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282部分

霸圣-第282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正有了魔君的威力。

    “魔君,你以为你真的能够祭炼逆天府?自不量力,你虽然是魔君,但也是死路一条。”吕布升腾起来,一拳打出,立刻所有元气全部稳定,鸿蒙之气更加弥漫,一道道的升腾起来。

    “哼,你还不是魔君,只不过是蝼蚁罢了!”

    魔君大踏步在虚空中行走,五指张开,指尖发出了神舟形状的罡气,撞击到达哪里,哪里的鸿蒙之气就化为了天空,大地,海洋,山川,河流,星球,他在不断的开天辟地。

    “咔嚓!”

    连续数百次碰撞,吕布身体上的九阳战铠就开始破裂,魔君招招沉雄,真正展现出了魔君的威能,每一击,都使得天穹崩塌,山河再造,乾坤扭曲,日月沉沦,吕布就算依仗了逆天府的力量,都只能够抗衡,不能够战胜。

    不过越是战斗,吕布心中越是畅快,越是感觉到达魔君境界的厉害,和他现如今至尊境的修为相比,虽然就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但却是蝼蚁和神龙的区别。

    不过,依仗了逆天府,他可以和魔君分庭抗礼,不像以前一击就溃败,这是巨大的进步,和魔君的战斗,每一次交手,他都可以得到巨大的经验和信息,在体内推算,演化,化为晋升魔君之道的积蓄。

    魔君是怒火中烧,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是觉得,自己根本奈何不了在逆天府之中的吕布,他几乎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吕布这个怪胎越打越厉害,呼吸之间,有一种脱离天地的味道,随时随地都可以冲击魔君的境界。

    “这小子,太过厉害,晋升到我这样境界的把握,也是很大,我不能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他的心中盘算着,一时间进退两难!

    吕布现在觉得,逆天府是一个很好的所在,起码在里面修行,不怕被魔君袭击。

    “哈哈,魔君,我就不和你在这里战斗了,先走一步,等我晋升到达更高的境界,就来杀你,你洗干净脖子等着吧。”在说话之间,吕布的身躯一下沉到达逆天府内部,然后催动一门换天秘术,虚空突然水波一般的变得虚幻起来,然后消失。

    无影无踪。

    霸圣:

    第559章九阳之门:

    网网 

第560章 反戈一击() 
“砰!”

    魔君一拳把水波似的幻影打破,所有的法力波动都归于寂静,再也看不到任何鸿蒙之气和逆天府的影子,他连续推算,大手在虚空中抓出了亿万的平行空间,巨大位面,心神延伸到四面八方,都无法寻找到任何鸿蒙之气的意念。

    这是换天秘术,魔君都无法追踪上。

    “可恶。”

    魔君静静的站立在空中,怒火中烧,却发不出火来,

    “该死,此子潜力无穷,将来是一个大敌,得到了逆天府,更是如虎添翼,一旦晋升到达更高的境界…不行,我绝不能功亏一匮,令到最后的关头,出了差错。”

    越想越觉得事情紧迫,魔君瞬息之间,消失不见。

    “逆天府”在一处寂静无人的虚空中停留了下来,立刻就把一片位面,转化为了鸿蒙之气的天地未开状态,吕布端坐在逆天府的中央,头顶上一道道的气流旋转,化为了许多场景,无数道意在其中酝酿,他突然一下睁开眼睛,

    “这次和魔君交手,我获益良多,魔君我是不能够击败他,甚至连伤他都不可能,魔君毕竟就是魔君。当务之急,我们先要回到逐日大陆之上,完成十二仙宫的融合,唤醒九阳仙宫之中的大军,如此一来,便可以发挥出最大的力量。”

    逆天行听见吕布的话,沉思了一会儿,也是点装头表示同意。

    “换天秘术。”

    吕布一口气喷射在了逆天府中的阵图上,随后大殿缩小,再度缩小,最后从天庭一般大小的物质,居然化为了尘埃一般,这片天和那片相互交换,不一会儿,就看到了浩瀚而广阔无穷的土地。

    琅琊支派中,禁法闪烁,漆黑色的无华之力,在沸腾着,所有禁法都彻底开启。

    云觞站立在了大殿之中,仰望天空,许多长老都站立在他的周围,他们万万想不到,器云支派竟然会联合了魔族的力量,向着他们发动了攻击。

    他们死伤惨重,而其它十个支派措手不及之下,也是被攻得大败。

    这一次器云支派与魔族的攻击,是极隐蔽和突然的,结果也是谁也没有预料得到,琅琊支派,竟然会撑到了最后。

    而就在他们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却是来了一支意外的强援,他们便是禁忌派的弟子。

