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天兵 >

第112部分

无上天兵-第112部分

小说: 无上天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而听到尼玛那兴灾乐祸之语之时,狂刀又走到了那‘斧头’旁边,将手中的大刀放在一旁,然后伸手握住斧柄,用力一提,提起来的一瞬间,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干,这么重!”

    只是提起了一小会儿,就又放了下来。

    “大棒子,我还以为你的力气有多大呢?也不过如此吗?”尼玛在一旁冷嘲热讽的道:“还怕老大拿不动你那把破刀?”

    狂刀瞪了尼玛一眼,咆哮道:“干尼玛,有本事,你把他提起来,不用灵力,光是靠纯力量,你提一个给我看看!”

    “草,你个大棒子,是不是又欠干了!”尼玛怒了。

    “干尼玛就会叫,尼玛来啊!”狂刀挑衅道。

    刘凌风没好气的道:“得了,有完没完。”说着,将‘开山斧’收了回来,然后,走过去,将大刀拿起,往‘空间戒指’一放,就不见了。

    直到这一刻,狂刀和尼玛才注意到,刘凌风的手上,居然还带着一个空间戒指。

    目光之中,顿时,便是露出了一丝羡慕之色。

    “老大,你居然还有‘空间戒指’。”

    刘凌风微笑道:“恩,这次回‘许国’,我帮你们去弄两个,储存时间最少是五百年以上的。”

    “这……不用了吧?”

    “看你们那德行。”刘凌风没好气的笑道:“都说了,你们以后跟着我了,我自然不可能亏待你们,我既然能帮你们炼器,自然就不在乎这点小钱了。”

    “是大钱吧!”

    两人同时说道,他们都很清楚,一个‘空间戒指’,还是五百年的,那价钱绝对不便宜。

    如果,用灵石来计算的话,两个这样的空间戒指,基本上就是一个王级境界的高手,修炼一辈子所需要的灵石。

    “在我眼里,只能算是小钱。”刘凌风微笑着,心中却是说了另一句话,“而且,我拿两枚空间戒指,根本不需要花钱。永久性质的,或许没有,不过,五百年的,师傅那儿还是有的。以他的能力,也还是可以打造出来的。”

    刚才刘凌风那句话影响的气氛,因为这个小插曲,而又变得轻松了起来。

    而狂刀和尼玛似乎也没有陷入这样的思考中去。

    至于,刘凌风到底会不会阴死他们,那就只有刘凌风自己心里清楚了。

    ………………

    半个时辰之后,三人进入了许国的地界范围之内……

    “你们两人先进城,自己保护好自己,我才是他们所要追杀的目标,你们目前来说,应该还是没问题的,毕竟,当时,在他们的眼中,你们两个就相当于死人了。不过,依然还是要注意一下,指不定,那个杜天最后时刻,也把你们都供出来呢?”刘凌风嘱咐道。

    狂刀和尼玛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老大,你呢?”

    “我有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回头去找你们。”

    “恩,那我们在哪儿等你?”

    “佣兵工会在哪儿?”

    “在帝都。”

    “那就在帝都等我吧!最迟半个月,我一定会到的。”刘凌风之所以会回来,是要炼制出自己的‘本命魂器’的。

    没有师母的守护,刘凌风可不敢保证能不能百分之百的成功,至少,在师母这儿,成功率会高很多。

    “恩!”

    两人应声完了,刘凌风便微笑道:“速度出发吧!”

    两人点头,尼玛在转身离开之前,看了一眼刘凌风,脸上的带着一脸娃娃式的微笑,道:“老大,我觉得,你的微笑没有以前那么灿烂了,多了一丝成熟和沧桑的感觉。嫂子是个好人,她会走好的,你……要保重自己。”

    尼玛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极重,似乎每一个字都想了很久。

    刘凌风眼中闪过了一丝伤感之色,却微微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算心吧,我没事的,我还要带着你们干大事呢?”

