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都市言情电子书 > 爱我别虎我 >

第16部分

爱我别虎我-第16部分

小说: 爱我别虎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对不起,我赶著要出门!」他不想和一个抛弃他的女人,讨论他好不好的问题,童凝还在等他呢!

    电话那头隐隐传出女人啜泣的声音,夹杂著嘤嘤的抽噎声。「——沈——放——你不爱我了吗?」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是她先不爱他的吧?可是一听到她在哭,再硬的心肠也会动容,他最怕女人哭了。怎麽回事?!谁欺负她了?

    他的大脑下达一百次的命令,要他立刻挂掉电话,奔去找那个有著阳光般笑容的童凝,她正在医院等著他呢!

    「童凝,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她不是远嫁美国了,为何又回来呢?他还是忍不住关心道。

    没想到他好心一问,童凝竟哭得更厉害,淅哩哗啦的,像前几天那一场害童凝肺炎住院的大雨。

    「呜呜——沈放,我好想你喔——」

    她的哭声越来越大,越哭越哀怨,哭得沈放六神无主,只想著要快点过去安慰她。

    「告诉我你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抄下地址,夺门而出,心里焦急著要去安慰哭得伤心欲绝的童凝。

    忘了另外一个童凝,正在医院等著他去接她出院。

    一○一号病房里,护士小姐二度进来问童凝。「你男朋友去办理出院手续了没呀?」有点要赶人的意味了。

    童凝满脸歉意地说:「他快要来了,再等一下下,好吗?」

    沈放,你怎麽还没来呢?
第十章
    「我就知道,只要我一哭,你一定会过来。」童凝将脸靠在沈放的胸膛上。

    原来童凝只是利用他的弱点!

    沈放的脸色露出不悦,并将那一张装饰得很美的脸挪开。

    「既然你没事,那我走了!」

    童凝一把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走。「我知道你有一个对你很好的女朋友了,唉,也许现在说已经来不及了。」

    「到底是什麽事?」说著甩开童凝拉住他的那只手,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尤其现在童凝的醋劲又特大,他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童凝看著沈放刻意地和她保持距离,抿起双唇,心里难过地说:「——沈放,我真的好後悔离开你喔。」

    「太晚了!在我们刚分手那一阵子,我的确很期待你会突然回来!跟我说这一句话,但是现在——」他的生命里已有了另一个童凝。「这句话对我来说,已经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不过,童凝的突然出现也不全然对他没有意义,至少她让他看清楚自己真正爱的人是谁。

    童凝苦笑著。「你一定很爱她,才会对我这麽冷酷。」

    他只是幽幽一笑,不置可否,但还是留下来,听她抱怨因为如何不适应异国的生活,和老公吵了架闹别扭而逃回来的种种不满——

    只是,大多时候,他的灵魂出窍,心里一直挂念著在医院等他的童凝,脑海里则盈满了那难忘的一夜情、那火热的唇、那阳光般的笑容、那浅浅迷人的小梨窝、那雨中送棉被的痴傻,还有她噘著嘴说:「早跟你说过我有帮夫运吧」那执拗的神情,她所有的点点滴滴……

    如果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这个童凝,而是那爱他爱得连自己的小命都不顾的童凝,他一定会冲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告诉她,他有多麽爱她啊!

    童凝发现他心不在焉。「沈放,你走吧!」

    他愣了一下。「嗯?你刚才说什麽?」

    「虽然你的人站在这儿听我讲话,但是你的心却飘到别的女人身上,想必她一定很值得你珍爱吧,唉!好羡慕她啊,可惜我没有那个福气了。」

    沈放心平气和地说:「童凝,你不是一个做事会後悔的女人,更不会因为婚姻生活遇到一点小波折就任性出走,这样闹别扭、耍脾气,实在不像你。」

    童凝哑口无言,羞愧地不敢面对沈放的善意指责。

    忽然有人开门进来,三个人同时吓了一跳——竟是童凝那个美国老公?!

