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清末洋流 >

第132部分

清末洋流-第132部分

小说: 清末洋流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续东行请求曾公想办法。”

    吴立蓉惨笑道:“曾大帅远在千里之外,就算出兵相救也来不及,你这样分明是让我苟且偷生,我怎能如此?”

    何宗骏训道:“我是让你把实际情况告诉曾公,让他知道我们是怎么兵败身死的,这全是官文害的,难道不该让曾公提防他吗?你不用再说了,去不去随你,我这就进城去了。”

第一百六十三章 靖港大捷() 
都兴阿听说李续宾派人请援,就将何宗骏带到官文面前。

    官文眯着眼睛笑道:“昨曰本官还接了圣旨,皇上的意思是保住城池,奋力杀贼,如今我防守武昌,李公剿灭贼寇,这正好符合皇上的意思,你却大老远的从前线跑过来,这是何意?”

    何宗骏跪倒在地,请求道:“如今李公被围在靖港,省城长沙无力救援,请总督大人出兵,如此即可救李公与危难之中,又可歼灭反贼建功立业,求大人速速出兵!”

    官文神态轻松,毫不在意:“李公用兵如神,现在军威大振,何攻不克,哪里还需要我从湖北发兵相救。”

    都兴阿。多隆阿二人见此情况,全都不敢多说一句话,以免惹祸上身。

    何宗骏继续求道:“请大人看在胡巡抚的面上救我们一救,湘军对大人的恩德永不敢忘。”

    官文身为满人,早就对这帮汉人心存疑惧,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湘军军制,这根本就是胡林翼与曾国藩的私兵,他随时随刻都要想办法削弱,怎会出兵援救?

    “不必说了,本官并无援兵可派,你还是回去告诉李续宾,让他多杀几个反贼,为皇上分忧,这就对得起他头上的顶戴。”

    何宗骏见官文始终不肯发兵,起来大声骂道:“官本你不学无术,贪生怕死,平时只会溜须拍马也就罢了,没想到国难当头,你还计较私利,李公要是败亡,湘军十万余人都不会放过你!”

    官文气的脸红胡子翘,指着何宗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你你”

    都兴阿上前一脚将何宗骏踹倒在地:“大胆,竟敢以下犯上,你不想活了吗?”

    官文拍着桌子怒道:“让他给我滚,本官告诉你,本官不会发兵,就是一兵一卒也休想。”

    何宗骏冷笑看着官文一眼,转身出了总督府。

    多隆阿赶紧上前,小声道:“大人,这何宗骏说的有理,湘军上下抱成一团,如果他们敌视大人,湖北可就乱套了。”

    官文没好气的训道:“怎么,你同意出兵,那就你带兵去好了。”

    多隆阿悻悻而笑:“卑职的意思是,大人根本就没见过他,不,此人根本就没来过武昌,就算他曰巡抚胡大人兴师问罪,我们也好有个借口拖延。”

    官文的小眼珠转了转,缓缓掉头,问道:“他是一个人过来的?”

    都兴阿确定点了点头,补充道:“本官派人打探过,他是一个人进入武昌的。”

    “嗯”官文狠声道:“一不做二不休,你们派人结果了他,这件事要瞒着锦堂,他就是个死脑筋,不会拐弯,如果他向湘军告密,事情闹大了,我们不好交代。”

    “遵命”多隆阿立即起身追着何宗骏而去。

    吴立蓉等到天黑也不见何宗骏出来,明白他已经遭到了官文毒手,有心进去报仇,又觉得这样做不值得,他在城外驿站写了封信,托人带给曾国藩,又立即坐船向靖港而去。

    1月25曰,这时的湘军已经饿了三天,是兵无斗志,将无权威,各营纷纷逃散,不是投降就是跑回家乡躲起来,各座营垒很快就被陈玉成攻破。

    李续宾知道这次在劫难逃,他命手下取来笔墨,草草写下给曾国藩的书信,以及给他弟弟李续宜的诀别信,心中暗自庆幸没有带李续宜前来湖北,他把信交给身边曾国华,嘱咐道:“这两份信很重要,你就是投降,忍辱偷生,也要把它送出去。”

    曾国华含泪点头,这是李公给他活下去的理由,心里又是悲苦又是感激。

    李续宾将自己随身所带的奏折公文全部烧掉,将还留在身边的幕僚、将领叫过来,凄惨的说道:“我义不当生,诸位可以自寻生路,我绝不怪罪。”

    众人互相望了望,又一齐看向李续宾,齐声道:“公既死,我等亦绝不负公,义当同死!”

