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76部分

霸圣-第76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就在这时,只听得“唿~~”一声!!

    整个大殿的墙壁、广场地面的金色篆文突然射出一片淡淡的光芒,无数的光芒从吕布周围掠过,迅在宫殿周围凝聚,形成一个个玄妙无比的图案。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也是直接将吕布震飞,受的伤显是比南宫煜更重。

    “不要乱动,我没有事!!”南宫煜赶紧做出回应,而吕布也是机敏无比,当下一个侧翻,已然将方才爆出的杀意收入体内。他在这突如其来的攻击之中,已然明白,这宫殿看上去平静,实际上却是暗藏杀机,稍有不慎,便会引发灭顶之灾。

    “方才是怎么回事?”吕布低声问道,他虽是体内星辰之力浩浩荡荡,可是此时,却是半点也不敢再散出来,而大殿之前,也是重归于一片寂静,就如方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些篆文是很厉害的禁制法阵,我想要将它们参悟,却被反噬。”南宫煜同样小声的说道。也幸好她的实力尚浅,可以参悟的并不算多,因此受到的反噬之力也不算强,此时想想,仍是心有余悸。

    原来如此,吕布听了这话,也是放下心来,看来这大殿存在的岁月已久,虽是有强大的力量予以庇护,但至少从目前看起来,尚无人催动大殿之中的力量,因此,只有他们在这广场之上不表现出恶意,便不会受到攻击了。

    然而若是想要进入到大殿之内,就不知道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了。

    吕布心中想着这些,便迈步走到了大门所在的地方。门通体黑色,虽比地面略暗一些,然而和墙壁的颜色黑白分明,极是显眼,在门上也同样是密密的篆文刻在其上,单是这些,就令吕布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

    而此门更为特别的地方,却是其有两个锁眼。看样子,是要同时转动,方才可以将其打开。

    “这门设计的还真是颇为精巧啊!!”吕布心中不禁赞叹着,双锁联动的设计理念,便算是在他穿越而来的那个世界,都是极少用到的,却不想在这一处地方,竟是见到了。

    眼见到这锁,吕布也是不禁技痒,便令到南宫煜退到远一些的地方,他自己也不敢怠慢,掏出一套六品铠甲穿在身上,万事俱备之后,左手持别离钩,右手持金色残片,缓缓伸至离锁眼处极近的地方。

    他之所以选择这两件灵兵来开锁,便是因为在他身上,它们算得上是最为坚韧之物了,这里的禁制如此强大,吕布估计若是寻常灵兵,恐怕根本承受不住来自锁眼处反击的力量。

    别离钩和金色残片同时发出一声轻响,自前头伸出了金银两色光芒,细如针尖,向着锁眼所在之处插了进去。 

第115章 开锁() 
开锁是一门不小的学问,便是要在同一时间之内,将锁眼之中合上的所有机关全数打开,要能做到分毫不差,方才可以。而双锁联动的设计,却是令到这开锁的难度增加了数倍都不止,因为对于实力不弱的盗贼,他们都更倾向于单独行动,不愿与同行一起,而若是要同时开两把锁,便意味着左右双手都要同样的灵活,方才可以做得到。

    可是通过训练,令到双手同样灵活的难度,却是要比起练一只手的难度大上许多,更何况,谁会愿意多花数倍的时间,只为了让双手变得同样灵活呢?

    然而吕布却是没有半点的问题。他穿越前的那个张一凡的身份,原本并不是左撇子,可是他自五岁以前,都在师傅刻意的训练下,苦练左手,直到他可以轻易的自一百度的沸水中,将肥皂轻易抓出来以后,才开始训练自己的右手。在这般残酷的训练下,吕布对于双手的控制极有信心,可以做到绝对同样的灵活,毫无差池。

    可是就在他双手递上去之际,同样的分量,金色残片轻易的插入了锁眼之中,别离钩却被阻在了外面。这种变化虽是轻微,却也是令到他心中一惊,赶紧将两件灵兵退回,而后身如轻燕飞掠而回,预备抵挡来自于大殿的反击。

    只是这一次倒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大殿对于他的这一次尝试,摆出了漠不关心的姿态,并没有如先前般开启禁制法阵相打击。

