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霸圣 >

第86部分

霸圣-第86部分

小说: 霸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他与莫小荷二人却只有一个降落伞,为了让他得到生的机会,莫小荷选择了义无反顾的跳下。吕布痛心之下,也将赶来的林飞一把抱住。

    “你不是想要抓我吗?那就同死吧!!”

    他们二人一同落下,两人在拉扯之中,各自得到了半部太平要术。

    而吕布在疾速的下坠之中,依然不甘心的想要抓住先行落下的莫小荷。他希望生命最后的那一段时间,是与莫小荷牵手同行的!!

    狂风之中,莫小荷的身形轻盈,被他后跃先至,也是渐渐要赶上与她在半空中回合。

    可惜的却是,便在他快要触到莫小荷的手时,【太平要术】闪烁出了金光万丈,而他,便是在光芒过后,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成为了吕布。

    莫小荷最后望向他的那个眼神,无比深刻的印在了吕布的脑海之中。

    “啪~~”如同一道闪电击在吕布的心中,他的心狂乱的抖动了起来。脑海之中的音容与眼前的豁然分开,他的眼神里也是乍然间现出清明之色。

    “不一样,眼前这人不是莫小荷~~”这个念头一出,吕布恰如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被淋了一个透心凉。

    荆晓灵微闭双目,两颊酡红之色,修长的脖颈白皙之中带着些许的粉嫩,抿着薄唇轻往前凑来,正是一幅欲拒还迎的娇媚模样,却没有提防吕布大手朝前猛的一推,将她的身体推离了数丈之远。

    一股阴气带着凉意轻裹了过来,荆晓灵俏目一张,此时才发现自己入戏已深,浑身早已如出生一般,赤条条无半点牵挂。

    她依然是处子之身,一旦自欢愉中回过神来,便不自禁的羞红了脸,两条修长带着美丽弧线的长腿交叉在了一起,身形微弓如鹌鹑般的模样。

    也幸好荒原之中阴气密布,才能令到她如此快的回过神来,也幸好此处并无旁人,否则的话任谁见到荆晓灵此刻的模样,定是会血脉喷张。

    此刻的荆晓灵,堪比最为猛烈的【幻梦合精散】!!

    吕布可不是坐怀不乱老夫子,相反,他是位正值血气方刚的男子,而且正在经受着情…欲的极大考验!!

    他体内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了起来,可是面对着不远之处的荆晓灵,他却选择了没有妄动。

    是幻像,自己中了毒~

    自从发现身前的人并不是莫小荷,吕布便确定了这一点,他努力想要自幻像中挣脱出来,然而却没有半点用处,他的眼中依然带着迷离的色彩,除了可以入眼的幻像之外,再没有其他。

    “该死!”吕布努力的入定着,他既然无法散开气息,捕捉敌人的攻击,便亦只能将星辰之力散布全身,预备受到攻击之时,可以最大程度的发动反击。

    而至于方才那位女子,吕布却无暇多想些什么。

    荆晓灵耳听得不远之处,不断发出“嗬嗬”如野兽般的低吼之声,然而却不再扑来的身形,她也是好奇的望了过去。

    此时的吕布,全身剧震之中,周身浴在一团奇异的火焰下,猛烈的燃烧着。 

第134 第二条路() 
此刻的吕布看上去十分痛苦,却也正是防御最为薄弱的时候。

    要不要攻上去!!

    荆晓灵职业刺客的素养令到她立刻想到了这一点。她的手轻叩住【月晶轮】,可是伫在手里,却没有那么快的放出去,她的心若有所思!

    夺命厉害与疯狂是她异常熟悉的,这么些天带给她的那种危险感觉,让她根本不敢太靠近这个女人。而她所炼制的【幻梦合精散】,对其所说出的药性,荆晓灵也不会有半分怀疑。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令到吕布在方才放开了自己呢?这个问题引发了荆晓灵心中的好奇。

    方才那一番耳鬓厮磨令到她对于吕布心中的好感大为增加,然而她也明白自己为何会成为全然不设防的状态。

    吕布不经意间的一句话,悄然打动了她的心扉。

    “我会给你一个属于我们的家。”

    吕布在耳边呢喃的那一句,虽然荆晓灵心中清楚,这话并不是说给她听的,然而却让她心中涌起了一种暖暖的感觉。她并不是如同追魂那种,定要追求成为巅峰刺客的人物,虽然她也是刺客,但她也是女人。

    她渴望安定,这恐怕也是她为了保住自己刺客身份而不断努力继续刺杀吕布的最大原因。

    然而就在今夜,她忽然间累了,她发现自己已经厌倦了在黑暗之中游走。

    如果不是因为没有第二条路,她又怎么会一直走在刺客这条道路上呢?

