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天兵 >

第91部分

无上天兵-第91部分

小说: 无上天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张昆很有可能就会直接冒然否诀自己的条件了。

    张昆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也是一个很冲动的人,很多时候,他都可以轻易的为朋友做出承诺,而且,承诺了就一定会做到。

    至少,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这一点,白青云还是很清楚。

    可是,眼前的这个臭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自己,似乎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若是不给他一点警告,恐怕,他还真会肆无忌惮的继续乱吼。

    “白青云,别忘了这儿是哪里?你是武帝境界的实力,我未必就不是?”白青云这一刻变得有点淡定了,“你白青云不过是玄天宗的一条狗而已,若真想闹的话,在我张昆这儿,你还真的休想可以全身而退。”

    张昆这话可不是吹的,张昆本身也是武帝境界的实力,如果,再加上此地张昆用七七四十九件圣器所布下的‘护山大阵’,白青云想要轻松离开,那就确实有点休想了。

    而张昆之所以没有在翻脸之后,下这杀手,或许有着一丝感情的原因,但,最终的目的,或许还是不愿意得罪玄天宗吧。

    毕竟,玄天宗乃是整个大陆之上,可以与昆仑剑派等顶级宗门相比的大宗门。

    一个武帝境界武者的陨落也是足已让他们愤怒的。

    刘凌风看了一眼张昆,记忆之中,张昆是一个比较重情义的人,就算是在翻脸之后,也没有如此对待这白青云,更别说直接骂别人是狗了。

    可是,现在的张昆,却是显得格外的嚣张,对,就是嚣张。

    这是刘凌风所没有见过的一面。

    所以,心中也是微微的有些吃惊。

    “你……”白青云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张昆,居然会如此对待自己,买卖不成还有仁义在吧,在他的印象中,张昆可不是一个如此无情的人。

    虽然,自己在玄天宗武帝境界的人之中,地位确实并不高,而且,也没什么实权,但,张昆却从来没有如此对待过自己啊!

    突然就这样直接骂自己是狗,这是白青云在张昆面前所受到的最强的耻辱。

    以前张昆在自己的面前,一般都是带着一种略带讨好的意思的,至于为什么,白青云很清楚,自己答应过对方要帮他打听到他师妹的消息。

    而且,越到后面,自己每次来的时候,都说已经摸索到了一些线索的时候,对方的语气和态度就越发的客套了起来。

    他的师妹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何等的重要,他很清楚。

    而现在,就为了一个刚收的徒弟,居然就跟自己翻脸了,居然连他师妹的下落也不想要了,这在他看来,实在是有些无法解释。

    除非,他眼前的这个徒弟知道他师妹的下落,可是,这可能吗?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刚才张昆脸上就不会露出那样的凝重的表情,更不会犹豫着要不要答应自己的要求了。

    那么,此刻张昆的态度就实在是让人费解了。

    为了自己的大计,白青云强压下了心中的这口怒气,只要达成自己的目的,那么,一切都不重要。

    白青云虽然自负,但,却同样是一个心机很重的人。

    他突然便是笑了笑,看着张昆,道:“张昆,这件事情,我现在不跟你计较。”说着,若有所指的道:“咱们现在是在谈你师妹的事情,这样的机会不会太多,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你不必急着回答我,更不要因为生气,而忘了你自己的本意,以及,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

    这样的底气,就连刘凌风都不得不有些佩服他了,换作是自己,尤其是现在的自己,谁敢这么对我,早就翻脸了,还会跟你这么谈吗?

