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 >

第2部分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用魉系模院丶乙彩侵倚墓⒐ⅰ
    这会儿见族中几人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王老头是又恨又怕,却挺着老身板挡在门口,冷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贺家老二一把将王老头推开,冷笑一声说道:“听说李氏生了,我们倒是要上门来看看,生的是男是女。”
    王老头一大把年纪,哪里抵得过还是壮年人的二老爷,当下一个踉跄撞到门上,如果不是后头的小丫头机灵的扶了一把,恐怕直接得摔出一个好歹来:“你们,你们这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家夫人生的是个儿子,你们休想拿走贺家的东西。”
    “呸,贺家,贺家的东西才不能便宜了别人。”二老爷冷笑一声,完全不把王老头放在心上,直接闯了进去。
    王老头怒极攻心,差点没有撅了过去,又想到夫人的吩咐,这才咬了咬牙,让小丫头扶着自己往外头走。
    却说族中气势汹汹的上门,李氏在里头早早的便知道了,她生产完才一天,原本是起不得床的,这会儿却也不能顾,让好歹比她早生了一些的绿荷帮她收拾好衣裳,抱着孩子走到前头,总不可能让那些人一窝蜂的闯进了产房,那样的话,即使孩子的事情能够糊弄过去,她的名声也毁了。
    两方人马在门口那儿当头撞上,李氏先发制人,冷笑一声说道:“我倒是不知道,族里头的人这般热心,我家老爷去世的时候,连个吊唁的人都没有,如今我生了孩子,这等不到洗三就都上门了。”
    贺老二是个沉不住气的,他又是族长的亲弟弟,以前就算是欺负了人,自然有族长帮他收拾,当下冷笑着说道:“李氏,你也别再花言巧语,先让我们看看,到底生了个什么东西才是正经儿,贺家的东西,可万万不能便宜了外人。”
    李氏却扫了一眼到场的人,暗骂贺家早晚败落,族里头都是这样的人物,真真让人心寒,还一天到晚的标榜自己是世家,呸,这样的人家哪里配称得上世家。“我生了什么,难道接生婆还没告诉你吗?”
    贺老二却不依不饶的说道:“那接生婆可没有亲眼看见,都是你一口咬定是个儿子,谁知道是不是你为了家财,故意谎报的。”
    李氏的眼睛跟钉子似的扎在贺老二身上,看得他十分不自在,居然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反应过来才强撑着看着她。
    李氏对这些人的人品心中有数,知道他们今天要是不弄一个究竟的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她一个妇道人家,若是不能将这件事情完全解决,以后也有的麻烦。当下看了看来人,冷声说道:“你们要看,这便让你们看,不过你们都睁大了眼睛,今后若再因为这件事闹上门来,我李氏虽然是个妇人,也知道府衙的大门朝哪儿开。”
    正说话的时候,王老头却带着几个捕快模样的人走进来,李氏一看来人就松了口气,原来这其中就有跟她死去的丈夫一起跑马,最后弄得贺钟明失足死亡的那位,他对贺家十分愧疚,一直想着有所补偿,但李氏偏就不接受。这个人却不是捕快,身上有着公职,比一般的捕快可要好许多。
    贺老二看见来人却冷笑一声,冷冷说道:“李氏,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贺家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插手。”
    李氏却淡淡说道:“若是贺家的事情,自然轮不到外人插手,但若是有人心肠歹毒,要逼死我们孤儿寡母,世人的眼睛也不是瞎的。”
    贺家的事情闹到现在,周围知道的人不少,世人都是偏向弱者的多,这会儿贺家族人凶神恶煞,李氏脸色苍白,生了孩子不到一天就得下地,身边只有一个小丫头跟着,自然暗暗的谴责贺家为人不地道,只是碍于贺家的威名不敢说出口罢了,当然,这一切都不妨碍他们看热闹的心情。
    李氏款款向着几位官差,以及看热闹的众人做了个福,这才说道:“先夫去世不满一年,贺家族里便几次三番欺上门来,幸而如今有了麟儿,先夫后继有人,也不至于死不瞑目。”
    贺老二却是个沉不住气的,听见这话冷笑一声喝道:“是男是女,那就让大家看看明白,谁知道你是不是贪图贺家的家财,把女儿混充男儿养。”
