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44部分

霸圣-第44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辽手中的碎星银月刀闪烁着寒光,凛凛神威,麾下一千军士乃是短刀曲,俱是提着齐臂长的短刀,横在胸前,一片银芒如星耀之海,寒光凛冽。

    “【雪刀狂阵】~~”

    在速度逐渐加快过后,雪花片片轻舞而出,千道刀芒,幻作一片片华丽斑斓的雪花,恍若光拂雪地,若纱若尘,美丽至极。

    冰寒的气息顿时弥漫开来,漫天极光下,雪花飞舞,锋利如刀!

    狂刀舞,杀意现!

    那淡淡弥漫开来的杀意,就像无数肉眼不可见的细丝,悄无声息中,就会让你不知不觉中被它越缠越紧。

    叶知秋的瞳孔骤然间缩紧,在他的扬手之下,原本后三支想要合围臧霸的队伍也立定了身形,他赫然发现,张一凡这一方,作为第二股力量出战的短刀曲,竟似乎有着更为强大的力量。

    张辽灰色的眼睛微微眯起,在臧霸的激发之下,他也有心展现实力,手中的长刀狂舞,刹那间斑斓极光和虚实刀影,漫天飞舞。连续不断的爆音,被压抑在极小的范围,像炒豆子般不绝于耳。

    被这些刀影所笼罩的短刀曲,就如同一枚快要爆开的炸弹,在雪花轻绕之下,向前飞旋着前行,如滚雪球一般。

    杀意愈来愈猛烈了!

    ……新的一周来到鸟,新书榜也将要到期,感谢各位书友,让a75的成绩不至于惨淡,而是可喜,今天决定加更一章,也顺便求求红票收藏,继续砸过来吧! 

第64章 重剑无锋() 
狄龙步履矫健,紧紧跟随在张辽的短刀曲身后,这一战,也是他第一次率领千人的队伍,张一凡对他信任有加,将他自屯长提至曲长,令他心生感激,更是下定决心要在此次剿贼之战中倾尽全力,不负所托。

    他手下的盾卫曲,速度上和短刀曲自是没有任何可比性,两曲先后而出,他们本就跟在其后,行进之中,距离倒是愈渐拉开。

    不过这并没有扰乱他们的步伐,在金乌冲阵上极有心得的他不急不徐,深知力量要待最需要的时刻爆发,方是王道。他眼望着前方刀光闪烁、华丽奔放的雪刀狂阵,速度缓缓的提升着。

    有两支三千山贼的队伍,自左右两侧朝中间靠拢,迎上张辽的短刀曲,形成夹击之势,他们的人数是短刀曲的六倍,远望去黑压压一片,也是声势骇人。

    张辽却并不惊慌,眼望着前方的队伍,手中的长刀如银龙飞舞,当先引路毫不退缩,那狂暴的气息在压制中愈来愈烈,也令到阵形有一种时紧时松如心脏跳动般的感觉。

    砰、砰、砰!

    声音沉闷,却是不绝于耳,禁制法阵内原本有一条蜿蜒的河流,在狂刀乱舞之下,剧烈颤动过后,被雪花的寒意彻底压制,陡然间静止下来,如同不断挣扎的晶莹长蛇,身体瞬间僵住!

    时间好似突然静止,湍急的河流再不见水声潺潺,只有翻飞的浪花凝在半空。

    啪啪啪……

    急促密集有如炒豆子般的爆音毫无征兆地响起,以短刀曲为中心,爆炸的雪沫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蔓延。当蔓延到河流之时,砰,一声更加剧烈的爆炸,整条河流炸成无数细若雾尘的雪白水沫。

    周围的百丈之地迅速被爆开的水沫吞噬。漫天细碎雪白水沫,恍如雪花吹散,凄美绝艳。

    眼前这般美丽的画面所带给那些迎上来的山贼,却是没有半点的沉醉可言,他们眼见荒渺的寂静天地,漫天雪花旋起卷散,所能感受到的,只有无边杀意。

    短刀曲仿佛在突然间被点爆,轰然声浪顿时令到他们的点阵瞬间便爆涨五倍之广,在旋转之中,刀锋锐利的向着左边的三千山贼狂卷而去。这突然加快的攻击,令到身前的六千山贼根本没有适应过来,未遭到攻击的右侧三千山贼更是立在那儿,呆若木鸡。

