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64部分

霸圣-第64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几位棋子之一。他当下娓娓说来,言语之中自是将这其中的关系一一分析道破,再说道清官难断家务事,尤其是属下自是更加不能断这堂主的家务事。在他们的心中,铁小山与铁正谁都不能得罪。现在铁河既是不在,铁小山既是占了上风,便须得听他的,方才可以在【草木堂】中站定云云。

    一番话说完,众人均是拨云见日,豁然开朗的模样。

    而在屋内,铁小山已是心思透亮,开始慢条斯理的下达着各样命令了。 

第95章 医治() 
小山所下达的这些命令,自然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在他的后面,有毕青为其出谋划策。既是借着铁河不在之机夺权,便将财政布防这些明细都一概了解清楚,有了这些信息之后,【草木堂】在【寂灭城】中的信息,八成都已被毕青所了解。而重伤的铁正,也被小山寻了个秘密的地方给关押了起来。

    “接下来我要如何做。”小山眼望着毕青,有了先前的经验,他对于毕青已是出奇的信任。

    “自是要引蛇出洞,你要令铁河不得不与你见面,便将副堂主和那些精锐力量的家眷都软禁起来,他们知晓这件事情过后,便会投鼠忌器。然而此事却也不能行得太过,否则的话,众怒一犯,说不定铁河便不会以家庭矛盾来处理,而是会率军孤注一掷,全然不理你的这些手段。

    因此,你可以放言要与铁河决斗,以这些家眷来逼迫他和你当面相对。有许多事情,我想只要见了面,都会水落石出了。”毕青慢条斯理的说着这些,却是正合乎小山的心思。

    他此刻所思所想的几件事情,铁夫人的大仇已报,剩下便是要与铁河碰面,看他的态度了。若他真的杀了自己,那便代表铁河已是铁了心不要他这个儿子。而若是不杀他,那便要给他个明确的答复,承认他在铁家的地位,而不是漂泊在外,没有归所。

    毕青心中料定,铁河是决不会杀死小山,只留下铁正这样一个如废物般的儿子的。因此小山这一闹,虽是令铁河无可奈何,然而这家庭内部的各种纠结,却是可以就此做一番了结。

    【草木堂】此次被小山一闹,元气定然大伤,若是就此确定了小山在【草木堂】中的位置,那是最好,再差的结果,也是让【草木堂】的诸般底牌,彻底为【朔云帮】所知晓,他们在【寂灭城】中的地位也将再不如先前。

    “好,既是如此,便照这个来办吧。”小山心思简单,立刻爽快的安排起来。

    *****。

    叶泠引着吕布一行人,步入他修炼的内室之中,把南宫煜放在房间正当中的一张光滑玉床之上,床上只铺了薄薄的一层布匹,晶莹的光亮自布匹后隐隐现出,美丽中带着扑面的寒气。叶泠干枯的手臂,气力却是足够大,放下南宫煜之后,轻轻伸出的左手食指之上,亮出了一团细小的火焰。

    立在一旁的吕布等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叶泠的每个动作,唯恐错过一个细节。

    这团细小的火焰闪烁在指间,自火焰之中,缓缓抽出一根极细的淡色丝线,这根红线细若发丝,若是不注意,放在眼前都看不到。细线不断的伸将出来,过了没多久,叶泠的手指上就多了厚厚一圈淡红色细线。

    眼见整个食指都将被红色所包围。叶泠突然伸手疾指,食指猛地朝南宫煜所躺的方向一弹。

    咻!吕布只觉眼前红光一闪。等他回过神来,却惊讶地发现,一根绷直的红色细线已然径射入南宫煜的身体之中。另一端联在叶泠的食指之上,细线绷得笔直,仔细看,有微不可察的光芒流动。

    没有天崩地裂的爆炸之声,然而所有人的心都屏气凝神,静观着叶泠的每一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般。似乎在叶泠手指之上的,乃是一支鬼斧神工的画笔,正在画着惊世之作。

    吕布也不知道叶泠的实力究竟要比他高多少,他通过先前与叶泠的交手已然感觉得到,他们之前的差距应该不是一两点。他也将一丝星辰之力贯入百宝囊中,向着血煞卫问道,

    “你不是在关键时刻要出来保护我的吗?为何方才没有出来。”

    “我打不过他,且根本没有半点胜算。”