    而眼前的这个男子,也就是她的猎物,却让她望见了第二条路所在。一个男人在情…欲的巅峰所能够展现的控制力和他所说出的话语,能够最好的显明他的个性。

    而且他还有一个刺史的身份。

    荆晓灵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若是能够跟随眼前的这个男人,她会有一个更加光明的前途。除了这个之外,她也还有另一个羞于启齿的理由。

    她似乎很喜欢方才与吕布肌肤相亲的那种感受。

    *****。

    又坐了良久,荆晓灵方才缓缓立起了身,她自百宝囊中又掏出了一件紫色裙裳穿在身上,而后伸手往前,【月晶轮】闪烁出一片【月华虚境】,将她自己和吕布二人笼于其内,她所施展这虚境可以引来月光之中的轻灵之气,想来对于平息吕布心中的情…欲也会多少有些帮助吧。

    “我也只能帮你做到这些,余下的,便看你能否撑得过去了。”荆晓灵的俏面映在月光之下,谓然轻叹着说道。

    在她身前的吕布,其身体之内,已然是如同疯魔一般。

    “我不能死!”

    吕布用尽全身仅剩的力量,疯狂地在心中无声嘶喊!他身体像筛子般剧烈抖动,皮肤下的血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乌黑粗大,弯弯曲曲像蚯蚓般,布满全身,说不出的骇人。

    他此刻的心智,最大程度的与幻像相抗衡着。

    两世为人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心若失去,便代表一切都失去了,因此,他唯有以全幅心力相抗衡,哪怕连脆弱的魂魄都要燃烧起来也绝不放弃!!

    【太平要术】发出淡淡金光,犹如呼吸一般,在他的身体之中不断的跳动着,引燃了些许的混沌之力,散发出来的气息更加精纯,若不是这蕴含着生命精华的气息相助,只怕吕布也很难再支撑得住。

    胸间那口气息已经变得极为微弱,突然化作一团烛火,一团随时可能熄灭的烛火。

    然而这团微弱的烛火却成为燎原星火,点燃体内的星辰之力,就像点着干裂又被油浸透的柴薪。深红色的火焰,吞吐火舌,沿着身体的各处,滚滚向前推进。

    这火焰似在与吕布身体外围的那奇异火焰相抗衡,双方各各排列阵形,吕布身体的每一处骨骼肌肤,都被当作了战场。不断有坚若磐石的肌肤血肉,在燃烧之中化为灰烬,而后,又一次重生出新的肌肤血肉出来。

    对于吕布而言,这种变化极端的痛苦。

    若果说方才与荆晓灵在一处,那种感觉叫做欲仙欲死的话,那么此刻的感觉便是欲生欲死了!!

    然而在双重火焰的燃烧之下,却还是有一点点的好处现出,那便是吕布此刻终于恢复了些许的心智,当然,这也同样会令到他更清楚感受到,来自于身体上的痛楚。

    “该死的!”

    吕布只感觉有两团火焰在他体内和体外燃烧着,这种痛楚从来没有如此强烈过,仿佛连魂魄都在被灼烧着。他的浑身剧烈地颤动,犹如野兽发出不断的低嚎之声!

    他的双目通红,蛛网般的血丝密布,额头青筋根根暴起,浑身的血管,全都宛如蚯蚓。

    吕布的心中,像有什么突然被点爆。轰!他脑海中一片空白,他身体所有的星辰之力、每一寸肌肉里所蕴含的每一滴力量,陡然爆开!

    两颗星辰此刻,就如盛满了水的锅烧开了一般,星辰之力在内肆意沸腾着!!

    层层叠叠,滚滚如雷。

    哪怕他曾经过不断地修炼,不断的战斗,似已明白各种痛苦,但是魂魄被灼烧的痛楚,却远远大于这些他已知的任何痛苦,这巨痛,令他痛得身体佝偻有如一只虾,每一寸身体都在颤抖。

    他浑身剧烈的颤抖,拼命咬住牙,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轰轰轰!