    率领着这两支队伍的,同样是落英堂的两位战力不错的副堂主,他们虽不如何山,却也算得上勇悍有加了。可是在张辽的面前,他们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脆弱。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

    立于左侧队伍中前部的那位副堂主呆呆的望着前方,嘴里喃喃失语,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他有一种失魂落魄感觉,浑身的力量就像被抽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种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然而在第一记攻击如海啸山崩,真正的击中最前方的山贼之时,他们方才如梦初醒。

    “布防,挡住他们!”副堂主手舞长剑,放声大吼之中,模样如同陷入了癫狂。可是一切都已来不及,张辽的碎星银月刀早已虎视眈眈的冲上,一刀云淡风轻的挥了过去。

    抵挡几乎可以算作没有,副堂主失神的瞳孔再不能闭合,在缓缓失去神彩之中,他的脸上竟然现出了诡异的笑容,如同解脱了般。

    的确,在毫无胜算的战斗之中,死亡不啻为一种解脱的好方法。

    雪刀翻滚之间,短刀曲如一尾银龙冲入了这三千山贼之中,肆意搅动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他们的人数虽少,气势却胜过对方十倍不止。

    而在冲杀了一半过后,另三千山贼方才缓过神来,另一位副堂主心伤同伴惨死之余,也为自己先前的软弱脸上微微泛红,他高举长刀,大声吼道,

    “我们冲过去!!”

    他们大喊着,速度再度飞速提升。而就在此时,一阵阵如钢铁洪流碾压滚动的声音振耳传来。

    轰轰轰!

    “是什么声音?”副堂主疑惑的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立刻见到一群身形强壮的军士,穿着布满獠牙的重甲,带着慑人的气势,乌云压顶般袭了过来。

    这些军士除了粗重的呼吸之声,再听不见别的任何声音,他们恍若一个整体,每一位军士都不过是其上的部份罢了。千人的战阵,给到人的感觉,就如同一把无锋的重剑,悍然劈下。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狄龙的眼中带着坚毅之色,身后的千名军士,杀气腾腾,他们手中的兵器是一面盾牌,四围带着尖锐的弯角,扭曲且锋利,而这兵器竟也不是持在手中,而是挂在了左肩之上,配合着他们的冲击之势,更加令人感到可怖。

    他们奋力的奔跑着,震动的声音愈加响亮,每一下如同行在山贼们的心中,践踏着他们脆弱的心灵,而另一边,狂刀突入之下,满是云海的天空仿佛被血尽染,透露出压抑得令人绝望的情绪。

    轰~

    他们冲入了这三千山贼的战阵之中,滚滚而过的区域,根本留不下任何东西。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散发开来,血腥残暴的战斗,在这一刻,突显得异常可怕。

    *****。

    那日烈收拾起略带些戏谑的眼神,转作了凝重之色,他低声说道,“这阵法果然是既古怪又厉害,搞不好今天过完,战斗便要结束了。”说到这里,他也不理神色惨然发白的叶知秋,转身行去。

    虽说山贼和正规的军士有着不小的差距,可是他这全程望下来,心中雪亮,便算是以益州最为精锐一波人马来做,恐怕也不见得能比眼前的张一凡要做得好些。看来,他们对于张一凡战斗力的评估,实在是过于低了。

    那日烈打算立刻去寻沙摩炽,若是他再不出手,只怕落英堂今日被灭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当然,他并不是期望沙摩炽心中对于落英堂有多少慈悲,而是若果张一凡真打算一日之内解决战斗的话,落英堂的殊死反击,只怕同样令他们损失极大,而那个时间,绝对是混水摸鱼的最佳时机。

    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战局如何并不重要,张一凡的生死才是他们最为在意的事情。

    快步行到沙摩炽的身前,那日烈将情况都说了下,沙摩炽听完之后,眼中闪过了一抹绿意,言语依旧沙哑之极,

    “哦,并州之地居然有这样厉害的人物,看样子,这场战斗我们倒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了。”说到这儿,他的黑袍轻动如风,瘦弱的身体似乎是被黑袍所带起来的一般,身后的军士默然不语,随着他一路前行。

    而此时此刻,叶知秋也早已是心神激荡,先前种种的怀疑与愤怒,在此刻都幻作了浓烈的危机感。他虽不愿意相信,可是眼前发生的这些,却真真切切的令他感受得到那种似乎来自于地狱的毁灭性力量。

    “全数待命,只待第三层防御被破开,便立刻发起反击。”这是叶知秋的背水一战,纵然是战死,他也绝不会退缩半步。他脸上的坚毅之色,也感染到了身后的队伍,他们虽是山贼,许多却也是被逼无奈,而这里早已成了他们的家。

    在家园危在旦夕之际,除了一战,根本没有第二个选择!

