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 >

第31部分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第3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槐咔那牡娜ヒ桓龊砂蜕实溃骸岸嘈还嘎罚庑┤兆有量嗄狭恕!
    那太监颠了颠荷包,似乎还算满意,看了他一眼说道:“贺大人不必担心,圣上今日神清气爽,想必只是想跟大人说说话罢了。”
    贺文麒差点给跪了,说话那才是最艰难的事情好不好。
    只可惜说完这一句话,太监就不再开口,低头垂目的带着贺文麒一直到了御花园,是的,老皇帝最近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回归自然,在大殿里头待的不耐烦,通常都在御花园召见他,贺文麒可没有任何受宠的感觉,只觉得惊吓,御花园是什么地方,要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某些贵人,他还不是被咔嚓咔嚓的份儿。
    老皇帝显然没意识到贺文麒的心思,远远的看见他出现,便招手说道:“文麒来啦,快过来陪朕说说话。”
    贺文麒只觉得背脊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依旧恭恭敬敬的行了礼,他要是真的相信了皇帝的话,估计也活不长久了。
    果然见他如此拘礼,皇帝不但不生气,眼中反倒是充满了笑意。不愧是自己看中的探花郎,是个好孩子,即使受到器重也不会一下子轻了骨头,胜在进退有度,对皇家充满了尊敬之心。
    等他行了礼,皇帝才笑着说道:“每次都是这般多礼,来人,赐座。”
    贺文麒这下倒是不推脱,在旁边的小矮凳上坐了下来,这才发现皇帝居然在御花园里头写字,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皇帝见他注意到,笑着说道:“朕虽没有中过状元,这字还算不错吧。”
    贺文麒见他这一日似乎心情不错,便笑着说道:“皇上的字自有一番风度,天下谁人不知,皇上一副字也是千金难求,可惜那么多人仰慕皇上的字,却不如微臣幸运,连看一眼都求而不得。”
    皇帝喜欢贺文麒在身边伺候,除了他长得好之外,就是因为这个人知情知趣,说话虽然处处讨好自己,却丝毫不显,听着也让人觉得开心。由此,皇帝索性一笔而就,画完了一副草书,才笑着说道:“既然文麒这般仰慕朕的文采,这幅字变赐予你吧。”
    贺文麒连忙起身谢恩,接过那副字左看右看,看着倒像是真心喜爱的,皇帝也被她逗得开心,忍不住说道:“你啊,这般年纪了还跟孩子似的,真不知道这个探花郎是怎么考出来的。”
    贺文麒却笑着说道:“若不是皇上恩赐,微臣也担不起这个功名。”
    皇帝听了这话倒是微微一愣,随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你倒是实诚,只可惜这句话,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偏偏就有那起子小人,不知道天高地厚。”
    贺文麒只是低着头,只当做没有听见这些话,皇帝意有所指,却不是他能插手的事情。只是顺着他的视线,却能看见皇帝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发颤,他忽然想到,方才皇帝写草书的时候,手掌也在发颤,稳了好久才下笔,似乎文字,也比以前缩小了许多。
    贺文麒心中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却不敢露出分毫,皇帝发泄了几句,也知道这话跟眼前的人说了无用,见他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倒是失去了说话的兴致,摆了摆手说道:“罢了,你先退下吧。”
