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80部分

霸圣-第80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背酢炯琶鸹脑恐夏浅《裾街保徊还枪肀兜娜宋铮男姨拥蒙硭溃哟吮阍谡狻炯琶鸹脑恐狭骼俗牛苏馕耷钗蘧〉氖蚰晁暝隆

    在这片世界上,他是属于异类的存在,人在异乡也会思念家园,对于飘荡了数万年的一只鬼,想来也是如此啊。

    “不杀你倒也是可以的,然而留你在身边还是太过危险,放你离开又担心你会害人,还真是两难啊。”吕布见再没有什么问题要问,也是想到了这个棘手的难题,不由得轻叹道。

    这话说得鬼帝却是面色勃然一变,然而他除了吱吱唔唔的不断表达着忠心以外,似乎再没有其他的方法可用。

    说起来倒也是,岁月总是可以冲淡一切,三万年前的那一场大战,是何等的惊心动魄,然而是至今日,知道镇魔塔与天帝的人物却是寥寥。而他一个万年老古董,再加上又是鬼身,能够给到吕布的好处自是没有太多了。

    “我倒是有个方法,”南宫煜放下手中的天玄星海卷,抬起头来幽幽的说道。

    “哦,说来听听!”吕布和鬼帝闻之,两人的眼中同时闪亮了起来。

    “我刚巧望见,在【天玄星海卷】上有关于体内布设禁制的一些法门,虽说我没有布设过,不过应该和禁制法阵的布设大差不差,因此你若是信任我,便让我来尝试一次,能不能成功,或是有无副作用,我就不敢保证了。”

    “好啊!”听了南宫煜的这话,正愁无计可施的吕布大声叫好,可一旁的鬼帝却是面如死灰。毕竟他虽是阶下之囚,可是要拿他当白老鼠,却是他万万不愿意做的。

    吕布也在这时注意到了鬼帝的表情,

    “怎么,你不愿意吗?,那你是否有更好的办法。”

    鬼帝原本就难看的脸上,挤出无奈的神情,比哭不知要难看多少倍。他心中不愿,然而却也是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说到这儿,我也想出了一个,那便是废去你的功夫,这样我也就不用担心了。”吕布见他不愿,脑筋一转,乐呵呵的又想到了一个方法,他也不再问鬼帝的意愿,而是向血煞卫使了个神色,血煞卫会意之下,手刀高高扬起。

    “慢着!”鬼帝大声叫道,摆出了毅然决然的神色,坚定的说道,“我愿意在体内布设禁制,追随吕大人。” 

第123章 布禁制【第三更】() 
鬼帝坐在地上,正面对着的是同样端坐于地的南宫煜的俏立身形,南宫煜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毫无惧意的望向鬼帝丑陋的面孔,神情柔和如水,淡雅如兰的香气和着她轻柔的话语声一同飘向了鬼帝的身前,

    “不要紧张,放轻松,一会就可以了!”

    鬼帝的心中五味咂陈,面孔之上,更是如雨后被人踩了无数脚的泥地般,无比的纠结。

    不过他面对着南宫煜,也只能轻哼一声“嗯”,表示他已然准备好了。因为在他的身后,壮如铁塔身形挺拔的血煞卫早已严阵以待,根本不容他有半点多余的动作。

    此时的他,便是砧上的鱼肉,除了被切之外,没有其他的任何选择。

    “我恨啊!若是再多五百年的时间,我又怎么会遭到如此大的侮辱呢?”鬼帝的心中在不断的咆哮着。其实方才他与吕布所说的话,虽说大部份都是真实的,然而有一点点,却是由他虚构而出,这便是他的身份。

    他无论如何也要掩盖住自己的身份,否则的话,一俟吕布知晓了他的厉害,便无论他能给吕布多少的好处,也逃不过一死。

    因为他,便是三万年前不可一世的魔君!!

