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66部分

霸圣-第66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小的时候,在父亲栗原发现了她的天赋之后,除了一力培养,更是将栗家的诸多不为人知道的秘密,俱说与了她来听。

    在栗原看来,南宫煜是最有可能夺回【天玄星海卷】的那一人,而栗家的振兴亦在于此。

    “这【天玄星海卷】的遗失,莫不是与叶泠有着极大的关系。”吕布听南宫煜说到这儿,心念一动,接口问道。

    南宫煜点了点头道,“当初栗睿辉带着他们二人出门,而后一去不回,数月之后,栗睿辉的尸体被送回,天玄星海卷也不知所踪,因此,栗家上下花费了许多气力来寻这叶家兄弟,可是一直未曾寻见。

    直到这一次,我发现寂灭城门之处的法阵布设之处,除了精巧无比之外,还有栗家特有的标识,而偏巧他姓叶,这便令我猜测到,这叶家定是和他们兄弟有着极深的渊源。只是我没有想到,叶大师竟然便是当年叶家两兄弟中的一人。”

    “若真是他们拿了【天玄星海卷】,你自报家门,难道便不担心他们在知道你是栗家的后人时,会动了害你之意吗?”

    南宫煜听了吕布的这一句问话,摇了摇头,

    “父亲说了,只有对栗家有着景仰之心的人,才会在禁制法阵上刻上这个标识,我见到这个标识,便无需担心。”

    这些应当是只属于布阵大师之间的那种默契,无论根骨子里的性格如何,他们永远只会在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上,或是留下自己的烙印,或是留下自己所仰慕的印记,也正是因着此,才会不断的有经典传承下来。

    在南宫煜的言语之中,吕布也是了解到,当初击杀栗睿辉,夺走【天玄星海卷】的人正是叶泠的哥哥叶涛,在布阵上比叶泠更有天赋之人,而他的野心与天赋同样极大。

    栗睿辉时值壮年,栗家唯一的一份【天玄星海卷】在他的手中,还未来得及悉数参悟得透,也没有寻找到他认为合适的继承人,这位栗家的衰弱埋下了伏笔。自他被击杀以后,栗家无奈之下,只能借着过往所布下的禁制法阵,来寻到一些与【天玄星海卷】相关的珠丝马迹,相较于【天玄星海卷】的诸般奥妙,他们所能寻见的不过百分之一,自那以后,栗家便开始衰败,到了近百年的时间,更是低入了谷底。

    而栗家的精锐力量,都在四处寻找【天玄星海卷】的下落中或失踪或身死,再没有回到栗家。

    叶涛夺走了【天玄星海卷】之后,自然是视其为珍宝,可是叶泠却不这样想,在他的心中,一直认为自己两兄弟的命是栗家所求,他们不能这般恩将仇报,因此,他一直在苦苦规劝着叶涛,想要他迷途知返。两兄弟为此打斗了数年,都是以叶泠的惨败重伤而告终。而叶涛对自己的这位弟弟也是出其的容让,绝不伤他的性命。

    在终知劝说无望之后,叶泠先择了另一条道路,便是从此隐忍,成了叶涛的帮手。

    他们百余年内,凭借着自【天玄星海卷】中所习得的实力,四处犯案,夺得不少奇珍,两人的实力也有了极大的增强。可是在一次犯案之中,他们得罪了一位厉害人物,两兄弟拼死逃得性命,最后来到这【寂灭城】中,就此安顿了下来。

    叶泠在隐忍了百年之后,一日突然发难,想要制住叶涛,却没有想到,叶涛拼死挣扎之下,两人一死一伤,叶涛竟然被叶泠给杀死,这也是叶泠所不愿意见到结局,可是事情一旦发生,就如同覆水般,再难收回。

    “我的好弟弟,你果然和我一样狠,可惜你的出手太快,我还未来得及将藏宝之处告诉你呢?”叶涛笑着说完了这一句话之后,便身死当场,只留下叶泠呆若木鸡般的立在那儿。

    这件事情对他的冲击太过巨大,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杀死对他极好的亲哥哥,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而他所追求的正义和公理,却也不能让他回到栗家,因为他知道,哪怕他将自己所学尽都授与栗家,也不能替代【天玄星海卷】。

