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58部分

霸圣-第58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在它的背后,有一团巨大浓烈的阴气旋转如漩涡,这漩涡的高度竟然要比这只阴煞还要高上十倍,漩涡在旋转之中呼喝有声,凝而不散,有如天地初开的混沌之气。

    就在这些强者行到了离阴煞约有三十丈之地时,阴煞忽然张开了嘴巴。几乎和脸同宽的嘴张开,极其可怖,犹如血盆大口。只一瞬间,所有的赤阳砂都被他吸入了血盆大口之中,一个红黑色的光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它张开的嘴中形成,它竟然把这些赤阳砂和着阴气压缩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

    “砰~”

    这个光球自阴煞的嘴中喷将出来,炸响在数百人的中间,登时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有如电闪雷鸣,血红的砂和着血交融在一处,激起了滔天巨浪,身处爆炸核心的那两位强者身形如稻草般直接消殒,连渣滓也不剩下。爆炸过后,地面上一个直径达二十丈的焦黑深坑,袅袅冒着黑烟。

    “动手!”

    为首的两位第五级强者大喝一声,身形同时一动,两人一左一右,全身星辰之力鼓动,剑芒刀芒同时脱手而出,呼啸朝阴煞轰去。

    而他们身后那数百名第四级强者,也都自惊惧中振奋精神,紧随而上。

    他们在奔跑之中,齐齐施展各自的灵兵,无数颜色各异的光芒,犹如一个密集而庞大的斑斓鱼群,呼啸着朝前方的阴煞扑去!

    可是阴煞却在先前放出光球之后,陡然间陷入奇异的沉寂之中。之前浓烈的杀意,反而消失不见。它背后的漩涡,旋转得更加猛烈了,啸声如厉鬼哭嚎,声音可怖之极!自漩涡的前方,如气泡般鼓缓缓的凸起数十个阴煞的头颅,它们同样张着血盆大口,身体被牢牢地束缚在漩涡之中,就像一只只被困在笼子里的野兽,疯狂地咆哮着。

    直到倾泄而下的光芒雨堪堪到头顶时,它们终于挣脱了漩涡的引力,嚎叫着冲上前去,迎向了这万丈光芒,犹如乌云压顶,蛮横霸道的力量向着挥击而去。

    战斗惨烈的进行着,这个时候,在战场的后方,又出现了几个身影,其中为首的那人是一位光头大汉,他的体格极其健壮,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金色,夹杂着一道道黑纹。他满脸横肉,小眼睛凶光闪烁。这人便是草木堂的堂主铁河,此刻他正在望着前方的战斗,看得极是专心。

    冯难敌轻轻的走至他的身后,向着他低声说道,

    “事情解决了。”

    “嗯,不会有危险吧。”铁河眼神不变,依旧望着前方。

    “我原本在暗中盯住,可是后来朔云帮的一群人恰好路过,将他救下,并和他一道结伴回了寂灭城。”

    “朔云帮,他们想掺和这件事情吗?”铁河的声音陡然间提升了不少,他沉思了一会儿,又说道,“待此间事情一了,我们要给朔云帮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让他们知道,插手我铁家的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冯难敌躬身说道。

    “前方二位副堂主想来也是撑不住了,我们过去帮忙吧。”铁河说到这里,飞身向前冲去,冯难敌紧随其后。

    *****。

    南宫煜俏立的眼睛一眨不眨,紧盯着华丽篆文的那一处角落,在那个地方,刻着一个不大的图案,图案的四角祥云缭绕,正中心处,一只凤凰寂然不动。

    “这是栗家的标识!”她心中的震惊难以消没,只有栗家所布设的禁制法阵,才会加上这样的一个标识,可是栗家早已落没,标识怎么会在这一处地方出现呢?

    “南宫姑娘,你不舒服吗?”

