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全能锻造师 >

第159部分

全能锻造师-第159部分

小说: 全能锻造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确实啊,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的很想知道,那个曾经覆盖了所有人锋芒的天才,如今已经成长到什么程度了”罗拉也是遗憾的说道。

    “对了,通天塔的时间还有三天就要开启了,你早点做准备吧,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啦”罗拉突然出声提醒道。

    “…”安琪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

    罗拉见状,也很识趣的离开了,他知道,安琪还是比较喜欢这样只有一个人的环境中,正因为如此,她身上的气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一连三天,安琪都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像是一座雕像一般没有动弹半分,当然,除了胸口上的起伏以外。

    当三天后,天上的混沌从暗转光的那一刻,安琪终于有了动作,摇头叹了口气。

    “你终究,还是来不了了么?”语气中的遗憾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

    通天塔的下面依旧是热热闹闹的人群,数之不尽的人群,脸色涨红的高谈阔论。

    “尽管我没有看过首席大人出手,但是也能猜得出这次通天塔的最高记录绝对是首席大人无误了”人群里一名十六七岁的小伙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是的,要说这个乌拉诺斯里,最强的就是首席大人了吧,不仅第一的位置无人撼动,更有传闻,现在的安琪,就算是面对宗阶学院长,也有五五开的胜率”一旁的学生也是附和的说道

    在场的人,没有人出声质疑,或许安琪没有自己的粉丝团,但是这也改变不了安琪是乌拉诺斯里最有权威的学生,绝对的实力足以让所有人动容。

    “可惜啊,那个男人已经不知去向了,不然,胜负依旧是悬念~”人群中一名大约二十岁,处于年轻一辈里最强年龄的一名老生遗憾的感叹道。

    “怎么可能,难不成还有人能跟首席大人媲美呢”那名最先开口的小伙子不屑的道。

    “是啊,如果真的有,那为什么我们都没听说过他呢?”一旁的学生疑惑道,虽然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不过从脸色上也能看得出不是很相信。

    “就算真的有,那也比不上首席大人吧,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是因为年龄比起首席要大上不少,所以实力才能与安琪媲美,这只能说明为什么现在的乌拉诺斯里并没有这号人物了”一名带眼镜的女生摇头分析道。

    “呵呵~”那名老生突然笑出声来,似乎是在嘲笑他们的无知。

    “说起年龄,两年前,那个男人好像才十五岁而已”

    “这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什么现在乌拉诺斯里没有这号人物?”话音一落,立马就有学生一脸不信的质疑道。

    老生没有解释,只是摇头感叹了一句“再辉煌的传说,也抵不住岁月的消磨”

    言罢,甩身走人,他们这些新来的学生,又怎么会知道,乌拉诺斯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锻造而辉煌的时代。

    又怎么会知道,安琪曾亲口承认自己不如他,被誉为百年内不会被打破的记录多次被他以压倒姓的实力打破。

    又怎么会知道,那个时代的乌拉诺斯,是他的陪衬,一言一语,就能引起乌拉诺斯的轰动。

    又怎么会知道…他只用九个月,立足巅峰,遮盖了所有人的锋芒。

    又怎么会知道,潘多拉学院的广场上,一直被人认为是某位年轻学院长的雕像其实只是个十五岁的年轻人。

    一切的一切,早已随着时间,消磨而去,只有他们这些即将毕业的老生还在某个夜晚里偶尔感叹这段传说的辉煌。

    突然,即将离去的那名老生身体突然一僵,眼瞳一缩的看着挤在人群中,随后瞬间消失的某个身影。

    “是错觉么?”老生自言自语了一句,不过没来及思索,就被人群中的惊叫给打断了思路,被打断后,老生也没有心思在想这些事了,抬起头望着惊叫的来源处。

    入目的是倾城而又冰冷的面貌,甚至高岭之花都无法形容这名女子,如果说高岭之花虽然难摘,但还不至于没有希望,而这名少女就是彼岸对面的红花,触之必死。

    安琪所过之处,本来很拥挤的人群居然硬生生的让出一条路,而后面被挤得喘不过气来的学生不仅没有骂出声,反而还很光荣似的。

    一步一步的走在被硬生生挤出来的路上,安琪没有说任何的话语,甚至连表情都没变化半分,整个广场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当安琪走完这段路的时候,人群都快被挤得口沫发白了。

