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天兵 >

第76部分

无上天兵-第76部分

小说: 无上天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武圣?”

    “不,应该是武帝境界的高手!”

    “这儿居然出现了武帝境界的高手?”

    众人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才反应过来,这确实是一个武圣,甚至是武帝境界的高手。

    这一点,很好证明,对方来的时候,是御空而来,而且,没有借助理任何的法宝,就这样直接飞了过来。

    能够不借任何的法宝飞行的高手,最次也是武圣境界的实力,但,看对方那御空而来的速度,丝毫也不像是一个才刚刚学会御空飞行的人,故而,才会觉得此人更可能是一个武帝境界的人。

    在这齐城的小小旮旯之地,出现了一位如此强者,这确实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诡异事情了。

    “胡爷爷?”看到这人的时候,刘凌风喊了一声,也是有些吃惊,胡明东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道:“干得不错,不过,你还是少了一份应该有的冷漠,想当强者,想站上世界之颠,就别把自己当好人,该杀的杀,该怎么处理的,就要怎么处理,人不狠,站不稳,这个世界,你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找机会对你下手。仁慈,我们这些逆天而为的人,没资格谈,除非不踏入这个世界,踏入了,就不能谈仁慈。”

    刘凌风怎么会不明白这些道理呢?

    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他的心还是有些软的,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微笑道:“胡爷爷,我知道,放心吧,下一次,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仁慈!不属于我刘凌风!

    “好,好啊!”就在此时,那边的徐天洪还没站起来,就又大声的咆哮了起来,“你居然找一个武帝境界的人来帮忙,原来,你可以赢,是因为找了一个如此强大的帮手,好,很好!我们徐家输得不冤。”

    说着,看向了张德崇,愤怒的说道:“张德崇,既然你们有这样的高手帮忙,当初,为何还要跟我们赌?你把人摆出来不就行了吗?我们徐家难道还有反抗的资格吗?”

    “放屁!”刘凌风怒吼道:“狩猎之战,绝对是公平的,所有的人,都是我跟天啸杀的。”

    “你们?”徐天洪很显然是不相信的,道:“就凭你们?哈哈,你问问张德崇他们,看看他们信不信?鬼才会信?”

    “不信,你可以找林家的人来问问。”刘凌风冷声道:“或者,你可以看看你儿子和徐娇的伤口,看看是不是我和天啸留下的。”

    徐天洪哈哈大笑道:“伤口,谁不会……”

    “砰!”,一股灵力在半空之中化作一团然后,直接轰在徐天洪的脑袋之上,徐天洪瞪大了眼睛,当场就直接被一击轰杀。

    “罗嗦什么?强者,从来不需要向弱者解释什么。”胡明东冷笑道:“既然他不信,就让他永远闭嘴好了。”

    说完,便是看了一眼徐家那边的人,然后,只见他双手轻轻的一挥,半空之中,便是突然出现了一把一丈多长的剑气,胡明东单手做劈壮,直接一刀斩下。

    看到这场面,徐家那边的人当即便是大叫了起来,“杀人灭口了!”

    “快跑啊!”

    ‘轰!’的一声,剑气轰然压下,化成剑幕,将那边的徐家之人一剑就给全部轰杀了。

    ‘啊!’‘啊!’……

    此起彼伏的惨叫之声,不断的响起,徐家那边想跑的人,都没有跑开,这剑幕轰下之后,又瞬间化为许多剑气,如分身一般,将所有的徐家之人追杀过去。

    武帝境界的高手,所施展的灵力,可不再是普通的灵力,而且,他们的剑技,剑气也不可能再那么普通。

    像他们这样的低等级境界之人,在他的眼中,就如蝼蚁一般,想怎么杀就可以怎么杀。

    一旁站着的张家的那些人,一个个脸色苍白,吓得有些不敢出声,只有几个老者脸色稍微好一点,但,也并不是特别的好看。

    一个武帝境界的人,确实可以随意的掌控他们的生死。

    虽然,在这些弱者的眼中,他们那些强者,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没来由的,他们的心里也是生出了一丝兔死狐悲的感觉。

