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213部分

霸圣-第213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为他们自然明白,想要击杀乾坤境第四级的强者,无异于痴人说梦一般,然而只要撑住足够的时间,便可以等到援军前来了。

    不朽皇城身为新月大陆的核心,其中的强者数不胜数,虽说没有人可以在个人的修为上胜过靳战,可是通过群战将他击杀,却并不是一件难事。

    而这个道理,在场的所有人都心中了然。

    援军马上就要到了,我们只要再支撑一会儿,便可以挣下大大的功劳,从此以后,便是一片坦途,封官进爵!

    为首的那一位乾坤境第一级的强者,一边战斗一边用言语激励着身后的那些强者,这些话语也确是有效,如若不然的话,在靳战几乎一招杀死一人,又死得连渣都不剩的惨烈死法之下,恐怕那些先天境的强者早已退开了。

    他们此时唯有一边死撑,一边期待着强援的到来,而自己身边的那位还要比自己的运气差一点儿。

    如此一来,他们便不用死了。

    靳战只有一位随丛,他再勇猛,败是定局,因此,后退的命运定然是死得很惨。而努力往前冲的话,还是有着一定的概率,成为不用死的炮灰,并且得到重赏的。

    在这种权衡之下,所有人都嗷嗷叫着往上冲去,摆出一幅不顾生死的模样。这也令到靳战的攻势,略略的减缓了。

    对于这些在短时间内,就将自己的潜能调到最大的敌手,靳战虽是勇悍,在一时之间,却也难打破僵局。

    而吕布的领域之力大开,也是将不朽皇城的全景一览无遗。他已然感受得极为清楚,在城池之中,许许多多的强者飞了起来。都身穿海蓝色铠甲,是不朽皇城最为精锐的一股力量。

    还是助他一臂之力,让局面变得好看一些。吕布的心中想着,发出了一声低啸,这声音极低,在激战之中的众人,根本都没有听得见!

    一股无形气浪,从口中散发出去,目标所向,正是为首的那名叫嚣得最凶的强者,他正在激战之种,面容狰狞,仿佛打了兴奋剂一般的往前攻着。

    他的这一种战法,确实是可以极大的提升众人的战意。而就在他的攻势刚刚生发之际,毫无征兆间,他向着后方扑通一声摔倒,正在与众人酣斗的靳战,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记战机,立刻伸出一记龙爪,将他撕碎,而后吸收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眼见首领一死,阵法立刻大乱,防御力也不知下降了几个档次。在慌乱之中,就见到靳战大显神威,已是来去纵横,将所有人都击杀在了当场。

    靳战,你居然回来了!

    天空中一个声音冷冷的叫了出来。 

第388章 立斩不赦() 
一位身高达三米的大汉在天空之中神威凛凛,发出了呐喊之声。 1;1;。

    “靳战,今rì的不朽皇城,早已不是你能说得算的了,居然敢袭击我不朽皇城的城池,我凌绝岂会容你?”

    靳战却是毫无所惧,他望着眼前的凌绝,也是面露不屑,朗声说道,

    “我道申无极会找些怎样的人出来,原来尽是些鸡鸣狗盗之辈,当真是可笑可笑,在我看来,这不朽皇城莫看城池完好,根基已是被申无极尽毁。今rì,我正要重建这不朽皇城。”

    凌绝怒极而笑,

    “好个鸡鸣狗盗,你靳战自降身份,便让你死在你看为不入流的角sè手上,看你还能逞什么口舌之利。”

    “这凌绝乃是何人?”吕布立在靳战的旁边,向着身在八部浮屠之中的欣雅问道。

    他的领域扩散开来,已是望见了以凌绝为首,有七人立在那一处,排成大阵,向着靳战严阵以待。他们七人,俱是乾坤境第三级的强者,合在一处,也是实力极强。

    而在七人之后,有着一位面带威严之sè的强者,那人应该便是申无极,他倒极是笃定,立在这些人身后,显出了必胜的把握。

    在申无极的背后,肃然立着百位乾坤境第一级和第二级的强者,这等阵势,也算是给足了靳战足够的面子了。

    而看眼前的情况,申无极甚至都不想再与靳战对话,而是要速速将他给击杀当场了。

    杀伐果绝,也算得上是一名枭雄了。

    “申无极从哪里找来这么多愿意为他效力的强者?”吕布也是心中微感讶异,他在新月大陆上这么长的时间,当然明白在这里乾坤境强者的厉害所在,他们在任一城中,都算得上是一方诸侯了,而申无极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找来这么多位,若是早有图谋,埋下这些棋子,靳战怎么可能全无发觉呢。