    当安琪踏上通天塔下面的台上,与其他的十九人的时候,通天塔很适时的亮起直冲云霄的光芒,仿佛一直在等着安琪到来一般。

    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的看着安琪,但出乎预料的,安琪并没有进入,抬起头对着台下的人群一扫而过,淡红色的嘴唇轻启,冰冷的语气里少见的有着一丝的兴奋。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这里,陆天明!”

    声起声落…原本是喧闹的广场瞬间寂静下来,大部分的学生脸上尽是不可置信,谁都知道安琪的语气是出了名的冰冷,但是现在,语气中的那一丝兴奋,丝毫没有暂时的暴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瞬间颠倒了一直以来安琪的形象。

    如果是这些不可置信的学生在意的是安琪那语气的变化,那剩下的那些学生在听到最后的那个名字时,脸上的表情在经过短暂的惊愕后都不约而同的变成追忆。

    终于,在安琪的这声话语之后,寂静的广场里走出了一名身穿黑兜衣的男子,衣袍上巨大的兜帽遮挡住了那个男子的面孔,但这并不妨碍当年曾经见过陆天明的人去辨认。

    他的锋芒足以让见过他的人永生难忘,即使是背影也不例外!

    “真的是他!”一名老生用着难以置信,又极为肯定的语气说道。

    当这句话说出,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都知道乌拉诺斯即将轰动,只因为…他回来了。

    有些传说,或许会因为时间流逝而被消磨,但…那只是埋藏在所有人的记忆深处,当传说再次重现之时,辉煌依旧!所有人都未曾忘记过那个传说。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男子伸手拉下自己的兜帽,隐藏在兜帽下的面孔终于暴露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连安琪都得赞叹的肤色,毫无表情的脸庞面如古月,早已没有当年的童稚,披散在肩上的凌乱白发,似乎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陆天明,时隔两年,归来!未完待续。

第二百四十八章 物是人非() 
加仑城的某座破旧房子里…

    白发的少年坐在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书房前的椅子上,书房里当初是密密麻麻的蜘蛛,就连家具上也有少许的破损,白发少年身上的衣袍破旧的似乎已经有较长的一段时间没有清洗了。。

    明明是十七岁的少年,却看不到一丝这个年龄该有的活跃和青春,反而倒像是看到世间人情冷暖的糟老头,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到一丝活力,有的只是森冷的沧桑。

    白发少年手握着青鸟羽笔,在淡黄的手札上不停的挥动,手札上密密麻麻的图形让人看到就头皮发麻,就更别说是探索其中的奥秘了。

    而且让人惊叹的是,这厚重的手札居然都写满了这样密密麻麻的图形。

    这少年自然就是失踪两年的陆天明。

    突然,陆天明挥动青鸟羽笔的右手突然顿了顿,嘴唇微动,似乎是在念唠着什么,几句颇有古老意境的咒语低语而出,似乎代表着某种世界的真理。

    声起声落,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但陆天明停止咏唱后,破旧的书房微微晃动了一下,破旧的书房就再次恢复了平静。

    当整个房间恢复了平静后,陆天明站起身子,走出书房,走过客厅,来到睡房前。

    如果说书房是那种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会倒下的破旧,那这个房间就是另外一个极端,绚丽而唯美,整个房间都闪烁着神秘的光芒,高级魔法水晶制成的天灯,秘银做的家具,就连是地上的青玉晶地板都用龙灵粉来雕刻图纹,所用的材料昂贵到足以买下整座加仑城,甚至可以让任何一名魔法师骂娘,即使是帝国的王子公主,对于这样的房间也只能羡慕。

