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清末洋流 >

第125部分

清末洋流-第125部分

小说: 清末洋流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耍绻蠛菏轿ⅲ街矣兴陕俏一瓜嘈牛墒谴蠛喝缭恢刑欤淮靼芟婢湍鼙狈ィ煌辰剑苑街业母鲂站褪钦剿酪膊换嵬督担院笳庵只安灰偎担悦馕蠡帷!

    叶芸来叹息,拱手道:“是末将多虑了。”

    程学启身上的鲜血还没洗净,风风火火的赶上城墙,对林启容道:“末将前来交令!”

    “好!方忠威武,本将已经计你一功!”林启容上前扶起程学启,。

    程学启感叹道:“城下清军不同寻常,士卒不但拼死效力,军官也视死如归,真乃我军劲敌,怪不得皇上先行西征!”

    叶芸来笑道:“程师长可有良策,此番敌军没想到我军会主动出击,这才吃了亏,如果敌军有了防备,就怕出城作战有去无回啊!”

    程学启低头思考,微微摇头:“末将也无办法,只能不停的用大炮轰击。”

    叶芸来看着城下暂且退去的湘军,叹道:“湘军攻城一天,我军已经报废十门大炮,如此下去,半月以后,我军恐怕”

    程学启想起了喝茶时听说书先生讲的朱元璋打天下的事迹,笑道:“不如收集城中火油,将火油装在酒坛中,这个方法末将年轻的时候试过,威力大得很,烧起来就是一大片,湘军这些‘小乌龟’一坛一个,把他们烤的焦熟。”

    林启容拍掌而笑:“此计甚妙”

    李续宾见李续宜平安回来,急忙上前查看。

    “大哥,你不用担心,大丈夫就应该马革裹尸,以报效国家。”李续宜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刚毅之色。

    李续宜拍着弟弟的肩膀,欣慰道:“好样的!不愧是我李家子弟。”

第一百五十一章 喜得闺女() 
南京军事会议

    林大基指着地图上的九江城,通报战局:“启禀皇上,湘军攻打九江已经有半个多月,他们完全切断了九江对外的联系,我军集中在南昌的三万援兵只攻到瑞昌附近,前线将领纷纷反应湘军洋枪数目众多,请求洋枪队支援。”

    杨开林从小在湖南长大,对湖南周围地形最是了解,谏道:“湖南乃是内陆省份,想要接收洋枪只能从广东、长江这两处地方,请皇上下令严查,必能切断湘军洋枪来源!”

    李秀成闻言,笑了起来:“杨大人有所不知,我江苏省长江督查司已经对过往船只严格搜查,但是这帮歼商总有办法夹带,上个月竟然有人将洋枪放在水中,系在船底,要不是有人举报,谁能看出来?还是另想他法为上。”

    李云中见李秀成胸有成竹的样子,问道:“你有什么方法,尽管道来!”

    李秀成起身行礼:“启禀皇上,要想断绝湘军洋枪来源,必须根除源头,微臣已经在上海等地张贴告示,不准交易军火等物资,违者没收,短短半月就有三家洋行被查处,没收洋枪一千两百多支。”

    “有效果吗?”李云中貌似平静的问。

    李秀成面色微红,低头道:“颇有成效。”

    李云中也不点破,深吸口气:“湘军装备洋枪,对我军危害甚大,必须从几个方面下手,第一,凡是在大汉经商的商人都要在商会注册,如果犯法,就要严密监视其合作伙伴;

    第二,对湖南籍的商人要重点监控,这帮人对湘军的事业最是上心;

    第三,洋人贪鄙,宣布下去,对违法交易举报的人,不论是谁,都享有交易份额的三成作为奖励。

    此战对我大喊至关重要,这期间一定要严防死守,决不允许有丝毫怠慢。”

    李秀成欲言又止,终于鼓起勇气言道:“微臣怀疑洋人军舰也为湘军运送军火,他们无视我军要他们停船接受检查的命令,径直向西驶去,回来的时候船上又装满丝绸、瓷器。”

    欧洲火药味越来越重,大汉又有一万五千洋枪队,还怕什么样人!李云中正色下令:“以后所有洋人军舰、货船都要接受检查,违者当做通敌,可令炮台开炮将他们击沉。”

    张遂谋见洋枪的事告一段落,起身道:“今天是十一月十一曰,广东左宗棠、江西曾水源已经出兵,参谋部已经调集五万大军,驻扎在孝陵卫,随时可以支援九江,与湘军决战。”

    “微臣有一计可以全歼湘军!”李秀成灵机一动,开口惊人。

    李云中道:“什么计策?”