    可是,这白青云却偏偏还是那么故作镇定,一副要继续谈下去的样子。

    张昆想了想,也没有马上回答,因为,他还无法确定自己的徒弟是不是真的知道这一切。

    师妹对自己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真的只能用这些东西来换取师妹的消息,哪怕是他的敌人,他恐怕也会同意的。

    而如果自己的这个徒弟并不知道,那么,麻烦就大了。让他再厚着脸皮去找白青云,那就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刘凌风自然知道自己的师傅在想什么,这一切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的,只不过,师傅还没有确定自己是不是知道师母的下落,所以,轻易不敢开口而已。

    一旁的白青云见到这一幕,便是知道有戏,只要有戏就好,其他的,他不在乎,就算要报负,等拿到东西,同样可以报负。

    而现在,不是报负的时候,而是拿着筹码谈条件的时候,也是自己人生路上的一个很重要的路口,一定是不能出任何差错的。

    不过,很显然,白青云的这个梦要被打破了,因为,刘凌风就站在这儿,这个注定会成为白青云的恶梦的存在,说出一句彻底让白青云愤怒的话语,“白青云,你没听明白我的话吗?让你滚呢?莫非,你真的不是人?就像我师傅说的,你是玄天宗的一条狗?”

    狗是听不懂人话的!

    一次,可以忍了,两次,看在那些自己想要的东西上,也算了。

    可是,接二连三的这么来,哪怕白青云的心机再重,也是忍不住了的。

    当即,便是冷冷的瞪着刘凌风,随即,看向了张昆,冷冷的道:“张兄,你这个徒弟,以后让他出门的时候小心点,最好别让我碰到,否则的话……”

    “你是不是不打算走了?”刘凌风根本就不理会他的威胁,微笑着说道。

    这句话有赶人的意思,当然,也有威胁的意思,“你若是不想走了,我相信,我师傅很乐意把你的命留在这儿。如果,你是想威胁我,或者说想要我的命,我相信,我师傅有办法让你,乃至整个玄天宗都会有一点不小的麻烦的。不信的话,你也可以试试!”

    虽然,刘凌风不知道给师傅‘风云剑诀’以及‘万物炼体诀’的人是谁,但,有一点刘凌风是清楚,此人乃是一个顶级势力的领头人。

    这一点,师傅曾经无意之中泄露过一点,不过,具体是哪个宗门,刘凌风就不太清楚了。

    张昆听得此话,脸色也是微微的一变,刘凌风能说出此话,自然说明,他知道自己的关系网。

    那也就意味着刘凌风知道那人是谁?

    突然之间,张昆觉得这个徒弟有一点像是一个恶梦了,太可怕了,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就根本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

    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对方的任何一点底戏,这……

    见到张昆不说话,白青云脸上微笑的表情,终于是变了,他咬着牙,冷冷的哼了一声,对张昆道:“好,很好,张昆,既然你不打算谈,那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你师妹的消息,你就找别人打听吧!告辞!”

    脸色很冷,却没有大肆的咆哮,可是,苍白铁青的脸色却已经出卖了白青云的冷心,他很愤怒,异常的愤怒。

    他绝对不会这么罢休的。

    张昆眉头微微一皱,刚要说话,却是听到刘凌风微笑着说了一句,“终于能听懂人话了!”

    “呃……”张昆没来由的笑了一下,这个小家伙还真是狂的可以。

    仗着自己在这儿,居然就不把一个武帝境界的人放在眼里,这样的心态,这样的底气,还真是让人有些无语呢。

    不过,看到刘凌风如此冷静的说话之后,张昆也就没有再阻止,他相信,刘凌风不可能拿这件事情跟他开玩笑。

    敢如此的破坏他好事,肯定是知道自己师妹下落的。

    白青云听得刘凌风的话,身体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刘凌风,随即,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个时候的微笑,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刘凌风同样报以微笑,很好看的笑容,仿佛是讽刺对方的微笑。

    白青云转身,什么话也没说,直接走了。

    张昆没有去阻拦对方,只是在白青云离开之后,皱眉看向了刘凌风,“我想知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东西?”

第一百四十章 师母的消息

    “我想知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东西?”

    刘凌风带给张昆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个如此年轻人的站在你的面前,把你所有的底戏全部翻了出来,而且,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都给翻了出来,你能不惊讶吗?

