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68部分

霸圣-第68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在他们忙乱之际,察觉到原本熟悉异常【寂灭荒原】,在忽然之间竟然生出了异动,又如何不令他们感到震撼。

    吕布并不知道他给众人带来了何等的震撼,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眼前的血雾身上,体内却是一片翻江倒海,连他自己都难以忍受。经脉传来的撕裂痛苦在他的意识之中不断的放大着。

    而在他的体内,别离钩不知为何,在向他供给着源源不断星辰之力的同时,偏要汲取这大量的阴气进入到他的体内。一进一出的过程之中,吕布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嗷~~”他发出了如野兽般痛苦的嚎叫声。既然不能控制别离钩在吸纳阴气的同时,撕裂着他的经脉,那就化痛苦为力量,将其转嫁到面前的敌人身上吧。

    自这一刻起,别离钩对阴气的汲取完全被他无视,在他的放开之下,阴气不计后果地被他疯狂吸入,令到他就如皮球一般被撑得连身体似乎都大了一倍。

    【双极乾坤虚境】再度生出,星辰比原先更加大且明亮,不断的冲击着身前的血雾。

    冯难敌并不知道方才吕布的心路历程,还有他成了吕布眼中可怜的痛苦转嫁对象这个事实。不过他的心中同样也被激怒了,眼前这个尚未到第五级归元境的小子,无论他的招式再过精妙,再有天赋,可是也不能抹平双方境界相差太大的这个事实啊,他怎么能战斗了这么久,还不能将对方拾掇下呢?

    他彻底被激怒了!

    “嗷嗷嗷!”

    在怒吼声中,冯难敌立在那有如一座小山。浑身沐浴在血光之中,由亮转暗,全身有如覆盖着一层厚厚血浆,不时有暗红色的血珠滴落。血珠滴落在地上,嗤嗤升起一缕青烟,地面便出现一个焦黑的小坑。

    吕布眼见冯难敌如此这般勇悍,也是心知这场战斗到了最后关键的时候。他无所畏惧,心中甚至有着一丝庆幸,因为体内的力量太过疯狂的膨胀,已让他有种担忧,在他还未击败对方之时,便已然爆体而亡了。

    别离钩啊,你还真是一把双刃剑!

    而冯难敌的决定,却是令到吕布寻到了最好的释放途径。

    轰!两个身影义务反顾的选择了最直接最暴烈的方式,就像两头蛮牛,凶猛地撞在一起。 

第102章 金色残片的妙用() 
剧烈颤动的气息裹在二人的身体四周翻腾不休,就像打着摆子的病人,随时可能倒下。而四围的阴气还在源源不断的向此处狂涌而来,有如潮水一般。

    咔咔咔!

    脚下的地面,不断出现裂纹,仿佛垮塌在即!

    战士们立在这些气息的周围,目瞪口呆,都几乎忘记了还在继续进行着的战斗。他们感受着脚下颤抖着的地面,身形飘摇。没有爆炸声出现,然而却是更加显得恐怖。消失在狂暴气息之中的二人似乎拉住了他们所有的注意力,让他们根本不能分神去想其它。

    似乎过了一瞬间,又似乎是过了一世纪那般的温长,终于,自气息之中缓缓走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当他的模样变得明显的时候,四围爆出了震天动地的欢呼之声。

    冯难敌!!

    他面带血色,眼神却是一如既往的坚定果敢,手中的暗金色指环闪烁着淡淡的微光,一步步的往前行来。他是这群战士眼中信心的来源,是一个不败的神话。

    只要主将在,便有了希望。

    南宫煜却是眼中乍然间黯淡下来,她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却如同是握痛了自己的心那般,一阵阵的抽疼着。

    然而就在这时,冯难敌毫无征兆的倒了下来,他努力要控制住自己的身体,然而最大的努力,也只是令他缓缓的跌倒在地,他的眼睛大眼,头依旧不屈的想要抬高,可是身体却还是重重的倒下了,便在他的手触到地面的刹那间,暗金色的指环碎裂了一地。坚硬的黑琳石又如何,在不可抗拒的力量面前,它就是一堆废渣。

    铁河的倒下,令到所有战士的心都变得冰冷,全然被恐惧所占领。除了阴气的呼啸之声,再没有其它声音发出。而其中一名战士正呆呆的望着那仍在剧烈颤动的一团气息,却不料脖颈前一凉,疼痛令他的心神变得清明,他想要叫喊出来,然而一只纤手,已是恰到好处的捂在了他的嘴前。