    便算是宇文原这次的图谋,也是有着新月大陆本就管理松散,在外的诸侯权限过大,而且正好趁着靳战不在的时间联合起来,方才得以成势。

    然而便算是他的图谋之中,将一百位乾坤境的强者联合在一起,捏合成为一支战力,这也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这凌绝乃是关在不朽皇朝的牢狱中的囚犯,说起来,这还要怪父亲当年所做的一个决定,许多罪大恶极的强者,被抓住之后,只要是有些许悔过之意,他便会留下不杀,要看他们将来的表现,而且也是预备将其中的一些人,在执行困难任务的时候带上,让他们戴罪立功。”

    说到这里的时候,欣雅也是想起了什么,身体微微一下颤抖,轻声道,

    “我想起来了,这申无极最早的时候,也曾在牢狱中呆过,只不过,后来他在屡次危险任务的执行当中,都夺了奇功,而且行事为人,既忠诚且低调,没有想到,他竟然隐忍了这么多年,方才发作。”

    原来如此,吕布听了这话,也是心下不禁微叹,人心,委实是难于测度之物,你可以让别人为你做事情,他或许会做得极好,以至于赢得了你的心和信任,可是他的心,却是你永远无法揣测得出的。

    人心险恶,这便是险恶!

    然而在实力不断的成长过程之中,吕布却也同样发现,有着这种险恶心xìng的人,纵然可以成为强者,然而却绝对成不了绝世强者,因为,你在掩饰自己心xìng的同时,也同样让自己看不透自己的内心。''。

    时间一长,心便会蒙尘,就如许久未用的镜子般,无法看透。

    想要成为真正的王者,霸主,霸中之圣,最需要的,便是一颗赤子之心。

    吕布正是行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之上,坦荡荡的前行,他在这一路之上,望见了阿鬼,望见了林飞,现如今还有这申无极,他们虽然也是强者,万中无一,然而行错了路,太想要掌控和抓住,于是便看不见更大更开阔的世界。

    一失足,便成了千古之恨!

    申无极自然不知吕布心中的感慨,他此时很满意的看着凌绝等七人冲前围向靳战的身形,他此刻的心中,也是对于自己的布局异常满意,在他的想法之中,确实没有料到靳战竟会自雷电之海中行出来的。

    如果靳战出来以后,卧薪尝胆,寻一处地方东山在起,他或许会感到更多的害怕,毕竟,靳战的余威尚在,登高一呼,定然会有许多人跟随,到那时候,必会有一场胜负难料的大战。

    而如今靳战选择了孤身前来,想来是没有料到这么短的时间内,申无极会笼络一帮好手在身边,却是一幅羊入虎口的模样。

    在申无极看来,七位乾坤境第三级的强者所布下的大阵,绝对可以将靳战给击杀当场。

    他甚至都不需要出手,便可以看着靳战在他身前死去。

    不过,申无极却没有料到,在场的强者之中,不单单是他看出七人大阵可以敌过靳战,还有一人也立刻看了出来,而他在呼吸之间,已是出手了。

    就看见了吕布唰的一下,消失不见,下一刹那,那行在最前方的大汉凌绝,在空中威风凛凛的身体,突然之间升腾出两道不同颜sè的火焰,火焰不断的燃烧着,一点点碾碎了他的身体!血雨飞洒,却并没有降落下来,而是在火焰之中蒸发殆尽。

    虽说他的这招式施展开来,也是将凌绝的身体给击杀得全然无存,然而相较于靳战招式的惨烈和震憾而言,却是另有着一种艺术般的美感。

    “乾坤境第三级的强者,就这样被杀了?”申无极原本安坐泰然,此刻却是手脚麻木,不自觉的站立了起来,“靳战身边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申无极这个时候,方才发现了他先前并没有注意到的一个变数,那便是靳战身边的吕布。