    原来那个憨厚的美国老公被公司裁员了,又不敢告诉童凝,怕她会担心,所以才心情不好,和童凝起口角。而人生地不熟的童凝一生气,头一扭就跑回台湾来了。

    沈放的话真是当头棒喝!她真是太不成熟了。像个孩子似地闹别扭,不顾他人的想法,甚至给沈放和老公添麻烦,她太幼稚了。

    「老公,对不起,我不该那麽孩子气,害你担心了!」

    满心内疚的童凝,重新投回美国老公的怀里,又是一阵哭哭啼啼的。

    「老婆,你放心,我已经找到新的工作了,只是可能要搬家到旧金山的矽谷,可以吗?」

    「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无论你去哪儿,我都跟你一起,老公——呜呜呜——」

    这样也要哭,爱哭的女人还真恐怖,幸好他的童凝是个阳光女孩,不然他可能要去开面纸工厂呢!

    轮到他开口说话了吧,他伸手拍著童凝那个憨厚的美国老公。「喂,快把你家的欧巴桑带回去美国吧,别再让她回来把台湾哭衰了!」然後看著还在流泪的童凝说:「拜托你节哀顺变,行不行?!」

    童凝这才笑了。

    有一句话在两人分手时,他没说,现在讲应该为时不晚。「童凝,祝你幸福!」

    没想到他这一说,童凝又哭了。「沈放,你也一样,一定要幸福喔!」

    是啊!他一定要幸福,看一眼手表,糟了!他该去医院把他的幸福接回家了。

    ☆☆☆

    快中午了,护士小姐又进到一○一号病房,下最後的通牒。「你男朋友到底要不要来办理出院手续?」

    「我自己来。」

    童凝的脸冷冷的,肚子里却是比火山还热的岩浆在滚烫著。

    自己办理出院的童凝,离开医院後,并没有回家。她在外面流浪了一天一夜,彻底冷静地决定逼自己放弃掉对沈放的感情,因为沈放太伤她的心了。

    直到隔天早上,童凝行尸走肉似地进了办公室,此时的她就像个台风眼,中心点无风无雨,但周遭的人却已感受到强风和豪雨,只希望办公室不会被土石流给冲垮了。

    她直直走进沈放的办公室,眼神和表情十分震人,像被国庆烟火轰到了脸,再从云霄飞车上自由落体,摔落到烂泥巴里,一脸的可怖。

    身上还穿著昨天的衣服,那件天蓝色的碎花棉质洋装,感觉很舒适自在没有压力。那还是她请邻居陈小姐特地从家里帮她带过去的,因为沈放说,喜欢那样子的她!

    沈放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思绪混乱的童凝低著头,两手撑在桌子上,双肩微微发抖。不知是等人等得疲累虚弱没元气?或是怒火中烧血压升高?还是伤心难过肝肠寸断在哭泣?

    宁静的办公室里,忽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声。「——啊——」

    那惊天动地的嘶喊,闻者无不动容。

    同事们开始议论纷纷。

    李全当然也听到了,冲出去将失魂落魄的童凝带回自己的办公室,反手将门关上,窗帘拉上,杜绝同仁们的好奇眼光。

    满腹委屈和怒气的童凝,只好拉著李全诉苦。「我在医院等他,从一大早等到中午,等到护土来赶我出院!他太过分了——」

    童凝的怨恨就像滔滔江水,绵延又丰沛,看不到尽头,李全只好挥出快刀斩乱麻。

    「童凝回来了!」

    「我一直在医院等他,连家都没回去,回来什麽——」

    李全只好换另一种说法。「沈放的前、任、女、友回来了,你听懂了没有?!」

    童凝所有对沈放的怒言愤语全在舌尖上打住了,不叫、不喊,也不吵了,只有一张急速冷冻的苍白表情。

    李全瞧她的神情,她似乎听懂他的话了!

    李全继续说:「我听说『那个童凝』昨天上午突然打通电话给沈放,哭著说好想他,沈放那个人最怕女人哭了,更何况是以前所爱的女人——」看著眼前的童凝那欲哭无泪的神情,隐约可以听见她心碎的声音,实在有点不忍心再说下去。「我想,这应该是沈放没去接你出院的原因。」

    童凝好久好久没办法言语,几乎连呼吸都屏住气息,整个人陷进深度的无意识中,直到心脏缺氧引发强迫性的呕吐。

    「呕——」整天没有进食,哪有东西可吐,连心都没了。

    李全吓了一跳,忙著拍童凝的肩,想安抚她极度失落的情绪。

    「童疑,你生气归生气,别忘了呼吸呀!」

    她在呕出那一口气后,才回过神,把李全所说的话在脑海中倒转了一次。

    「童凝回来了?」

    失魂落魄的她,眼睛找不到焦点,在白亮亮的日光灯下散成一片模糊。

    好奇怪的感觉啊,第一次这样喊著自己的名字,为何却如此陌生呢?如此讨厌?