    *****。

    吕布立在风暴的最核心之处,眼神空洞毫无光亮。他的身体已是爆涨到先前的三倍有余,且还在源源不断的吸收着阴气。虽说先前击杀冯难敌,令到他耗去了不少的阴气,可是令他叫苦难言的却是,所补充的阴气,要补充得更加多些。而且随着这些阴气的不断侵入,他已是全然无法动弹,眼见经脉愈来愈大,身体就如吹气球般肿胀了起来。

    “该怎么办呢?”吕布感受着【别离钩】欢快收集着这些阴气,而阴气淤积在体内,却不能被【别离钩】和他体内星辰炼化吸收的画面,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不能再死一次啊,好不容易适应了穿越以后的身份,精彩的人生刚刚开始,难道便要这般莫名其妙的死去吗?”吕布在心中一边不断呐喊着,一边也在苦苦的思索着应对之策。

    【别离钩】是极特别的灵兵,不单单能够在他的体内自由游走,更是有着些许的智慧,虽说在吕布看来这智慧也就如婴孩一般,然而却可以和他的心意互通。在这段时间里面,吕布可以感受得到,每当自己的实力成长之时,【别离钩】的强度和智慧亦都在同步的增长着,虽然还没有增长到可以言语相互交流的地步,可是在他看来,已是相当可喜的成就了。

    “难道说【别离钩】认为阴气是有用之物吗?”吕布脑海之中忽然跳出了这个想法出来。他不禁开始认真思考着这阴气的来历了。在先前毕青的描述当中,这一处【寂灭荒原】的形成,是因为某种特别的通道与地府相连,方才会出现大量的阴气。而阴气的浓郁之处,会生出更加强大的阴煞出来。

    为什么这些阴煞的力量会更加强大呢?吕布想到这里的时候,如一道闪电劈亮了他的脑海,令到他情不自禁的兴奋了起来。电光火石之间,处变不惊的个性在这一刻帮到了他,令他豁然开朗。

    阴煞是极阴之物,因此只有纯粹的阴气才可以令它更加强大,而阴气浓郁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说,便可能只有阴气了。可是在大部份的地方,都不会如此,他们所处的这一片区域之中,自然也算不得浓郁。而没有阴气以先,寂灭荒原上有的是什么呢?

    答案迎刃而解,【别离钩】是有灵性之物,因此它在战斗之中,快速的为吕布的身体补充着他所需要的星辰之力,可是它没有想过,自外而来的这些星辰之力中,融合了太多的阴气,甚至阴气的浓度还要更高一些。而【别离钩】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却是选择了一个简单而粗暴的方式,便是吸收更多,却没有估量到吕布身体因此而受的损伤。

    至于说为何它不用自己本身散出的星辰之力呢?吕布也不太清楚,或许,他认为这荒原之上的星辰之力要更加好些吧。

    这是吕布心中所能想到的唯一答案,而如何印证这个答案的准确,却是要看他怎么才能解这危局,也就是将体内的阴气提炼出可供【别离钩】吸收的星辰之力,如此一来,【别离钩】便不会再将更多的阴气引入他的体内了。

    这件事情的难度,并不亚于击杀冯难敌,或者可以说更高一些,因为吕布现在的处境,根本便是没有刀的厨师,立在一头牛的尸体前,心知要将它剖成数段做成牛排,却无从下手。

    眼光一眨,吕布想到了体内的另一件宝贝,便是【太平要术】。先前在他突破之后,【太平要术】生出的几番变化,令到他在实力上有了极大的提升,而这一次,不晓得【太平要术】能不能再度给到他惊喜。

    想到这里,吕布也是屏气凝神,试图催动【太平要术】。他眼前的景色变幻,来到了那巨大的金色山峦面前,但前山上金光大放,四围充盈的,正是令他头痛莫名的诸多阴气。

    在他的意念之下,金色光芒缓缓靠近了阴气,虽说是吹散了这些阴气,可就如同和煦的阳光,只能为它们印上炫丽的神彩,却不能如手术刀般将其分割。

    “难道真没有办法了吗?”吕布无可奈何兼无能为力之间,却是忽然感应到百宝囊中的金色残片一飞而起,钻入了吕布的身体之中。

    那速度,那种长驱直入的感觉,也令吕布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这都是一堆什么样的灵宝啊,不好好在百宝囊中呆着,当我的身体是公共厕所吗,想来就来。”

