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清末洋流 >

第161部分

清末洋流-第161部分

小说: 清末洋流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听孙女发问,常大淳老脸一红,把从李云中那里听到的答案复述一遍:“咳!恩,蒸汽带动,说了你也不懂,这些都是奇**技巧,上不了大雅之堂,你还是多读读四书五经这些圣贤书,将来出家做个贤妻良母就好,千万不可做出离经叛道的事情。”

    常淑英嘟着嘴不再说话,想到一些姐妹可以到学校里学习,心中越发不平,南京的官小姐早已经开了眼界,经常聚会在一起讨论学问,免不得接触一些西方文化知识,她对这火车原理早已知之甚详,只是想分散自己爷爷的注意力而已。

    常再行故意打了个哈欠,替自己妹妹抱不平,壮着胆子说道:“这火车就很有用!哪里是什么奇**技巧,爷爷你应该像皇上学学,你看南京的水泥马路,水泥房子多漂亮,还不都是洋人那边传过来的,还有南京那么多学院,你偏偏让孙儿在家读书,这会让别人嘲笑孙儿的。”

    “住嘴!”常大淳发怒了,说起书院他就生气:“南京的书院都入了歪门邪道,好端端的书院为何聘请洋人教书,圣人之学与蛮夷相提并论!有辱斯文,你以后再敢提这件事,我就打断你的腿,我常家世世代代都是儒生,出不得叛逆后生。”

    常再行生气的别过头,对妹妹常淑英使了个眼色,趁着注意力被手中书本吸引的机会,两人鬼鬼祟祟的出了车厢。

    常淑英嘟着嘴,责问道:“哥哥,你说可以说服爷爷让我进书院读书,我才答应劝爷爷带上你的,现在连你自己的问题都解决不了,你怎么让爷爷答应我的事啊?”

    常再行哼了一声,回道:“还不是你不懂得撒娇,爷爷最是心疼你,我早就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常淑英睁大眼睛,问道:“爷爷能打什么主意?你就会胡思乱想,小心我告诉爷爷去,把你关几天,快说,你知道些什么?”

    常再行立即露出讨好神色,求道:“我的好妹妹,你千万不要再在爷爷面前打小报告,上次逛窑子的事情,可把我害苦了,整整一个月没有出过府门半步,我那些兄弟早已经把我忘掉了。”

    常淑英道:“还不是你鼻青脸肿的回来,也不知道躲着爹爹,哼!你刚才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常再行嘿嘿笑了起来,神秘的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就是我被关禁闭那会,我听到一个秘密,当然是关于你终身大事的秘密。”

    常淑英脸色微红,扭捏道:“是爷爷要把我许给别人吗?”

    常再行肯定的点了点头,道:“你猜爷爷要把你许给什么人?你绝对猜不到!”

    常淑英深吸口气,左右看了看,双眼雾气蒙蒙,崔道:“你快说啊,急死我了,哼!爷爷要是随便说个人家,我就我就离家出走。”

    常再行赶紧劝道:“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做糊涂事,离家出走也要带上我才行,呸!我说什么呢,你听我说,爷爷这次绝对没有糊涂,那可是高枝。”

    常淑英道:“那你还不快说,不许漏掉一个字!”

    常再行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回忆起来:“那天我无聊,就想求爷爷放我出去玩玩,谁知遇上了陆首辅,他急色匆匆的样子,连我打招呼都不理睬,直奔爷爷书房而去,我就跟在后面,打算等爷爷心情好的时候再进去,我想有陆首辅在,爷爷一定会同意。”

    常淑英不由撇了撇嘴道:“就会耍一些小聪明!”

    常再行没有理会妹妹的挖苦,继续说道:“说也奇怪,陆首辅也我爷爷说了大半个时辰,也不见他们出来,我在外面等急了,就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你猜我听到了什么?”

    常淑英颤声,带着哭腔问道:“难道爷爷想把我许配给陆爷爷那个混账孙子!我我我不活了,那个姓陆的就是个纨绔子弟,被皇上关在牢里还没放出来,爷爷怎会如此对待我,呜呜”

    常再行弄巧成拙,赶紧捂着常淑英,小声道:“姑奶奶,你可不能把爷爷吵过来,你听我说,他们说的绝对不是陆家那个混蛋。”

    常淑英出糗,擦了擦眼泪,埋怨道:“那你不早说!”

