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54部分

霸圣-第54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攀疲渌倒αθ槐墒窍嘟嫌诼啦嘉耷罹〉男浅街Γ词侨匀淮τ谙路健

    眼见取胜无望,追魂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狠意。

    “我是要成为第一刺客的强者,绝不会输掉这场战斗的!!”他的心中反复的响起这一句话,脸上带着微微冷笑,突然间口中吐出一口黑色的血液呼啸着散在空中,同时他的左手五指凌空虚拿,面前纵横呼啸的黑风遽然间凝缩,炼铸成一束浑圆凶猛的狂飙狠狠撞向吕布。

    “铿!”无双画戟劈斩在这狂飙之上,吕布竟然嘴角低哼溢血,手差点便握不住这杆画戟,他的身形后翻如陀螺般不住卸去迫入体内的暴烈力量,朝后飞退而去!

    追魂立在吕布的身前岿然不动,还是用左手五指拿捏法诀,心念微动间,只望见吕布的头顶上方,又猛然爆出一道黑色魔焰如乌云盖顶向他轰去。

    吕布体内的【天荒古镜】之上,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烈警兆,他凛然凝神,虽是在倒退之中,【天使之翼】豁然荡开平直如刀,【无双画戟】振腕化作一式【绵延千里】,绵绵如浪的星辰之力与追魂发出的黑色魔焰迎头激撞,“哧哧”声中,吕布胸口剧震之下,口吐鲜血显然受了重伤。

    “哼,便算是以正面对战的实力,我也可以轻易的杀死你!!”追魂的心中显是动了真怒,大喝声中,再度强攻而上。 

第78章 快意的胜利() 
追魂有足够的自信可以杀死吕布,他的杀手锏从来未曾用过,因为到目前为止,还从未有对手强大到需要他用这一招。而眼下面对吕布,追魂已然祭出了这一记杀招。

    【黑魇魔焰】!!

    这一招对于所有知晓它厉害的人而言,都不啻是恶梦般的存在,追魂也是自一次执行任务之中,无意中得来,从此便奉为秘宝。【黑魇魔焰】的修炼方法并不复杂,可是效果却是绝对的惊艳。

    它可以在一柱香的时间里,散发出威力超过施展者近五倍的魔焰,来增强施展者的攻击强度。不过追魂平日里没有使出这招,而是将其作为杀手锏,其原因也是因为施展它的代价同样巨大。

    在施展过一次【黑魇魔焰】之后,未来的五年之内,施展者的实力同样会下降五倍之多。

    这五年,定然是极难熬的一段时间。

    不过追魂却并不这样想,于他而言,寂寞是一位相当好的朋友,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标,莫说五年,便算是十年,他都忍受得了。

    黑色的魔焰被无双画戟的防守一截为二,上下半段却霍然分离压向吕布。魔焰压顶带着鬼哭狼嚎之音,紧紧的守住了各处区域,密不透风严严实实,令到吕布全然无法逃脱。

    眼下吕布的自身实力其实并不如追魂,可是他的那一式【流星飞瀑】,却可以运转出绵绵不绝的星辰之力,这才将他压住。因此,追魂确信在施出【黑魇魔焰】之后,定然可以很快获得这场战斗的胜利。

    可是在这生死关头,吕布却心中清明毫无惧意,【天荒古镜】之上人影腾挪疾转出一片片飞扬的残影,左手的【秋水御风笛】已然完成使命收回囊中,【无双画戟】沓若流星,施出一记“倒转乾坤”在身前划出条银白色的弧光,“砰”的轰击在魔焰之上。

    巨大的反震之力令得吕布胸口窒息欲死,一口热血直涌咽喉,耳朵里呼呼风火声鼓荡,眼看得那黑焰崩散,又化为千万缕火箭激射而至。

    眼前的攻击愈加威猛,可是在漫天火箭之中,吕布却奋起精神,感受着极具危险的战局之中,那于他有利的点滴战机。时机稍纵即逝,愈是危险之时,便会有更大的机会。

    在眼前无穷尽强大的魔焰生出之际,吕布便在思考着一个问题,那便是这记功法的破绽。他相信,任何强大的功法都有其破绽所在,否则的话,以追魂如此小心谨慎的布局和出手,他不会选择在这个时间才施出这强大的一招。

    吕布细密的感受着这一招与先前攻击的不同,有一点立刻浮上了他的心头。

    稳定性!!