    房间的最中心,地板上刻画中六芒星的魔法阵,魔法阵的上方悬浮着一座冰床,冰床之上睡着一位佳人,安详而温馨的睡脸让人不忍叫她起床。

    陆天明那毫无波澜的脸庞微微一变,像是自嘲,又像是悲桑,走到冰床旁,抚摸着佳人那沉睡的脸庞。

    没有说话,两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倾诉一辈子的烦恼,但即使如此,他还是每天都来这里,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何必这样,她已经走了,走了两年,就算你这样做,她也不会醒来”佐西默斯摇头惋惜道。

    “我欠了她太多了,多到一辈子都还不起…”

    “然后你就打算,一辈子这样么?”佐西默斯一脸失望的看着陆天明。

    “不,该出去了,等这件事情结束后,我会隐退”陆天明望着亚琳娜的睡脸,漆黑的眼眸里透出了一丝的疲倦。

    “圣战就要开始了,你也不打算插手?”佐西默斯脸上的失望更甚,因为他已经知道陆天明的答案了。

    “…”陆天明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双目紧盯着亚琳娜的睡脸,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佐西默斯深深的叹了口气,尽管早已知道陆天明的姓格会如此,但没想到,这一次,他那么坚决。

    “从那天起,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世界,只有黑暗”

    ……

    乌拉诺斯的起源之地……

    陆天明一步踏出,没有停留的踏上了台上。

    “把你的位置给我”陆天明对着台上的其中一人开口说道。

    “你…”那名学生先是惊愕了好一阵子,随后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的指着陆天明说道。

    “你凭什么让我把位置给你”

    “你想用你的生命来交换理由么”陆天明抬起头看着那名学生说道,尽管说是看着那名学生,但是那名学生却是有种感觉,这个男人,根本就没看到他,又或者说,这里的所有人,他都没看到。

    “你太嚣张…”那名学生正想提出决斗的时候,安琪罕见开口了。

    “他与我实力相当,就算是我,也不敢肯定自己能赢,如果你认为你能打得过我的话?”

    安琪话一出口,那名学生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发干,本来想说出的那句话硬生生卡在喉咙里。

    全场本来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顿时又是一脸呆滞,难以置信的看着陆天明。

    这时候,一名老生笑了笑,理所当然的说道“他…可是连安琪都只能自叹不如的天才”

    声音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广场里却是异常的响亮,出乎预料的,安琪没有出声反驳,反而还肯定的点头。

    “我想起来了,我当初入学的时候,曾经听见某个学长所过,乌拉诺斯曾有过一个短暂而辉煌的时代,当时我还不以为意,现在…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一名新生语无伦次的说道。

    “是啊,我也听说过啊,我还以为是假的呢”

    “我还以为只有我听说过呢,没想到你居然也听说过”

    声音一出,所有的新生这才想起当初入学时偶然听到的某个传闻。

    而台上的那名学生脸色难看得吓人,但却不敢出声质疑,他还是很清楚安琪说话的分量的,他虽然被称为新生代的十大天才,但比起安琪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更何况是眼前的这个连安琪都只能自叹不如的男人。

    但是他不甘,不甘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通天塔名额就被陆天明的一句话被剥夺了。

    “他言出必行,你确定要这样做么?”那名学生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安琪再次出声打断了。

    那名学生先是迷茫了一会,随后才反应过来,脸色惊惧的看着陆天明,这回他不敢再说什么了,毫不犹豫的跑回台下。

    因为他想起眼前这个男人的那句话。

    “你想用你的生命来交换理由么”

    他虽然冲动,但他不傻,只要仔细想想都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如果他真的敢提出决斗的话,也许…他就看不到明天的混沌了。

    安琪看都没看狼狈跑下台的那名学生,虽然说自己是出言救他一命,但那也只是因为举手之劳而已,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她在意的是陆天明的变化,两年前的陆天明虽然看起来十分冷酷,但还是能看得出并不是个嗜杀的人,九个月来,除了招惹过蕾雅的索雷拉和不知道为什么原因而招惹到陆天明的维拉德以外,剩下的人就算招惹到陆天明也只是重伤而已。

    但是现在,陆天明居然只是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