    他曾经登至了权力宝座的顶端,成为世上最强大的力量。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虽是不老不死,实力却会有着衰减增长的过程。在开辟出逆天通道的万年之后,他的实力达到了最低点,而最可恶的是,天帝恰在那个时间出现,一举将他击溃。

    然而天帝虽然强悍,却只能击溃,却不能将他杀死,于是天帝才想出了玉石俱焚的方法,炼制出镇魔塔,将逆天通道关闭之余,也将魔君镇在了塔中。

    他拼命的想要逃出来,却没有任何办法,直到五百年前,这一片环境突然发生了微小的变化。

    三万年的时光,令到他对于寂灭荒原之上的任何变化都了然于胸,甚至于镇魔塔附近一颗杂草的生长,都逃不过他的感受。

    他能够感受到,这是一种奇怪的法阵,似乎可以凝练阴气,聚集在一处,虽说威力并不算大,然而却令到他喜出望外,于是他便无时无刻的不在关注着这番变化,并寻找着如何利用这变化脱困的机会。

    终于在三百年后,他将自己的一缕阴魄自镇魔塔中逼了出来,落入到这片法阵之中,经由两百年的时光,终于让实力提升到了鬼帝的级别。

    然而没有等待他重振声威的梦想继续下去,便已然遇见了吕布一行人,并且差点被直接打散身死。

    他却是绝对不能死的,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是毁去镇魔塔,重新成为最强的霸主。为了这个目标,他唯有委曲求全,假意降服于吕布的身前,更是要受到禁制的束缚。

    “待到我的实力回复过来,这什么禁制于我而言,便可以轻松破去,到那个时候,我便要你们一个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每天哭嚎在我的脚前。”

    他的心中恶狠狠的想着。突然间一阵刺痛传来,眼前一黑,仿佛来到了无边的黑暗中,无数火花,骤然迸射,如火树乍放,令到他心神摇曳,不能自己。

    尖锐的群虫嘶鸣声刺人耳膜,汹涌如潮水,一波接一波。这股汹涌骇人的虫潮,仿佛熟门熟路一般,在他的体内来回穿行着,有条不紊。

    而南宫煜的纤手也是愈动愈快,不得不说,她在指法上的天赋非同一般,手指轻动之下,竟然形成一片白色虚影。白色虚影速度极快,快到肉眼难以捕捉。

    她的身形没有半分减缓,已是踩着奇特的步伐,行走在鬼帝的身体周围,她手指生出的虚影,贯入鬼帝的体内,硬生生的压制着那一波虫潮,令它们不断融入在鬼帝的四肢百骸之中。

    这套禁制名叫【万虫噬咬禁制】,乃是将星辰之力化作万虫,布入对方体内,平时没有半点异样,而若是对方有任何抗拒之心,便会引来施术者心神感应,从而可以控制万虫齐出,这种痛苦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

    而因为施展的对象是鬼帝,南宫煜便将星辰之力改作阴气,以便更加契合鬼帝的身体,而原理却是没有任何变化。

    万千虫豸,一遍遍地在鬼帝身上来回穿行,令他欲仙欲死、痛不欲生、时而浑噩时而清醒,人生百般滋味,他在电光火石间尝了个尽!

    吕布也大气不出,紧紧盯着浑身诸般光芒缭绕的南宫煜,神情紧张无比。

    他自是希望南宫煜可以将禁制布设成功,如此一来,他不啻于是多了一位打手,而且还是万年老古董级别的打手。再加上他对于云图宝鉴的理解,也算是一位不可多得的鬼才啊。

    想到这儿,他也不由得可惜起那位在洞穴中苦参金色残片的天才人物方君了,这位老先生虽说天姿绝顶,然而却没有弄明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重要性。若是读了万卷书,通晓历史,岂不是可以寻到些关于天帝的珠丝马迹;若是行了万里路,来到这寂灭荒原,找一只万年老鬼,不也是可以参透这金色残片啦。

    当然,吕布心中固然这样想着,却不晓得,这万年老鬼在寂灭荒原之上可是仅此一只,别无二号的,且这鬼还凶悍异常,不是那般好控制的。他心中想着这些,眼光却仍不离南宫煜和鬼帝的那片区域。

    忽然,南宫煜周身的光芒逐渐变暗。

    大约数息过后,她身上所有的光芒都敛去,而周围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变得虚无。

    黑暗虚无中,鬼帝忽然睁开眼睛。

    轰!

    一股浩瀚威严的气息,如同飓风般,轰然狂扫!

    吕布立时闷哼一声,脸色发白,不由得惊异地盯着鬼帝的眼睛。

    “这是什么力量?”

