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天兵 >

第260部分

无上天兵-第260部分

小说: 无上天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梅林回头,看了一眼兰白,不屑的道:“她会不会回来,还是未知之数,你们这样相信她,我可不相信她。这一次的危机要来了,咱们恐怕都得要死,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你也用不着吓我。”

    兰白脸色一冷,“你……”

    而就在兰白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一道冰冷的如同九幽之下传来的寒冰一般的声音传来,“她既然想要死,那就早点让她死好了,免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

第三百五十四章 问罪

    “她既然想要死,那就早点让她死好了,免得她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

    随着声音的落下,三道人影,便是出现在了这‘北寒宫’的上空,而且,还是凌立于‘北寒宫’的上空。

    说这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向比较平和的慕容雪霜,此刻的慕容雪霜显得特别的强势,站立于‘北寒宫’的上空,她的这句话让得所有的人都清晰的听见了。

    “看,是宫主,那是宫主啊!我就说吧,宫主绝对不会丢下我们的。”

    有人见到北寒宫宫主的出现,立刻大叫了起来,显得特别的兴奋。

    “果然是宫主,宫主果然没有丢下我们!”

    “既然宫主已经回来了,那么,我们还走什么呢?”

    那些,此刻还在犹豫的人,看到宫主回来了,当即,也就留了下来,不再离开了。

    因为,她们都很清楚,只要宫主还留在‘北寒宫’,那么,那场恐怖的‘危机’就有渡过去的可能。

    只要‘宫主’还在,她们就有希望。

    这儿是她们的家,她们是不愿意轻易离家出走的。

    毕竟,离开了她,她们就是一个没家的孩子了。

    到了外面,能否正常的活下来,都很有可能是一个诺大的疑问了。

    在一片片的欢呼呐喊声之中,那些已经准备离开的人,也不是不太敢离开了。

    宫主已经回来了,大长老的话,不代表就一定是宫主的话,如果,宫主要找她们的麻烦,那么,她们也根本就出不去,也许,还会受到重罚。

    所以,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此刻,正在跟兰白兰大长老说着某些放肆话语的梅林,听到这声音,看到此人之时,眉头便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尤其是当她看到慕容雪霜身旁所站着那个中年妇人之时,脸色顿时也是变了变。

    虽然,她是没有资格去‘太上长老’密室的,但是,并不代表她就连见‘太上长老’的资格也没有。

    连太上长老都出来了,而且,就站在慕容雪霜的身后,此刻,慕容雪霜的话一出口,太上长老一句话也不说,从种种的迹象看来,慕容雪霜已经成功的征服了太上长老。

    至少,在这‘北寒宫’,慕容雪霜已经是拥有了绝对的话语权。

    慕容雪霜冷冷的看着梅林,冷冷的哼了一声,转头看向了兰白,道:“兰大长老,她到底是如何散布谣言的,如果,真的是死罪,那么,我绝对不会让她活着的。”

    兰白恭敬的拱手道:“禀宫主,在您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面,她一直就不曾安份过,一直在说你跟着……逃了!”

    顿了顿,看了一眼慕容雪霜,慕容雪霜的脸色微微一红,但,随即,立马恢复了正常,冷声道:“继续说,说重点!”

    兰白继续说道:“就在刚才,‘极光冰川群’发生动荡,让得我们这边受到了波及,结果,她就鼓动众人逃跑,说‘危机’已经来临,我们马上就要面临死亡的威胁,如果,想活命的话,就必须要赶快逃命。‘北寒宫’瞬间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然后,她在这片混乱之中,放走了梅飞雪,就在刚才,我追上她,致问她的时候,她居然还敢说……”

    “我都听到了!”慕容雪霜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头,看向了梅林,声音冰冷的可怕,“在此之前,我看在你是长辈,为‘北寒宫’付出了这么多的份上,我没有跟你计较以下犯上之罪,现在,你居然在‘北寒宫’人心不稳之时,散布谣言。‘北寒宫’待你薄,关键时刻,你就是这样报答‘北寒宫’的,师傅在天有灵,相信,绝对不会怪我处置严厉的。”

    梅林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你这是什么意思?”慕容雪霜皱眉冷声道:“你是说,我在诬陷你吗?”

