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42部分

霸圣-第42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胜雪,更是令到那一对玉~峰若隐若现,无端的惹人遐想。在男子的耳畔,她吹气如兰,不尽诱惑之意,而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幽香更是令人沉醉,

    “既不能饮酒,是不是也不能近女色呢?”

    银铃般的言语却并没有令那男子神态有半分变化,他依旧自顾自的夹了一口菜放入嘴中,咀嚼了会后,慢慢说道,

    “若是我身边有人令我感到危险,我便会在第一时间杀死他。”声音不大,却是冷若冰霜,令到少女心头一震,不过旋即又是一脸巧笑嫣然,飞身如云雀轻旋,便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追魂,我现在终于明白,无怪乎你能在刺客榜稳居前十之列,而我却始终排在后面的原因了。” 

第61章 暗中的杀意() 
十日的时间过得很快,张一凡点齐了一万人马,浩浩荡荡的出了并州城门,队伍虽是井然有序,可是在军士的眼中,却看不到喜悦,而是充满着担忧之色。

    的确,张一凡这位新任刺史的到来,给到他们带来了许多新鲜的东西,无论是饷银还是实力,都有了不小的提高,这在短短月余的时间之内发生,可以说是极大的突破。然而,先前丁原率领之下,对于董卓的那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却是让他们心中的害怕异常大的膨胀,虽然这些军士没有亲历,可是未能回来的五千军士,都是与他们朝夕共处的,他们是并州城军士之中的佼佼者,都会有如此大的惨败,那他们可以做得更好吗?

    哪怕是面对着实力要弱得多的落英堂。

    “这可是丁原在并州十多年,出兵数十次都未能解决的大问题啊!”这是军士们心底的想法。当然,对于张一凡的命令,他们却是不敢有丝毫违背的,无论如何,军令如山。

    那身着华丽紫裳的少女站在安安静静的追魂身边,眼望着军士们缓步出城的的身影,轻声的说道,“你觉得在沙摩炽的帮助之下,叶知秋可以守得住了。”

    追魂眼望着前方,神色永远是那般的波澜不惊,他的眼光,向着张一凡的背影扫了过去,口里回答着少女的问题,

    “我只看结果,从不作任何的猜测。”

    “还真是无聊得紧啊,为什么要和你这样的人搭档呢?”少女嘟囔着嘴,伸直脚尖在地上划着圆圈,显然,她还是很不适应和追魂这般不咸不淡的谈话。

    突然,追魂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速度加快,立刻自所站立的地方向后退开,转瞬便离开了这条主要的街道。

    “出什么情况了,你抓得我好痛!”少女挣了几次,方才拉脱了追魂的手。

    可是追魂的眼神依旧那么凛冽,也不多作分辨,只轻轻说了一句,“荆晓灵,你若是不想太早死掉,就不要问为什么,只管跟紧我。”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荆晓灵本还待发发脾气,却见到追魂已然走远,口里轻哼了句,“了无情趣!”移步款款间,自有一番风情的追了过去。

    *****。

    “好奇怪的感觉?”张一凡回味着方才的那个感觉,可是他转过头去,却未发现任何令他觉得可疑的地方。就以先前,他体内的别离钩猛然间动了一下,一股杀意悄然笼在了他的心头,虽是一瞬即过,然而却是冰冷之极。“是我的错觉吗?”张一凡还在揣摩着,可是这感觉也就只是一瞬,便再也体会不到了。

    他是极相信自己感觉的人,在前世之中,他屡屡能够化险为夷,便是因为关注到了这些看似不经意的地方,避开莫大的危险。想到这里,张一凡也是面上不为所动,暗地里却是运起星辰之力,四围悄悄的察探着,差不过用了整整半个时辰,队伍已是全部出城,四围除了他这一支整齐的队伍之外,再没有其它人影,他方才放下心里。

    “看来还真是神经崩得太紧了的关系啊。”张一凡自嘲的一笑过后,便收回了星辰之力。这一日,他们马不停蹄的来到幽冥山脉的一处山谷之内,这个地方名叫蝶山谷,他先前做过察探,只有两处进出的通道,守起来极是方便,不用担心对方的夜袭,而且离落英堂的入口所在之处并不太远,行军的话,半个时辰便可以赶到。