    火光疯狂地吞吐着,似要将吕布当作蜡烛彻底点燃烧尽!

    一旁的荆晓灵眼望见此,心头的震撼也是难以复加的,她自是望不见吕布体内的情况,然而吕布那狰狞到有些可怕的表情,还有遍及全身的火焰,再加上皮肤燃烧的焦糊味道,却是她可以望见嗅到的。

    她不敢多言,手中的月华虚境再度一亮,浓浓的月华凝练在了一处,形成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吕布的身上。

    荆晓灵自是知道这些清冷月华形成的雨滴不可能会浇熄这火焰,不过她所能做的亦只有此,只希望可以帮吕布减轻些痛苦罢了。

    而就在此时,荆晓灵心中一凛,她感觉到身后,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

    她回头一望,【月晶轮】在身后已是排出了防御之态,却见到身后出现的乃是两位他从未见过的人物,一个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年,立在了他的身后。

    那中年男人长髯白脸,一身文士打扮,气质儒雅。眼光却是并不望向荆晓灵,而是朝着吕布望去,口里微微的笑着说道,“在这寂灭荒原的深处淬炼身体,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只不过这方法倒是霸道得很啊。”

    “你是何人?”荆晓灵没有听懂这人在说什么,她身上的杀意涌出,沉声问道。

    而就在此时,中年男人身旁的少年却是开口说道,

    “师傅,他好像量不是在淬炼身体,而是中了极厉害的毒药,正在运功抗衡呢?”

    “哦,待我来看一看~”中年男人听了少年这样一说,也是伸手向着空中一抓,如长鲸吸水一般,将吕布身边的一缕气息抓到了身前,而后轻嗅一下,方才说道,

    “果然如此,还是极厉害的催情之药呢?不错,华陀,你的实力比之前成长许多,当真令师傅欣慰啊。”

    两人一来一去,倒是将荆晓灵晾在了一边。不过她听二人的对话,已是明白他们对于吕布并没有半点恶意,而且看中年男人方才露的那一手,便可以明显看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眼见于此,荆晓灵也是索性收起月晶轮,向着那中年男人躬身说道,

    “前辈说的不错,我朋友中的却是催情之药,前辈既然看出,也恳请出手相救!”

    中年男人这时才眼望向荆晓灵,微微一笑道,

    “不错,女娃儿情深意长,男娃儿定力也是极强啊!”

    在他意味深长的微笑之下,荆晓灵的脸同步微红一片。

    ……今日要全天考试,估计只有两更了~ 

第135章 悬壶济世() 
这中年男人话语之中的意思,荆晓灵自然是听得明白,然而他话语之中那种淡然自信的味道,却也是令到荆晓灵心中一动。他既然看得出吕布所中之毒,应该也会有解法才是,于是便立刻向着他说道,

    “前辈既是眼光锐利,也请出手相救!”

    说完了这一句之后,紫色裙裳轻动之下,向着中年男人盈盈拜倒,长长的裙摆散在荒原的地面之上,宛若盛开蓝色的花朵。

    中年男人倒没有拒绝,他手中轻轻拈动方才自吕布身上取得的那一缕气息,而他身旁那位名为华佗的少年,也离他很近的距离,同样专注的望着、嗅着。

    “华佗,依你之见,你觉得医治眼前这人,可以用些怎样的药呢?”

    华佗被问道之后,沉吟了一会儿,便答道,

    “师傅,依徒儿之见,当可用凤木、魂石、万轮花、紫叶和蓝晶为主药,铁背狼的鳞片磨碎,和着九曲熊髓一道为引,通过【万离水炼】之法,化去这暴戾乱情之性,便可以解得此毒。”

    “哦,你这法儿不错,以性温之物,和着凶兽暴戾的药引相调和,以求徐徐而入,化解这药性。”

    “徒儿的想法正是如此。”华佗虽然聪慧,究竟是少年心性,被中年男人一夸,也是高兴的很。

    “然而性温之物,云叶草比万轮花要好的多,而阴灵水也较蓝晶要好,且更容易与凤木属性相合,为什么不考虑用这两样呢?”

    似乎早料到了中年男人为有此一问,华佗听他说完,便立刻回答道,

    “阴灵水虽说比蓝晶要好,然而究竟远水解不了近渴,我们并没有将其带在身上啊。而至于为何不用云叶草,师傅,你上次用它时肉痛的样子,已让我知道它的价值定然是高的离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