    因为这个名字会伤人,伤到一个也叫「童凝」的傻女孩。

    李全看她面无表情地喃喃自语,实在有点骇人。「听沈放说,你和她,你们两个童凝,不是见过面了吗?」

    她这才明白,原来那天在沈放家喝姜汤的女人,就是他的前任女友——童凝!难怪沈放会急著赶她走,她姜汤喝完了。唉,童凝啊,你真是自古多情空余恨啊,不管你如何付出、如何痴情,沈放最终还是选择了旧爱!

    只是那天在医院,沈放为何又要骗她说什麽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可笑的是,她居然相信了!她真是个大白痴呀!

    门外传来同事的声音。「总监,早!」

    李全咬牙切齿地咒骂著。「沈放这个臭小子终於来了,我去替你教训他——」

    「不准骂他!」

    好坚决的痴情啊,李全真的被童凝吓到了,这时候都还护著沈放!

    童凝转身冷冷地走到外面的办公室,李全紧跟在後,随时准备接住因受不了刺激而昏倒的童凝。

    她很冷静地朝沈放走去,怎麽才一天一夜没见过他,就觉得他好陌生、好遥远了呢?

    「嗨,沈放!」忍住夺眶的泪水,强颜欢笑,等著沈放转过身来,看一看那个全天下最傻的女孩。

    沈放一听到童凝的声音,立刻停下步伐,倏地转过身来,焦急万分地拉起童凝的手。

    「我找了你一天一夜,你去哪儿了?!我有好多话要跟你说——」

    「你什麽也不必说,我都知道了!李全都告诉我了。」

    沈放一听脸色都变了,怒不可抑地说:「李全知道个屁!你听我说——」

    童凝用力地摇甩著头,嘶喊著。「对不起,我不够坚强,无法听你当面亲口说你最爱的人还是以前的女朋友,我招架不了的,我的爱情能量已经用完了,没办法再对你付出了。」一滴泪水不争气地自她的眼角泛出来,沿著脸颊滴到她的唇,好咸好苦,像她对沈放的爱情。

    沈放的手温柔地托住她的脸,难掩不舍地说:「你不必再为我付出了——」

    童凝的心痛了一下,水水的眼睛凝视著沈放的坚定神情,没想到他真的对她讲出如此狠心的话!

    沈放认真地望进童凝悲伤的眼眸,背脊挺直——该是他对童凝做承诺的时候了。

    「——你不必再为我付出了,让我为你付出吧!童凝。」

    她又别开脸,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欲哭还笑。「欸,你指的是另外一个童凝吧?你的旧情人不是又重回你身边了吗!」

    同事们大吃一惊。「真的吗?以前的童凝回来了!」大家不由自主地看著现在的童凝,又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

    「哇!两个童凝,会不会太多了一点?」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满脸愁苦的沈放。

    ☆☆☆

    沈放知道这个死结若是没有解开,他是没有好日子过的,於是斩钉截铁地叙述著。

    「她是因为和老公吵架闹别扭才回来的,我和她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你也在场,後来你气得跑开,我则难过的谁也不想见,便将她赶走了。第二次她找我诉苦,却发现我的心思早就飞到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上,她只好祝我幸福,还说她好羡慕你喔。後来她的美国老公追来了,两个人误会冰释,抱头痛哭,他们坐回美国的飞机,现在已经在三万多公尺的天空了。」

    童凝噘著嘴,面有疑惑。「真的吗?」

    沈放满脸被冤枉的无辜状。「是不是要我叫她快生个小ABC回来叫你阿姨,你才相信自己的老公。」

    「你在胡说八道什麽!」什麽老公啊?!她整张脸简直红透半边天,比那些天王天后还要红呢!

    办公室的同仁一阵哗然,纷纷起哄。「总监,下跪求婚!总监,下跪求婚!」

    「你们别闹了!」双颊绯红的童凝和胸有成竹的沈放被大家围在中间,想逃也逃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