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37部分

霸圣-第37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南宫煜的眼神有些微恍,她的心也似乎被张一凡身上独特而成熟的魅力所感染到,虽是尘封日久,却也不自禁的轻动了一下。可是很快,当眼前最后一个背影消失之时,她似乎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人了吗?”南宫煜细碎的银牙轻咬,如同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般,向着前方留下的一行足迹追了过去,白色的裙裳在风中轻舞,美丽得如同一只云雀般。

    不多时,张一凡也感觉到了身后有人跟了上来,他微微一笑,落在了最后,等待着南宫煜追上来的身形。

    “南宫姑娘,你想清楚了?”

    “我可不是来追赶你们的,只不过并州尚有事要办,顺路而已。”南宫煜说着这话,可张一凡能明显得感觉到,话语之中的冰冷之意早已除去。看来缘分来得比想像之中还要快啊。张一凡的心中不禁想道。他也不多言,踏马扬鞭,飞驰向前。 

第54章 来世做兄弟() 
丁一尘如烂肉般瘫在宽大豪华的座椅之上,在大笑声中,脸上的横肉不停的抖动着,他自己却丝毫不觉得累赘,抬头喝了一大口酒,左手抓着一块喷香的肉,快意朵颐起来。

    空气里散发着颓废**的气息,除了酒香肉美之外,充斥着女子的呻吟之声,五位身形婀娜的女子,身着薄纱,在丁一尘的面前轻歌曼舞,声音和肢体的动作配合的恰到好处,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神,更是看得人血脉喷张。

    四围水汽淡淡而起,女子**蚀骨的喘息呻吟声在乳白色的水汽中,更加牵动着那来自于人心底的**。

    人是有**的,当无节制地放纵时,也就成了魔。

    而在丁一尘的身旁,赫然摆放着一米高粗大的透明瓶子,诡异的是,在瓶中竟然置了一人,除了头之外,其余部位皆在瓶中,只见其头发散乱,根本不成人形,而他置于瓶中的四脚,都早已被残忍的割去。

    丁一尘全然不理这人,自顾自的看着表演,不时的大呼过瘾,而兴致上来之时,更是将左近一位同样身着寸纱的妙龄女子,拉过来强吻。

    这里是丁原的密室,丁原出征之前,便将丁一尘暗中移到密室之内,欲待战事结束之后,张一凡身死,而在其余人漠不关注之下,他也可以将丁一尘再度释放回到青莲山庄。

    丁一尘在牢狱之中呆了数日,早已是憋得难受之极,这一下出来,便算是在密室之中,也忍不住要纵情玩乐一番。

    正在他兴致勃勃之时,瓶中那人一声轻叫,想来是疼痛难忍,这声音被丁一尘听见,立时大怒,挥手举起桌上的铁棒,用力向着那人的天灵盖猛击过去,一声重响之下,惊得下方的一众女子不禁大呼小叫起来。

    “你们继续!”丁一尘威严之态尽显。他眼望着瓶中那人,冷声说道,“哼,楚雄,你不好好跟着你自己的主人张扬将军,却偏要和那吕布交好,今日我便替他来教训你,让你知道该如何做好一只忠心的狗。”

    原来这瓶中之人竟是楚雄,只见鲜血自楚雄的头顶之上缓缓流下,显是方才那一下极重,可看他气息微弱的模样,根本连痛也喊不出来。一位实力达到了第五级的强者,极硬朗的武将,却被折磨成如此模样,当真令人唏嘘不已。

    楚雄是张扬将他抓起置于这密室之内的,其目的便是不让他搅乱自己这一方的计划,偏巧被丁一尘望见,他见这楚雄被抓的原因是与吕布相关,平素也对于心思梗直的楚雄早就有不爽,因此恶向胆边生,便想出了这人彘的方式来折磨于他。

    楚雄无力反抗之下,体内的星辰被废,实力与常人无异,再被割去了四肢,性命又已是十去其九,此时只能任由丁一尘折磨,根本便寻死的气力也没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丁一尘已是有些微熏,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了楚雄的跟前,旁若无人的说道,

    “听说将酒倒入强者的脑袋之中再喝下去,会有着强身健体的效果,今日难得有此机会,我倒是想试一试。”他一边说着,一边手上把玩着锋利的匕首,说完了这一句之后,丝毫不理楚雄的怒目而视,刀尖缓缓的向着楚雄的额头划了过去。

    就在锋利的刀尖将要划上楚雄的额头之时,门砰然一声被重重踢开,四五人走了进来,丁一尘回头望去,当先一人已是令到他魂魄飞走了大半。这人不正是张一凡吗?

