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27部分

霸圣-第27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可是最危险的地方,同样也令到张一凡心中战意澎湃,以他的个性,从来都不愿做温室中的花朵,唯有狂风骤雨的试练,方才能让他精神百倍。因此这些危险不仅没有让他畏缩,反而令他的心志更加凝炼纯粹。

    “这里实在是一个凝练心志的好地方。”张一凡的心中不自禁的对于辟出这一处修炼之地的前辈充满了景仰之情,能做出这种事情,大智慧、大勇气缺一不可,心志的磨砺,就有如一把出尘的宝锋,带上了逼人的锋芒!

    唯有强大的心志,方才可以将自己的潜力全然用尽,人生在世,便当这样轰轰烈烈的快意而活,不断的挑战自我,何其快哉。

    感受着体内如波滔汹涌狂风大作般的澎湃星辰之力,张一凡神色坚定,继续朝前行进着。未过多久,前方望见了一扇如石门般的所在,可是与此同时,张一凡也望见在这石门之前,有一个黑色的身影。这黑影模样与人无异,然而脸上却是没有五官,看上去阴森之极,而他的背上手上,总共有十八根骨刺,俱是如长矛的矛尖一般,向外锐利的生出。死亡腐烂的气息,从黑影身上散发开来。

    黑影转过脸来,没有眼睛的脸庞正正的向着张一凡,刹那之间,汹涌的杀意不断地冲击着他的心防,更为可怕的是,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地增强。而后,但见到黑影缓缓起身,向着他行来。

    张一凡心中生出强烈的危险感,再这么下去,还没等黑影走近,自己就已经硬生生撑爆了。

    这股杀意实在太强大,它就像奔腾的大河,无边无尽的杀意,挟着狂啸、哀嚎,瞬间吞没了他,而黑影也在突然之间,如鬼魅一般的动了起来,他身上的骨刺之上黑雾缭绕生出,如同被点燃,转眼间,所有黑雾全都燃烧起来。十八根燃烧的骨刺如风一般,飞掷而出。

    不虞张一凡多想,他的身体如陀螺般转动着,【天使之翼】径的伸展开来,金芒闪耀之间,自黑影的骨刺之中穿行而过,阴气浓郁,如寒夜霜刀,刺骨的冰冷之感。

    而他手中的七雪巫月刀也是轻挥而起,刀锋重重劈下,却被黑影视若无物,连防也一防,便听得砰的一声,七雪巫月刀反而被震得退开,其上一道豁口现出。

    “好坚硬的身体~”张一凡心中一凛,这豁口对于灵兵来说,是极大的损伤,需要用星辰之力蕴养数日,方才可以再次恢复。而他若是再以此刀战斗的话,只怕不需十数招,这刀也要断掉了。

    而黑影的攻势如风,十八根骨刺如同十八蓬燃烧的暗夜精灵,分散合击,凶险无比。眼见到这些骨刺疾冲过来,张一凡也不再多想,一声清啸,体内的别离钩破体而出,如一轮弯月,挡在了身前。

    钩身缭绕的银色气息,顺势一斩,喷涌而出,化作一道耀眼的弧形斩向黑影扑去!

    【月牙斩】!!

    别离钩一出手便展现了莫大的威力,只见它在空中划过,前方的两根骨刺想要合围拦截,却在它的冲击之下,断作了两半。而后,速度全然未慢,冲向了黑影的身前,

    黑影脸上光华一闪,扬起的手指如同蜻蜓点水般朝别离钩上一点。

    轰!

    霸道威猛的别离钩就在张一凡眼前直接炸开!

    张一凡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他心中骇然至极,对方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别离钩难道说竟然被其击碎了吗。

    不过此时他已是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心头警兆忽生,想也不想,背上天使之翼一动,身形飞退开来。

    刚刚他所立的位置,一道黑芒,一闪而过!