    血煞卫这个淡淡的回答,令到吕布有些喷血的感觉。这算是哪门子道理,实力太低不屑于出来打,实力太高又无能为力,那血煞卫于他又有何用。不过从这个方面来说,却也自侧面印证了叶泠的实力高绝,已是比血煞卫还要恐怖的存在。

    “你当然也可以命令我为你做事情,不过得等到你的实力超过我的那一天。”血煞卫的这一句话说的依旧平淡,可是在吕布听来,还是有着不小挑畔的意味。

    “好吧,等真到了那一天,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扫茅房。”吕布的心中,突然掠过了这个古怪的想法,想象着不可一世的血煞卫,在认真的提着扫把打扫茅房的模样,他气中的憋屈也立时有了些许的缓解。

    “对了,那叶泠比起方君来,实力孰胜孰负!”吕布又抛出了这个问题。血煞卫听了之后,也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想,方才说道,

    “叶泠的实力,比不过方君。”

    这一句当中,吕布可以很明显感受得出,血煞卫所表现出来的,对于强者的那种敬畏之情。他虽是不爽,却是很明显能理解血煞卫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骄傲。他跟随的主人乃是方君,这便注定了他的不凡,而眼界一旦打开,便不会再变得狭窄。在血煞卫的眼中,只有如原先主人那般的人物,才值得他的追随。

    他虽不是真人,却已然有了自己的意识。而这种意识当中,带着许多炼制他的主人,也就是方君的意识在当中。

    *****。

    南宫煜平静的躺在那儿,犹如一场神秘仪式所摆上的祭品般,安详的面容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她的体内实是在经历着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

    叶泠所控制的红线进入南宫煜的体内之后,根本不与她体内的绿色细线正面交锋,而是忽左忽右游走在五脏六俯之中,所过之处红光汹涌气息跌宕,带着无可抵御的威慑力,令到这些绿色细线全然不敢抬头。

    而红线却是纷动不停如剑芒吞吐,在南宫煜的体内行成天罗地网,密密麻麻。她体内泛起的森森绿芒,霎那间便被这些红光所盖住。

    叶泠的指法灵活而多变,繁复的动作如蝶影翩翩,让人目不暇接,而他脸上的红光也是隐隐闪现着,眼神之中光芒万丈,根本变是勇者无畏的眼神,让人极难将他他佝偻的身体与这眼神对应上。

    他的身形朝前倾斜,凌空一百八十度翻转过后,身形在没有任何倚托的情况之下,翻在了半空之中,形成了与南宫煜相面对的模样。他的身体之上散出了幽冷的火光,疾速蔓延开来,充满威压的火光,让左近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向后退去。

    “唰!!”火光形成如水幕一样的屏嶂,将叶泠和南宫煜的身形罩在其中,使人再望不见他们的身影。

    里面传来了如怒涛般的声音,响在吕布等人的耳边,若是闭上眼睛,还真以为是立在海洋深处行进的巨船之上。可任他想象力如何丰富,却也想不出来,内里竟真的是一番怒海狂涛的模样。

    叶泠的身前身后,气雾冉冉光芒万丈生出了五色气息,经过千锤百炼在这一刻汇聚在一处,成为一团金碧辉煌的光丸!光丸缓缓渡入到南宫煜的口中,令她檀口微张服下。

    便在服下过后,只见澎湃恢弘的金色强光从她的体内奔涌而出,鼓荡如潮涛声隆隆,莫测如浅唱低吟,她的身体也是剧烈震动上下起伏摇摆不定。南宫煜全身的肌肤在这强光之下,缓缓泛起一层金红色的诡异冷光,胸口剧烈起伏像是有一团波浪在里面涌动。

    强光如水,似乎将南宫煜全然浸泡在其中一般,她的秀发如瀑般轻散了开来,呼吸之间,宛若绝尘的仙子。

    蓦的,只听她嘤咛一声,猛的坐立起来,轻吐出一口鲜血,带着无比明亮的红色,令人望之便觉触目惊心。 

第96章 南宫煜的请求() 
叶泠见状,双手疾动得更加快速,眼前如同一片淡红色的雾气在缓缓的飘动,手指都再望不见。而他的脸色亦是如金纸那般,似乎随时都要滴出血来。

    在雾气之中,只听得一声清亮的鸣叫响起,一只火红色的凤凰闪亮在雾气之中显现了出来,振翅飞入了南宫煜的心口所在之处,猛烈的金色光芒在这撞击过后闪现,靓丽的颜色令到两人的身影均无所踪。