    他们整装待发,此时此刻,对方已然给到他们太多的意外,既然早先的准备再无用处,剩下的,也唯有热血了。

    *****。

    狄龙的脸上喘着粗气,他这番冲击虽是最后发起,然而却也是声势最为威猛,直接消灭了对方大约千名山贼,横尸遍野之下,令人望之心惊。余下的山贼强打起反击的勇气,却已然被悠悠然赶到的张一凡和余下二曲军士继续收割着生命。

    这也令到他们再无心恋战,纷纷奔逃着退回。

    而五曲在突入这云鸣疏影阵后,终于第一次会合到了一处。前方青影葱葱,如柳树摆动起千根絮,撩动着云海,妖娆不已。

    “趁势追击吧!”臧霸眼见到那些仓皇而逃的山贼们,心中的战意根本无法平息,他再度向着张一凡请战。而张一凡却并没有令他贸然前进,而是小心谨慎的察探着前方的法阵。

    他的星辰之力荡出,只觉得罡气如刀,波动得极为猛烈,显然,这些青影都是猛烈的罡气所幻化的杀阵,他们突进了这么久,离落英堂应该是极近的距离了。

    “退却吧~”张一凡淡然下令,却是令到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他们此刻战意高涨,正在高歌猛进的路上,歌声却戛然而止,这种感觉令他们极难适应。

    可是军令如山,他们亦只能照办。

    主动退却之下,他们行军的速度自然是极快的,而且对方显然也没有料到他们有这样一出,便眼睁睁的看他们而去,情况未明之下,根本没有追击的念头。

    “这吕布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呢,行踪难测,当直叫人难懂得紧。”沙摩炽口里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 

第65章 七星明暗哨() 
就算是攻城掠地,也该是一件艺术性的事情啊!张一凡坐于宽大的椅上,面带笑容,心中是极为满意的。这一次由他亲自指挥的战斗,几乎灭去了对方两千人马,副堂主也击杀了二人。而己方损失的军士却在五十以内。这个结果堪称是完美之极。

    “为何眼见就要获胜,却突然停手了呢?”臧霸的眼中疑惑不解,尚未坐定便高声大呼了起来。

    对于这一点,张一凡却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他在前世虽然未曾率军战斗过,可是大大小小的网游却是玩过不少。他一向认为,对于一位高明的指挥官,他的成功并不在于攻陷了多少城池,打赢了多少场战斗,还应该看他付出了多少代价,带回了多少人马,这两样指标也同样重要。

    简而言之,打消耗战从来都不是张一凡的心中所想,他虽说并不是如老僧那般,扫地不伤蝼蚁命,有着极强的慈悲之心,可是他心中对于生命还是充满着尊重的。

    “不到万不得一,每一个生命活着都有他的道理和自由。”这是张一凡所奉行的信条,也便意味着,未到万般无奈的时刻,他绝不会以大规模的军士死亡为代价,却取得一场胜利。

    毕竟今日的这场战斗,从试炼战阵的角度来看,是极为成功的。每一曲的军士们,都收获了极大的信心。在一场狂胜之下,他们都和臧霸差不多模样,信心爆棚的同时,渴望着接下来的战斗。

    “都早点休息吧,今日有此大胜,可以好好的放个假了。”张一凡淡淡的说着这话,坐在下方的南宫煜听他如此一说,也立起身问道,

    “昨夜有人夜袭,今夜是否需要加派人手进行防御。”

    “好啊,你便带一千军士,准备防守事宜好了,其余诸将皆好好休息吧。”

    他这番看似随意的安排,令到所有人都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不对啊,怎么这样安排呢?”

    “应该要好好讨论下明日的战斗才是啊!”

    众将小声的讨论着,张一凡却惜字如金,再不多说半句,便直接走了出去。

    唯有南宫煜轻咬贝齿,她对于自己所负责的那一块防御是极看重的,而与伐城征战之道,既不了解也不关心。她点齐了今日未参予战斗的军士,令他们出列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