    天空之中炸开的银色光芒如云雾般裹在了一处,重又幻形而出,依旧是别离钩的模样。它灵动依旧,刚一复原,便欲冲将下来。

    可是张一凡似乎已来不及运转这别离钩动攻击了,他左腾右挪,极尽闪躲之势,方才堪堪躲过黑影的攻击。可是看眼前的情形,对方气定神闲,而他却似乎已是强弩之末了。

    恰在此时,一缕苍凉虬劲的笛声缓缓中响起,如夕阳悲歌意境悠远,说不清的离愁别绪,吐不尽的人世沧桑,仿佛全都熔炼在这袅袅笛声里。听了这笛声之后,那黑影突然间不再有所动作,立刻立在了那儿,如同化石的模样。

    张一凡不明就里,别离钩回到了手中,隐忍不发,而在黑影不动之际,他也没有抢上进攻。耳听得那笛声忽而落寞萧索,忽而慷慨激昂,让人眼前情不自禁地涌现出一幅幅富有质感的画面,教人忍不住仰天长啸洒泪长空。而他也听得出,这笛声便是自石门之后所传出来的。

    原本闭上的石门已然打开,内里不知何物,然而已先由笛声敲动了张一凡的心扉。他缓缓的向前迈步而行。黑影依旧立在那儿,没有作出阻止的动作,任由他步入了其中。

    内里曲折无边,张一凡在经过了数个狭长的弯道过后,眼前豁然开朗,但见到一个不长太大的房间,正中一方巨大如莲花一般的团座,在团座的中间,端座着一冢枯骨,依旧是打坐的模样,却是早已死得透了。

    “这人便是辟出这片修炼之地的前辈吗?”张一凡的心中想着,可是眼前除了枯骨之外,却再无他人了。不过此人虽是死去,然而能够辟出这片修炼之地,却仍是令到他钦佩不已。

    他缓缓踏前,向着这冢枯骨拜了三拜。一瞥眼见,望见了枯骨前的七个大字:“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应当是前辈过世前的心境吧,张一凡心有感触,也是不由得轻声叹道,的确,无论是再厉害的强者,都有其无法过去的关口,譬如这生命,再厉害的强者,便算是修炼到了第十级通天彻地,却也只有千年之寿,而并非是不老不死,只不过是增添了不少的寿元,然而千年过后,依然还是要死去的。

    这位前辈所说的“无可奈何花落去~”想来便是如此的心境吧。

    “你我有缘,今日既然我到了此处,那便将前辈给埋葬了吧。”张一凡说了这一句话之后,便伸手向着如莲花般的团座上伸去。而就在他的手触到了其中的一簇花瓣之时,但见花瓣纷纷洒洒,一道道清亮的光芒现了出来。

    张一凡眼前的景色赫然间变幻开来,花瓣纷飞,倏忽之间起了变化,幻作了一支碧绿色的玉笛,一本薄薄的古卷,还有一块金色的残片。

    花落物现,笛声依旧,带着不尽苍凉之意,如有灵性一般,轻轻的落到了张一凡的手中。 

第40章 落英堂() 
黑影的身上带有一种凶残蛮荒的浩瀚气息,以他为中心,轰然扩散开来,气息之猛烈,竟是令到张一凡也不由自主的身体微微发抖。不过,他也感受得到,这并非是针对于他的攻击,因此,也只是运转起星辰之力抵挡着这股力量,而并没有发出反击。

    体表之上道道光华流转,【气象万千】如山岳赫然生成,立刻便令到他的周身筋骨强悍如石头一般。然而当他望向黑影之时,却是仍旧与对方的身体比下来,有一种相形见拙之意。黑影可是是货真价实的岩石为体啊。光滑的肌肤之上可以望得见,没入体内的无数细密篆纹,和着血河之水悄然流淌,周身上下匀称无比,显出了一种力量之美。

    蓦的,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血河似乎也不安份的如炸开了锅般,沸腾了起来,而但见黑影双手扬了起来,这石头所做的房间刹那间幻作了烟尘散去,所有的石头,在黑影强大的力量面前,俱都如豆腐一般,任由他揉捏着。

    未过片刻,一方厚重的石棺悬在了半空之中。气流鼓荡之下,轻轻托起了方君的骸骨,将其送入到了石棺之内,而后,石棺便落入了黑影的肩上。他托着这长约数丈的石棺,轻若无物,行到了那血河的旁边,也不多做动作,轻轻一挥,石棺便落向了血河之中,几个涟漪荡开,在咕咚咕咚声中,缓缓的沉了下去。

    笛声悠然响起,这自然不是张一凡所吹奏而出,而是方君生前便布下的,一首“御魂曲”悠扬轻缓,直入张一凡的内心,给人一种沧在而泪下的感觉,不自觉的向着血河的方向肃穆而立。

    待到笛声淡去之时,血河之中悍然冲出一只巨龙,耀武扬武的踏波而行,龙头狰狞可怖,一爪扬起,便冲向了黑影的所在之处。

    然而黑影无所畏惧,只见他身体周围如旋风猛烈,形成了一道气墙的模样,登时便令到血龙轰然散作了雨点,又化作了雾气,缭绕在其身侧,渐渐的将他全然裹在了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圆形。那种情形,恰如血龙的脑袋将黑影给吞下一般,而龙尾依旧在血河之中,来回的摆动着。

