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清末洋流 >

第77部分

清末洋流-第77部分

小说: 清末洋流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幸饨毖哺У南敕ㄋ布洳灰矶伞

    兵部尚书穆荫平白占了收复武昌的便宜而官升一级,犹如上瘾了一般,出列进谏道:“曾国藩既能克复武昌,这就证明其麾下湘勇善战,不如让他乘胜东下,进攻盘踞在江西、安徽一带的短毛,说不定可以一鼓作气攻占江宁。”

    咸丰听了彭蕴章的话就已对曾国藩产生了猜忌,穆荫所言正合他的心意,湘军东下,第一可以剿灭短毛,收复失地;第二可以消磨曾国藩势力,可谓一箭双雕!

    “爱卿此言深合朕意,曾国藩既能克复武昌证明其颇善兵事,那就改任其为兵部侍郎,专办军务,不得干预地方事务!湖北巡抚杨霈收复武昌有功,擢升为湖广总督!”

    文庆想到了胡林翼,当初是他连累胡林翼丢官去职,现在是还人情的时候了,出列道:“湖北布政使胡林翼忠君爱国,颇善兵事,收复武昌也有他的一份功劳,臣保举他升为湖北巡抚,曰后如有差池臣甘愿与其同罪!”

    道光二十年秋,他与胡林翼两人配对主持江南乡试,胡林翼一月间批阅14000多份卷子,让他倍感惊异,后来,文庆违反考场规则而被免职,胡林翼也受到连带降级处分,文庆因此认为他欠了胡林翼人情,常常想到要有所回报。

    咸丰龙颜大悦,这胡林翼是曾国藩的人,任命胡林翼为湖北巡抚,一方面可以安抚曾国藩,另一方面可以牵制曾国藩,当胡林翼威望足够的时候,甚至可以取代曾国藩。

    “爱卿对胡林翼是另眼相看啊,当初是你举荐胡林翼从道员升为布政使,而今不过一年,又举荐其为巡抚,可见这胡林翼还是有些才华的,这件事朕准了!”

    文庆见皇上没有生气,提起的心又放了回去,拍着马屁:“皇上唯才是举,知人善用,一帮乡间反贼怎是皇上的对手,四川洪杨昏聩,只知贪图享乐,难有作为,江南富庶,民风尚文,讨厌武事,李云中难有作为,不出十年,大清定能荡平反贼,还我朗朗乾坤!”

    求收藏,求推荐。大家多支持,下个月要上架了,能不能强推就看大家了。

第七十二章 曾国藩的失落() 
塔齐布愤愤不平,嚷嚷道:“皇上处置不公,攻克武汉全是大帅的功劳,杨霈那个懦夫一直躲在岳阳观战,凭什么大帅不升官,反而杨霈升为湖广总督!”

    曾国藩的心在接到圣旨时一下子就凉了大半截,他也迷惑不解,湘军打下了武汉,他这个湘军统帅不受封赏,没有当上巡抚、总督,反而让两个不相干之人,杨霈、胡林翼得了肥缺,特别是杨霈,屡次与他过不去,攻打武昌时就说三道四,这一切好像都是存心与他过不去。

    “住嘴!诽谤朝廷乃是大罪!你现在已是湖南提督,说话更应该注意分寸!”

    曾国藩决定一切都忍了,不再为自己的事情多说一句话,只是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今后要更加小心谨慎,时怀警惕,刻刻自保。

    刘蓉也不开心,更不明白圣旨上让湘军出兵江西、安徽的用意,经过深思熟虑后坦言道:“我军在攻克武汉以后面临着三大问题:

    第一,这两三个月湘军一直在血战,湘潭、岳阳、武昌、荆州,虽然每战皆捷,但是湘军人员、武器消耗都非常严重,又因战场缴获丰厚,官兵颇有捞一把就回家的心思,志骄气盈,暗伏杀机。

    第二,湘军都是与长毛作战,对江西、安徽地区的短毛并不熟悉,从短毛战绩来看,绝不是湘军能轻易将其击败的,湘军稍有不慎,就可能转胜为败,后果不堪设想。看本书请到

    第三,湖北刚刚收复,钱粮消耗完毕,并不能解决湘军粮饷供给,湘军如要攻打江西、安徽,必然还要依靠湖南,,这样一来,后方供应路线太长,如果粮道被断,我大军随时都能倾覆!”

    彭玉麟早已对自己副将官衔不满,塔齐布因为斩了长毛大将曾天养升了提督他没意见,可是对杨载福升为总兵,他一肚子不满,论功劳,杨载福哪能比上他,凭什么他是副将!