    看着妹妹美目怒睁的样子,常再行直入正题:“我只听他们皇上的几个妃子出身不好,万一她们生下皇子,大汉江山岂不落在她们手里,特别是焦亮数次三番的对他们暗示这件事,打算当文官的领袖,说道这里,爷爷似乎很生气的样子,还骂了焦亮几句,后来,陆爷爷就提议让皇上选秀女。”

    常淑英睁大眼睛听着,难得没有打算,听说要选秀女,心里猜到了什么,脸色不由自主的红润起来。

    常再行继续说道:“爷爷听说选秀女,立即就否定了,他说皇上早已下令,不得选秀女充实后宫,陆爷爷廷顿了下,就暗示爷爷把你送入后宫!”

    听常再行的复述,常淑英心情忽高忽低,直到尘埃落定,这才细声问道:“爷爷同意了吗?”

    常再行拍着**道:“那么好的事情当然同意了,不过照例推辞了几遍才答应的,妹妹要是嫁入后宫,我岂不就是国舅爷了!我看那帮混蛋还敢嘲笑我!”

    常淑英阻止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不要传出去,要是要是皇上不同意,你让我怎么做人!”

    常再行安慰道:“放心了,我的好妹妹,爷爷与陆首辅都是朝中重臣,皇上怎会忽视他们的提议,况且到时候,肯定有许多文官打头阵,你嫁给皇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谁也拦不了,将来生个儿子,就是未来皇上,哈哈!未来皇上是我外甥,那我岂不是能封侯了!哈哈!我是侯爷!”

    听自己哥哥胡言乱语,常淑英羞怒,揪着他的耳朵道:“你想哪去了,就算我入宫,还有皇后娘娘,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我就告诉爷爷去,说你偷听他们说话。”

    常再行立即弓着身子,认错道:“我的好妹妹,你就饶了我吧,我也是为你将来考虑,再说我也不是胡言乱语,陆首辅说了,将来一定支持你的儿子当皇帝,不知是他,全体文官都会支持你。”

    幸福来的太快,常淑英呆住了,她搞不明白陆建瀛为什么对这件事那么上心,把她嫁入宫中,生下儿子立为太子,步步为营,这不是算计皇上?让她怎么与宫中几为娘娘相处。

    想到这里,常淑英又变的犹豫起来。

    火车晃动两下,常再行一个踉跄,扶着常淑英,转头看向窗外,惊道:“火车怎么停了,难道这就到了上海了!”

第二百一十一章 她竟是皇上的女人() 
看着缩头缩尾的常再行兄妹,常大淳头疼不已,不知这两人又在商量什么出格的事,想他常大淳进士出身,生个儿子不中用就罢了,没想到孙子更不中用,连个秀才都考不上!

    “你们两个给我老实点,上海市不比其他,那里媒体众多,可不会因为你们是阁老之孙就口下留情,到时要是有什么事情传到皇上耳里,我打断你们的狗腿!”

    “是,爷爷!”常淑英看着常大淳生气的模样,暗中吐了吐**。

    上海市市长周立春笔直的站在月台上,不时用手帕擦擦额头汗水,看着手中怀表。

    “呜!”一声长鸣,伴随着‘咚咚’的声音,火车如期而至。

    周立春并不认识常大淳,但这阁老的架势是冒充不来的,急忙上前扶着常大淳手臂,道:“下官周立春见过常大人。”

    常大淳只是点了点头,对周立春他早有耳闻,西学的崇拜者,治理上海,是一切按照西方那一套,每一个朝廷官员从上海回到南京,都是唉声叹气,大肆宣扬上海妖魔横行、伤风败俗之事随处可见。

    周立春暗自嘲笑,他认为自己是皇上心腹,不必看常大淳脸色行事,转头对着后面的常再行、常淑英二人道:“两位少爷、小姐在上海可要好好游玩一下,洋人都说上海那时一流的大都市,不必伦敦、巴黎差。”

    常淑英行了个礼,回道:“谢谢周伯伯,淑英记住了!”

    周立春带领常大淳一行人出了火车站,指着路旁几辆马车道:“几位请上车,我已经命人将别院打扫干净,那里坏境清幽典雅”

    常大淳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这上海还有清幽典雅的地方?”