    军士进入谷中之后,陈宫和南宫煜二人便立刻安排起来,东南本北各布两曲,最为精锐的两曲居中,在负责布设禁制法阵的军士极快的动作之下,片刻之后,便见到处处法阵拱卫,气象森严,藏龙卧虎气冲斗牛。

    看着这极快形成的大营,张一凡的心中,对于南宫煜也是极为满意,他发现这女子安静之时居多,性情如水,可是心中却是有着许多的想法,不愿对人言,显然是一位心机颇深的女子。而对于她的过去,在这一月之中,张一凡也有了大致的了解,原来她竟然是丁原的养女,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而究竟是怎样的仇恨,才会令到南宫煜不惜一切代价,隐忍至今,只为手刃仇敌呢?南宫煜并没有说,而他也并未去问,但是从她那一夜秘会董卓,又在各处布下禁制法阵的手段来看,她是一位小心谨慎、行事周密之人,也唯有这样,才可以在丁原的面前反复出现,却未招致一丝一毫的怀疑啊。

    “她名叫南宫煜,然而据你而言,张扬在临死前曾说过,她是栗家的小杂种,那便代表说她的父母亲,一位姓栗,一位复姓南宫了。”陈宫心思通透,所知渊博,在张一凡与他相询之时,沉思半刻,便作出了如此的推断。而这栗家,极有可能是山西的名门,只可惜现如今已然没落。

    在百余年前,栗家所布设的禁制法阵,可以说是最为坚不可破的法阵了,朝廷每年的边防,都会定期请栗家做上数月的巡防,以察看是否有疏漏。而洛阳帝都用作布防的禁制法阵,也是栗家所研发出来的。

    可是任何家道的中兴,都是因人而起,而家道没落更是如此,最近百年,栗家再无天才出世,丰殷的家底虽能保障栗家子弟的生活,却并没有办法继续振兴栗家声威,他们也因此而进入到了沉寂期。不过栗家的嫡传子弟却并没有放弃努力,就在三十多年前,栗家又现出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名叫栗原,他十八岁的时候,便可以独立布设五品的禁制法阵,对于阵法的优劣所在更是洞若观火。

    然而天才却总是遭天妒,就在人们以为在栗原的手上,栗家声威会被重振之时,在他二十六岁的时候,一场大火将栗家烧得干干净净,没有任何人知道起火的原因,而栗家虽是没落,那一套禁制法阵却并不是说破就能破得开的,而周围也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由此可见,这场大火是自内部燃起。

    这件事情在当时传得沸沸扬扬,迷团无数,却无一能解,但是时间总能冲淡一切,栗家的一切,包括崛起的期望,都随着这场大火被烧得干干净净。

    “难道说这南宫煜是栗原的孩子吗?我倒是听说栗原确实有一位爱女,起火那年不过五六岁的模样,倒是与这南宫煜的年龄相仿,若真是这样的话,她的南宫复姓便是随母亲的关系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栗家的旁支,她的母亲姓栗,父亲复姓南宫也是有极大的可能,只是这姓南宫的名门大族倒是不同,我也没有太多的印,而栗家旁支查起来,却是要大费功夫了,我们要不要查一查。”

    陈宫这最后一句,却是向着张一凡问的。

    张一凡摇了摇头,叹道,“让沉睡的秘密依旧沉睡下去吧,我看这南宫煜心思不坏,她既不想说,我们也没有必要凭白去揭开她那些痛苦的回忆,此事因着丁原之死便算终了,倒也无需再提了。”

    防御布下之后,随着夜色降临,除了哨探之外,所有军士俱都进入了休整当中。幽冥山脉的夜晚格外安静,除了树梢被风摇得轻响,再加上间或有灵兽的轻吼之外,再无别的声音。有两个黑影借着夜色的掩护,悄然来到了蝶山谷前,在其中的一个入口之处立了良久,如同与夜色融作了一体般。

    而后但见他身轻如风,似蝙蝠张开了黑袍如翅,向着侧方斜掠而去,于移动之间,几道淡绿色的光芒一闪即暗,向着地下轻钻了过去。可是未过数息,但见到前方光华一闪,令到这黑影不由自主的轻叫一声,却也不恋战,便向着后方退了回去。

    这两个黑影退到了离山谷约有十数里的地方,开始发力疾奔起来。

    “真是想不到,这吕布的手下,还真是人才济济,居然有这等厉害的布阵师,看来,明日只能硬碰硬了。” 

