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激情H文电子书 > 天机棍传奇 >

第2部分

天机棍传奇-第2部分

小说: 天机棍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罢,动手除去身上累赘之物,不一刻也是洁洁溜溜。笑官一看,竟是再也无法将眼睛挪开。

    怎见得?但见眼前的美人儿,真个是耀眼生辉,肌肤细嫩,赛霜欺雪;奶子硬实肥大,恰如两只海碗扣在胸前,却并不下垂;褐红色的奶头、铁锈色的|乳晕,令人禁不住欲上前舔吸;馒头大小的阴阜上生得一大片荫毛,被梳理得整整齐齐,又黑又浓的盖住整个骚|穴,无法窥得桃源风景,有几丛已是一绺一绺的,想是早被那骚|穴流出的水濡湿了,真个一派成熟景致,荡妇风情。

    见笑官只顾呆呆地观看,巩梨心下甚是得意,嘴里却道:“儿啊,二妈这身子可不是只给你看的,难不成你是只看不练的江湖把势、蜡枪头吧。”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笑官再不迟疑,猱身而上,将巩梨扑倒在床上,匆匆做了个嘴,就咬住奶头吸吮起来,下面的大鸡芭一顶一顶,恰好顶在了巩梨的骚|穴口上,两下里夹攻,只美得巩梨哼哼唧唧,不时把腰向上乱颠乱耸。

    玩够多时,仍不见笑官将鸡芭送入,只急得巩梨哼道:“乖儿啊……快……

()好看的txt电子书

    快把鸡芭……给二妈……塞……塞进去……二妈已经……痒死了……”

    笑官见巩梨四肢乱摆,娇躯不住扭动,忙附下身将巩梨的荫毛左右分开,但见两片黑黑的肉皮掩住骚|穴,缝隙中不停涌出亮亮的骚水,拨开肉皮,却见骚|穴一开一合,想必已是难耐,骚|穴顶端生的阴核却是不大,只合绿豆大小。笑官心道:“师父说大凡女子,阴核大者必属淫荡之人,不想二妈如此小阴核者也是淫荡如斯,可见女子之淫在其心,而非在其体征。”

    这里他只顾思索,却见上面巩梨按捺不住,不停地催促,笑官紧将鸡芭撸了两把,一手拨开荫唇,另一手扶住鸡芭,慢慢顶入。

    巩梨骚|穴本不大,怎奈和笑官耍弄多时,淫心已炽,骚|穴内Yin水欲喷,故此并不费力就将笑官一尺二寸的大货全部吃下,感觉一条火热粗壮的硬物插在自己骚|穴里,方自满足地闭目叹了口气道:“儿啊,二妈头一遭尝到如此大鸡芭,一会儿行动时且轻些,待得二妈骚|穴渐能适应,再用力顶动不迟。”

    笑官一边没口子地答应,一边放出手段,暗运神功。但见笑官身子不动,胯下的鸡芭却不可开交,不住地一伸一缩,却也使那九浅一深之法,前九下前伸时,鸡芭只堪堪刮过花心,弄得巩梨周身酸痒,待得巩梨有些不耐,正欲乞笑官深入时,这第十下却将鸡芭暴长,“扑”地狠狠顶在花心上,只撞得巩梨半身酥麻,道:“乖儿,你身子不动,鸡芭却把二妈撞得酥麻,甚是有趣,不知是从何处学来的怪招数?”

    笑官笑道:“这便是儿子学来的功夫,专门对付女人之用,二妈觉得滋味如何?”

    巩梨呻吟道:“这九浅一深之法,二妈也曾见识过,只是前九下每次轻轻刮过花心,令女子酸痒难耐,平常人等万难做到如你这般拿捏准确,况且你身子不动,单凭鸡芭上的功夫,二妈我还是头一次遇上,真个爽利煞人。”

    又弄了几抽,巩梨渐渐有些不满足起来,娇声道:“儿啊,二妈今日先是看你和许嫂耍弄,而后你我二人又玩了多时,现下骚|穴内水满为患,又酸又痒,你且全力抽送看看。”

    笑官依言,把个鸡芭次次都顶到花心,弄得巩梨伸颈仰头,浑身紧缩,浪叫不已。

    这景致也忒怪,屋内二人做交合操|穴状,却未见其如常人行房时节的动作,或大开大合,或浅抽轻送,二人只是不见抽送,但下面女子却淫声连连:“哎呀!