    吕布的心中泛起奇怪的念头,他在这眼神之中,恍若感受到了一种没有丝毫感情,犹如高高在上的神祇俯瞰众生的味道。

    这令到他体内的金色残片也不由的轻动了一下,便要带动起吕布身体之上的星辰之力,做出攻击之态。 

第124章 好色的登徒子【第四更】() 
待到鬼帝自痛苦中悠悠醒转过来,便感觉到除了体内的苦楚以外,似乎后背之上也有着同样的疼痛感觉。

    “难道是禁制布设不成功,令到身体内外俱受到损伤了吗?会会不令到我就此身死呢?”鬼帝大骇之余,翻身欲起,恰在此时,一脚飞踢向他的背部,令到他终于明白了疼痛有根源所在。

    他的身体还是灵活异常,这也令到他轻呼了一口气,回过头来,望见的是吕布怒气冲冲的一张脸,

    而他的手上,还举着一枚云图残片!

    这云图残片,怎么望上去如此眼熟呢?鬼帝又望了数眼,不自禁的朝着自己身上隐匿处摸了过去,这一下摸了个空,登时明白,这原来是自己身上的云图残片,只不过已是在昏迷之中被吕布给取走了。

    “你既是归降于我,便应当要全心全意,怎么可以和我玩这一手。因此,我要惩罚你。”

    吕布说完了这一句,便念动心诀,霎那间鬼帝的脸色便惨白不已,身体如筛糠般的乱抖着,倒在地上那可怜的模样,便是连为其布下禁制的南宫煜,都有些于心不忍。

    然而吕布却并不这样认为,他对于这鬼帝还是有着不小防范之心的。首先这鬼帝的智慧不低,行事狡诈却也干脆利落,是位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而他本就出自于幽冥地府,自是对于所有的规则都视若无物。

    对于这种行走于黑暗之中的人物,吕布前世身为神偷之时,也是见过极多的,他深知若是对他们太过仁慈,无疑于是对于自己的残忍,双方不过是存着各自目的走到了一起而已,与朋友的相处之道却是全然不同。

    更何况,鬼帝被控制之前,那最后一眼之威,直到现在还令到他心有余悸,若是仅凭直觉,他差点便在那一眼过后,便要杀了鬼帝。可是只一瞬间过后,鬼帝的眼睛之中便闪烁着呆滞的木然之色。

    转换之快,令到吕布都在怀疑自己是否是看错了。当然这些东西他心中明白,与南宫煜却是难以讲得清楚的。

    而他也是在心中定准了对于鬼帝的态度,既要用之,也要防之。而这一开始,当他自鬼帝身上搜出了云图残片之后,便做了个决定,就是立威。

    *****。

    鬼帝哀嚎了半个时辰之后,吕布终于停了下来,眼目炯炯带着威压凝视着他,令到他根本不敢发出任何怒言。然而吕布的声音却是一片春风化雨,仿佛方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从今天起,我们便是一条船上的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也不能始终鬼帝鬼帝的称呼你。”

    听着他浑若无事的话语声,鬼帝的心中恨得牙痒,却也只能认真的回答着。

    名字,是啊,他的名字是什么?似乎只在很久之前用过了。鬼帝陷入了回忆之中,用到自己的名字,那还是在三万年前的事情,在他成为幽冥地府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魔君之后,所有人见到他,都只是毕恭毕敬的以魔君相称了。没有人敢再直呼他的名字,因此,便是连他都几乎要忘记了。

    “我叫,莫…。。”鬼帝努力的回忆着,终于自久远的记忆中找到了一丁点的线索,“莫克摩多那多尔滚丢斯……”

    在幽冥地府之中,通常以名字的长度来象征家族的尊贵,鬼帝的名字亦是同样,异常的冗长,还没有等到他念完,吕布已是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这个太难记了,还是想一个好记些的名字吧。”他眼望着鬼帝,心中想了片刻,嘴角露出了一丝令到鬼帝有些心惊的不怀好意的笑容。

    “既然你是我手下的第一位鬼帝,我便称你做阿鬼,你觉得如何?”

    他笑意盈盈的望着鬼帝,似在征求着他的意见,而鬼帝却是如同五雷轰顶,震天价的响在脑海之中,全都是恶梦成真的感觉,

    “我乃堂堂魔君,不要这么挫的名字,士可杀,不可辱!!”

    然而好歹他也是有着几万年的功力,这一连串混乱的情绪总算被他平复了下去,他再度望向吕布之时,老树皮般的脸蛋已是云淡风轻之色了,

    “谢吕大人赐名,既是如此,便唤我作阿鬼好了。”

    “如此甚好,”吕布既是解决了此件事情,也不多说,便立刻返身向着先前的宫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