    他怎么会回来,又到了这个地方的,丁原不是在临行前很确定的告诉他说,张一凡必死吗?

    而在这时,张一凡也是大步上前,望见了瓶中的那个人影。

    “楚雄!”张辽比他的身形更快,一把冲了过去,双手无措的高举着,眼中不由得流出了热泪,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用这种无比毒辣的手段,来对付一位他所尊敬的强者。

    “不是我,是张将军。是他说楚雄与你们走的太近,要惩罚于他的,都与我无关啊。”丁一尘怎么也没有料到,等来的竟然是他又恨又怕的一群煞星,他的身体如筛糠一般的乱抖着,说话语无伦次,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声嘶力竭,如同自身体之中憋出来的一般。

    他此时是多么希望丁原和张扬可以在这个时候出现啊,可是他哪里知晓,他所倚仗的这两人,早已被埋在了地土之下,所有功名声望,都会如泥土般悄然散去。

    张辽眼看着无力望向他的楚雄,心中有如撕裂一般的痛苦,楚雄也不意可以再次见到张一凡等人,他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向着张辽说道,“替我杀了他!!”

    这几个字说得极轻,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丁一尘刹那间如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在了地上,嘴里喊道,“不要杀我,我是丁原的叔父,我要见他。”

    “那你便去阎王那里寻他吧。”张一凡轻吐了这一句话,单手一记雄浑的星辰之力,直接将丁一尘给托上了半空之中。张辽旋即蹂身而上,一刀便斩去了丁一尘的头颅,而后单掌不间断的狂轰,在丁一尘大张的眼睛注视之下,将他的身体于瞬间轰成了渣滓。

    眼见丁一尘身死,楚雄也是眼中放射出了一道光芒,但旋即便黯淡了下去,这是他生命最后的一缕光辉,然而他虽是死了,心中却亦无憾。

    “吕布、张辽,我们来世再做兄弟。”这是楚雄心底深处最后留下的一句话。

    击杀了丁一尘过后,张辽泪眼滂沱,可是却没有人笑话他。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此时此刻,天地都在与他共悲。

    南宫煜跟随在他们的身后,心中也是不胜唏嘘,她在这些不长的时间中,与张一凡等人相处的愈久,便愈能感受到他身上那种自然而然似乎与生俱来的魅力。在他身边的张辽、臧霸和狄龙等人,性格各不相同,可是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却是令她侧目。

    而此时张辽的真性流露,却也是令到她心中有如一缕泉水潺潺轻绕,令到她也情不自禁的想要融入到这群人当中,有如飞蛾扑火的冲动一般。此刻的南宫煜,就如同火山爆发的前夕,外相不显,内里却是一种快要沸腾的感觉。

    *****。

    接下来的日子里,有许多的事情要做,他们自哨探传回的消息中得知,洛阳城被破,何进大将军身死,董卓攻破洛阳之后,已然将王软禁起来,自掌大权。而丁原勤王的五千军士,投降大半,余下战死。

    董卓的这一番做法,令到各处的诸侯同仇敌忾,他们纷纷发出讨伐檄文,可是到目前为止,都在观望之中,并未有人率先派出兵马。城坚马壮的董卓,倒是得到了极好的休整机会,而他也抓紧时机一边休整,一边理顺着洛阳帝都之内的诸般暗流,倒也无暇顾忌扩张。

    如此一来,并州便成了无主之地,在丁原、张扬和魏续俱都死去之后,张一凡的左边军统领便成了并州最大的官衔。而他也自然而然代任了并州刺史的位置,进行休整。

    由于手下拥有张辽和臧霸两员大将,再加上陈宫的运筹帷幄,不出数日,张一凡便组建了自己的一批力量。他的心思聪明通透,兼有穿越以先的智慧与经验,倒是将并州管理的井然有序。

    当然,若是想要去掉代刺史的那个代字,是需要朝廷下令委任的,可惜现在的情况却是,朝廷自身都已难保,又还哪里得出空闲来委任他,不过这同样也有个好处,便是他这刺史的位置可以坐得极实,根本不可能会另调一人来替代他。