    “呼~~”吕布也是略略轻舒了一口气,他自也不喜欢稍微一动,便被打得死去活来的那种感觉,否则的话,他们只怕便要困在这里,哪儿也不敢去了。

    不知道为何,吕布突然想起了以前所见过的有趣实验,生物学家把鲮鱼和鲦鱼放进同一个玻璃器皿,然后用玻璃板把它们隔开。开始时,鲮鱼兴奋地朝鲦鱼进攻,渴望能吃到自己最喜欢的美味,可每一次它都“咣”的碰在玻璃板上,不仅没有捕到鲦鱼,而且把自己碰得晕头转向。

    碰了十几次壁后,鲮鱼沮丧了。当生物学家轻轻地将玻璃板抽去之后,鲮鱼对近在眼前唾手可得的鲦鱼却视若无睹了,即便那肥美的鲦鱼一次次擦着它的唇鳃不慌不忙地游过,即便鲦鱼的尾巴一次次拂扫它饥饿而敏捷的身体,碰了壁之后的鲮鱼却再也没有了进攻的**和信心。

    几天后,鲦鱼因有生物学家供给的饲料依然自由自在地畅游着,而鲮鱼却已经翻起雪白的肚皮漂浮在水面上了。”

    想到这儿,他也是微微一笑,“这里可别像鱼缸一样,将自己当作鲮鱼一般的收拾啊,当然,更千万不要有一位生物学家在高处看着我们才行。”吕布自言自语的说了这些之后,又踏步上前。

    南宫煜却在身后听得有些莫名其秒,这里明明是地面之上啊,又哪里看得到有什么鲮鱼。

    这一次,吕布只是单单将金色残片插入了锁眼之中,倒是轻而易举便入得其内,他的心神附在金色残片之上,不断感应着那微小的变化,神色肃然全神贯注。

    而金色残片感应着锁眼之内的诸般机关,往前溢出的金色气息带着微微弧度,边缘所在锋利如刃。这些气息在吕布心神的带动之下,就如同藤蔓般生长着,长长的枝条轻轻在锁眼之中不停的勾画着。

    吕布虽不能目视,然而心神却是灵活异常,在这一刻,金色残片就如同他身体的一部份,他的手指没有太多的动作,却能带动着金色残片的万千变化,有如行云流水,说不出的赏心悦口。

    如刀如钩的藤蔓掠过之处,一道道机关被轻轻的打开,眨眼间,前方的通道变得愈加的宽阔。

    一柱香过后,只听得“卡嗒~~”一声轻响在吕布耳边响起,这意味着身前的锁已然被完全打开。而吕布却是顾不上兴奋,轻推了一下大门,然而令到他失望的却是,大门纹丝不动。

    他也不再多响,便将金色残片迅速的抽住,向着另一处锁眼插入了进去,两把锁的构造还是有着许多的不同,然而对于吕布来说,一理破万法,却也是可以轻易的开启,果然差不多亦是一柱香的时间过后,他也将这把锁轻轻打开。

    然而就如吕布先前所想的那般,没有给到他丝毫的侥幸心态,两把锁虽然先后打开,却并没有办法将门开启,既是这样,那他们也唯有华山一条路,便是要同时打开这两把锁。

    难道是与灵兵的属性有关系吗?吕布的心中想着,便干脆将自己身上所有可以可能用来开锁的灵兵都取了出来,也让南宫煜同样倾囊拿出所有的灵兵,他就在这大门口开始了一遍遍的尝试。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吕布在这一刻也是发现了金色残片的神奇所在,除了它之外,所有东西都插不入这锁眼之内。奈何这好东西只有一个,虽是好用,却解不了吕布的忧愁啊。

    便这般尝试了差不多有半天之久,吕布也是再寻不出办法,只能放弃了这破门入内的举动了。别离钩这一次表现的虽是热情主动,然而却又一次被勤勤恳恳的金色残片给比了下去,也是一脸失落的模样,而在方才对抗强大吸力的战斗之中,它半月形的肚子终于消化得干干净净,又回复到了浅月如钩的形状,安静呆在吕布体内的两颗星辰中间,不敢再多做动弹。

    而就在这时,却见到小白“吱吱吱~~”自远处扑腾着翅膀飞了过来,它来到吕布的身前,一边叫着,一边向远方作势飞去。

    “莫不是小白发现了什么特别之处~”吕布也是心念一动,登时又兴奋了起来,连忙站起了身,跟了上去。

    “特别,特别~~”小白亦是在空中发出简单的词语之后,见吕布跟过来,便向着前方更快速的飞了过去。 

第116章 九幽苦海法阵【第三更】() 
小白一路翱翔飞奔,引领着吕布和南宫煜二人来到了一处竹林之前,方才停了下来,而它虽是身形灵活,却是怎样都不愿意进入这竹林之中。