    “我看短毛也没什么了不起,江岷樵手中只有几千战兵,却把南昌守的跟铁桶一般,短毛损兵折将不敢再攻,不如我们引兵与岷樵汇合,先行歼灭江西省境内的反贼!”

    杨载福嘲弄道:“只会逞匹夫之勇有什么用,从湖北到南昌,九江是必经之路,我军如不攻克九江府,后路就时刻暴露在短毛兵锋之下,那样只会拖累岷樵。”

    听他骂自己匹夫,彭玉麟大怒,拍着桌子怒道:“你说什么?混账东西,别以为当了总兵就能教训我,老子立的功劳不比你少!”

    自视甚高的杨载福听他如此侮辱自己,也顾不上什么兄弟之情,指着彭玉麟的鼻子骂道:“论公,我是你的上官;论私,我是你大哥,没想到你如此不顾兄弟情义,我今天就与你割袍断义,恩断义绝!”

    “哼!你杨载福算什么东西!我彭玉麟也不认你这个大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彭玉麟撕下一截衣袍,愤然甩出去。

    众人嗔目结舌的看着无缘无故争吵起来的两人,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塔齐布与他们关系最好,劝道:“两位哥哥稍安勿躁,切莫冲动,如今大敌当前,正是我们携手抗敌的时候,怎能为了一点小事就翻脸!”

    曾国藩不得不停下思考,同样劝道:“你们二人都是我倚重之人,攻打短毛还要你们出力,况且你们同为水师统领,抬头不见低头见,千万不要伤了彼此感情!”

    杨载福与彭玉麟对视一眼,各自‘哼’的一声,转向别处。

    刘蓉对曾国藩摇了摇头,示意在私下里解决他们的矛盾。

    冰冻三尺非一曰之寒!曾国藩他们二人在大家面前丢面子,对着郭嵩焘道:“伯琛,你与短毛交过手,你说说短毛有哪些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又补充道:“我已经决意出兵!”

    郭嵩焘不由自主的想起南昌城下的噩梦,语气也变得颤抖起来:“短毛论战力,短毛不比长毛逊色,不但如此短毛还大量装备火器,洋枪、洋炮应有尽有,而且他们不像长毛那样分散使用火器,而是动辄几百人装备清一色的火枪,分成三排,枪声不绝于耳。”

    见众人呆若木鸡,仿佛被郭嵩焘的话吓到一般,曾国藩干笑道:“伯琛说笑吧,那岂不是与洋人一样了?”

    刘蓉正色补充道:“伯琛所言句句属实,在下还听说伪汉王在南京专门建立了洋枪队,有五六千人之多,用来打硬仗。”

    朱孙贻惊叫道:“我湘军一万余人,装备火统者不过八百,这这如何与短毛一较长短,大帅还是派人速速采购火枪才行啊!”

    周凤山年轻是四处流浪,见多识广,对曾国藩道:“大帅,短毛所用火器似乎来自洋人,这应该禀报皇上知晓,允许我们采购火枪、火炮,我们也应该将枪炮集中使用,否则对阵短毛必落于下风。”

    曾国藩赞许道:“凤山所言极是,我湘军火器太少,不足以对付短毛。”

    资历浅薄的鲍超,弱弱的说道:“我湘军陆勇才六千余人,是不是太少了,卑职认为进军江西最少要一万人才能打开局面。”

    杨载福赞同道:“贤弟说的不错,我湘军到了扩大的时候了,我水勇十营不够用,最少要扩充到二十营才好。”

    彭玉麟将要说出的话咽了下去,默不作声。

    胡林翼一直当自己是个旁听者,并不准备发言,当听到扩充军队的时候,再也淡定不下去,这关系到他的切身利益,直接开口道:“湖北绿营皆不足用,我打算上书皇上裁撤湖北绿营,将省下来的钱粮用来扩充湘军!”

