇张着嘴欣然微笑,也喂她喝了口水,最后走到碧霞身后问:“仙子,渴不渴!”

    “放下!”碧霞目不斜视,淡淡地说:“给我两只箭鼓!”

    容辉一怔,不由追问:“你要它干什么!”见碧霞没有回答的意思,只好自己应承:“那你省着点用啊……”说着从腰带上摘下箭鼓和连发弩,暗暗嘀咕:“这么大人了,玩性还不小!”将水筒一并放在地上,又坐回了潇璇身边。

    碧霞忽然转身,吩咐朱芯:“把‘符宝’和‘厥阴石’给我。”

    朱芯一怔,又巴巴地看向容辉。容辉一阵头疼,顺水推舟:“给,都给她,让她折腾!”说着接过三物,再回头时,碧霞已转过身去,只好放到箭鼓旁边,走回去商量潇璇:“我们背靠背打坐吧!”见她点头同意,一起盘膝坐下。

    他放松身体,闭上双眼,倦意直往上涌。心虽暗道“不好”:“对了,还没有安排值夜。这个时候,怎么能都睡觉呢?”身子却不听使唤,沉沉睡去。

第四十二章 意外发现

    寒气透骨,冻彻心肺。容辉觉得后背渐凉,最后一阵哆嗦,睁眼只见苍穹如幕,弯月高悬,到了破晓时分。又见碧霞和朱芯各自盘坐,潇璇却蜷缩在了自己怀里,会心一笑,在她耳边轻轻吹气:“潇璇,醒醒,天亮了!”

    潇璇耳朵麻痒,身躯微颤,睁开眼来,才有些难为情。又见另两人似乎没醒,忙爬到容辉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盘膝坐好,开始调理内息。容辉不由好笑,也正襟危坐,借阴寒之力淬炼修为。

    碧霞待容辉闭上眼睛,嘴角微微抽搐,泛起一抹笑意。微笑一闪即逝,继续打坐调息,直到日出东方。

    容辉身体渐暖,敛气收功,睁开眼招呼众人:“太阳出来了,起来啦,起来啦!”

    潇璇应声睁眼,站起身见碧霞周围散着一堆箭矢,连忙询问:“这是怎么了?”

    “这是‘罡风雷’,可以撕裂空间!”说着拿起一只圆筒递出,仍不多说一句。

    容辉双手接过,见是由两只箭鼓叠成,两三斤重,一尺正方,侧面还用灵箭绑了一圈,那“血魔剑”符宝,则被夹在了中间。潇璇睁大眼上下打量,忍不住问:“这是‘罡风雷’吗?”朱芯被响动吵醒,也凑上前看。

    容辉沉思片刻,边想边说:“应该是吧!巽为风,两阳压一阴。我的灵箭上刻的全是‘离火阵’,聚的也全是‘火灵’。火主升,一响而散。‘血魔剑’旨在吸人精血,主收敛,属‘金’系法则。以‘厥阴石’催动,就能牵制火势,使威能持续发散,或许就能撕开空间。”说完向碧霞一揖,诚心赞叹:“仙子辛苦了,佩服,佩服!”碧霞闻若未闻,仍然看着残月出神。

    潇璇看见生路,欣然追问:“这么说,我们只要找到‘阵眼节点’,就能出去了!”又问朱芯:“有没有节点的线索!”

    “节点应该在寝殿里!”朱芯摇头苦笑:“天星风水之神秘,就在于每月、每日、每时、每刻、都有相对的吉星,这墓城虽在空间正中,上应‘紫薇’。可若不知墓主的生卒时刻,就想找到真正的墓室,还不如下海捞针。”

    “这施工破土的,总会留下些痕迹吧!”容辉知道阵眼不好找,一时也没办法,索性借着日光,走到平台边张望。戈壁茫茫,只零星般散落着诸多岩石,连根草都没有。“岩石?”容辉心头一亮,连忙招呼众人:“大家看,那些岩石若即若离,会不会就是阵基!”

    碧霞闻声轻笑:“才看出来吗?”潇璇和朱芯听了,精神一振,也各寻方向,凑到台边观望。容辉心里松了口气:“总算找到条出路了!”心念急转,沉思所学,却无半点头绪,不由苦笑:“谁认识这个大阵!”

    “如此大阵,必还套着疑阵、杀阵和幻阵。”朱芯凭高远眺,边看边说:“阵基也有真假之分,没搞清楚前,千万别胡乱尝试!”

    容辉一想也是,撇眼见碧霞没有反对,不由叹了口气:“生路渺茫啊……”

    话音未落,朱芯欣然惊呼:“大家快来看,那里有个盗洞!”

    “盗洞?”容辉心头一喜,拉潇璇凑到南边查看,只见巴掌大的墓城中一马平川,不由轻疑:“哪有洞啊!”