第62章 铭雁枪阵() 
第二日一大早,张一凡心满意足的醒了过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方才走出了营帐之外,走不多远,便见到南宫煜神色严峻的行了过来,

    “昨晚有人探营,是高手~”

    “哦,他们的胆子还挺大。”张一凡微笑着说道,神色之上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倒似乎是意料之中一般,这也令南宫煜大感意外,要知道,她虽是对于自己所布设的禁制法阵极有信心,然而阵法总有疏漏薄弱之处,因此,在察觉到别人探营之后,虽说并没有真正的侵入,可她仍旧大费周章,又动了不少脑筋,将这法阵给加强了一番。

    “你就不怕对方以攻代守,先行发动攻击,虽然不见得会赢得此战,然而若是将我们弄得狼狈,拖入泥潭之中,你那一番诺言可就变作笑话了。”南宫煜的眉宇之间带着忧色。张一凡却是嘿嘿一笑,“我身在法阵之内,都对于这禁制法阵有着足够的信心,更加不用说他们在情况未明之下,哪里敢胡乱的尝试。”说起来,他的临战经验倒是比起南宫煜要丰富得多,对于人心的洞察也是极敏锐,这话说出来,南宫煜也是明白了他有如此信心的原因。

    聪明人之间的战斗,往往会反而在虚虚实实之间,出现太多的犹豫,而禁制法阵的布设,也同样并不需要在每一处都布下固若金汤的防御或是杀阵,依着张一凡的想法,此时所布的法阵都已然多了,倒是还可以省却不少的材料。然而南宫煜则不然,她考虑的周全,乃是将这蝶山谷打造得如同龟壳,自然是觉得时间的紧迫和浓浓的危机。

    南宫煜冰雪聪明,当然也明白张一凡所说的这些意思,毕竟对方小心谨慎的前来探营,自是精通法阵布设的强者,而他们一望之下,觉出法阵的厉害,便也不会孤注一掷的冒险一博,哪怕是探出四五成的机率成功,也不会悍然行动。想到这里,她脸上的忧色也是明显少了不少,不过嘴上依旧强硬,

    “不怕一万,便怕万一!!”

    “嗯,这倒是,这一战事关重要,今日我会率五千军士发动攻击,主攻的事交给我,防守就全部交给你了。”张一凡见南宫煜如此,也是面上现出了郑重之色,向着她说道。

    “好~”南宫煜应道,却似乎忘了,她尚未答应张一凡要加入他这一方,在这场战斗之中却已经成了至关重要的辅助角色。想来,她已是完全沉浸到了战斗的氛围当中了。

    *****。

    半个时辰过后,张一凡率着五千军士,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落英堂的大门正前方,道路蜿蜒,对于攻坚战倒是增加了不少的难度。不过张一凡却是丝毫没有惧意,他眼望着身前翻腾不休的云海,面带笑容,心中早已战意澎湃。

    落英堂丝毫不见人影现出,然而这却并不妨碍他们感受到浓烈的危险,对方早已暗藏在云海之中,只待他们冲阵之后,便自侧发动攻击。山林云海做为天然的屏嶂,将被他们充分的利用,要给予这位放出猖狂之言的新刺史以最大的打击。

    叶知秋同样隐在云海的深处,目光炯炯,他的身旁立着那日烈。

    三日,短短三日,他便无限体会到了那日烈对于他们无私的帮助,还有益州牧刘焉麾下超级势力的强悍之处。他布设了几乎有五载年月,不停完善的【云鸣疏影阵】,在对方一日之下,便全然看遍,而在他的言语之中,其中的漏洞简直是千疮百孔。有些许他视作绝密的法阵,也因着些微的关连被那日烈所察觉。

    “你应该感谢刘荪公子选择你作为复仇的棋子,而不是藏着腋着,否则只会让你更快的死去。”那日烈短短数语,在叶知秋胸中翻起了滔天巨浪,直接令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便是所有的禁制法阵,都向那日烈开放。

    而后的两日,那日烈不停的完善,做出了许多令到他匪夷所思的改动,惊巧之处,令到他叹为观止,而其中涉及到的多件高品阶材料,那日烈都极随意的自百宝囊中拿了出来。

    “这是墨金,五品材料,乌黑似墨,坚硬异常,可融合在烂银铁中,提升法阵的强度。血阳铁,可生成五品阴火,作为杀阵之中的辅助攻击手段,效果极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