    尼玛和狂刀点了点头,狂刀是一个粗人没什么多话,傻笑着道了声别,便是离开了。

    三人就此分道扬镳,狂刀和尼玛前往许国帝都,而刘凌风则是向‘许峰’而去……

    ………………

    许峰离许国的帝都其实也并不是特别的远,刘凌风在前往许峰的路上,也是特别注意了一下。

    不过,一路之上,到也没有发现哪儿在通辑自己。

    直到刘凌风来到许峰之下的时候,才在这座离帝都比较的城市之中,发现了一些穿着宗门服侍的人和一些军人参和在一起,到处进行着搜索。

    而在他们的手中还拿着一些画象。并且,还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张贴了出来。

    “恩,看来得速度见师傅一面,帝都,到底还能不能去,就得看师傅的意思了。”

    想到这儿,身形一动,刘凌风便是躲过了这些人,向着‘许峰’而去……

第一百六十五章 许国皇令

    许峰之上,丹器门大殿之中……

    这段时间以来,张昆和聂紫云多年之后重逢,过得很是开心。

    就像一对年轻人谈恋爱一样,他们也焕发着自己的第二个春天。

    每天两人几乎都是粘在一起,一起研究着炼器和炼丹方面的知识。

    他们今天的快乐,是那个他们共同的徒弟送来的。

    不得不说,刘凌风这个徒弟,就是他们的一个福星。这段时间以来,让他们的感情重新踏上了另一个更高的阶层。

    “回来了?”看到刘凌风回来的时候,两人都显得很高兴。

    “师傅,师娘!”刘凌风微笑着,行了一礼。

    “怎么了?”当刘凌风行礼问好的时候,聂紫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因为,刘凌风笑容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那笑容不如以前那么灿烂,那么自信了。

    或者说,更稳重了,更成熟了,另类一点,就是多了一丝沧桑和忧郁。

    一个人无论多么会掩饰,当他在经历过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情之后,气质上总是会发生一些变化。

    哪怕,他还是那个他,他还在表演着那个他,但是,有些已经改变了地方,就始终不可能再回归到原点。

    因为,有些东西已经深深的铭刻在了他们的心里,永远无法抹除。

    刘凌风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啊?”

    聂紫云却摇了摇头,道:“你也就能骗你师傅,可别骗不了你师母我,你脸上的笑容已经出卖了你,包括你的眼神,很明显,你遇到了一些伤心事情。”

    刘凌风微微一惊,到是没想到自己的师母居然连这个也能看出来。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情,有师傅跟师娘跟你撑腰呢?”聂紫云追问道。

    一旁的张昆也是严肃道:“凌风,如果,你真把我们当成你的亲人,就别对我们隐藏着什么。”

    刘凌风笑了笑,道:“我没想过要在你们面前隐藏什么,只是……”说着,叹息了一声,道:“好吧,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

    刘凌风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其中也包括自己与潘姻的相知相识,然而,在一起,两者之间的感情。

    甚至,所有经历过的点点滴滴。

    当这些记忆,在脑海深处埋藏的时候,刘凌风没有去挖掘,可是,此刻挖掘出来的时候,当他们如同潮水一般袭来,无法截制的时候,刘凌风的心……痛了!

    如同,心脏明明已经习惯了那根针的所在,却在这时,你把他给拔掉了出来。然后,又重新刺了进去。

    所以,在说完这一切的时候,刘凌风的眼眶之中再一次流出了泪水。

    或许,这不应该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泪水,也或许,男儿应该达到的境界是流血不流泪。

    可是,任何一个男人都很清楚,男儿流血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

    当真的有一件让你痛彻心扉的事情发生了,当,这一切,都必须要你去面对事实了,你还能说你不流泪吗?

    你敢说你的泪水永远不会越过你眼角的防线吗?