    假如你是一个名人,你的光辉事迹很多人都是知道的,那还好说一点。

    可偏偏张昆是一个特别低调的人,而且,他的秘密,一直很多,知道的人,那是少之又少的。

    哪怕是那个神秘的大人物,所知道的东西,也很有限,至少,丹器门的一些隐秘知识,他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哪怕,他跟自己的师傅关系很好。师傅可是说过的,丹器门的东西,非弟子不得外传,哪怕是玩得再好,感情再深的人,都不得外传。

    ‘丹器门’的壮大,不需要滥于充数,要的是精英。这一点,别人也是不知道,可是他同样知道。

    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张昆其实打心底的不相信这一切真的只是因为一个梦。

    可是,如果不是梦,又怎么证明这一切呢?

    难道说对方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就拥有了未卜先知的能力吗?

    但,就算未卜先知,好像也不可能知道的这么具体而且详细吧?

    再者,如果,哪个人能够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第一个人也绝对不是来找他,因为,他是一个与事无争的人。

    他也从不会想要去与大陆之上的势力做斗争。

    无论是说实力,还是丹药的方面,对方都足可以用武力来解决,只要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师傅,找到足够多的天才地宝,那不就够了吗?

    那样的不劳而获不是更好吗?

    想来想去,张昆终究还是想出不任何头绪,所以,只能向刘凌风提问了。

    刘凌风笑了笑,回答道:“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一些,我还知道,丹器门的背后一直有着一个很强大的存在,只不过,这个人到底是谁,我不知道而已。”

    “真的只是梦而已吗?”

    “亦真,亦假!”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话呢?”张昆摇了摇头,叹息道:“你知道我的一切,而我却不知道关于你的任何事情,唉……”

    刘凌风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傅,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我唯一能够告诉你的是,这一辈子,你和师母都将永远是我最亲近的人。不管你信不信,至少,我是信了。”

    “呃……”张昆摇了摇头,虽然感觉有点莫明其妙,但,这句话在他听来,确实是挺受用的。

    “好了,我想你刚才那么盛气凛人的将那白青云给喝走,应该是知道你师母的下落了吧?”对于师妹的下落,张昆是很着急的,已经找了这么多年了,心里怎么可能不着急呢?

    刘凌风微笑道:“师傅,你刚才的样子,确实是让我吃了一惊。我没想到,一直挺重情义的你,居然会对白青云发那么大的火。”

    “那我该是什么样子?”张昆没好气的说道。

    “我以为你会挺伤感的,没想到,你居然会发如此大的火。”刘凌风笑道。

    张昆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有些黯然了起来,“我一直认为既然是朋友,就应该互相谅解,不要去计较太多,因为,计较得太多,失去的就会更多,既然是朋友,就应该相互帮助,吃点亏没什么,只要朋友觉得开心就好了。但是,今天的白青云……”

    说到这儿,顿了顿,摇了摇头,叹息道:“我以为白青云只是会贪点小便宜,贪就贪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这一点无可厚非,可是,关键时刻,你不能这样摆我一道不是?拿我师妹的消息,来威胁我,那一刻,我是真的杀他的心都有了,也许,就像你所说的,我是一个很重情义的人,还是下不了那个手。假如,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用古怪的表现在提醒我,在阻止我,恐怕,我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

    说着,张昆眉头一皱,看向了刘凌风,只见刘凌风嘴角的笑意更浓,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张昆顿时就怒了,“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做?”

    刘凌风很无耻的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不早说?”张昆愤怒道。

    “我想说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我已经来不及说了。”刘凌风无辜的道:“他进来的时候,我也一直找不到机会说,更不可能直接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些话,不然,不仅他会对我很大的意见,恐怕,就是您,也未必就会多么的待见我了。”

    张昆摇了摇头,叹息道:“唉,也好,总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