    而吕布定睛一望,也是看出了这竹林的特别之处来,这里的竹子全然不似外界所见到的那般葱绿,而是漆黑一片,在竹林之上,更是黑气翻腾不休,里面隐隐可见一张模糊扭曲的鬼脸翻腾不休,让人不由心生寒意。

    南宫煜见此情景,却是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前行俯地,一道金色的光芒贴着地面向前疾掠而去,这光芒方进入到竹林之内,便见到竹林中传来各样撕心裂肺的怒吼之声,不间断的贯入他们的耳朵之中。

    一团团黑气向着南宫煜的身前扑了过来,浓郁的死气之中,如同有无数挣扎的怨魂,各各伸出嶙峋的手掌,似要抓住南宫煜的身体,将她拖入到竹林之中。

    南宫煜修长的身形前倾,俏丽的容颜之上没有丝毫惧意,她的身体之中金芒现出,瞬间便破体而出,在身前一丈之地生出了【凤凰虚境】。

    一尾骄傲的凤凰浴火清鸣,两扇翅羽扇动着涅槃之火,却是这些怨魂最为害怕的火焰,登时,便将侵入这一片区域的怨魂给烧得干干净净,而其余的怨魂眼见其无上威力,又哪里敢再冲前半步。它们又怒嚎了一阵之后,声音便渐渐淡去。

    “这地面之上所布的,乃是【九幽苦海法阵】~~”南宫煜借着方才的察探,心中已是有了些许的答案,她眉眼之间有着隐隐的忧色,向着吕布说道。

    “哦,这法阵很厉害吗?”吕布听得这名字便觉得异常的难过,想来绝不是什么好的法阵,估计走的便是黑暗阴冷的路线。果然,南宫煜轻轻的点头说道,

    “这法阵并不常常用到,通常都是在大的法阵之中,用来作辅助法阵一途,布设的面积也绝不会哪这般广阔。此阵法便是将天地间的污秽怨毒之气引在一处,起到幻人视听的作用。而我看眼前的法阵,想是吸收到的污秽怨毒之气太过巨大,已是形成了怨魂的乐园,更生成了这奇怪的竹子,而这些怨魂的攻击力,显然是要强过原先的法阵不止数倍了。”

    “哦,”听了南宫煜的这一番话,吕布剑眉一挑,好奇的问道,

    “依你的说法,这【九幽苦海法阵】在此处所起的作用,便好似种植庄稼的土壤,而种出来的,便是这片竹林了是吗?”

    南宫煜点了点头,

    “正是如此,而且这法阵的布设手法,便和我栗家的布设手法极是相似,想来应该那叶涛所布。”

    原来如此,吕布点了点头,不自禁的想得更远了些,心中的忧虑更加的大了,叶涛既是会花费精力,布下这【九幽苦海法阵】,只为养怨魂之用,可想而知,他在藏宝之地的周围,所用的布设手法,定然都与此相仿,便是借用【寂灭荒原】的天险之地,来增强这些防御的力量。

    无怪乎他们会遇到这种种可怕的音波兽,还有古怪的引力,想来他的这番做法,定是令到寂灭荒原之上,原先微妙的平衡被打破,在这五百年之内,不断的发酵着,虽是没有发作出来,却在暗地里风起云涌。

    一只南美州的蝴蝶扇了下翅膀,引发了北半球一场剧烈的风暴,看似无意的一个动作,却造成无可估量的后果。

    吕布不自禁的想道,“叶涛这个异想天开的借势妙想,究竟会引发多大的震动呢?眼前这个巨大的宫殿,究竟是什么地方呢?而这里巨大的能量,显然已是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了。而他身上的那金色残片,被方君视作至宝之物,看起来似乎与这宫殿还有着隐隐的联系,只不知是怎样的联系。”

    这些虽是想不明白,可是事以至此,却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再说其它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便将这片法阵给尽数破去,寻到【天玄星海卷】之后,便先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吧。”吕布想到这些,便向着南宫煜说道。

    南宫煜亦是点了点头,当先迈步,周身上下闪耀着如凤凰般灿烂而炫丽的火光,迈入了竹林之内。吕布手提无双画戟,紧随在他的身后,两人就如战神一般,所到之处,黑色的竹子立刻死去,而怨魂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