    “哈哈李某何其有幸,与诸位共事!”

    李续宾带着身边最后一百多人冲向陈玉成中军大营。

    “砰砰砰”

    “砰砰砰”

    一阵白烟飘过,冲锋的湘军人员全部倒地。

    谭绍光带人过来,见到没死透的就补上几刀。

    “师长,你看!这下面有个活人!”

    谭绍光近前一看,原来一个受伤的士卒,倒在地上,身上面趴满了死人,看来众人是为了拼死掩护此人,才如此做的,就要上前一刀结果了李续宾。

    刘丽川拉住谭绍光,摇头:“此人也许是个大官,留着他一命也许能派上用场。”

    谭绍光一脚踢开李续宾身上最后一具尸体,对着左右说道:“将此人绑了,找几个俘虏问问,认不认识他,对了,千万不要让他给跑了!”

    吴立蓉举着大刀,一个人冲向汉军营地,他还不知道李续宾已经全军覆没,嘴里大声喊道:“杀贼”

    “砰砰砰”

    靖港镇大败的消息,飞快的传遍各地,先是长沙、武昌,不到半月就传到九江、彭泽、太湖,湘军将领个个目瞪口呆,士卒则全然不信,李续宾是他们心目中的战神,打长毛的时候,很多敌军一见他的旗帜就跑,怎么会战死在湘军老家呢?

    最难过的就是曾国藩与胡林翼。

    曾国藩痛失爱将,重要的是他的弟弟曾国华被他安排在李续宾麾下历练,如今也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收到长沙求援信,就已经让离长沙最近的郭嵩焘派军回援,就是王錱他也写去一封书信,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初编练湘军的几千精锐被一打尽,湘乡籍子民损失殆尽,想想也知道,现在家乡是人人披麻,家家戴孝,他曾国藩被大家戳了脊梁骨。

    胡林翼在李续宾求援的时候就有预感,为此他接连写信给官文,让他尽量照顾李续宾,没想到信刚寄出去两天,他就收到信使递上来的战报,打开一看,竟然是李续宾所部在靖港镇全军覆没,无一生还,他一下子扑倒在地,吐口鲜血不省人事,部将见了,也吓一跳,赶紧让郎中医治。醒过来的胡林翼立即率军返回九江,将李续宾遗留下来的兵马都交给李续宜统领,并任命他为陆师统领。

    胡林翼与曾国藩各自在大营举行公祭,胡林翼为此写了一篇祭文:

    使闻公已死,将信将疑,中夜惶恐,怅然若失,公岂死也,我将何依,斯人不出,我将于谁同归?

    三军哭声震天,老天仿佛也被感染,九江地区下起了鹅毛大雪,两军只得罢战,各自返回营地,等待着,等待着爆发。

    对比湘军这边的愁云惨淡,汉军营地却大相庆祝,士气大振,名不见经传的陈玉成刚一领兵,就取得如此大捷,这让众将领建功立业的心思更加强烈,要不是天降大雪,他们早就率军攻打湘军营寨了。

    李春发见军心可用,对李秀成道:“如今九江弹尽粮绝,正是我等救援的时候,看这天气,大雪下午就会停下,请大帅吩咐,我等也好做好准备。”

    李秀成‘呵呵’而笑,底气十足:“半月前,第二舰队就已经赶来支援,只是当时九江并无危险,湘军注意力都被**长他们吸引,现在**长取得靖港大捷,歼敌过万,湘军元气大伤,今天晚上,三军齐发,猛攻湘军大营,生擒曾国藩者,重重有赏!”

    鹅毛大雪果然在傍晚的时候停下,这让曾国藩产生不幸的预感,来不及哀悼弟弟国华,急忙吩咐各营戒备。

    “大人,不好了!短毛营地灯火通明,水军已经向我军水师营寨冲来!”彭玉麟前段时间就注意短毛水军力量大增,已经不敢单独与他们作战,除非与杨载福联手,才能前去汉军营地挑衅一番。

    曾国藩大惊:“短毛要决战,命陆营戒备,火枪队上前迎敌。”

    李开芳第九军率先达到湘军营寨外面,见营寨前方上前火枪队严阵以待,急忙示意大军停止前进。

    “轰轰轰”

    湘军大炮对准汉军轰击,李开芳这一个月以来,吃足了湘军这一套的苦头,只能命士卒趴在地上,冰冷的雪地突然让他头脑清醒许多。

    “退回去,先退回去!”李开芳对后边的队伍边喊边挥手。

    李秀成看着逃回来的李开芳,大声责问:“大胆!李开芳你竟敢违反军令,未战先逃,你可知军法无情吗!”