    贺文麒连忙跪退,等走到御花园外头,回头才看见皇帝的身影缓缓起身,走路的时候带着一种奇怪的冻结感觉,他微微皱眉,心中一惊有了猜测。若是猜测是真的,安稳了不到十年的历朝,恐怕又要乱了,贺文麒皱紧了眉头,心中闪过万千心思。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吼,明天开始,若初就要出发去云南玩啦,希望回来不会是黑炭,每天的福利已经放入存稿箱了哦,大家不用担心~

☆、第40章 弹劾

静止性震颤、肌肉僵直、步态和姿势障碍以及运动迟缓。起动缓慢;冻结、小步、慌张步态;自发动作减少;写字过小、坐位起立困难、发音困难、构音障碍和吞咽困难……这些都是帕金森综合症的症状;贺文麒在脑袋里头过了一遍帕金森的厉害之处;却不能断定老皇帝是不是得了这个病。
    即使是在现代;帕金森也是不治之症;若放到古代的话,自然也是无药可医。理论上而言;得了这种病也能再活上许多年;但这个是建立在;病人身体至少是健康的基础上。老皇帝虽然如今看着气色不错;但要知道;当年太子会谋反;就是因为他这个老爹一直重病却不死,可见老皇帝的底子薄,不过是好汤好药养着才有现在的状况。
    贺文麒叹了口气,他现在却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皇帝得了这种病症,不过看着有些相似罢了,再有一个皇帝的年纪确实也大了。但若是他真的猜中了,恐怕皇帝心中自己也知道一些情况,也怪不得他这么心急的为太子铺路。
    有了这个猜想,平日里被皇帝召见的时候,贺文麒便多留了个心,越看越是觉得相似,他上辈子的时候曾经为一个帕金森综合症的病人打过官司,为此对此专门研究了一番,一些细节处便看得出来。
    这个年代,恐怕只有针灸那些办法,对老皇帝的症状还有几分纾解的作用,即使在外臣面前稍微收敛了一些脾气,但老皇帝的喜怒无常却更加明显了,其中最直白的表现就是,如今乾清宫的大殿之内,轻易听不见任何的身影,陆陆续续被抬出去的宫女太监,足以证明这一点。
    等病症到了中晚期,病人很可能因为便秘,睡眠障碍,记忆力减退等造成脾气更加暴躁,尤其是老皇帝这般的人,一辈子骄傲自大,越是不能控制自己越是恐惧害怕,外加上还有几个虎视眈眈的儿子在身边,心中的愤怒只能发泄在这些无辜的太监宫女身上。
    贺文麒几乎确定下来,暗暗想着要把消息递给朱成皓,却又明白,如今自己看似被皇帝信任,若是贸然有动作,别人直接捅到了圣上面前,恐怕对朱成皓只有坏处。
    这绝对不是他想太多,随着皇帝一次次召见,他更加不敢行止有任何的差错,甚至有时候前一日在某家茶肆多停留了一会儿,隔天就能听见那些翰林们的打趣,似乎他的一举一动无数人关注着。
    贺文麒正想着如果神不知鬼不觉的告诉朱成皓这个消息,让他别一点准备都没有,到时候吃了大亏,却再一次被宣旨的太监带到了殿内,这次一路上无需问话,他也知道皇帝的心情肯定不好,这位太监也算是皇帝身边的老人,如今衣服上也被墨染黑了大片,除了皇帝,即使是那几位皇子也是不敢的。
    贺文麒额头冒汗,生怕自己也撞到枪口上,随着那大太监到了门口,只好收敛了神色走了进去,端端正正的行了礼,势必让人挑不出一点差错来。
    这一次,皇帝没有多余的话,反倒是让他一直跪在那儿,一言不发。
    贺文麒忍不住想着,自己最近有没有做出什么让皇帝猜忌的事情来,但这段时间,为了让老皇帝放心,他连学无涯那边都不敢走,生怕引人注目,根本朝臣更是少有来往,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让皇帝猜忌的。伴君如伴虎,他深知这个道理,更加明白,作为天子近臣的自己,若是出事的话,第一个受罪的定是李氏。
    皇帝似乎忘记了贺文麒的存在,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奏折,半晌才看了一眼一直跪在地下,似乎没有半点不甘愿的人,才慢慢叹了口气,淡淡说道:“起来吧,来人,赐座。”
    贺文麒心中微微一松,听皇帝的口气,至少得罪他的人不是自己。
    老皇帝慢慢放下奏折,发现自己的手再一次微微的抖动起来,他不着痕迹的将手放进袖子,才抬头问道:“听闻贺卿家幼年丧父,家中只有一个寡母。”
    贺文麒只是低头说道:“是,微臣是遗腹子,多亏慈母精心教导,才有微臣今日。”
    老皇帝点了点头,又问道:“当年你们孤儿寡母,贺家宗族不但不扶持补贴,反倒是欺上门去,这些年来,你可曾怨恨过贺家?”