    毕青关切的问候,将她拉回到了现实之中来,南宫煜也是惊觉自己的失态。她轻咳了一声,向着毕青问道,

    “这里的禁制法阵,不知是由哪位大师布设的。”

    毕青听到这儿,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自豪之情,说道,

    “便是叶泠叶大师,叶家在这寂灭城中呆了有五百年的时间,这些年来,寂灭城所有的禁制法阵俱是由他所布设和完善的。叶大师闲云野鹤般的人物,不归属于任何一方势力,可是在寂灭城中,无论大小势力都会有一个承诺,便是要全力保护叶大师的安全。”

    “叶大师现在人在哪里,我想要去见他。”南宫煜向着毕青说道,这人虽不姓粟,可是南宫煜很确信,他应该和栗家有着不小的关系。

    可是听了这一句,毕青的眼中却是现出了为难之色。 

第85章 各有所思(第二更)() 
“以我们朔云帮在寂灭城的实力,也算是有些许地位,若是想要见个把人,倒也并不算难,可偏偏是这位叶泠叶大师,恐怕是见不到了,他时常闭关修炼,深居简出,甚少出门,便算是草木堂的堂主铁河相邀,也不见得能邀得动他,根据我们的了解,他上一次将人迎入屋内,还是五年的事情。”毕青说了这些话,众人也都明白了叶泠的倨傲之处。这也难怪,大师向来都有其古怪的癖好,这位叶泠大师不喜与人打交道,也还不算是特别的古怪。

    “我们还是先行前往太清山庄吧,朔云帮的帮主早已在那儿等候多时了。”吕布听了毕青的这些话,也觉得甚好,毕竟自己手下也是两百人的队伍,太过庞大,一直呆在这城门口却是显得异常扎眼,还是尽早入城收拾妥当。

    南宫煜也并没有多坚持,一行人便入得城内,与熙熙攘攘的人流汇成一处,向着太清山庄行去。太清山庄是朔云帮在寂灭城中的一处产业,面积还算不小,容纳他们二百多人,应当是绰绰有余。

    他们沿大道走了约有数里之后,穿过几条窄巷,便来到一处门楼之前,这里便是太清山庄的正门,众人缓步而入,又觉得一片豁然开朗,比起城里方才的热闹繁华,这里却是异常清幽,他们沿着一条迤逦清幽的小径朝山庄内漫步而去。一路之上鸟语花香,涧水淙淙,令人心旷神怡。

    前方早有数人迎上前来,为首那人身着金色袍服,已是哈哈大笑着伸手作揖,

    “吕刺史大驾光临,当真是蓬荜生辉,久仰,久仰!”

    这人便是朔云帮的帮主凌啸渊,实力也是达到了第六级洗心境,他在十五年前犯下命案,之后逃离到寂灭城,从此便定居了下来。来到寂灭城之后,他的实力倒是又提升了不少,后来与龙海山相识,两人一道创下这朔云帮,经营到现在,也算是成了不小的气候,在强者如林的寂灭城中,成了八大势大之一。

    吕布也是微笑着拱手,两人一路边走边聊,除了臧霸和南宫煜外,其他军士都由朔云帮的其余人等代为接待。

    太清山庄内部很大,应该是以禁制法阵施展缩地千尺之术,所扩出来的空间,每隔几里地,吕布都能够看到一座座哨塔,影影绰绰地伫立在暗夜里,塔中屯驻的除了战士之外,还布设了威力极大的投石机。寂灭城内部虽说禁止战斗,然而暗地里的血雨腥风却是并不少见,因此各大势力的产业之中,都布下坚固的防守,而这些防守,也足以震慑住绝大部分企图浑水摸鱼的不法之徒。

    道路两侧种植了一大片紫竹林。修长的紫竹之上,悬挂着一盏盏亮红色的灯笼,驱散了山庄之中的雾气与黑暗,一栋栋建筑掩映在婆娑的竹林深处,霎是美丽。

    在凌啸渊的引领之下,几人来到一栋建筑前,推门而入,内里便是宽大的厅。坐定之后,凌啸渊方才说道,“在下本打算在寂灭城门所在之处迎接吕刺史,可是却没有料到在来此的路上,刺史大人竟然遇上了刺杀,为不引起注意,以免暴露行踪,便在此处等候了,得罪之处,望乞勿怪。”

    几句客套话说完之后,凌啸渊也是快速的切入了正题。先前毕青纸鹤传回的那几件事情,俱都有了着落。

    “从种种迹像上看,袭击吕刺史的应该便是追魂和荆晓灵了,只是幕后主脑却查不出来,而此事过后,倒也未发现荆晓灵来这寂灭城。只是那夺命,虽说在寂灭城中经营着春香阁,可是最近一段时间,也查不到她的行踪,在下所查探到的便是这些了。”

    “哼,这幕后主脑虽说查不出来,可是除了那位刘荪公子,又还能有谁呢?”吕布的心中轻哼了一声,却也并没有将这件事情说与凌啸渊来听,毕竟就算他们知晓,刘荪公子的势力,可不是他们所能够惹得起的,不说出来,也是免得令他们徒增烦恼。