    “朝廷昏庸,董卓失道,这扛起天下,重整河山的重任,便责我旁贷,要由你我来承担了。”张一凡的一番话,说得众人热血沸腾,在失却了原刺史和那些高傲的精锐之后,军中反而变得更加团结了起来。

    尤其是在望见狄龙手下的盾卫屯展示着金乌冲阵的强大之时,其余军士眼中闪烁的惊喜和盼望,张一凡望得真真切切。对于这些实力不强的军士们来说,天赋成了他们不可逾越的绊脚石,可是狄龙的表现却令他们望见了一条新的出路,他们同样可以打造出强大的战阵。

    而且除了杀敌之外,狄龙还发现了一个令他意外之喜的地方,便是通过不断的练习,这金乌冲阵竟然可以强化他们的身体,他可以明显感到,原本已停滞不前的实力上的成长,似乎又再度开始了。

    陈宫在张一凡回来以后,便彻底没有了清闲的生活,他每日被张一凡拉住,询问阵法方面的事情,在不厌其烦的向张一凡介绍过程之中,他也发现张一凡实在是一位超级异想天开的人物。

    可是他同样于枯燥的阵法一道,又打开了新的眼界。

    “我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适合不同军士的战阵出来。”张一凡信心满满的说着这话,却没有发现陈宫的额头之上,早已生出了几道黑线。

    “南宫姑娘,想请你帮个小忙。”南宫煜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几日她正自休闲,张一凡却冷不丁的找到了她,而且开口便是直截了挡的找她帮忙。

    带着疑惑之情,她也静听张一凡接下来的话语。 

第55章 变革() 
张一凡引着南宫煜来到了校场所在之处,这里的气氛异常火爆,虚境内的训练之所已然尽是军士入内修炼,而余下的便在这校场上挥洒着汗水。这些人当中除了先前的军士之外,更有不少新召入内的新鲜力量。

    丁原与何进在与董卓的激战之中身死,也令到并州成了瞩目之地,一位刺史,竟然敢于同董卓硬撼,无形之中抬高了丁原的声望,给他留下了身后之名,而大大的好处却是由张一凡来享用了。他借势大张旗鼓的补充着新鲜力量,原先损失的军士人数很快便补了回来,而且还有隐然要超过之势。

    不过张一凡却也没有贪多,他深知此时的军士虽众,然而武将的数量却是此时并州的一个瓶颈,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盲目的扩充只会令到他们在接下来陷入难于消化的境地,而且所需的费用也是他难以承受的。

    因此,他本着从精从优的原则,将军士的数量控制在两万人,而且立下规矩,每过三个月,便会进行一次遴选,到时候,最差的五百人,便要自行离开。这遴选的制度虽然令到许多的军士心中生出的抵触之心,可是旋即被张一凡所开出的优厚待遇给吸引到。

    他规定这两万军士的待遇全部提升为以前的两倍,也就是说,一名普通军士,原本每个月只能有一枚凝神丹和一枚聚灵丹的奖励,现在便全都升作两枚。聚灵丹主要是在战斗之中补充星辰之力所用,而凝神丹却是可以辅助到日常的修炼,可以更快的提升实力。而且除了这个以外,他更是规定,在训练之中表现最好的一千人,可以得到以前待遇的十倍资源,表现在前五千人之内的,可以得到以前待遇的五倍资源。

    这番规定一出来,登时又将并州推到了风口浪尖。许多极大的势力先前都曾向张一凡抛来橄榄枝,可是都被他婉拒。而这一次,看到他这般大幅度提升军士的待遇,他们在想想都肉痛之余,也是瞪大了眼睛,要看看张一凡可以培养出怎样的虎狼之师出来。

    “虽说现如今无需向朝廷缴纳税银,可是现在乱世之中,收入本来就少,再这般大笔开支投入在军队之上,只怕过不了数月,我们便会陷入财尽粮绝之境啊。”陈宫忧心忡忡,向着张一凡进言道。

    “无妨,先将刀磨快了,其它的慢慢调整。”张一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他对于并州的财政也是有大致的了解,照他这般用法,支撑半年,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对于他来说,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这些事情。

    更何况,他还有与龙海山的合约在手,不过,虽说因着战阵的关系,龙临阁可以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