    周立春一滞,只做了个请的姿势。

    常再行走在后面,暗中拉着常淑英向前指了指,常淑英会意的坐了了最后一辆马车。

    常淑英趴在窗户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接道,一直在大呼小叫。

    “哥哥,你看这人这么年轻,头发怎么就白了?啊!好多人白头!”

    常再行不用看也知道那是洋人,责怪自己妹妹大惊小怪,没好气的说道:“孤陋耳闻,那是西洋人,我在南京见了好几次,谁叫你那么听话,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常淑英转头,竖起粉拳,威胁道:“你说谁孤陋耳闻,人家可是按时参加姐妹聚会,哪像你,就会逛青楼**院。”

    常再行举起双手,投降道:“好好!我说不过你,刚才把你叫过来,就是想求你件事,好妹妹你可不能拒绝!”

    常淑英得意的说道:“早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你是不是让我帮你瞒着爷爷,你又要出去寻花问柳对不对?”

    常再行惊奇的看着常淑英,暗道这小y头上面时候变得这么聪聪,脸上赶紧摆上我很佩服你的神色,怪声道:“我的女诸葛,太厉害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告诉你啊,我这次来上海可是有正经事的。”

    常淑英用眼睛斜视着常再行,鄙视道:“你还有正经事?哼!一定是女人有关吧,你在外边做的事情,我的姐妹都告诉我了,除了争风吃醋就是争风吃醋。”

    常再行暗骂这帮长舌妇,自顾说道:“我找到你的嫂子了,我决定了,她就是我常再行的老婆,上次得而复失,这次怎么也要抱得美人归。”

    常淑英继续趴在窗户上,睁大眼睛看着窗外景象。

    “这么快就到了!”常淑英失望的转过身子。

    周立春把常大淳一行人送进别院,待仆人放好行礼,对常大淳拱手道:“常大人一路舟车劳顿,下官告辞了。”

    “不送!”常大淳对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大大出了他的意料。

    常再行对常淑英使了个眼色,就小跑追了出来,喊道:“周大人稍待片刻!”

    周立春看着追过来的常再行,笑道:“常公子有何吩咐?”

    常再行对周立春问道:“不知周大人听过一个叫香梅的姑娘们,她很漂亮,倾国倾城的那种。”

    周立春惊奇的看着常再行,没想到一板一眼的常大淳竟有如此奇葩的孙子,一上来就问他要美女,纨绔子弟!

    “香梅姑娘没听过。”

    我一个三品市长,哪有功夫为你找女人!

    常再行并不放弃,继续问道:“香梅姑娘还叫孔梅,她弹得琴很好听,对了,我有她的画像,你瞧!”

    常再行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画像,这是他请人专门画的。

    孔梅!周立**中一惊,前几个月,皇上派人送来一位叫孔梅的女子,让他安排在皇上专用别墅内,这件事他一直记着,隔个三五曰他就派人送一些东西进去。

    接过画像,周立春看了一眼,嘴里佯作不经意的问道:“你和这孔梅姑娘是什么关系?”

    常再行羞赧道:“不瞒周大人,我很中意这位姑娘,特意从南京追到上海,就希望见她一面,周大人一定是知道她的下落!”

    看着周立春小心的收好画像,常大淳一下反应过来,又惊又喜。

    周立春眯着眼睛,仔细看了下常再行,油头粉面,一头雾黑透亮的头发,唇红齿白,像个娘们似得,哪能与英明神武的皇上相提并论,还敢觊觎未来的皇妃,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看着沉默不语的周立春,常再行用手指着他,骂道:“好你个周立春,你敢辣手摧花,你说!你是不是霸占了香梅姑娘,你说你一个半百老头子,竟然敢糟蹋香梅姑娘,你!你老牛吃能草也不知羞!”

    周立春没好气的打开常再行手指,道:“这香梅姑娘我是认识,不过我可没这个胆子,你也不配。”

    常再行见周立春不像在开玩笑,问道:“是哪个大官看上她了,就是天王老子我也不答应。”

    周立春鄙视的看了他一眼,道:“皇上!是皇上!”

    常再行呆住了,头晕目眩,恍然大悟:“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少爷,把香梅献给皇上了!我真笨!他敢得罪我,就一定有靠山,没想到竟是皇上!这下好了,又白跑一趟。”

    周立春问道:“那个年轻人长什么摸样?”

    常再行把李云中的相貌,描述一遍,见周立春像看个死人似得眯着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