    我的小心肝……你要操死我了……真舒服……呀……小丈夫……我受不了……啊……亲弟弟……哦哦……我的水要……被你抽干了……要命的小冤家……哦……

    我要死了……你……你……鸡芭真……真是个……宝贝……再给二妈……来……

    来几下……啊……”

    巩梨初次和笑官操|穴,本是想尝尝滋味,试试笑官本领,心下本不信笑官能和自己这久经沙场之人对阵良久,尽管许晴已讲明此子异处,仍是将信将疑。然一尝之下,果然是个敌手,自是又惊又喜,干到酣处,也放出手段,将个大屁股向上猛顶,骚|穴也是用力夹住Rou棒,把一双大奶子将笑官贴紧,不停揉动。

    寻常人等遇上此等功夫,自然难以持久。但这些在笑官眼中自然不值一提,鸡芭仍是伸缩不止,越弄越快。Gui头如同雨点般地砸向巩梨的花心。

()

    又过了四五百抽,巩梨渐渐觉得高潮将至,叫得越发浪起来:“亲丈夫……

    哎呀……我要被……你操死了……小心肝……要我的命……亲儿子……我要泄了……哦……好舒服……啊……儿子……妈……完了……要……要死给你了……”

    说罢,双手双脚紧紧缠住了笑官,身子猛地一缩,接着浑身酸软,四肢放松,瘫在床上。

    笑官感觉巩梨的骚|穴里热流涌出,也不怠慢,运起神功,将阴精吸尽,更觉神清气爽。见巩梨星目微张,喘息甚急,也不忍继续猛力抽送,又怕二妈在身下时辰过长,将其压坏,当下一个翻身,自己仰面向上,倒将巩梨伏在身上,把鸡芭在骚|穴内轻轻搔着巩梨的花心,见大奶子随着喘息不住地抖动,忙一口含住,又吮又舔,舌尖不停地在奶头上打转。

    不一时,巩梨兴致又起,媚笑道:“乖儿子,果然本领高强,刚才弄得二妈的魂儿都不知哪里去了,就是你刚才逗弄我的功夫也真让人爱煞。现下二妈又起了兴致,还需儿子再尽些气力则个。”说罢,娇躯乱扭,不停将奶子扫笑官的面门。

    笑官自能再战,当下只任巩梨用手搂着自己肩膀,双手大力揉搓着巩梨的奶子,鸡芭再次奋力鼓煽起来,这次不按兵法,只是乱战,两人端坐不动,只由得鸡芭在骚|穴内乱突乱顶,弄得巩梨哼哼哈哈,骚水横流。

    这一场大战由未时一直战到申时,才告罢手。巩梨丢了三四次阴精,只被操得腿脚发软。笑官怕将二妈操伤了,到后来也不再出大力鼓动,巩梨丢的精并没有吸,反倒撒出些阳气渡了过去,这些都是笑官的好处。

    却说二人在床上搂着说话,许晴推门而入,笑道:“真是好一场大战,只看得我弄湿了三条汗巾,若非我身体不适,真想冲进来,你我三人连体大战,那才有趣。”

    笑官笑道:“小弟有此艳遇,还不是多亏了姐姐,只要姐姐养好身子,小弟倒正要好好谢谢媒人。”

    巩梨笑骂道:“没廉耻的贱人,叫你把风,你却偷窥主母行房,该当何罪?”

    许晴笑道:“这也奇怪,主母行房,却是和她的儿子,倒是我没廉耻了,刚才不知谁对着儿子大声喊亲丈夫、亲弟弟来着,还叫他用力操自己的骚|穴,好不知羞。”

    巩梨跳将起来去呵许晴的痒,许晴一闪躲到笑官的身后,巩梨一扑,三人都倒在床上,嘻嘻哈哈,滚作一团。

    《天机棍传奇》第八章情纵

    且说笑官等三人淫戏了一个下午,都觉畅快,相约明晚待许晴骚|穴恢复如初之时,三人再至笑官房中取齐,通同取乐。

    掌灯时分,晚饭备好,刘小青和陈红心中还自烦闷,却哪里吃得下,巩梨因整个下午与笑官盘桓大战,身子未免也有些劳顿,是以三人各约略吃了大半碗饭,便告身体不适,各自回房休息。倒是笑官心情舒爽,胃口大开,将一桌饭菜风卷残云吃了个七八成方才住手。

()免费电子书下载

    回到房中,又练了一番武功,才躺在床上想着下午的光景,心道:与那中年美妇交欢操|穴果然有趣,二妈交合时的淫荡样子真个使人爱煞。想来这中年美妇在情欲上面自是个个都贪得紧,也难怪傻二逃走,若非我这百练成金的鸡芭,寻常人怎能战得过这四个贪吃怨妇、中年老阴。

    笑官翻了个身,再思道:二妈和许嫂已是我的囊中之物,三妈却更是个骚荡无比的货色,勾搭她想来自是手到擒来。只是这大妈,虽已知也是欲求无度,却总要想个法子接近,再软语撩拨,方可得手。