    而原先笼住这一片区域的金色水幕亦是在刹那间轰然坍塌,金色强光落在地面上之后,便如同渗入到地上一般消失不见。叶泠的身体在半空中再支撑不住,便如同麻袋般掉落下来,被吕布望见,抢上一步接住他的身体,入手的感觉轻得如羽毛一般,令人心惊。

    天空中此刻光华全无,只有一根火红色的羽毛,倏忽间飞出了门外,向着远方的高空飘去,很快便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

    “叶大师,你怎么样了。”阿牛冲上前来,面带焦急的神色,显出了无比关心的模样。而与此同时,南宫煜轻哼了一声,悠悠醒转。

    “我没有事。”叶泠的声音同他的身体一般的轻飘,就如耗尽了气力一般,语气微不可闻,

    “南宫煜体内的秘术太过奇怪,似乎与她的身体融在了一处,根本无法将它们分得开来。”叶泠的语气之中,也是带着不尽遗憾的语气,显得无可奈何。

    听了他的这话,吕布也是心中沮丧,然而却也并没有绝望。小山击杀铁夫人的事情已然传到了他的耳中,与此同时,在毕青的暗中动作之下,【草木堂】的诸多信息都被他悄然搜集到。而这些,对于寻见鬼谷子都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若是铁河饶过了小山,那便意味着小山的地位就此被确定,如此一来,在小山的帮助之下,铁河十之**不会再追究鬼谷子得罪铁夫人的事情。

    而且铁河能够成为【草木堂】之主,也不是愚笨之人,自是晓得鬼谷子说的话,有很大的可能是正确的,若他再因为死去铁夫人的关系大加问责,却是于他的威名亦是有损。

    而另一方面,如果铁河因为小山此次的逼宫震怒,誓要为铁夫人报仇的话,那吕布也便只能祭出狠招相对,便是灭了【草木堂】。

    当然,凭借【朔云帮】一帮之力,便算是拿到了【草木堂】的这些防御法阵的信息,也灭不掉【草木堂】这等庞然大物。然而【寂灭城】中,却从来不缺窥觑庞大产业的势力,他们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机会。而现如今的【朔云帮】,便可以给他们这个机会,并从中大赚一笔。

    这便是借势!

    只要【草木堂】被灭,寻找鬼谷子便简单得多了。

    “叶大师无需太过担心,南宫煜身上的秘术,我们可以再寻良医救治,相信假以时日,定可以救治得好。”吕布小心和阿牛一道,搀扶着叶泠坐了下来,

    “虽说治愈不了,可是我已经用星辰之力将这秘术予以压制,一看之内,应该不会再度复发,只是一年之后如何,却是极难说得清楚了。”叶泠说到这儿,却是口中一甜,吐了一口鲜血出来。惊得身边的阿牛,一迭声的问候着,并辅以大手拍在叶泠的背上。

    “我没有事,”叶泠重重的咳了数声之后,轻轻推开阿牛,眼睛眨也不眨的望向南宫煜,问话当中,因为太过激动,而有了些许的颤抖。

    “丫头,你和栗家什么关系?”

    南宫煜此时醒转,已知眼前这人便是叶泠,而且她秘术发作晕厥,也正是叶泠救得她醒转过来。当下,她便下床跪倒在地,向着叶泠一拜说道,

    “煜儿谢过叶大师救命之恩,家父名叫栗原,便是山西栗家的后人,煜儿乃是随母亲复姓南宫,二十年前,父母亲被仇人丁原给杀死,栗家也就此被大火焚得一干二净。”

    听了南宫煜口里说出的这一番话,吕布也立刻明白,他先前的猜测全然无错,南宫煜果是布阵大家山西栗家的后人,而看叶泠的神态,还有他在布阵方面的成就,自然也是与栗家有着极深的渊源。

    果然,听了南宫煜的这一句回答之后,叶泠的身体重重的颤抖了一下,他强作镇定,向着阿牛说道,

    “阿牛,你且先引这几位客人去厅堂稍作片刻,我与这位南宫姑娘有些话要说。”

    阿牛点了点头,便作了个相邀的动作,而吕布等人自也不会认为叶泠对于南宫煜有什么恶意,他们之间的渊源,想来也不愿外人多知道吧。

    *****。

    差不多过了两个时辰,吕布轻呷了口已被泡得快没有味道的茶水,正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