    “那位鬼谷子寻见了吗?”吕布开口问道。听了吕布的问话,凌啸渊也是轻叹了一口气道,“若是早来上一个月的时间,恐怕便能见到鬼谷子了,可是不巧的很,他这段时间消声匿迹,谁都寻不见他。”

    “哦,所为何事?”吕布心中也是起了好奇。

    “说起来,这件事情倒是和草木堂有关联,铁河的正房太太患有头疼之病,那日便要鬼谷子前往医治,可是鬼谷子察了许久,竟说是不治之症,更说这位正房太太活不过三年。听了这些话,铁河震怒之下,便要杀了鬼谷子。也不知怎的,鬼谷子竟然自他手下脱逃,这一逃便没有了踪影。”

    说到这里,凌啸渊也是苦笑一声,

    “草木堂的势力要大过我们朔云帮十倍都不止,便算是找得到这鬼谷子,恐怕也是草木堂先行找到啊。”

    至于找到之后会怎样,凌啸渊并未说透,可是不言自明,所有人都明白真到了那时候,鬼谷子会是怎样的下场。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沉闷了起来。吕布倒是并不怎么担心那位名叫夺命的女子,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况且搞不好刘荪公子还会陆续有后着使出来呢,多上一人追杀也不算特别坏的事情。

    然而寻不见鬼谷子,却是令到他们这几日的长途跋涉立刻失去了意义。谁也不知道,南宫煜身上的那道秘术下一刻在何时发作,她能否坚持到寻见鬼谷子的那个时刻,草木堂会否从中作梗,或是干脆利落的在他们找到以先,便杀了鬼谷子。一切都如云如雾,难以预料。

    “若是直接灭了草木堂呢?”吕布的心头涌起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一闪而过之后,便随意的向着凌啸渊问道,“这草木堂究竟有多强大?”

    听吕布问出这个问题,凌啸渊的神色立刻严肃了起来,他说道,“草木堂之中加上铁河,一共有四位实力达到了第六级洗心境的高手,而第五级归元境的高手不下二十位,第四级纳虚境的高手估计约有四五百人,再加上隐密不宣和我们所察探不到的资料,只怕他们的实力还要比我们所认为的更加强大。”

    他这样一说,吕布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听上去,单是这草木堂中强者的数量,已然要比并州之地,还要多上许多了。且不说他只带了两百军士,恐怕将所有人马都带过来,也未必能灭得了这草木堂。

    “看起来,倒也只能再想想,还有什么其他的好办法了。”吕布心中想着,周围的几人也是沉默不语。这一晚,虽说凌啸渊准备了精致的宴席,然而坐席之人却是各有所思,食之无味。 

第86章 骑烈马(第三更)() 
第二日清早,南宫煜很早便起身,向着【太清山庄】的大门所在之处行去,但见沿路古树苍虬,芳草遍地,幽香弥漫,一派生机盎然,不时能见到一些兔子和松鼠这类小动物,欢快地穿梭跳跃。这也也令到南宫煜宛然一笑,心情有些许的好转。昨夜一宿没有睡好的她精神有些疲倦,然而心中的一件事情未能落定,却也让她心事重重,脚步不由得变得更加疾快。

    寻见守卫问到地址以后,她便快速的离开了【太清山庄】。

    街道宽阔,南宫煜一路疾行着,她的目标很清楚,便是要寻到叶泠叶大师,找他来当面问上一问,他为何会在禁制法阵之上,刻下属于栗家的标识,他究竟和栗家有何关系。

    叶泠的身份在【寂灭城】中属于超然的所在,南宫煜没有花费多大功夫,便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宅院前方,她立定身形,抚平心中激荡难以平复的心情,纤手朝前轻轻伸出,朝门上叩了数下。

    这座宅院和周围比起来,不起眼到有些寒酸的地步,没有人可以想象得到,住在其间的,竟然是【寂灭城】中最为人所尊崇的大师。不过南宫煜体内的星辰之力淡淡感应之下,已是确信无疑。她可以感受得到,这宅院大门的后方,那股强大的禁制之力。而这种禁制的布设手法,更是令到她身形微颤,难以自禁,

    这手法触碰到了她六岁之前的记忆,在她那个温暖的家中,所布设的禁制法阵,和眼前的法阵是何其相似啊。

    门“吱哑~”一声轻轻的打开,探出头来的,是一位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方面短须,面上不带太多神色。

    一见到门打开,南宫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