    刘凌风看着这一幕,脸色微微的有些难看,却并没有说什么。

    胡明东转头对张家的人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不要乱动。”说着,便是随手一带,刘凌风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轻轻的一飘,便是飞了起来。

    这种感觉,他再熟悉不过了,腾空飞跃的感觉,上一世身为武圣境界的他,自然是经常用到的,所以,自然很熟悉。

    不过片刻的时间,刘凌风就被胡明东带到了一处悬崖之旁,这是齐城谷边上一座山峰的峰顶之上。

    “你不害怕?”放下刘凌风之后,看着刘凌风脸上一脸淡然的表情,胡明东微微有些疑惑。

    任何一个低等级境界的人,在第一次被人莫明其妙的拉着飞行的时候,都会有些害怕的。

    然而,刘凌风脸上的表情却是告诉了他,对方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有点吧!”刘凌风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很从容。

    “你隐藏得很好啊!看上去,你确实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胡明东赞赏的说道。

    刘凌风微笑道:“只是习惯而已,既然踏入了这个世界,自然要逼着自己成熟一点才行。就像胡爷爷你说的,这是一个人吃人的世界。”

    胡明东点了点头,道:“你明白就好。”

    “胡爷爷,琳儿呢?”刘凌风只有在叫李琳儿的时候会叫老婆,跟别人交流的时候,一般都叫‘琳儿’。

    按理说,李琳儿应该已经回去了,那么,胡明东和曾行空不可能还会留下来的。

    但,现在胡明东就站在自己的身旁,这隐约让刘凌风感觉到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她已经回大唐帝都了。”胡明东说道:“没办法,她说你会有麻烦,一定要我留下来帮你解决了麻烦再回去,我受不了这小姑娘的纠缠,只好答应了。”

    “哦!”刘凌风问道:“就只是这样吗?”

    “她好像有些生气!语气有些不对!”

    “还有吗?”

    “她说,她不知道能不能等你五年,但,她会尽力让自己去等你。”

    “我知道。”刘凌风暗然了低下了头。

    “她是一个好女孩。至少对于你来说是如此,她每天都会念叨着你,说你是她的小老公,如果要嫁,她也一定会嫁给你,不会嫁给别人。”胡明东看着刘凌风,道:“你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我还是觉得,你不可能是雷家的对手,所以,我们都希望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不要去想那么多了。上面的世界,不像下面这样,小打小闹的,一动,则会是很大的麻烦。”

    “我知道。”刘凌风咬了咬牙,抬起了头,遥望远方,道:“但,只要琳儿一天没有嫁给雷家,只要我刘凌风还活着,雷家就一定会是我必须要灭掉的一个家族。”

    “有这样的信心是好的,年轻人,确实需要一股冲劲。”胡明东道:“但,你知不知道,就连帝王阁都不敢轻易的得罪雷家呢?”

    刘凌风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雷家确实是一座横在他身前的大山,想要和李琳儿在一起,这座大山如果不翻过去,那就永远都不可能。

    而对于现在的刘凌风而言,想翻过这座大山,他需要做的,就不止是一点点的小事情了。

    未来!他有着清晰的规化,可是,他并不知道,这些人的成长,到底需要多久。

    “琳儿,她让我带给你一句话。”胡明东沉默了片刻,才说道。

    “什么话?”

    胡明东想了想,才缓缓用李琳儿的口气说道:“活着,好好活着,我会想念你一辈子!不要辜负了我的好意!否则,我死都不会原谅你的。”

    刘凌风的眼眶再一次湿润了,这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不要轻易的去挑战雷家,好好活着。

    为什么她要这么说呢?

    她在担心自己,她不想让自己轻易的去送死。

    在刘凌风的心中,此刻,只有一个声音——这女孩,真好!真好!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卷终章 下一站!