    李开芳笑道:“末将只是有了个破敌之策,为了避免士卒伤亡,所以下令先行撤退,请大帅明察。”

    李秀成道:“说来听听,有理就记你一功,如果是胡说八道,休怪本帅不讲情面。”

    林凤祥等太平天国投靠过来的人全都微笑的看着李开芳,他们都知道李开芳的为人,绝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李开芳镇定自诺:“末将发现,湘军营寨前方的积雪并未融化,有一尺深浅,士卒时常滑倒,不利于进攻,而天色已晚,如果士卒身穿白色服装,与地上雪色连成一片,湘军必定真假难辨,我军乘势进攻,必能攻进湘军营寨。”

第一百六十四章 奇袭() 
李秀成听了李开芳的想法,当即将军服脱下来,里面是白色**裤,走到雪地对众将领问道:“你们看此法可行乎。”

    白银武睁大眼睛,惊奇的喊道:“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大帅站在此处,真的分辨不出,大帅头上再套个白色罩子,就是走到我面前,也不一定能发现,末将认为此法可行。”

    李秀成把胳膊放在眼前,果然与雪色相连,满意而笑,立即吩咐:“选五百精锐,全部换上白色衣服,一个时辰后出发,大军跟随其后,一旦五百士卒攻进营寨,大军随后掩杀。”

    “遵命”

    白银武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打扮,为防止意外就连鞋子也被涂成白色,全身上下只露出两只眼睛在外,五百人慢慢的从营地走出,行走在**的大地上,寂静而又诡异。

    李秀成炸了眨眼,发现前方突击队竟然消失了,连忙对李春发问道:“前方突击队到哪里了?”

    李春发惊讶的看着李秀成,:“不就在那颗树旁边吗?咦!怎么没了,我刚刚还看见呢!”

    林凤祥指着地上的脚印,解释道:“在后方可以凭脚印判断,至于在前面,末将也不知该怎么看?”

    李秀成一挥手:“全军沿着脚印慢慢跟上,不杀进湘军营寨就不许点火把!”

    惨白的月光,照射着**的地面折射出缕缕光华,一眼就可以望到三丈之外,加上火把闪烁的亮光,就和白天没什么两样,如此良辰雪景也让湘军放松了警惕,再也不向往常那样,派出斥候打探,没有巡逻任务的值夜士卒全都缩在一起,围着篝火取暖。

    “赵二子,轮到你们小队巡逻了,他娘的别忘了带口酒,这小风能吹到人骨头缝里!”

    赵二子不情愿的站起来,对一帮手下喊道:“兄弟们全都起来,熬过这一个时辰,大家都能回去睡觉了!给我打起精神来,听见没有!”

    “知道了”

    “这鬼天气,短毛都窝在被窝里,哪会出来打仗!”

    “就只有我们这帮小兵最辛苦,当官的都搂着娘们睡觉。”

    “胡说八道,军营哪来的娘们,如果有,俺黎牛第一个上,就是死了也甘心。”

    “呸!二牛,就凭你一个大头兵还想睡娘们,你做梦的时候再睡吧。”

    “哈哈”

    赵二子笑骂道:“你们这帮王八蛋,都是街坊邻居,大家谁不知道谁,都是大光棍一个,还想睡娘们,给你们小娘子,你们会睡吗?”

    黎牛最后一次在篝火上搓了搓手,认真的回道:“俺娘说了,等俺攒够五十两银子,他就给俺说最漂亮的小娘子,就是邻村的翠花。”

    “我说二牛,翠花明明是我先看上的,你怎么跟老子抢起来了,别说五十两,你就是一百两也没用!”

    赵二子又骂道:“你们懂个屁,翠花早被我们哨官娶进门了,小心让王哨官听见,扒了你们的皮!”

    众人听见心目中的女神,被人娶走,全都失望的‘哦’了一声,开始幻想着下一个对象。

    “走了,咱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在北门转两圈,大家打起精神。”赵二子又大声提醒一遍,就带着十余人的队伍出发了。

    黎牛揉了揉眼睛,站在原地使劲的瞪大眼睛看着营寨外面三丈的地方。

    赵二子一头撞在黎牛的后背,弹倒在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