    可是也不得不说,能够进入到吕布身体内的金色残片,那可都是非同一般,【太平要术】如是,【别离钩】如是,这金色残片自也如是,而且它似乎与【太平要术】做过邻居一般,相遇之时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熟悉和热情,见面便打招呼。

    金色山峦上的几道金芒如细线,已是将金色残片给轻轻的裹绕了起来。在细线的裹绕之下,金色残片锋利如刀,切开前方滚滚的阴气洪流,一个个惨白的脑袋自洪流中显现了出来,发出万鬼齐鸣的声音,却敌不过金色残片的万丈光芒,只吼了一声,便被爆晒蒸干了。

    失去了这些惨白的脑袋,阴气犹如失去了魂魄般不再争气叫嚣,在金色残片如手术刀般的动作之下,【别离钩】满足的发出一记长鸣,也不再吸收更多的阴气了。

    “小屁孩,想要的得不着,却还哭闹着一定要得到,岂不知道这样很危险吗?差点被你给害死。”吕布缓过气来的第一句话,便是这恶狠狠的一声骂。【别离钩】似乎听得懂一般,立在他体内的两颗星辰之中,老老实实规规矩矩。

    而吕布也在这分化出来的气息当中,感受到了【别离钩】对于它们青睐的原因了。正是因为所有来到【寂灭荒原】之上的强者无法分化这里的星辰之力加以吸收,直接导致这里的星辰之力在日积月累之下,变得异常精纯。

    先前【别离钩】也没有发现这些,然而在吕布和冯难敌大战的过程当中,因为对手太过强大,吕布不得不耗费超过自身修为的大量星辰之力与之抗衡,一来二去之下,无意间让【别离钩】吸收到些许自阴气中得来的星辰之力,这也让它如猫嗅到鱼腥味一般,情难自禁,方才大量的吸收进来。

    若是放在平时,吕布自会在一开始便阻止住【别离钩】的这个动作,可是方才乃是非常时期,他想要借力击杀冯难敌,便冒险而行。冯难敌是击杀了,可他也是除了意念之外,全身的力量再无法运转,令到【别离钩】彻底失控。而【别离钩】如婴孩般的个性,便将他陷入到了极险之境。

    幸好他想到了【别离钩】怪异举动背后的意义,也幸好他体内还有本【太平要术】,是可以通过意念来催动的,更幸运的是,方君留给他的金色残片,竟然与【太平要术】有着奇特的关联,并助了他一臂之力。

    正是这一连串的灵宝,由于种种机缘被他得到,方才令他逃脱了此次大劫。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莫不是我接来便要有大福泽了。”吕布轻呼一口气,心中想着,却发现在金色残片所过之处,留下了些许奇怪的东西。 

第103章 吃货() 
在金色残片轻易的灭去阴气之中的阴魂过后,这些阴气便不再成形,只余下精纯的星辰之力,而【别离钩】立刻乐颠颠的冲了过去,开如大口贪婪的吞吸起这些星辰之力来,那幅模样,就像是一位十余天没有吃饭的饿鬼,吕布甚至可以看到原本如浅月的钩身,都开始缓缓膨胀了起来,只怕吞吸完这些星辰之力过后,它就要变成半月的模样了。

    “真是吃货啊~~”吕布见此情景,也是一幅无可奈何的神情,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果然是有道理的,自己方才不就差点因为这【别离钩】的贪吃,几乎送上性命吗。唉,自己本以为淘到了极不错的灵宝,却不料这灵宝还顺带附赠了拖油瓶的功能,真是木有办法啊。看来,也只能耐心的等待着它慢慢长大了。

    可是再一想到【别离钩】智慧的增长与自己修为的增长是成正比的,吕布的额头之上又不自禁的又多了几条黑线出来。他的修为愈是提升,也愈加明白,这不断往上突破的难度会呈几何级上升。

    几何级啊!

    看来长路漫漫,仍需要不懈的努力了!!

    想着自己不知不觉间所背负的巨大压力,再望望无忧无虑正大快朵颐的【别离钩】,吕布虽还未有成家,然而却已然有着一种养孩子的艰辛感,自体内由然而生。

    他苦笑了一下,赶紧回过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