    “难道不是吗?”梅林冷笑道:“你自己也说了,我是你的长辈,又何来以下犯上之说?至于散布谣言的事情,我几时散布过谣言了?你可以去问她们,我有没有散布谣言,我只是告诉她们,这一次的‘动荡’很可能就是‘危机’提前的到来,如果,你们想活着,就要想办法了,不过,如果想要跟着‘北寒宫’同生共死,便是可以留下来。”

    说着,冷冷一笑,道:“作为‘北寒宫’的宫主,你一消失便是五个月,没有任何的交待,作为大长老的兰白,也没有出来解释过,人心早就已经陷入了一种惶恐的地步,在这样的时候,‘北寒宫’没有一个主心骨,难道,作为二长老的我,不应该为她们考虑一下吗?”

    慕容雪霜被问得哑口无言,气得脸色都略带着一丝苍白,下方的兰白也是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而站在慕容雪霜身旁的太上长老寒玲,此刻却不好站出来帮谁。

    毕竟,她是整个‘北寒宫’的最顶尖存在,她的身份注定了她不能随便站出来说话。

    这样的小事,应该由她们自己来解决才对。

    而很显然,慕容雪霜并不是那样的一个人,她并不擅长玩多么大的心机,她更习惯于认真而执著,讲义气。

    下方的众多‘北寒宫’弟子,现在都看着这一场宫主与长老之间的对话。

    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宫主似乎是吃了亏的。

    自然,如果这个亏就这么吃了,在大家的心目之中,慕容雪霜的地位就要下降很多的。

    梅林得意的一笑,冷声道:“我梅林自问对得起‘北寒宫’,在这样关键的时刻,至少,我并没有逃走,我愿意跟着‘北寒宫’一起共存亡。这足已说明,我梅林对‘北寒宫’没有任何的恶意,宫主如此的贬低于我,除了是因为飞雪之外,相信,也是因为你身旁的这个男人吧?”

    梅林冷冷一笑,话锋一转,就将目标转向了刘凌风。

    ‘啪!’‘啪!’‘啪!’掌声突然响起,刘凌风鼓着掌,一脸微笑说道:“好!说得好,不愧是能够教出‘梅飞雪’这等欺上瞒下,不惜玩弄整个‘北寒宫’,以此来达成她目的的民族风格深沉之人的师傅,这一翻反击,果然是出色。”

    梅林脸色一热,刘凌风这话暗含的杀机,实在太过浓烈,冷声道:“一个外人,休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我们‘北寒宫’的事情,没有你插手的份。”

    刘凌风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是不是‘北寒宫’的人,你说了不算,只有她们两人说了才算。”说着,刘凌风指了指慕容雪霜和太上长老寒玲,一脸自信微笑。

    梅林眉头一皱,看向了太上长老寒玲,问道:“师祖,咱们‘北寒宫’一直有一条祖训,‘北寒宫’不收男弟子,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致问寒玲。

    寒玲本是不想插手此事的,一直在一旁没说话,听得此话,顿时脸微微一变,看到寒玲变色了,梅林也是大吃一惊,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

    但,既然已经出口,就是事实了,她昂着头,也并不逃避。

    寒玲冷声道:“‘祖训’是人定的,难道就不能改吗?我现在是‘北寒宫’的最高权力执行者,宫主没有修改‘祖训’的权力,我就没有吗?你好大的胆子,尽敢以下犯上,来致问我了,是谁给你的权力?”

    梅林脸色顿时一白,低着头,道:“师祖,我只是问出了大家的心声而已,就算如您所说,您可以改,但是,我们整个‘北寒宫’这么多女人,就一个男人,这……您不觉得不方便吗?”