    这些弟子自海上而来,骁勇善战,性烈如火,一来便改变了战局。而后,令到其它十大支派中,一些幸存的强者,纷纷前来投靠,一时间,琅琊支派便成了最后的主战场。

    “云觞,形势危急啊。想不到器云支派,居然真正对我们出手,不顾道意,居然还敢联合魔族一同,也不知道现在吕布怎么样了。”

    莫一支派的南宫伤,内心焦急的道。

    “是啊,这些禁制法阵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元气,而且我们的力量,远逊于对方,看来支撑不了多久了。

    另一支派的首领赤候在旁说道,他的支派同样全数覆没,余下的只有些实力强横之人,他虽然凶横,但是面对了魔君这种魔君,仍旧是心惊胆颤。

    “我相信,吕布很快就会回来。”云觞淡淡的道,看向了虚空之中。

    突然之间,云觞微微一怔,他感受到了四周光线急遽转暗,红雾如涛罡风跌宕,夹杂着刺入骨髓的阴寒气息鼓啸而来。

    只听极远之处,现出了一片浓雾,内里杀声震耳欲聋,无数金铁激撞之音响彻长空,一团团绚烂多姿的光花此起彼伏竞相盛绽,竟似有千军万马正在舍死忘生的搏杀鏖战。

    云觞凝目望去,在那片地方,显然是有人正自外向内,拼命的冲杀着,这令到他的双眼,微不可察的跳动着,心头掠过万千思绪。

    渐渐的战局清晰在了他们的眼前,一队队修者在敌阵之中,纵横睥睨如入无人之境,所过之处人仰马翻血流成河,将敌军拦腰斩断成三截,分而治之不断蚕食。

    在战场外围,又有近万名修者压住阵脚,发动着远程的攻击,与冲入战阵的修者,配合得天衣无缝相得益彰。

    更为可怕的,是一位位修者的诡异身影,在山岩和冻土里忽隐忽现,宛若幽灵杀手一般疯狂地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云觞心下不由暗暗称奇,却也并不知晓这支莫名的战阵,究竟是何方神圣。

    他心中思虑万千,凝神以待,也没有急着要冲出去,与这神秘之师会合在一处。

    蓦然间,云觞的两眼一凝,目光如明亮的火炬,洞穿重重幽暗与迷雾,就看到左前方极远的半空中,一位冷艳若霜的绝美少女,与三个器云支派高手杀得难分难解,不是貂蝉却又是谁?

    这是三大器云支派的长老,他们将貂蝉死死困在战团中央,使得她无法遁逃。

    这三人实力高绝,不知修炼了怎样的秘法,三人战阵,比起其它支派的首领实力,还要强横,四人翻翻滚滚激斗了百余个回合,貂蝉到底势单力薄渐渐落了下风。

    宣破长老见状暗喜,喝道:“雨夫人、灵光兄,这丫头已是强弩之末,两位再加把劲儿,一鼓作气将她拿下!”

    细雨、灵光低低应了声,发力猛攻。

    他们一边战斗,一边心中也在想着,为何会突然杀出这样一支可怕的战阵,还有神秘的女子,竟会有这般高强的实力。

    若是单凭这股力量的话,只怕这女子绝对是可以抗衡十二支派中的任意一支的。

    他们的心中想着,招式却是思毫不松。

    然而就在宣破、细雨和灵光三人已将这来历不明的雪衣少女当作刀下鱼肉的时候,貂蝉的眉宇微微一扬,冷冷说道:“不想死,就赶紧滚!”

    宣破愣了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丫头是在说笑吧?这应该是自己听到过的最为可笑的一个冷笑话。

    宣破的唇角不由得浮现出一丝轻蔑的讥笑。

    可是他的笑意很快就像冰一样地凝固,惊异地睁大了双眼。

    “唿!!”

    貂蝉香舌轻舒,幽元魔珠灵气勃发绽放出雪亮瑰丽的光芒,灿如星,明如月,驱散四周重重寒雾无边黑暗。

    澎湃醇厚的鸿蒙之气,仿似大潮崩堤,融入到貂蝉的体内。她的娇躯越来越亮,到后来近乎半透明的光化,与无尽虚空融为一体。

    “嗡!”

    手中的长剑发出了一记摄人心魄的龙吟,剑芒暴涨光照万里,在雄浑庞大的鸿蒙之气催动下,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威能。

    “咄!”

