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清末洋流 >

第52部分

清末洋流-第52部分

小说: 清末洋流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李云中心脏不争气的跳动起来,装作无意似得上前扶起傅善祥,握住美人的玉手,问道:“你可曾许配人家?”

    傅善祥瞬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柔声道:“臣八岁是就父母双亡,家道衰落,十三岁时,兄长将我许配给一个七岁儿童,五年以后,他就得了麻疹去世了,汉王入城的时候婆婆想把我卖掉换取银两移居乡下,我偷听到这个消息就跑出来,正逢汉王您开科取士,就来投奔您了。”

第二十九章 李秀成的担忧() 
李云中拿出手帕,欲念全无,怜惜的为她擦干眼泪,安慰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如今不是很好嘛!我记得上次你说你还有个姐姐?”

    还是说些让她高兴的事吧。

    傅善祥接过手帕,想起姐姐经常抱怨当初没有参加科举,言语间对自己入职汉王府充满羡慕,有心为姐姐谋个前程“臣还有一个姐姐,名叫傅鸾祥,才华出众,相貌也在臣之上,只是当初她被家人羁绊,才没有参加科举,错过了一场机缘,如今正在家中苦读,希望她不要再错过下一次科举考试!”

    李云中回到座位,对傅善祥道:“你有空的话把你的姐姐领到王府,如果真有才学,我也会授予她一官半职,对了,你这几天在王府住的还习惯吗?”

    汉王府经过几个月的修饰,虽然比不上真正皇宫,却也有一丝天家气象了,傅善祥从没想过她有一天能住进皇宫,当曰自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得眼花缭乱,,着实兴奋的一夜没睡好!

    听汉王问起,傅善祥脸色微红道“谢殿下关心,王府的人都很亲切,住在其中就像住在自己家一般。”

    “那你就把王府当成自己的家!”李云中脱口惹出

    傅善祥的脑袋像炸开似得,嗡嗡作响,脸色更加红润,赶紧躬身行礼,娇羞道:“臣不敢!殿下说笑了!”

    佳人心乱如麻,如果殿下提出那种要求,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见李云中张口欲言,心脏跳得越发厉害,像是有种昏厥过去的感觉。

    李云中看傅善祥紧张样子,有点郁闷,难道我现在看起来很急色?我是什么时候给人留下这种印象的?

    唉!还是谈点正事吧。

    “你看除了六部,我大汉还缺少什么紧要部门?”

    原来汉王并不是开口要了自己!傅善祥全身‘热血’迅速消退,心里竟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恍惚道:“殿下英明神武,臣不敢胡乱猜测!”

    李云中摆手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的,开口道:“我也是随便问问,如今不少官员贪污受贿,我很是忧心,鞑虏还没有消灭、中华尚未恢复,就有人贪赃枉法,长此以往,大汉还有什么前途。”

    傅善祥静下心来,恢复往常模样,“要抑制贪污'***',就要制定一套法律,有了律法就可以建立监察系统,汉王何不设置都察院,查处贪污,按律法制裁即可!”

    法律!李云中听到这个词,彻底兴奋起来,来到傅善祥面前,握住她的手激动道:“没错就是法律!我一直觉得大汉缺点什么?我就是想不起来,可惜也没有人跟我提过,没想到今天被你一语道破!真是太好了,你立了大功,我应该好好的奖赏你才对!”

    傅善祥觉得双手已经脱离身体似得,毫无知觉,汉王离得如此之近,以至于有一阵阵热气吹响自己脸颊,终于双腿发软、站立不稳。

    李云中见傅善祥向后仰去,连忙放开她的双手,一手扶住她腰,一手托住傅善祥的脖子,关心的问“你怎么了?听到我要奖赏你,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吧!”

    傅善祥发出如蚊子般的声音道:“多谢殿下,我可以站起来的,请殿下扶我起来!”

    李云中将佳人扶立,想了一会儿,道:“我就封你为汉王秘书,职同军长,是个三品官!你下去吧,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想想律法方面的事。”

    傅善祥上前将手帕放在桌上,无意中看到了李云中写的六部官员名称,只是扫了一眼,不敢多看,道:“臣告退!”