    贺文麒怎么都没想到,皇帝是要跟自己话家常,想了一下便说道:“若说毫无怨恨,却是不可能的,只是随着年纪大了,也知道人情无常,虽说都是贺家人,但关系却远了,他们不帮忙也是情有可原。”
    贺文麒偷偷打量了一下皇帝,见他面色平静对此话没有任何反应,才继续说道:“如今微臣好歹也有了功名,母亲也得了皇上恩赐,有了诰命在身,微臣到底也是姓贺,一笔写不出两个贺字来,固然不能全心全意扶持那些人,却也不可能一直怨恨他们。”
    老皇帝重重叹了口气,看了他一眼,却是说道:“你这话倒是说得明白。”这个人不掩饰自己的心思,倒是也难得,要贺文麒说不怨不恨的话,皇帝心中会以为他撒谎,若是说十分怨恨的话,皇帝肯定也不能开心,如今这般说了,倒是显得诚心诚意。
    贺文麒只是低头说道:“父亲若是还在世,肯定也不希望微臣因此而跟贺家闹得不可开交。”贺文麒没说出口的是,贺家如今并没有闹出什么他不可接受的事情,若是有一天真的闹开了,他大义灭亲也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皇帝见他提起早逝的父亲,倒是想到贺文麒到底只有不足十六岁,孤儿寡母的长大,那李家也是帮不上什么忙,恐怕小时候也是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如今看来,贺文麒神态平和,为人处世也带着和煦春风,并没有丝毫的阴郁,实在是难得,那李氏确实是个会教孩子的。
    这般一想,老皇帝倒是随口说了一句:“家中寡母实在难得,小元子,朕记得库里头还有几柄上好的玉如意,便拿来赐给李氏吧,李氏淑慎有仪,性秉惠和。辛苦多载教养出文麒这般的好儿郎,值得嘉奖。”
    贺文麒心中一喜,想着李氏接到封赏肯定高兴的很,当下比自己得了赏赐还要高兴。却见皇帝话题一转,将手中的奏折扔了过来:“御史上的折子,你也看看。”
    贺文麒一听这话只觉得头皮发麻,连说不敢,皇帝却冷笑一声说道:“也没有什么不敢的,无非是弹劾皓儿罢了。”
    从朱成皓接掌京卫开始,弹劾他的人就没有停止过,贺文麒对此也是见怪不怪,只是不知道这次为何皇帝这般的生气,等听了吩咐看了奏折才知道,原来御史这次弹劾的,却是朱成皓在边疆斩杀战俘的事情,若是真的弹劾成功,别说朱成皓,就是他后面的那一批将军也都是要吃挂落的,御史这般的作为,要说背后没人,他却是不相信的。
    没等贺文麒说话,却听见有太监的声音禀告:“启禀皇上,几位大人,太子殿下,三皇子,二十皇子,二十一皇子殿下都已经到了。”
    贺文麒心中一惊,他却是不知道,皇帝早早的将这些人都请了来,当下立刻起身站到了旁边。
    等皇帝宣了几位皇子以及大人进来,众人自然也看到贺文麒明晃晃的站在那儿,心中纷纷起了念头,当初谁都不知这个人会招了皇帝的青眼,偏偏贺文麒是个滑不留手的,谁的面子都给,但谁的里子都不卖。
    朱成皓自然也看到了贺文麒的身影,眼神微微一闪,却只一副淡漠的模样,随着几位皇子站到一侧。
    等人到期了,皇帝才开口问道:“于卿家,你可有话说?”
    被点名的可不就是左御史大人,只见这位于大人偷偷看了一眼二十皇子,才上前一步说道:“皇上,镇国将军残杀战俘五万人,证据确凿,民怨升天,此次绝对不能轻饶。”
    贺文麒心中觉得不对,这样的事情,皇帝何必先把自己叫了过来,还无缘无故的封赏了李氏,再看了一眼在场的人,他却猛地回过神来。
    贺文麒微微苦笑,杀战俘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但如今三皇子跟二十皇子联手,就是要把朱成皓打压下去,几位御史联名上奏,可见绝对不想要善了,皇帝在早朝的时候暂且把这件事压了下来,如今却把弹劾朱成皓的官员,连带几位皇子都带了过来,却是为了什么。
    皇帝的东西果真不是好拿的,皇帝手中不是没有人,但他手中的人实在是太珍贵了,要给太子都留着,一旦有人出头,势必会引得三皇子跟二十皇子的敌视,到时候两方都对付,皇帝能不能保住那个人还是未知数。而自己呢,最近似乎颇受圣眷,但又是刚刚冒头的学子,就算是牺牲了也不可惜。
    在贺文麒思索的时候,几位御史已经将问题的高度,从斩杀战俘上升到了大国风范,残忍嗜杀之类的了。贺文麒叹了口气,即使没有皇帝的暗示,他也不可能放任朱成皓被这般的攻击,当下上前一步,少年人清脆的声音在殿内响起:“敢问陛下,若是不杀战俘,这些战俘要如何处置?”
    皇帝看了一眼贺文麒,暗道不愧是聪明人,知道如何做聪明事,只是看了一眼那于大人说道:“于卿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