    没有错,这一招虽然威力巨大,可是稳定性大不如前,他甚至可以感受得到,在强大魔焰的背后,是追魂体内逐渐衰弱的星辰之力。

    就是这一点了!吕布的判断快速而准确,立时确定这力量并非属于追魂自身,因此它虽是强大,然而就如狂风一般,倏忽来去。而对于他而言,便是要撑到狂风过去之后,再向施展此招后,变得更加衰弱的追魂发动反击。

    “只要等待到那个时间的到来,就可以获胜了~~”吕布此刻就如一个耐心的猎人,虽是处于风暴的正中心,却身形不乱,星辰之力环绕在吕布的身周。如云气漫卷,将射来的火箭熔炼大半,但还是有不少刺中了他的身体,剧痛之下,吕布运起【气象万千】金峰兀立笼罩全身,再将最后数十支火箭挡下后,一口瘀血终究忍不住喷了出来。

    他的身体业已受了重伤,可是别离钩仍旧在他的体内,这是他最后的攻击,他一定要在最为关键的时刻,方才将其发出来。

    “乒乒乒!”

    破碎声不绝于耳,吕布的防守在魔焰面前,犹如纸糊一般,漫天魔焰之中,阴森寒冷的杀意,令到吕布浑身的血液几乎冻住。恐惧如剧毒,蔓延到他身体的每个角落,死神离他如此之近,死神呼吸里那地狱腐朽的气息,似乎都喷在他脸上!

    可是,他在这可怕的气息之下,却是顽强的如风中之烛,似乎随时都要熄灭,却一直未曾灭去。

    “眼前这人怎么会如此顽强?”追魂的心中涌起一丝不安的念头,半柱香的时间已然过去,他牢牢的占据了上风,却并没有转成胜势,这显然不是他所期望的结局。

    追魂更快的消耗着体内的星辰之力,在飞速流逝之中,神色肃然,手指如拈花般轻动,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他在这一刻,陷入到一种非常奇异的状态之下。虽然星辰之力愈加黯淡,可心神却空灵如清澈的湖水,而眼前的魔焰却是与体内的安静截然相反,便如同喷涌的火山,轰然爆发!

    十点光芒自指间飞射而出,带动起十团魔焰在风中起舞,优美的划出十道幽蓝的光芒,相互间不停的缭绕着,抽芽生枝,纤细而明亮的幽蓝魔焰密密的融合在一处,带动起一声兽吼,轰然狂扫。

    夜色之下,一只血兽乍然现出,虎踞俯视,威严睥睨!

    血兽龙身虎首,带着可怕的威压,水桶粗的身体一扭一抽,血盆大口一开一合,手臂粗的牙齿上带着锐利的气息,呼出气息如青烟升起。杏黄色瞳孔空洞无物,冰冷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只能看到最为原始的杀戮。

    它紧紧盯着吕布,杀意令温度骤然降低似要冻结鲜血。

    嘶嘶嘶!

    血兽布满银色细鳞的尾巴,就像高速抖动的鞭梢,发出慑人心魄的催魂颤音,利箭般朝吕布激射而去!兽身周围的魔焰也随之飘荡开来,所过之处,空气被切割得支离破碎。

    眼见到血兽幻作一团支离破碎的残影,就像水中无数小鱼组成的鱼群,向着吕布冲了过来。他也是心神空澄,无惊无喜,体内的【天荒古镜】清鸣声中,一道细亮的光芒自上面缓缓现出,机会霎那间现出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淬练,【天荒古镜】也与吕布的心境相和,自然而然的顺着他的感应而行,寻到了追魂强大招式之中的那一个破绽。

    这破绽细微难察,盖因为凝成血兽所需要的星辰之力太过巨大,因此,几乎抽空了追魂身体里的所有星辰之力,直令到他有一种虚脱的感觉,就在血兽离弦窜出的那一刹那,令到他的身体轻轻一下颤动,几乎控制不住。

    虽只是一瞬间,追魂却没有料到,吕布长久的蜇伏,却正是为了这一刻的爆发。只见他斜斜的窜出,竟然是向着血兽对撞而去,身形和威压与血兽相比,就如同蝉与螳螂之间的差距一般。

    若是有人自旁见到吕布的这一记攻击,只怕除了暗叹一声匹夫之勇之外,再说不出其他的措词出来。

    然而吕布便是毫无畏惧的冲上去了,银白色的星辰之力笼罩他全身,在巨大的气浪中摇晃不定,如同风中残烛。随着双方的距离愈冲愈近,吕布只觉得自己的前方如同一片火海不断炙烤着他的身体,几欲焦糊。

    他的眉宇一扬,扬手将别离钩飞掷而出,只见一道如同琉璃般的光芒一闪而逝,旋即出现在了血兽的后方,宛如琉璃的光芒带着锐利的气息,轻轻的飞向追魂的面前,没有惊天动地的动静,然而不断放大在追魂的眼中,却是一种精致到了极点的杀意。他瞪大了眼睛,似乎根本不敢相信,在他这般强大的招式发出之后,竟还会见到对手的反击,他双手徒劳的伸出,【空明剑】横在前方,可是平日里威不可挡的【空明剑】,此刻就像一个泡沫,被轻轻戳破!