    从那以后,他无悲无喜,每日除了为【寂灭城】布设法阵之外,余下的时间,都在苦苦的寻找着叶涛藏宝之地。可是【寂灭荒原】何其广阔,这一找,便是五百余年。

    “哥哥,我苟活到今日,无非是期望可以将栗家的【天玄星海卷】送回,到那时候,我便会来寻你了。”夜半无人之际,叶泠常会独自一人仰望着长空,苍老的脸上密布泪痕。

    他用了许多的方法,无数次的闭关,最长的一次他用了十六年,在他的不懈努力之下,他也离这个目标愈来愈近,最近的这一次闭关,他感应到了【天玄星海卷】似乎在不安分的躁动着,甚至差点便与他的气息相呼应,让他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可是很快,它又如游鱼般转瞬不见。

    不过南宫煜的到来,却是令到叶泠收获了巨大的惊喜,他在为南宫煜疗伤的过程当中,虽没有将她医治得好,却可以清楚的感受得到,南宫煜体内流淌着的栗家血脉,可以更强引动与【天玄星海卷】的连接。察觉到这一点过后,叶泠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运转起全身的星辰之力,载起南宫煜的一缕心神,让其去向了【天玄星海卷】的藏宝所在。

    南宫煜醒转过来,除了因为被叶泠强大的力量洗涤过后,感受到实力的增强之外,更是感受到了在寂灭荒原之上,那宝藏如有生命一般,在呼唤等待着她的到来。

    “哥哥的布阵手法在我之上,五百年过去了,在寂灭荒原这等凶恶之地,藏宝地点会变成如何,我也不知,你需要找到可靠的帮手,随同你一道前往,我却不能陪你过去了。”叶泠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的实力虽然极强,已是达到了第九级风起云涌境,可是寿元的增加也亦是有限,在这漫长的岁月当中,他就如同一盏将要枯干的油灯。为南宫煜治病、分化心神、寻找宝藏,这些事情耗去了他大部份的星辰之力,更是加速了他生命的飞速流逝。

    *****。

    “阿牛,你在这些年中,已是习得了我的大部份功法,在我离世之后,这【寂灭城】中禁制法阵的布设,便看你了。”叶泠说的极是缓慢,然而阿牛已是泪如雨下,除了连连点头,他再说不出什么。

    “然而在我生命的最后一刻能再见到栗家的人,我已经很满足了,接下来,我便再不能做些什么,我也要去见哥哥去了,他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吧。”叶泠仰头望天,面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走得格外安详。

    遥远的天际,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带着美丽的轨迹,坠落在了寂灭荒原之上,映出了吕布和南宫煜快速的身形,消失在浓浓的阴气之中。 

第99章 夜闯() 
“站住!”一个身材魁梧强壮的人自暗处行了出来,抢在了吕布和南宫煜的身前,只见他黑色的络腮胡好似钢针根根直立,肩膀上扛着一柄大斧,他的身后跟着四人,实力也俱是不弱,他们一行五人,望向吕布的眼神之中,没有丝毫的善意。为首的那名扛斧男子实力应该达到了第四级纳虚境,他的步伐极长极快极坚实,每一脚踩下去仿佛大地也为之颤动,却不扬起半点尘土,身后更未留下半片足印。

    “【草木堂】正在前方猎煞,你们速速离开此地!”他的言语之中带着不尽的威慑之意,一股杀意如寒冬料峭。

    吕布见到这群人,面上带着笑意,却是低声向着南宫煜说道,

    “看起来,草木堂的这一次猎煞很有可能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觉得接下来我们该如何行。”

    “杀过去!”南宫煜答的干脆利落,短剑喷出火焰,从袖口里吞吐而出,近乎偷袭地直射持斧男子的胸膛。南宫煜出其不意间施展的这雷霆一击,显然超出了身前那男子的意料。或许,他还是秉持着先前的观点,认为两个乳臭未干的少男少女,又怎么会有胆量惹上草木堂呢。他立在那一处地方,即没有躲闪也没有招架。只听得一声轻响,在这男子的喉间已是被割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线。

    余下四人眼见南宫煜直接施出杀招,也是在后退中响要发出警示,可是南宫煜显然并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体内的星辰之力如潮涨潮落,翻腾之中令到四围的阴气都在涌动着,随着她的奔行,速度猛然间加快,脚下“喀喇喇”爆响连连,踏过的地面都碎成粉末。