    正自想间,听得扣门声响起,起身开门,却是大妈的贴身丫鬟。那丫鬟低声道:“少爷敢是未曾睡下,大夫人有些体己话要讲,请少爷过去攀谈。”

    笑官喜不自胜,心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既有心,此事必成。当下也低声道:“如此却有劳你带路。”

    孙府是个五进的院子,最里面是老爷和夫人黄氏的居所,黄氏死后,只老爷一人居住;向外每一进依次是刘小青、巩梨和陈红的居所,各自的贴身丫鬟分别住在每一进两旁的小屋之内;最外面是客厅、花园,两厢是下人们的住处,房屋之间俱是老大的院子,相隔甚远,一来显得气派,二来有些勾当也不易为他人所知。笑官倒住在花园旁边,甚是清净,盖因为孙员外要笑官用心读书,也怕和夫人们的淫戏被其撞破,教坏了笑官。

    二人静悄悄贴着房根潜行,穿过陈红和巩梨的院子,径直来到刘小青的房前。

    却说刘小青晚饭后一人坐在绣榻之上,甚感无聊,倒越发想起傻二的好处,到得后来,竟脸同火烧,阴中酸痒,Yin水汩汩而出。忽地想起笑官已归,养子自小极为可爱,加之鸡芭甚是长大,今日回来,更添英俊,体格雄健,又学了些武功,想来床上功夫定是不差,不如着实撩拨他一撩拨,如若知趣,却也解了我|穴中之痒。想到此,更是情不自禁,急忙唤贴身丫鬟去叫笑官,只说有些体己话要讲,自己在屋内焚起一炉好香,将外衣只换了件薄纱,略略掩住亵衣,把珍藏的玫瑰香露在身上乱撒。一切准备停当,便躺于绣榻之上,静待笑官前来。

    那丫鬟轻轻将门打的三下,即便推开,着笑官进入,自己只是抿着嘴偷笑,转身而出,反将门关了。想是如此作局已非止一次。

    笑官几步上前,施了一礼,道:“大妈,此时唤儿子来,不知有何事体?”

    刘小青于绣榻上转过身来,道:“近日来,老爷出了远门,大妈我自在家主持家务,虽有许嫂帮衬,奈何家事琐碎烦乱,连日操劳,是以周身有些酸痛,本待找个郎中推拿,怎奈男女有别,终是不便。想我儿随了缘师父修习武功,下手自是有力,便欲请你代劳,顺便说些个体己话解闷,不知你意下如何?”

    此话正中笑官下怀,当下道:“儿子刚好和师父学过推宫过血之方法,大妈有求,自当尽力。”

    刘小青微微一笑,也不答言,倒把身子转过去,趴在绣榻之上。却见刘小青后背已近赤裸,薄纱之下,仅余肚兜的带子松松系着,下身仅着一件真丝亵裤,却也近乎透明。

    笑官便跪在绣榻旁,由肩膀轻轻揉捏起来。触手之下,虽隔薄纱,仍觉肤如凝脂,滑溜异常,微微吸气,略略闻到些玫瑰香气。笑官借机搭言道:“想不到大妈身材竟有标致,更兼如此异香,真是我见犹怜。”

    刘小青笑道:“中年之人,自是比不得青春少女了。”

    笑官接道:“不然,儿观大妈之身材,丝毫不逊于二八佳人,却又多了些成熟丰满之意,自是更胜一筹。”

()免费TXT小说下载

    一边说,手却不停,渐渐移到刘小青腰际,忽道:“大妈,儿子欲仔细按摩你那腰部,只是这薄纱甚滑,使不出力气,不如暂且将其解下如何?”

    刘小青心道:小子果然知趣。口中却道:“如此甚好。”登时侧身将薄纱衣除下。

    笑官两手在刘小青背上游来游去,不住将指甲轻轻划弄刘小青的肌肤,只这几下,搔得刘小青痒到骨髓里去,恨不能立时拉过笑官做了一处。

    却觉笑官停下手,在刘小青耳边轻声道:“大妈,你那肚兜带子也有些碍事,不如也解了吧。”

    说罢不由分说,径把带子解开。偷眼观瞧,见刘小青两个奶子被身子挤得由旁边突了出来,肥肥白白,看光景比二妈巩梨的尚要大些。随即双手略略加力,在刘小青背上揉搓不止,不时将手指触摸那双奶子。

    刘小青只觉得笑官双手如火炭也似的在自己身上烙着,甚是舒服,加之奶子被摸,更觉欲火中烧,正不知如何处,只是道:“儿啊,你那手好似火团一般,揉在大妈背上,真个舒服。”

    却听得笑官道:“大妈且慢说舒服,待儿子给你捶捶腿,舒服之处尚在后面。”

    当下,双手移到刘小青的妙臀和大腿,只觉得弹性十足,并无甚赘肉,心下甚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