    吕布一开始表现的太过低调,而靳战又一直是他们眼中最大的那极刺,是以,他们甚至一直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微妙的地方,那便是靳战在战斗过后,他的脚步都是在吕布的身后,立在离他半步之远的地方。

    这是一种尊敬的体现,意味着靳战在吕布的身边,执得是晚辈之礼。可是这一点,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七人大阵被破,吕布云淡风轻的施展着招式,很快便将他们击杀当场,对于这些人,他没有丝毫的怜悯,除恶即是扬善,他从欣雅的话语之中,得知了这些人的来历,也颇为欣赏靳战个xìng之中的仁,然而妇人之仁,只会给自己招来麻烦。

    吕布很是清楚,哪些人可以放,哪些人必须得杀!

    *****。

    “哎,这些法宝和材料,还有丹药越来越贵。自从申将军掌握了不朽皇城皇帝的地位之后,咱们的rì子就不好过了。”

    “一柄上好的灵剑,居然要这么高的价格,怎么买得起。”

    “嘘,禁声。别让执法队的那些人听见了,我们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那些人心狠手辣,听说都是牢狱之中原先关押的强者,他们的逻辑和咱们可是不一样啊。”

    “还真是怀念靳战皇帝统治的那个时候啊。”

    在不朽皇城之内,许多人一边无jīng打采的买卖物品,一边小声的议论。心中都在咒骂这次皇权的交替。

    就在这时,突然,一些强者纷纷感觉到了强烈的气息波动。

    他们走出了房间,来到宽阔的街道之上,便看见了在新修建的城池上面,巨大龙爪从天而降,把城池摧毁。

    “天哪,是靳战皇帝回来了,这是他的气息,绝对没有错。”

    “太好了,我们要不要跟随他一同奋战呢。”

    “别太冲动,我刚刚得到消息,靳战皇帝这一次并不知道申将军打开牢狱,拉拢了一批强者,他这次居然是单枪匹马的前来,只带了一位乾坤境第一级的随丛,只怕再战下去,要凶多吉少了。”

    听了这话,原本雀跃的人群立刻鸦雀无声,众人都有一种从充满希望到无比失落的心情。

    “看哪,七大护法都出现了,这七人都是狠角sè,非但如此,七人联诀组成的大阵,听说便是无敌的象征了,也不晓得靳战皇帝,能否将他们破去。”

    无数强者,都在围观着这场战斗,想像着靳战这次和申无极之间,会进行一场什么旷世大战。

    但是,下一刻,就出现了无数强者永生难忘的一幕,两道火光,便将凌绝的身体给消融而去,然后发出滚滚如雷鸣般的声音,

    “首恶必除,若是不想与申无极同死,便速速退开,否则的话,立斩不赦!” 

第389章 两个名额() 
一只公鸡,在面对着一只火鸡的时候,或许还会生出yù一较高下的勇气。 然而,当它面对的是一只大象的时候,再多的勇气与信念,都不能帮助到它来进行这样的一场战斗。

    除了绝望,再不可能滋生出第二种情绪出来。

    此时此刻,围在申无极附近的那些强者,被吕布这一连串的攻击给打得呆在了当下,根本不知道可以再做些什么。而随后,他们便听见了吕布所发出的如洪雷一般的声音。

    刹那间,这些强者如鸟兽般散将开来,申无极的身边再无一人,他如秃鹰一般的眼神带着一种不可思议,还有一种仿佛一把之间,输尽了家产的绝望,眼望向吕布,口里喃喃的说道,

    “你究竟是何人,莫非不是这片大陆之上的吗?”

    靳战在这个时候,踏前一步,向着申无极凛凛望去,语气之中带着惋惜之情,

    “申无极,你本是我最看好的一位,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在意这片新月大陆之上的荣华富贵吗?那是因为我知道,还有一片更加广阔的世界,而我在那个世界当中,不过是一个小角sè罢了。

    我手中有两个机会,本来是打算让你和欣雅前往那一处地方,你们到了那个地方,便可能会获得比我还要高的成就,而欣雅是我的爱女,我也期望能有一位我可以放得下心的人照顾于她,却没有想到,你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让我实在是太过失望了。”

    申无极听了这些话,嘴唇嗫嚅了数下之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