    李秀成来到地图面前,指着九江,言道:“如果湘军攻克九江,肯定会出兵攻打安庆,我军从江西出精兵攻打武汉、九江,如此就可将湘军人马包围在安庆城下,没有钱粮补充,湘军坚持不了三个月!”

    作为参谋副长,杨开林反驳道:“此计太险,九江至安庆无险可守,湘军要是绕过安庆,三曰就可兵临南京城下,到时军心震荡,我大汉如何向百姓交代?再说我军也不是非要打歼灭战,只要将湘军击溃,使其二年之内恢复不了元气就可。”

    杨开林虽然没有加入湘军,却对湘军有种微妙的感情,他是湖南湘乡人,而湘军骨干大部都是他的老乡,因为同是读书人,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遇到节曰什么的,还会聚在一起吟诗作对,交情很深,如今虽然各为其主,兵戎相见,他认为于公于私都应该保全他们的姓命,为大汉效力。

    兵部侍郎杨金龙赞道:“杨参谋说的不错,九江怎能轻言放弃,微臣请皇上出兵!”

    李云中微微点头,想到第一期军校学生都已经毕业,可以建立新军样版了:“现在我命令:洋枪队改编为新一军,陈玉成为新一军军长,下辖三师,谭绍光、黄金文、白银武为师长。”

    见所有人起身立正,李云中顿了顿,有接着说道:“任命李秀成为征西大将军,赵烈文兼任参谋长,率领新一军,第一军第一师、第八军、第九军以及水军共七万人支援九江!节制安徽、江西所有兵马。”

    李秀成惊喜交集,相比江苏都督,他还是更愿意到前线打仗,乍听闻如此命令,激动地语无伦次:“微臣必以死相报,谢皇上!”

    “下雪了!”

    李云中一大早就被外面嘻嘻哈哈的声音吵醒,听说下雪了,李云中一下做起身体,想起苏三娘就是这几天待产,急忙穿好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下。

    傅善祥乌黑亮丽的头发上沾满一层白雪,雪白的披风在阳光的照耀下灼灼生辉,长长睫毛上还残留着湿气。

    “你看你身上这么多雪,小心着凉了!”李云中将傅善祥拥进怀里,为她清理身上的积雪,当然少不了上下其手,揩了不少油。

    比较传统的傅善祥还是受不了,左右看看,娇声道:“皇上,昨晚上还没摸够啊!”

    李云中霎时间将其他的事抛到九霄云外,银声道:“一辈子也摸不够!”

    “噗嗤”傅善祥一声娇笑,躲开了李云中的魔爪,提醒道:“皇上,皇后娘娘还在等着你呢!太医不是说孩子就在这两天生吗,你可不要错过了!”

    “生了!生了!夫君,皇后姐姐生了!”许月香风风火火的跑进院子,扶着院门弯着腰,嘴里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喊道。

    李云中急忙上前扶起月香,问道:“什么!三娘真的生了!”

    “恩”许月香连连点头。

    “太好了,男孩还是女孩?”李云中瞪着眼睛,看着许月香的一举一动。

    “女孩”

    李云中迫不及待的冲向永安宫。

    “哇哇哇哇”还在房门外的李云中就听到婴儿的啼哭声,迫不及待的推开房门。

    “参见皇上”

    “免礼”李云中慢慢走向产婆,小心的将孩子接过来,踱步到苏三娘身旁坐下。

    看着苏三娘苍白的脸庞,李云中心疼不已:“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孩子,三娘,我还清楚地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时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娶你为妻,生儿育女,没想到现在真的梦想成真,上天真是待我不薄!”

    “噗嗤”苏三娘莞尔:“你还有脸提,当时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英雄人物,这才出兵相救,没先到你第一次就见到人家,就盯着人家看了好久,我当时还纳闷,这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怎么会干起那么大一番事业,有那么多的兄弟甘愿为他效死,在百姓当中更是一呼万应。”

    李云中想起当时被押往浔洲处斩,感叹道:“当时我还后悔就这样白白的死了,骤然得救,又遇到三娘你这种国色天香的女子,当然会痴迷,可惜你那时对我爱理不理的。”

    “我是一个未亡人,而且还是一名盗贼头领,怎么配得上你,要不是你对我说了那么多羞人的言语,我才不会从了你呢!”苏三娘想起当时长沙**一夜,脸色绯红。

    李云中‘嘿嘿’笑道:“那叫先下手为强,我可知道军中不止我一人对你有意思,万一被别人捷足先登,我上哪哭去!你看孩子都哭了呢!”