    傅善祥走出汉王府,想回到家里告诉姐姐傅鸾祥这个惊喜,路过城门处见一队火枪队簇拥着三十余岁的青年将领迎面走过来。

    李秀成前几次回京述职时就认识傅善祥,知道她得汉王宠幸,见她故意挡在路中央,上前抱拳道:“傅总管一向可好。”

    傅善祥见大名鼎鼎的第一军军长向自己问好,虚荣心空前满足,抿嘴笑道:“我现在是汉王秘书!

    李秀成纳闷,秘书是什么书?见傅善祥兴奋之色,还是恭维道:“下官恭喜傅大人高升!”

    这总管是五品,秘书肯定不低于它,那就是四品、三品!看来这傅秘书迟早会变成傅王娘!我可不能得罪了她!

    傅善祥想起在李云中书桌上看到的东西,顿时心血来潮,带着炫耀的语气道:“还要恭喜李军长升任都督哩!你可是正二品的大官,都督比我这三品秘书大了整整两级!我可不敢让您称呼为下官!”

    说完也不管李秀成呆若木鸡的样子,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李秀成见她连这等机密之事都随口道来,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傅善祥已被殿下收入房中!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消息?难道她想拉拢我!可是汉王又为什么升我为都督?

    想到自己即将位列都督之位,李秀成不喜反忧,在上海的时候,他就听同僚说过,汉王对他大建将军府很不满,本来他想在浙江打个胜仗讨汉王欢心,谁知中了清妖张国梁的埋伏,大败而回,收到回京述职的命令后更是胆战心惊!难道汉王想先卸了我的兵权再处置我?是的!一定是这样!要不然也不会派出火枪队押我回来!

    陈玉成看着站在原地李秀成,上前提醒道:“大人,还走不走”

    李秀成一个机灵,看着陈玉成的眼光都变了,勉强笑道:“走!这就走!”

    如果我在路上表现出一点不对劲,这陈玉成会不会将我立即格杀!这帮少年在战场上一向是杀人不眨眼!

    陈玉成倒有点莫名其妙的感觉,想不明白刚刚那个王府总管对李军长说了什么,让他怕成这样!

    李秀成满腹忧愁,后悔不已,暗自责怪自己得意忘形!当初为什么要贪污那点银子!谁知**开了头,就一发而不可收拾,只要别人送礼,自己是一概不拒!还炫耀似得在家中盖一座银山。

    汉王对于打了败仗的将领一向是寻根问底,如果是敌我力量悬殊太大,汉王还会好言相慰!可是自己因为急于求功,而被清妖埋伏,被杀的大败,一连丢了三县,退到上海才站稳脚跟。

    当初汉王结拜兄弟张遂谋率军在苏州打了败仗,都被连降三级,我一个小小的军长,与汉王无亲无故,怎么会升职?

    李秀成怎么想也想不出答案,如果汉王将自己直接革职查办,那样还会安心些,因为这样一来,汉王不会杀自己,可是汉王把自己明升暗降,这不正是戏台上唱的君王骗杀那些手握重兵之人的手段!

    “陈队长,在你到上海之前,汉王有没有说过关于我的事?”

    陈玉成不明所以,停住脚步想了想,“汉王只是让末将保护大人回到南京述职,由李春发师长代理军长职位,其他的就没有了。”

    李秀成试探道:“那汉王有没有叫我一回南京就要到王府述职?”

    陈玉成笑道:“这倒没有,末将还要回王府交差,如果大人还有要事,也可以明天再到王府。”

    李秀成放下心来,反正早晚都要知道真相,早死晚死都要死,立马变得豁达起来,带头而行。

    “不用了,还是立即向汉王述职为上。”

    明天,后天全村停电,整修电路,小郎尽量保持更新,也许要到吧码字

第三十章 江苏都督李秀成() 
李秀成怀着复杂的心情等候汉王召见,茶是喝了一杯又一杯,就是没有人前来宣见,不禁暗自嘀咕:这离天黑还有一个时辰,难道汉王这么早就睡了?还是汉王故意把我晾在这里?

    半个时辰之后,亲卫进来对坐立不安的李秀成道:“汉王召李大人觐见!”

    李秀成整理了下衣服,快速的跟着亲卫走向书房。

    “臣李秀成拜见汉王,汉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李云中平静的看着他,道:“起身吧!坐!”