    血河之水在这摆动之下,以可见的速度减少着很快水面便落上了一米见方,如此宽广的血河下降了一米的距离,这量是极为惊人的。可是看上去,消失的血河水竟然似乎被黑影给全数如长鲸吸水般吞了下去。

    龙尾离开了血河,没入了那巨大的圆形之中,龙的形状已然不见,而鲜红颜色也在慢慢的淡去,最后显出了黑影的模样,只见他端坐其中,而外围那种淡红带着透明的颜色,开成了一个明亮的罩,就如琥珀一般。

    这巨大的圆形向着张一凡疾冲了过来,在这过程之中,但见到圆形愈变愈小,最后只如同一颗璀璨的珍珠那般,散着华光,仿佛感应到张一凡的百宝囊位置一般,倏忽间自己窜了进去。

    “你可以称呼我作血煞卫,若是在你极度危险之时,我便会出来保护你。”一个低沉的声音响在张一凡的耳边,应该便是这黑影所说了,血煞卫,这个名字倒是霸气外漏啊。张一凡心中想着,本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同这血煞卫聊上两句,却不料血煞卫沉闷之极,早已将张一凡的百宝囊当作了自己的家,安静的呆在那儿。还过他虽是携着数量极多的血河入内,张一凡却也没有感到有重量的增加,想来这应当是血煞卫的功劳吧。

    “极度危险的时候出来救我,只不知这个极度危险是如何定义的啊。”张一凡想着这些,也是不由得苦笑一声,看起来,自己寻到的这个保镖,还是有着极强的自我意念的,如此一看,也定然是不能受自己的指挥了。“还是自己努力吧,否则真待到极度危险时,万一指望不上,我岂不是就此嗝屁了吗?”他自言自语的说了这句,自也不指望那不苟言语的血煞卫作答,又向着四方打量了起来。

    四围一片寂静宽畅,地面光滑如镜,原本石屋所在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禁制法阵出现在张一凡身前。

    这是……

    张一凡目光闪动,仔细地察看起这禁制法阵。不过繁复的禁制法阵在不明之下,看得他头晕眼花,察看不出有何明堂之后,张一凡踏步而上,而就在这个同时,禁制法阵倏地亮起刺目的血色光芒,刺得张一凡睁不开眼睛。

    耀眼的血色光芒,形成一道光柱,直向上刺去。光柱之中,张一凡就此消失不见。

    ******。

    对于张一凡而言,他只是觉得眼前一花,所出现的景象已然尽数变化,他脚下的禁制法阵光芒黯淡而去,所在之处却是一方狭小的石屋,石屋的地面已是被密密的被禁制法阵全数覆盖。看来,这间石屋,便算是为这个禁制法阵而建的了。

    可是奇怪的却是遍寻石屋,却是没有一处门窗可以出入,整个石屋,就如同密封的一般。张一凡眼目一凛,寻找出路这一点却是全然拦不住他,因为他早已感受得出,这个地方空气算得上是清新的,这至少表明一点,便是有空气可以流入流出。

    而若是想要逃脱的话,寻见了这个地方,自然成功的希望便会大增。他想到便行,亮出一方火折,四围轻轻走动着,未过多入,但见他嘿然一笑道,“果然有趣。”而后,身形如壁虎游墙一般,向上攀爬而去,果然,在屋顶的一处,可以感受到火光开始闪动得更加的厉害了。在屋顶偏左上角的那一处地方,张一凡将火折凑了上去,果然,和别处望上去全然相同的那一方墙面,火光摇曳,便算是没有这火的提示,张一凡也可以感受得到气息的缓缓涌入。看来,在这方墙面之上,也是被布下了不大的禁制法制,便是用作与外界不停交换气息之用的,虽是极微,可是在无人居于其内的情况之下,倒也是足够用的了。

    既是寻见,张一凡便收起火折,双腿蹬住左侧的墙面,单掌运起星辰之力,这一式使得便是凌霄拳法中的【以静治动】,方寸之地,一边感受着墙面的变化,一边不断的控制着自己的力量,井然有序。

    些许的纹络被他寻见,一方大石也在他的力量之下,缓缓上升着,更为猛烈的气息涌入,只表明了一点,那便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