    周围的人纷纷露出惊诧,看向李氏怀中婴儿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李氏却上前一步,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休要污蔑,既然如此,就让你们看看我生的,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
    说完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儿直接掀开了襁褓,也幸好这时候天气暖和,否则的话即使是别人的孩子,李氏也不敢这般做的。
    男儿女儿自然是一目了然,众人看了之后,对贺家几人更加不满,暗道想要谋夺别人的家财,这是指鹿为马都出来了。
    一看见那□□之物,贺老二脸色也是一变,一直躲在他身后的贺老七却忽然站了出来,冷笑着说道:“听说四日之前,你的贴身丫鬟也临产,生下了一个儿子,谁知道你是不是将两个孩子替换了,拿着贺家的钱财,给别人养野种。”
    这指控是越来越严重,周围的人纷纷露出不赞同来,觉得贺家未免不依不饶,几个胆大的便要说几句公道话,当然,也有几人觉得这般做倒是也有可能,毕竟真要生了个女子的话,李氏以后注定凄凉。
    贺老七却拱手说道:“既然几位官差也到了,那就让人在屋子里头搜一搜,若那丫鬟身边的还是个儿子,我们贺家自然无话可说,若那边藏着的是个女儿,其中定有古怪。”
    官差后头的孟辉正要为李氏说几句话,却见李氏冷笑一声,让开位置说道:“你们要搜就搜,今日便将这事情做一个了断,日后若有人再拿这件事作筏子,还请在场的各位给我这个苦命人当个证明人。”
    这时候那孟辉终于忍不住出声,他对贺家原本心有愧疚,如今看着好友的孤儿寡母受人欺凌,自然要为了他们出头:“嫂子,这事情我们都看在眼中,有了结果,以后若有人不服,让他们尽管来找我。等这事完毕,我定会上报府尹大人,让他做个备案,以防有人暗中做鬼。”
    原来这个孟辉虽然职位低,居然跟京城府尹有所交情,贺家几人听了脸色更是难看,要是忠勇伯出手,别说是府尹,再高几级他们都不放在心上,但问题是,忠勇伯若是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第一个被收拾的估计就是他们,那家里头把名声看得比什么都重。对此他们只能期盼着,那边找出来的是个丫头。
    事实却让他们失望了,几个捕快很快就出来了,怀中也确实是抱着一个孩儿,看起来脸色倒是比李氏怀中的好看许多,再一想这孩子早出生几天,倒是也说得通,掀开包裹,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也是个儿子,一切真相大白,贺家几人只能落荒而逃。

☆、第3章 抉择

贺家的事情暂时解决,有了这么多人的见证,以后贺家族里头还想再闹,也得看看情势,李氏大不了豁出去真的告官,那贺家可是会把面子里子都丢尽了,别说官府,就是忠勇伯那边出手也能让他们吃一壶的。李氏对贺家那些人恨之入骨,更加不可能再上门去,等于是跟贺家断了关系。
    那边孟辉有心跟李氏说两句,又想到自己是个大男人,虽然是大庭广众,未免麻烦,只是遥遥拱了拱手,带着一群手下离开了,临走前只跟王老头说了几句,李氏要是再遇到麻烦的话,他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李氏对孟辉感触复杂,一来贺钟明是因为跟他一起跑马才出了事儿,否则的话他们孤儿寡母不会落到这样的境地,但孟辉确实是个好人,贺钟明去世之后,对她们多有照顾,若不是有他在,李氏恐怕还撑不到生产的这一天。
    李氏收获了不少人的同情,等周围看热闹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她却一下子软到下来,毕竟是刚生产的妇人,之前虽然调养的不错,但又是经历丧夫之痛,又是遭受家族的打压,心态再好也比不上正常人,这会儿便有些支撑不住了。
    两个小丫头连忙把她扶了进去,到了床上李氏便满头大汗,幸好家里头早有准备,端了药碗来给她喝下,一会儿功夫才慢慢好了一些。李氏捏了捏眉心,对着小丫头说道:“快把孩子给绿荷抱过去吧,她该着急了。”
    小丫头也并不知道里头的事情,只以为自家夫人和绿荷姐姐生的都是男孩,她们用不着担心以后,自然也是高高兴兴的抱着孩子走了,李氏却看着怀中的男孩,心中感叹了一声幸好。