    齐城谷悬崖之上的风有点冷,可是,刘凌风却丝毫也没有感觉,望着远方,刺目的阳光怎么也无法让刘凌风的眼睛眨一下。

    眼球泛着红光,眼眶有泪光闪烁着……

    “她成熟了,似乎也长大了一些,不过,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更加的忧郁了一些,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是真的希望,你和她都能好好活着,开心的活着。”胡明东说道。

    刘凌风在听到‘成熟’和‘长大’这两个词语之后,心里没来由的痛了一下,这两个词语说明了李琳儿在听了自己所说的那些话之后,心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至少,在心态上,应该已经不再那么单纯了。

    刘凌风脑海之中,始终回忆着前一世,那张单纯面庞上流露出来的开心和幸福,她所需要的幸福其实真的很简单。

    简单得只是需要自己永远陪在她身边就足够了。

    可是,今生的自己,在她那单纯的心灵之上用匕首无情的割开了一道口子,她应该很疼吧!

    刘凌风真的感觉自己有些残忍,可是,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可能回过头去,重新再来,不可能选择性的去遗忘一些东西,留下另一些东西。

    所以,他无法抛弃那些属于他的责任,更无法忘掉那些留给他太过美好回忆的人。

    遥望着远方,突然觉得心里闷闷的,很不是滋味,男人,天生就有花心的**,可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从一开始就花心的。

    他们的花心,其实是心灵上另外的一种成长。

    或许,有人觉得这是借口,可是,男人们都知道,其实,在他们的心中,第一个爱着的女人,永远是占据了无法割舍的地位。

    哪怕故作不在意,早已忘掉,也永远不可能真正的割舍,在人生最终结束的时候,脑海之中,总还会有她的影子存在。

    男人的爱,更多的是残留在心底,体现在表现的,只不过是下半身带来的**。

    刘凌风当然也明白,自己并不是一个多么花心的人,可是,他无法忘记那份属于他的责任,没有重生到罢了,重生了,他如何能舍弃这些责任呢?

    “在想什么?”胡明东见刘凌风不说话了,便出声问道。

    “胡爷爷。”刘凌风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说道:“你说,爱情,它到底是什么?”

    胡明东想了想,回答道:“没有准确的答案,据我所知,青春期的爱情是放纵,是自由,青年期的爱情,应该就是成熟和责任,到了中年期,爱情就已经变成了一种亲情,这是一种感情的升华,到了老年期,爱情或许应该变成了一种依赖,相互依赖,相互扶持,人生的尽头,同样需要一份简单的爱情来维持。”

    刘凌风笑了笑,点了点头,呢喃道:“放纵和自由,成熟和责任,升华之后变成亲情,依赖和扶持。”

    说着,看向了胡明东,刘凌风问道:“胡爷爷,那如果属于我的责任不是只有一份呢?而多份呢?”

    “我不知道。”胡明东摇了摇头,道:“我也有过过去,我也谈过恋爱,我当然也明白,爱情这东西很让人头疼,但,我并不是你,我无法了解你的爱情是什么,不过,我想说一句的是,属于男人的责任,应该扛起来,无可逃避的扛起来,你可以不去拥有,但,必须要扛起他。”

    刘凌风想了想,随即,道:“恩,胡爷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

    胡明东看着刘凌风,道:“听了你刚才的话,我想我应该知道一些东西了,我是一个外人,无法替你自己做决定,但,我觉得,男人吗?野心大一点没关系,责任心同样要重,也许,你无法做到十全十美,但,至少你要做到问心无愧。这,是我站在一个长辈了角度说的话。”

    刘凌风点了点头,道:“谢谢,胡爷爷。”

    “不过,我站在公主的角度还是要说一句,她是一个好女孩,她是一个值得你去守护,你去付出的好女孩。”胡明东微笑道:“我不会刻意去改变你们这些年轻人的选择,但,希望,你能多多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人生,总会有着许多各种各样的选择,不要一步错,步步错,最后满盘皆输。”

    “我明白!”刘凌风点了点头,回答道:“可是,就如您所说,男人的责任无法抛弃,我想,我可以委屈自己,但,我不能委屈了我所爱的女人,更不能丢下属于我的责任。”

    “这个问题,暂时就不说了。”胡明东摇了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