    朱芯喜笑颜开,指给众人看:“那里,‘献台’和‘陵台’之间,看那土纹,是不是和周围不一样?”

    容辉凝神查看,只见朝阳斜照下,光影交错间,的确有片地皮和周围不同。若非朝夕时分,凭高俯瞰,绝难发现。正目测范围,潇璇已先开口:“三丈宽,九丈长,应该是墓道吧!看土纹,的确被人动过,我们有救了!”

    碧霞见几人一倡一和,微微蹙眉,也凑上前看。容辉瞥眼看见,心头暗笑:“感情您也是位只看天上,不顾地下的主!”

    “不对!”众人正高兴,朱芯脸色渐沉,正色询问:“蛮子既然立塔镇压此陵,怎么会再打开墓道,破坏墓里的风水!”

    潇璇觉得有道理,点头赞同。容辉却不以为然:“塔照竖,墓照挖,这有什么呀!蛮子也是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才是人干的事!要是没这个盗洞,我还不敢进去呢!”

    朱芯兀自不信,碧霞蹙眉嗔眼。潇璇随即恍然,又不住腹诽:“这种事,只有你干得出来!”反手掐了容辉一把。

    容辉素有经验,继续劝说:“蛮子又不是傻子,要是碰见这么大一座王墓,还不挖开来捞一票。那横扫什么天下还,图个什么?窝在家里,牧马放羊多好啊!”

    碧霞蹙眉轻嗔:“怎么,你好像干过这个!”

    “以前没干过,打这以后,可就保不准!”容辉厚着脸皮说:“干什么,不重要,关键是得活着,还得越活越好!反正你们也进来了,当淑女更好!那五块水晶,我要了!”说着挂上弩机,装好箭匣,又把干粮和水筒递给潇璇和碧霞,招呼众人:“走,下去瞧瞧!”当先带路。

    容辉下到第五层,先双手合十,向石像交代:“您也别怪我们,俗话说杀人者,人恒杀之。挖人祖坟者,人恒挖之。您要是不先打开这座古墓,咱也掉不进来,这就是因果报应,天道轮回!”说完鼓荡灵力,按住石像肩头,用力推出。

    石面摩擦,“嗡——”,一声闷响,顺势而倒。砸在地上,“哐当”一声,仍完好无损。潇璇随后跟来,微觉尴尬。朱芯见了,满脸鄙夷。碧霞只当没看见,继续下行。

    容辉也不在意,从怀里摸出两面锦缎,欣然微笑:“好东西呀,还好没落下!”说着扬手抖开,包了三块给潇璇,另两块和“罡风雷”一起,包给自己。背起来虽不下十斤,可稍往锦缎里注入灵力后,却轻若无物。

    潇璇见那锦缎和包干粮的一模一样,满心羞愧,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眼见容辉背起水晶往下走,只好拿起包袱,背在了身后,快步跟上。

    众人下到陵台,再看墓城,见棱见角,察至入微,感觉又不一样。朱芯轻咬嘴唇,怯怯地说:“这下面,会不会不干净啊!”

    容辉随口打了个哈哈:“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心里干净,处处干净!”说着围石塔转了一圈,又走到献台前查看土色。虽被残存禁法干扰,如负巨石,却无危险。凝神感应,招呼众人:“这里本有个‘引力阵’,如今仍不可小觑!”低头细看,接着说:“这里的土层的确被翻开过,显然他们进去后,又安全出来了!”再无所得,又不住抱怨:“这墓道不好挖呀!”说着回了陵台。

    “还是先去看看鼓书吧!”朱芯低声建议:“可别犯了什么忌讳!”

    容辉从善如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去看看也好!”当先开路,又带三人走出陵城,跳出月城,回往鼓台。石台之间,朱芯环顾四周,又不知如何下手。容辉感想敢猜:“虽然没有鼓槌,可拿到了他们的镇陵圣物,应该可以代替吧!”说着和潇璇解下包袱,摊开水晶,接着问:“这有五块水晶,该用哪块!”

    “这里只有三、四面好鼓!”朱芯正色嘱咐:“不好乱试啊!”

    碧霞低头扫了一眼,指向一块说:“用这块,注入‘木灵力’!”

    “这块?”容辉拿起一块椭圆形水晶追问:“你确定?”抬头却见碧霞看也没看自己,不由腹诽:“哥迟早会被你玩死!”手随心动,缓缓注入木灵力,待水晶“嗡嗡”轻颤,抬手掷出。

    水晶划弧线,正中鼓面,“咚——”,一声闷响,又被反震回来,落入了容辉手中。他托着水晶,细看鼓面,除了一层青光,半个字符也无,不由嘀咕:“没动静啊!”

    “天上!”潇璇失声提醒,众人应声抬头,只见碧空如幕,显出一众影像。容辉屏息凝神,也只能看出是两拨人在打仗,分和来去,然后混战在了一起。仔细辨别,一方头缠包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