    四人在巨大的力量之间跌宕翻滚,他们连一声喊叫都没有发出,便已身死当场。吕布见状,提气腾身,和南宫煜一道御风向【寂灭荒原】的深处飞掠而去。他心中明白,这五人虽未发出任何警示,可是在【草木堂】如此全然戒备之下,他们的行踪很快便会被发现。而他们所要做的,便是利用速度,抢在【草木堂】察觉之前,尽可能的把握住对于他们有利的那些机会。

    月亮隐没在云层里,窗外刮起了风。

    吕布手中的无双画戟遽然间鸣响,感应到了前方传来的强大杀气。在他的前方,有近五十人组成的不大战阵,俱高举着灵兵严阵以待,他们的目标,正是逐渐逼近的吕布和南宫煜二人。为首的一人是一名第五级归元境强者,他身材高大,执剑在手气度雄浑,显然不是易与之辈。

    眼望着前方的防守,南宫煜眼中并没有丝毫惧色,手中短剑渗出涅槃之火,点燃了这片黑夜,她俏立的眉眼中,迸射出肃杀之气。吕布同样暗吸一口气运转星辰之力密布全身,发出一记崩云裂石的雄劲啸音,双目迸出炯炯精光,他的身形如轻烟飞窜,后发先至超越了南宫煜的身形。

    明暗相间的银白漆黑双色星辰,如精灵般跳跃在吕布的身前身后,为他辟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虚境。

    【双极乾坤虚境】!!

    这是吕布第二次使出这虚境出来,比起面对叶泠时的生疏,这一次他要顺手得多。他已然发现,每一颗银白星辰所对应的,便是一颗黑色星辰,它们之间距离越长,相互间的吸引力就会越大,而在那个时候,它们的速度达到了最慢,而攻击的能量却是最为巨大的。若是它们之间的距离越短,速度便会极快。当然,两颗星辰在虚境之中不得交于一处,否则的话,便会立刻消失,令到这虚境的力量变得微弱。

    吕布控制着这片虚境,感受着其中所蕴含着的巨大力量,他发现,虚境并不会提升自己的实力,它所做的,不过是给到这力量布下更易发挥的土壤,若是控制好的话,他所使出招式的威力,会达到不使用虚境时招式威力的两至三倍,这实在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而且吕布在虚境布设之时所生出的网格可以感受得到,他所生出的这片虚境还有着很大提升的空间。别看现在只是八颗星辰,若是他的实力再度提升,对于虚境的控制再精准一些,便极有可能生出更多的星辰出来。

    它的空间究竟会有多大,吕布不由自主的自心底生出期待,当然,他现在所需要做的,还是脚踏实地先将虚境之中的这八颗星辰给控制熟练再说吧。

    而在他的身后,南宫煜手中短剑上的涅槃之火已然蔓延至了全身,浴在火中的佳人如一片红霞向前飞卷,所过之处,连阴气都被炼化的干干净净。

    前方持剑那人眼见两人神威不可阻挡,又自前方得来的讯息,知道他们于瞬息之间便连杀了五人,已是知道来了硬茬子,当下长剑高举发出命令,身后的战士呼啦一下散开,巨石、箭矢在耀眼光华中飞掷了出来,在攻击的同时,将这一片区域的禁制法阵,发动了起来。

    只是吕布和南宫煜二人,一位精于布阵,一位擅于毁阵,二人联手,眼前禁制散出的光华却似乎在为他们引路一般。他们心中明白,禁制法阵的布设,自然是愈往核心之处愈强横,这一大片的禁制法阵强弱分明,向着前方延伸而去,恰恰和南宫煜的感觉交相呼应,指出了宝藏的所在之地。

    *****。

    “什么?有一男一女两人夜闯这片禁地。”正在巨大的漩涡前方,与那只巨大的阴煞对抗的铁河,略带些惊讶的盯着前来报信的哨探。哨探自是不会胡乱报信的,可是不过两个人而已,而且听起来实力也没有强横到多大地步,如何会有这般胆量呢?

    “他们会不会和夜袭【松涛会馆】的那批人一处的。”蒋奕猜测道。事出蹊跷,原本【草木堂】在【寂灭城】中安若泰山,可是今天晚上却是显出了风雨飘摇的模样,而掀起这狂风暴雨的人物,却并不是一股极大的势力,至少目前望上去,出现的面孔俱是陌生,且不过是数人而已。

    “若真是与那批人一处,那他们的这次夜袭很有可能是针对【草木堂】,而并不一定会知道,我们乃是借着猎煞为名,寻见了这一处宝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