    宣破、细雨、灵光齐声低喝向后飘飞,一边闪避长剑的无铸锋芒,一边全力招架。

    命悬一线之际,宣破已顾不得藏私,凝动左手法印向外翻转,电光石火之间虚空颤晃涌出无数碧色流光,铸成一道直径超逾十丈的“乾罗明皇印”,如同山岳飞天碧海冲霄,不顾一切地撞向貂蝉手中的长剑。

    那边细雨的出手更快,同样是施放出秘法绝学“琉璃雨幕”。只见她身遭十丈方圆内空间扭曲,幻化出层层叠叠的墨绿色透明雨幕,如一层都是极尽大道玄奥坚不可摧,恰似涟漪般飞速往外蔓延,以守代攻,直迫貂蝉。

    相形之下灵光的秘法“风河碎虚”则显得更为绚烂多姿,凌厉凶狠。一道道五彩缤纷的风刃好似烟火竞相怒放划破天宇,汇聚成一条蔚为壮观的璀璨光河碾碎虚空浩荡奔腾。

    貂蝉夷然不惧,她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此时此刻莫说是三大高手,就是十个、三十个又能如何?!

    交手至今,她对宣破、细雨、灵光三人的修为已然知根知底,当下掣动长剑放开从两翼夹攻而来的细雨、灵光二人,径直朝向实力最强的宣破斩落。

    貂蝉手中的长剑大开大阖,毫不似一位妙龄少女所能施展出的招式套路,没有一丝半点的花巧虚招就和宣破的“乾罗明皇印”结结实实撞在一处。

    “轰!”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长剑势如破竹切开乾罗明皇印,一道浑圆的剑华破体而出穿透魔印劈向宣破。

    “砰!”又是一团耀眼的华光怒开,宣破的身影在金红色的剑芒之中像坠地破碎的瓷器片片爆裂,丝丝缕缕从体内散逸出的元神未及发散开来,就被血色洪涛无情吞噬。

    貂蝉嘤咛低哼,娇躯也被倒涌而至的狂野罡流卷裹着往后抛飞,恰好躲过了琉璃雨幕与风河碎虚的夹攻。

    “好强大的力量!!”

    目睹宣破仅仅一个照面,便殒落在貂蝉的长剑之下,细雨和灵光俱都大吃一惊,两人不约而同转守为攻,奋力催动雨幕光河,要与貂蝉殊死一搏。

    冷不防虚空晃颤,成千上万条妖娆花枝横生出来,如丝萝一般顺着琉璃雨幕攀沿而上,枝头娇艳欲滴的海棠花瓣齐齐绽放美不胜收,将幕墙锁定封印再也不能挪动分毫。

    细雨凛然叱喝,就看到一方纤纤玉手如拂琴弦舒展错落,海棠花剑水银泻地绕指柔,生生镇压住了琉璃雨幕。

    “雨棠支派,花千裳!”

    她惊叫了出来,一时间,面色变得惨淡不已! 

第561章 心中一颤() 
那边灵光也碰到了大麻烦,云觞祭出御剑诀乘风破浪劈开光河,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击下来。

    貂蝉顿时如释重负,她趁隙调息,讶异地望了眼花千裳和云觞,多多少少没有想到这二人会襄助自己抗敌,当即再次强催体内元气,凝成一方魔塔,轰向细雨。

    细雨想也不想翻手挥动“夜雨斩”,电光飞闪硬撼魔塔。

    “铿!”

    魔塔和夜雨斩迎头激撞,爆出一串串灿若流星的光火向上翻腾。哪知从塔底一柄长剑浴火勃发,风驰电掣地破茧而出直刺细雨头顶。

    “不好!”

    细雨猝不及防,急忙抬起左手五指一紧间不容发锁住剑柄。

    “噗!”

    剑锋剧烈震颤向左偏斜,插入了细雨的右肩。

    细雨登时感到一股沛然莫御的攻击,无孔不入攻进心神之中,饶是她窥涅化槃参透天机的道心也不能自守,凛冽的杀意仿如万箭齐发不断摧毁她的斗志与心神,双目之中情不自禁透出一丝迷乱。

    “喀喇喇!!”

    花千裳趁势催发海棠花剑粉碎雨幕,千百花枝纵横交错缠绕住细雨,将她牢牢锁紧再也动弹不得。

    “幻!”

    细雨朱唇低喝勉强凝定一缕神智,脸上碧光连涌,身躯竟似水波纹一样变得晶莹透明,脱出禁锢,从锁缠的花枝之间往外流溢。

    然而就在她即将成功脱困的霎那,貂蝉的长剑突然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