    原来在接生婆走了之后,李氏越想越觉得不保险,绿荷当初也是这个接生婆接的生,都知道是个儿子,万一贺家想到了这一点,要求看看绿荷儿子,一看是个女儿的话恐怕一下子被戳穿了。
    贺家实在是无人可用,李氏只好拉着王老头痛哭了一场,幸好王老头是个忠心耿耿的,偷偷的出门从乡下找了一个孩子,背着人带了进来,这才好险将这件事糊弄了过去。李氏想着自己若是慢了半步,如今恐怕已经被扫地出门,心中暗叫好险。
    等事情一了,她却担心起自家亲生女儿来,虽然不是个儿子,却是她跟老爷唯一的骨肉,若不是事情紧急,断断不肯让她吃苦的。想当初她刚刚怀上,老爷也只说不管是男是女都喜欢,谁知道如今……
    却说绿荷那边也是心惊胆战,暗道幸好夫人想的周全,否则的话今天怕是大事不好,等丫头将孩子抱了回来,她才松了口气,只说道:“我这边没事,你快去伺候夫人吧。”
    小丫头笑嘻嘻的应了,等她走远了,绿荷才松了口气,掀开自己的被子来,却见里头藏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娃娃。
    李氏身体好,又是足月产,虽然经历了一系列的打击,生下来的孩子却比绿荷早产的那个还要好看一些,过了一天便露出几分白嫩来,眉眼间尤能看出几分李氏和贺钟明的影子来,这孩子无处可藏,绿荷一着急就把婴儿塞进了被子,也幸好这孩子一直睡着,没有哭闹起来。
    看着两个孩子,绿荷越看越觉得可怜,那男婴是王老头不知从哪儿弄来的,估计还得还回去,她家大小姐却要怎么办。
    正想着,那女婴撅了撅嘴巴,扯开嗓子哭起来,绿荷连忙将她抱在怀中,让她吃自己的乳汁。
    女婴虽然小,力气倒是很大,吃奶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吞咽,一看就是个好养活的,见状绿荷心中松了口气,虽然是个女孩,但好歹是夫人唯一的骨肉,要是出点什么事情的话,夫人可不得伤心死。
    因为怕贺家杀一个回马枪,这段时间李氏硬是不敢将孩子立刻换回来,那借来的男婴却当晚就让王老头还回去了,据说是个乞丐胡乱生的,借来的时候只说借一点生男孩的福气,这种习惯在乡下自来有之,给点银子,那乞丐没有不应的,估计存着卖孩子的心思,王老头把孩子还回去的时候还有些不相信。
    等了几天,确定贺家不会再有动静,绿荷才抱着孩子去了正房,一进门李氏便忍不住想要下床,绿荷连忙上前几步,将孩子放到了床上:“夫人你看,小姐模样长得真是俊俏,以后肯定是个有福气的。”
    听了这话,李氏却是悲从中来,是个女儿,以后要是被贺家发现了,她们母女俩哪有好日子过。只是看了看绿荷,抹掉眼泪说道:“辛苦你了,月子里头调养不好,怕是要落下病根。”
    绿荷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她会早产,却是听说身为商人的丈夫出去跑商,死在了盗匪的手中,连具尸体都没能找回来。
    绿荷当初嫁给李氏铺子的掌柜当了老板娘,多少人羡慕,谁知道临了却跟李氏一样命苦。
    两个死了丈夫的女人惺惺相惜,倒是比以前还要更好一些。床上的女婴吃饱喝足,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秀气的用手掩住嘴角,说不出的可爱,到底是自己生的孩子,李氏忍不住抱起来亲了亲,眼中却带着几分黯然:“一时半会儿瞒了过去,到时候要是让族里头发现是个女儿,恐怕连付嫁妆都不肯给。”
    绿荷也是心急,李氏家里头早已不在京城,就是在的话,那家里也只有一个老爷会为了女儿着想,继母继弟都是靠不住的。当初李氏的嫁妆原本不多,进了门之后接二连三的办丧事都是花销,早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不然的话,她丈夫也不会想要另谋生就,出去跑商结果送了性命。
    李氏嫁妆已经存下不多,要把孩子养育成人已经很难,更别说将来让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若贺家是靠得住的,她哪里会想要跟家族闹崩了,只可惜贺家都是吃人的豺狼,她不得不为了自己和女儿打算。
    绿荷看了一眼自家夫人,见她满脸慈爱的抱着孩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夫人,要不然我们将那乞丐的儿子直接买来,到时候当做儿子养大,想必他也会孝顺。把小姐放到信得过的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