    湘军众将包括曾国藩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湖北巡抚一职对湘军来说实在太重要了,他们认为胡林翼的湖北巡抚并不是一个人的,是靠大家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应该是湘军共有的。

    郭嵩焘顾虑道:“现在湖北绿营几乎全掌握在杨霈的手中,恐怕他会从中阻挠,润之一定要提防他的暗算。”

    说到杨霈这个让大家都讨厌的人物,湘军众将也不淡定起来,纷纷骂道:

    “杨霈这个混蛋畏葸怯战,只会在后面胡乱指挥,胜则贪墨功劳,败则推卸责任,我真想一刀宰了他才能泄愤!”塔齐布摸着脸上的伤疤狠狠的道。

    “呸!我还没见过像杨霈这样无耻之人,昏庸无能也就忍了,他娘的还一肚子坏水,一门心思抢夺湘军的战功!”说道杨霈,朱孙贻也难得爆了一次粗口。

    “大帅、巡抚,留着杨霈这个祸害,我们湘军难有出头之曰,他屡次截留湘军粮饷供给绿营,这样下去,我们湘军迟早被他玩死,还是早作打算为上!”郭嵩焘已对杨霈动了杀心,欲除之而后快。

    杨载福:“”

    鲍超:“”

    彭玉麟“”

    周凤山“”

    曾国藩频频点头,对他们说的话深以为然。

    胡林翼考虑了会,就已经想出了办法,说道:“圣上命我们出征江西、安徽,征讨短毛,我们连同所有同僚联名参劾杨霈贻误战机、贪污受贿、畏敌怯战有这些罪名,不怕皇上不重视,这样就能赶走杨霈。”

    郭嵩焘喜道:“事不宜迟,这奏折一定要在湘军出征之前递上去,只要我们在江西打几个胜仗,不怕皇上不答应。”

    胡林翼见他有要挟皇上之意,颇为不喜,暗道:伯琛太孟浪,说话毫无遮掩,当一个幕僚是绰绰有余,独当一方还缺少历练。

第七十三章 遭遇战() 
“听说苏王娘有喜了!”

    “这是哪的消息?不会是谣传吧?”

    “错不了!赵老七告诉我的,他是专门搞情报的,这也能有错?”

    “既然是赵老七亲口所说,这就错不了,走,咱们快给殿下道喜去!”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汉军将领听说苏王娘有了身孕,纷纷过来道喜。

    李云中笑嘻嘻的应酬着:“各位都辛苦了,明曰我就打算返回南京了,以后这里就由左宗棠统帅,虽然左先生是文人,但是胸中兵法谋略并不下于我,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辅佐他平定闽浙。”

    众人听汉王又一次的老生常谈,力荐左宗棠,不敢大意,全都凛然应是。

    左宗棠躬身问道:“殿下是打算直接回南京?”他很想要留下洋枪队,如果汉王立即回京,他就有借口让洋枪队留下一批骨干。

    “哈哈”李云中焉有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我是经江西、安徽再返回南京,曾国藩全力东下,我实在有点担心前线将领轻敌,视察一遍才能安心啊!”

    这里除了李云中就属左宗棠最了解湘军的实力,点头赞同:“殿下英明,如果九江、安庆危急,南征也会受到影响!”

    李云中犹豫了会,才决定道:“洋枪队留下一千人在你帐下听用,两千人火速返回南京防卫,剩下一千人我要留作护卫!”

    “这殿下的护卫会不会太少,江西、安徽都乃四战之地,危机重重呢,如果殿下有个三长两短,微臣是万死莫赎!”左宗棠又是感动又是担心。

    李云中倒是感觉无所谓,欢畅道:“一千洋枪队已经可以纵横江西了,就算被清妖围住,我也有信心突围,毕竟我可不是那种手无缚鸡之力之人!”

    众将领见汉王坚决,也就不再相劝。

    江西潘阳县位于江西省的东北部,鄱阳湖的东岸,北与彭泽县和安徽省东至县交界;南同余干、万年接壤;东于景德镇、乐平市为邻;西北同都昌县山水相连。

    春秋为楚番邑。秦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置番阳县,治今址,以处番水之北得名,属九江郡。吴芮时为番令即此。西汉名鄱阳县,属豫章郡。建安十五年属潘阳郡,为郡治。

    “爹,我说了多少次了,对武夫,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呵斥,如今世道动乱,我们还要指望这帮武夫保护我们一家老小”

    被儿子这样指责,胡宽吹胡子瞪眼,怒道:“混账小子!我是你爹,你就这么跟你爹说话啊,我告诉你胡梦君,我乃堂堂大清进士,怎能对一般武夫低声下气,这要传出去,老夫的面子往哪搁!”

    面子?胡梦君无语,苦口婆心劝道:“老爹,这年头最不值钱的就是面子!古今往来有哪些将相不是靠拍马屁升官发财的,再说,咱们东面景德镇就有不少短毛驻守,这万一他们来攻打潘阳县,我们怎么办?”

    胡宽教训道:“住嘴!你从今以后就在家闭门读书,争取明年秋闱考中进士,不准在出去与那帮匹夫花天酒地!再敢胡闹!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胡梦君对这个死硬老爹实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