    苏三娘露出疲惫的笑容,勉强道:“可惜是一个女儿,不能为夫君传宗接代!”

    李云中将孩子放在床边,婴儿一下子停止了啼哭,还对着苏三娘眨眼,可爱的样子一下子就把李云中逗笑:“没关系,女孩也很好啊,你看她多可爱!我一直期望有一个女儿,俗话说得好:女儿是父亲的贴身小棉袄,这孩子长大了一定会孝顺,她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叫缘语怎么样,象征着我们因为缘才聚在一起,一生当中有说不完的话语。”

    产婆走过来,小心谏道:“皇上,孩子还是给老身带一会吧!”

    李云中拍着额头,连声道:“对对,你有经验,我差点忘记了,小心!”李云中将孩子放在产婆怀里。

    “皇上,皇后娘娘需要休息。”产婆接过孩子,皱着眉头再次提醒。

    李云中恋恋不舍,没想到不但抱不到孩子,连老婆都不让陪,看来自己留在这里,三娘是睡不着的,李云中留了两个宫女和产婆在内伺候,将其他人都叫了出来。。

    洪宣娇、傅善祥、许月香,就连傅鸾祥都在外边,见李云中出来,齐声问道:“皇上,皇后娘娘怎么样了?”

    李云中笑道:“母子平安,你们等会给宫里的侍卫、宫女、杂役发几个红包,愿老天保佑!”

    洪宣娇上前拉着李云中的衣袖,娇声问道:“皇上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早就想好了!”李云中将曰思夜想的名字如实说了出来:“缘语!你们看这个名字怎么样?”

    “李缘语!怎么有点像男孩的名字!”许月香娇憨的问道。

    傅善祥娇笑:“那时孩子还没生下来,皇上当然不知道是男是女,起了这个名字也不足为奇。”

    “嘘”李云中小声提醒:“三娘要休息,咱们还是换个地方聊吧。”

第一百五十二章 相互劝降() 
湖南南部的一条小道上,行走着两百多汉军。

    “大帅,前面就是金乡镇,要我说,何必理那王錱,这小子一肚子坏水,肯定是害怕大帅征发,这才使了缓兵之计,约见大帅!”李玄在前面开路,看着弯弯曲曲的河流,对王錱生出一肚子怨气。

    这王錱真不是好歹,汉军刚至临武县,他就埋伏在路旁偷袭,幸亏前营机警,这才让他无功而返,没想到第二天王錱就恬不知耻的派人前来劝降,你来我往,平白耽误了三天时间,一计不成,又施一计,竟然学着古人鲁肃,相约在江中会面。

    左宗棠微微一笑,解释道:”我之所以对璞山忍让,是因为他比较务实,对待大清并不向曾国藩那样死忠,当初我与璞山结交,就知道他善于应变,常常对大清现状表示不满,如果能将璞山劝降,那么李克惠,刘霞仙(刘蓉),李西庵这些同门师兄弟就必然有所动摇,湘军从内部分裂,就大大减轻士卒伤亡。”

    李玄深吸口气,叹道:“就怕王璞山不识好人心,辜负了大帅一番美意,以末将愚见,还是趁机将他擒住,慢慢诱降为上!”

    虽然领兵打仗,左宗棠变得狡猾许多,但还不至于做出如此下作的事情,摇头拒绝:“两军交战还不斩来使,如果贸然扣押璞山,璞山刚烈,恐怕再无一丝诱降的可能,还是到金乡镇聊聊的好。”

    两百多护卫围着左宗棠、李玄二人,慢慢接近金乡镇。

    金乡镇外面有一条河流穿过,水面只有三十几米宽,

    “大帅,坐在船上的那人不就是璞山吗!”李玄指着孤身一人坐在船上垂钓的蓑笠翁惊道。

    见左宗棠走向岸边的小船,李玄指着黄麒英、王隐林道:“大帅带他们两个吧,以防有诈,末将在前方守候,如果王錱敢有所异动,末将就拦住他的去路。”

    左宗棠也不好拒绝李玄的一番好意,只有带着黄麒英、王隐林二人上船。

    “季高兄,没想到湘乡一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