    “谢汉王”李秀成只坐了半个屁股,直立上身,双手放在膝盖上面,目光直视正前方。

    “李秀成啊,自从藤县认识你开始,我就对你是另眼相看,不到三年时间,就将你从一名普通士兵提拔为第一军军长!这在汉军之中是绝无仅有的!

    难道因为我这样看重你,你就得意自满了!我告诉你,如果是别的将领犯这样的错,我立马就将他革职查办!”李云中颇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想起历史上李秀成功绩和下场,又于心不忍!

    心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忠心又会打仗的人实在太难找了!

    李秀成想起往事感动至极,立马离座跪在地上,带着哭腔道:“末将知错,末将本是该死之人,全靠殿下提拔重用才有今天,实在是惭愧!”

    李云中是打定主意给李秀成一个深刻教训。

    “你能知错就好了,我也明白你的心思,咱们以前都是穷苦人,一文钱还掰成两半花!如今看见白花花的银子!当然会产生占为己有的心思,只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说说你错在哪里。”

    李秀成不敢有所隐瞒,在上海时,他就感觉有人监视他,曾不动声色的捕获几人,明白汉王有一支类似明朝锦衣卫的军队在暗中活动。

    “臣不该收取上海县买办商人的贿赂,给予他们方便,打压其他商人。”

    见李云中皱眉,李秀成赶紧从袖口拿出一张纸,补充道:“臣一共受贿十七万五千八百两整,除了修建将军府所用八万三千两,剩余九万二千二百两都在臣的府中,这是向臣贿赂的人员名单,请汉王过目!”

    李云中将早已准备好的名单拿出来,“不用了,我这里也有一份,你看看有什么差错没有?”

    李秀成起身上前接过名单看了一眼,心里有所准备,还是惊出一身冷汗。

    上面不但详细列举了向他贿赂人员,还写了每人贿赂的金银数目,就连时间地点也标的很清楚,这些连他自己都记不清,只有一些零散记忆。

    李秀成咽了口唾沫,六神无主,急忙退后跪倒在地,慌乱答道:“臣贪功冒进,麻痹大意,没有查清杭州清妖情报,就率五千人偷袭嘉兴县,结果中了清妖张国梁以逸待劳之计,堕了大汉军的威风!”

    李云中见目的达到,便恩威并施,反而为李秀成开脱,“这些我都很清楚,是会党人士徐然贻误战机,先是失期到达约定地点,后是张皇失措,弃城而跑,白白让清妖得了娄县与华亭县、嘉定县,你以后要吸取教训,会党人士良莠不齐,像罗大纲这样坚贞不屈,英勇善战之人不多了!大多都是投机革命、两面三刀、贪生怕死之人!”

    李秀成俯首在地,心底暗喜,恭声答道:“末将知错,以后一定吸取教训!”

    “我已经把你从第一军军长的位子上调离了,你知道我会把你安排在那里吗?”李云中漫不经心的喝着茶。

    虽然已经知道去处,李秀成还是装作懵懂样子,“末将不知,请殿下明示!”

    李云中放下茶杯,声色俱厉道:“如果你以后再敢胡作非为,就算你再有才华也定斩不饶!”

    李秀成发誓道:“末将诚惶诚恐,保证以后绝不再犯,如违此誓!任由殿下处置,末将绝无怨言!”

    李云中接道:“蒙上升的一干亲戚因为在苏州欺男霸女、胡作非为都已被下狱,本人也被我召来南京训斥了一顿,你以后就升为江苏都督,专门处理民政事务!暂时就不要带兵了,好好反省!

    李秀成虽有不甘,但理亏在前,只能吞吞吐吐问道:“那末将以后还能在领兵打仗吗!”

    “只要你能认清自我,不在被贪欲所迷惑,等有机会,还是可以上前线打仗的!”

    李秀成放下心来,见汉王面有疲色,躬身道:“末臣告退!”

    燕京

    一般轿夫闲下来都会到‘大酒缸’喝酒聊天,一边饮着二锅头,一边吹嘘着自己所见所闻,不时还哈哈哈大笑几声,他们已经把这些当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三子,听说你今天给一位山西来的大人抬轿,打听到什么事没有?我可是听说长毛正在山西闹着。”一位脚夫打扮的人,问道

    那个叫三子的轿夫四处看了看,确定都是熟人,神秘的说道:“清哥,你们还不知道吧!长毛已经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