    寒玲冷冷的道:“有什么不方便的?难道‘北寒’太小了,连一个人都融不下不成?”说到这儿,又是冷声道:“再者,祖训之上清晰的写着一条,凡对‘北寒宫’有着大贡献者,可自动成为‘北寒宫’的长老,此人对我们‘北寒宫’的贡献,绝对比你们现在所有的人加起来的还要大,他做这个长老,我都觉得屈尊了。”

    此话一出,整个‘北寒宫’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大吃一惊,这句话,如果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她们也许未必会相信,至少,心中也还会带着一些怀疑。

    但,从太上长老的口中说出来,那么,她们就绝对不会怀疑了。

    ‘太上长老’的身份和地位,注定了她不可能对她们说半点谎话,也绝对没有这个必要。

    包括梅林听到这话,也是大吃一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刘凌风居然如此有能耐,能够让得太上长老都对他有着如此之大的评价。

    很显然,这个刘凌风肯定是做出了某些让太上长老也自认为很难办到的事情。

    不然,以他武圣初期境界的实力,要想得到太上长老的认可,那是何其困难的事情。

    目光之中,略带着一丝异样的光芒,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她从来就没有后悔过,所以,她吃惊归吃惊,却并不后悔,道:“看来,他果然是个高人,连太上长老都如此的器重。”

    这话略微有些酸溜溜的,让人听着都有些不舒服。

    寒玲刚想说话,却听得刘凌风率先说话了,“那么,你对我是否还有其他的疑问呢?”

    梅林皱眉道:“没有了?怎么?你还想说什么吗?”

    刘凌风神秘的笑了笑,道:“既然你没有了,那么,是不是我可以向你问罪了,太上长老也说了我是长老了,相信,我的身份是足够了吧?”

    PS:今天在医院呆一天,奶奶没人照顾,她三个儿子,就剩下我大叔一个了,大叔还要工作养家,他是个老实人,两个儿子,一个在读书,一个还很小,所以,没时间。

    说实话,我们家更没时间,我老婆肚子经常疼得厉害,孩子也生病了,但,现在奶奶没人照顾,我爷爷家里还喂着七头猪,我们也不会弄,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必须要去打探才行。

    我是到今年才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祸不单行,本想昨天晚上多码点字,把今天和明天的稿子码好,结果,到了晚上,电线烧了。

    差点将我的稿子也全部弄丢。

    今天,找了一下,找回了今天的稿子,明天的话,但愿有人来替我吧。不然,真不知道怎么更新了。

    所以,这几天不太正常的更新,大家也不要往心里去。如果,欠了大家的,我一定会补回来的。

    另外,四千收藏,我不知道有多少书迷是一直跟着的,我希望这些跟着的书迷,能够给叶子多几张红票。

    这东西不要钱,不过,对于叶子来说就是一张脸!叶子就是想要一点脸,你们是老板,权利是你们的,我讨讨,愿意给,叶子在这儿谢谢了,不愿意给,叶子也不勉强。

    这段时间,我不经常会在书评区转了,有时间就会多码字,过年肯定还要走亲戚,我又没笔记本,如果不多码点,那么,就要悲剧了。

    原责上,是一定不能断更,所以,这个月的更新,肯定也只能以稳定为主。

    当然,如果你们肯给叶子打红包,叶子过完年,也给你们打红包。呵呵,开个玩笑!

    大家看书看得开心点,今天晚上九点半之前还有一章,自动更新的。

第三百五十五章 立威!震慑! 上

    “既然你没有了,那么,是不是我可以向你问罪了,太上长老也说了我是长老了,相信,我的身份是足够了吧?”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这个男人未免也太强势了一点吧,刚入门,居然就要问罪了。

    梅林有些害怕了,她不怕宫主,就怕这个男人,很诡异的她总感觉这个男人有点可怕。

    至于这到底是为什么,她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这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总给人一种害怕的感觉。

    “你到底想说什么?”梅林有些忌惮的看着刘凌风,皱眉问道。

    刘凌风摇了摇头,微笑的看着慕容雪霜,道:“霜儿,你给她定的罪,看我怎么一项一项给你数回来,我……”

    “霜儿?”听得此话,下方众人刚一开始还没什么反应,但是,经过梅林口中那加重的口音,下方的人群顿时便是涌动了起来。

    “他叫我们宫主霜儿?那……”

    “霜儿是前任宫主和太上长老才能叫的,他居然叫霜儿!难道,他们之间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