    “不可能!”

    追魂的心中大叫着,那一道琉璃般的光芒却已是如游鱼欢快的钻入体内,将他体内的那颗星辰给吞噬了下去,眼神在无奈之中,缓缓的变得黯淡了。

    吕布背后的【天使之翼】,突然间左肩的那一半向后折起,在疾行之中的这番变化,立刻令到他失去了平衡,身形歪斜着倒向了一边,这种翻滚虽是狼狈,却也令到他避开了失控的血兽,身形险险的擦身而过。

    坐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的吕布,眼见到前方的爆炸如新年的炮仗般,响得无休无止。六品的禁制法阵在这股力量之下,被破得七零八落,再不能将他困在其中了。他坐在那个地方,此时方才觉得疼痛如潮水般袭来,无力的感觉在周身上下蔓延着,却并没有将他心中的兴奋感给带走。再没有什么,比打赢这样一场艰难的战斗要更加快意了。

    *****。

    “追魂死了?”正与南宫煜酣战的荆晓灵,同样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所波及,她俏丽的脸上现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水袖一扬,月晶轮带着皎洁的光华向着前方遍洒开来,与此同时,她的身形却是悄然而退,借着残留的禁制法阵还有这一式之力,她消失在了南宫煜的身前。

    南宫煜收住短剑,敌意不明之下,却也没有往前追去。而身后,已是传来了阵阵急促的脚步声。 

第79章 追魂和夺命() 
在最后荆晓灵的全力施展之下,【莲华星罡阵】散尽了所有的光华后,如潮水般悄然散去。一切都和没有发生过一般,只余下无数的流光螺悬在岩壁的顶端。它们不带任何恶意的轻轻晃动着,如婆娑的树影轻轻摇曳。

    臧霸周身上下狼狈不已,显是在方才强攻法阵之时,被那些蕴含着罡雷之力的星沙反击所致,他的面色变得如焦炭一般,眼目之中却还是光芒炯炯,此刻见到南宫煜无恙的立在身前,他方才轻轻的舒了口气,快步奔行过去问道,“南宫姑娘,你没事吧?”

    南宫煜灿然一笑,“谢臧大哥的关心,煜儿没事。”

    在残酷的战斗过后,她这一笑如春风化雨,连身前料峭的夜色也变得如许动人,差点便让臧霸看得痴了。

    毕青的眼光望向另一边,惊叫道,

    “吕刺史受了重伤。”

    这一句话提醒了臧霸,他赶紧转身冲了过去,却见到吕布周身浴血,铠甲几乎已被轰碎,如碎絮般贴在他的身上,在风中有些零落的飘动着,看他粗重的喘息声和坐在地上的神态,显是一幅无力站起的模样。

    眼见到此,臧霸赶紧快走两步冲了过去,一把将吕布扶起,焦急之色溢于言表。待见到他只是战至脱力,休整一阵子便好之后,方才心安。

    “你可知道这两人是何来头。”吕布向着毕青问道,这人所知极广,又在寂灭城中呆过多年,确是一位不错的询问对象。

    沉吟了半晌之后,毕青方才颔首道:“若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和吕刺史战斗的那人,应该便是刺客榜排名第十位的追魂,而与南宫姑娘战斗的那一位,名叫荆晓灵,在刺客榜排名第十六位。”

    “刺客榜?”吕布等人听了这个名词之后,面上都是现出了疑惑之色,显然之前从未听说过。

    “也难怪吕刺史不知,”毕青笑道,“刺客榜上的人物都是行走于黑暗之中,特异独行,乃是些大势力用以暗杀的工具,吕刺史是朝廷命官,所行之事俱是光明正大,对于这些自是不晓。这些人物都是神出鬼没,因此我只是依着他们战斗的灵兵身法与习惯所做的猜测,也不见得全然准确。”

    “如此说来,那追魂排在第十位,在刺客榜上算是位极厉害的人物了。”吕布问道。

    听了他的这一句问话,毕青也是点头示意,“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