    有一种名叫感动的东西,是可以摧毁任何一个铁石心肠之人的眼角防线的。

    对于这一点,眼前的张昆和聂紫云都是深有感触的,他们在听完刘凌风的话之后,同时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凌风,这并不能怪你,只能说,这一切都只是天意。”张昆叹息着说道。

    聂紫云冷哼了一声,道:“狗屁的天意,还不是那些臭男人的**在做怪?这个世界,就没有哪个男人不是被下半身所支配的。只不过,有的人,克制能力强一些,有的人克制能力弱一些而已。”

    聂紫云有些气愤,说到后来,几乎就有些咆哮了,“克制能力弱的人,应该叫做无能之辈。任何一个强者,都不需要去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得到一个女人,也根本就不屑这么做,哪怕,这个女人是天底下最美丽的女人。”

    刘凌风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发愣的站在那儿,出神的望着远处的墙角,眼神涣散。

    “那个叫什么‘杜天’的人,对付这种人,就应该直接杀了,扔出去喂狗!”聂紫云依旧在说着,“凌风,这种人,杀得好。”

    刘凌风淡然一笑,道:“杀他一百遍,姻儿会回来吗?”

    “呃……”聂紫云被呛到了。

    “不会!”刘凌风自己给了答案,嘴角浮现微笑,看着聂紫云,道:“同样的,一个人,也只能死一次,所以,我无法杀他一百遍,既然如此,我也就没必要再去纠结这些事情了。不是吗?师母?”

    “凌风,你想得开就好了。”张昆点了点头,回答道。

    聂紫云却是脸色难看的道:“凌风,你小子可别吓我啊!总感觉怪怪的?”

    “师母,我能有什么怪怪的?”刘凌风苦笑道:“最多也就是成熟了一点而已。”

    聂紫云叹息了一声,道:“好吧,就当你是成熟了一些好了,对了,那‘风灵兽’既然抓回来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去炼制你的‘本命魂兵’?”

    “越快越好,最好是现在!”刘凌风语气坚定的说道。

    “现在?”聂紫云眉头一皱,道:“凌风,你还有什么事情要办吗?”

    刘凌风点了点头,道:“那杜天的背景不简单,是玄武宗宗主的儿子,在许国,楚国,晋国三国都有着他们玄武宗的分部,还有一个叫许风和许成的也是许国大将之子。我刚才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有人在通辑我们了,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通辑令三个国家就都会知道了。”

    顿了顿,又道:“而我还有两个朋友,现在还在许国帝都。师傅你应该有办法,可以带我过去找到他们的吧?”

    张昆却是冷笑了一声,道:“这只不过一件小事情而已。”

    其实,刘凌风心中也清楚,张昆的丹器门的地位是肯定不低的。

    当然,就算是低,以张昆帝级境界的实力,在这小小的许国如果还摆平不了这么简单的事情,那未免这个帝级境界的强者,也做得太不够格了吧。

    聂紫云却是惊讶道:“凌风,你不会不知道,这‘许国’说难听点,其实就是丹器门的吧?”

    “呃……”刘凌风大吃一惊,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这……”

    这件事情,刘凌风是确实不知道的,怎么说,许国也是一个大国,怎么可能是丹器门的呢?

    “看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聂紫云看到这一幕,到是笑了。

    张昆则在一旁显得有些平静,见到此幕,只是说道:“云儿,你就别逗凌风了。”

    聂紫云当然知道张昆为什么要这么说,因为,现在的刘凌风心情可不是特别好,所以,聂紫云点到为止,道:“昆哥,你来说吧!”

    几天之前,还是师兄师妹的,现在,就变成了云儿和昆哥了,可想而知,这几天两人之间的感情,肯定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张昆道:“其实,事情是这样的,许国当初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没钱,没势力,虽然,我们的师傅,也就是你的师祖是出生在这儿的,但,从小就离开了这儿,也就没有人知道他是出生在这儿的,直到后来隐姓埋名到了这儿,不过,他却在暗中帮助‘许国’,带了一帮人为许国打造了许多好品质的兵器,再然后就是财力的支持,这才让得许国这个原本就在灭亡边缘徘徊的国家,重新回到了正轨之上。后来,‘许国’能够稳定下来,也正是因为‘丹器门’。”

    顿了顿,张昆又道:“自那一次之后,许国皇族就对我们丹器门有了很严重的依赖性,同时,也把我们师傅以及整个‘丹器门’都供成了整个皇族的守护者。只要许国一天当执,那么,许国就必须要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