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穿越古今电子书 >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 >

第77部分

女相+番外 作者:人生若初(晋江金牌推荐vip2014-10-24正文完结)-第7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陨纤牵苡屑阜指吒咴谏希缃瘢词潜缓莺莸纳攘艘话驼啤
    朱成皓并不是多么勤政为民,爱民如子的皇帝,但却绝不会允许另一个民族践踏历朝的尊严,在接到消息的那一刻,贺文麒便猜到这位绝对是要给这些倭寇一个厉害瞧瞧的,果然,第二日一大早,早朝上头,还提议以德服人,不建议动兵的文官都被骂得狗血淋头。
    朱成皓骂人很直接,也不玩文人那些拐弯抹角的玩意儿,但就是这般的直接,差点没让那位以德服人的文官羞死。他若是再加以阻拦,如不是成了皇上口中,为了个人名声,却陷百姓于水火而不顾,历朝的千年大罪人了吗。
    贺文麒回来之后,还从未见过朱成皓在朝堂上头发飙,如今看了一回,倒是有些明白过来为什么朝廷的文臣武将,对上这位皇帝都是战战兢兢的缘故。这位霸气侧漏的时候,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应对的,并且朱成皓是个十分执拗的人,一旦他已经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因为外力而改变。
    贺文麒自然也是同意出兵的,以德服人这事儿,对着君子还有用,对着小人,那简直是人家瞌睡了还给送枕头。对于进犯的敌国,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人打怕了,或者直接灭了,才有可能得到几年的安宁,退让永远不可能获得平静。
    只是如何出兵却是个大问题,即使如今秋收即将到来,军队并不会缺少粮草,但历朝却没有正统的海军,如果派陆军过去,到时候又是玩你追我打的游戏,自家军队累得半死,倭寇却打不着几个。
    朱成皓思虑再三,却是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将领顾成瑞,这位大将军出生福州,是土生土长的海边人,对沿海一带的地形十分熟悉。这位跟着朱成皓十多年,实实在在的保皇党,派他出去朱成皓也能放心一些,更有一点,他之前私下让人锻造出来的兵器,这一次却是能派上用场了。
    贺文麒可不知道朱成皓还私下将兵器派发给自己的精锐部队用来实验,讨伐的军队即将远行,户部也忙得不可开交,军队的内需都需要他们来准备。户部从上到下都忙得脚不离地,几乎连回家的时候都没有,李氏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每天都要使人往衙门送吃送喝的,催着贺文麒吃下去才能安心一些。
    等户部空闲下来已经是半个月后,先发的部队恐怕已经到了沿海一带,只是还没有消息传来,贺文麒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李氏连忙让人给他准备洗澡水,让他能够舒舒服服的歇一歇。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醒来,贺文麒才发现自己怀里头还躺着一个小家伙,低头一看顿时乐了,贺亦轩睡得跟小猪猡似的,嘴角流着可以的液体。以前在南中的时候,自从段雨燕身体发病,逼着贺文麒分房而睡开始,贺文麒就一直带着这个小家伙一起睡。只是后来到了京城,李氏怕孩子大了,会发现女儿的不对,便让他们分房睡了。
    这半个月贺文麒忙得团团转,回家的时候都少,更别说去看看贺亦轩了,几乎一整天都见不着一面。小孩子想爹爹想的狠了,这一日好不容易等到他回来,缠着李氏要一起睡,李氏想了想,便小心翼翼的将他塞进床里,吩咐他不能吵醒了爹爹。
    贺亦轩还是个孩子,虽然知道不能吵着爹爹,但窝在一起睡着睡着,就真的睡着了,这会儿小身子死死的靠在贺文麒的怀中,小手还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襟不放开。
    想到好些天没有好好陪着孩子,贺文麒心中倒是有些愧疚,索性也不起来,搂着孩子又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回笼觉。
    又过了好一会儿,这次倒是贺亦轩先醒了,小孩虽然迷迷糊糊的,却还记得奶奶的话,不能吵醒了自家爹爹,于是就小心翼翼的缩在那儿,偷偷看着他爹爹,唔,好长时间没见爹爹,爹爹变得更加好看了。
    贺文麒再醒来的时候,便瞧见自家儿子跟个小鹌鹑似的缩在那儿,忍不住笑着捏了捏他的小鼻子,笑着说道:“醒来了怎么不叫爹爹起床?”
    贺亦轩笑嘻嘻的凑到他脸颊上亲了一口,这才乖乖的说道:“奶奶说爹爹这几天好累好累,要好好休息。”
    贺文麒这会儿也觉得精神头回来了,一觉醒来倒是饿得很,索性起身给自己收拾干净,又帮着贺亦轩穿上了衣服,这才抱着他走了出去,外头的丫头一直守着呢,听见动静连忙端来洗漱的东西。
    早餐也是早早的准备好了,贺文麒抱着孩子走到那边,便看见李氏也等着呢,连忙说道:“娘,我起晚了你也不自己先吃。”
    李氏瞪了他一眼,伸手想要把孩子接过来,但贺亦轩抱着他爹的脖子不肯撒手,便有些没好气的说道:“谁等你,我等我孙子呢。”
    贺文麒哈哈一笑,亲亲热热的亲了一口贺亦轩,自家儿子亲自己,这绝对是让人开心的事情。李氏见他们父子俩闹腾,连忙说道:“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大的小的都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好久没有坐下来好好吃一顿早餐,贺文麒倒是吃得香,连带着贺亦轩也比平时多吃了一碗粥,看得李氏啧啧称奇,对着自家儿子说道:“这孩子就是跟你亲,跟着你吃饭都香了,平时真是白带了。”
    贺亦轩倒是个机灵的,听了这话连忙说道:“宝宝最喜欢奶奶了,奶奶也吃,这个小包子可好吃啦。”
    李氏被哄得顿时乐开怀,吃着包子跟吃仙桃似的,贺文麒赞许的看了一眼自家儿子,这小子绝对有前途。
    等吃了饭,李氏见贺文麒没有出门的打算,才笑着问道:“今日是休沐吗?”
    贺文麒点了点头,历朝官员,大部分都是一个月休沐三日,大家轮流着来,这一日刚好轮到他,不过一般忙起来的时候,休沐就会自然而然的取消了。
    李氏听了倒是高兴,看了眼蹦跶起来的贺亦轩,笑着说道:“也多陪陪这小子,这几天可念叨着你呢。”
    贺文麒自然答应,想到来到京城之后一直忙得很,自家院子里头的风景都没好好看过,索性让人准备了一些茶水点心,带着李氏往后院去。
    他们住进这栋院子也已经快四个月,李氏平时在家,没有人上门的时候也喜欢来后头转转,不得不说,这院子皇帝下了命令,下头人也伤心的很,收拾的十分整齐,为此李氏还特意请牙婆选了几个花匠买来,专门就是为了伺候这个院子的。
    虽然已经入秋,院子里头的风景倒是依旧好得很,这一日的天气也很好,万里无云湖光粼粼,看得人心中也高兴。
    等坐下来,贺文麒抱着孩子考了一会儿学问,倒是想起来,一般大户人家,家里头孩子三岁也该是启蒙的时候了,等识字之后,五六岁就该进私塾了。
    贺文麒将话头一提起,李氏也想到自己的疏忽,暗道大户人家与小户人家到底是不同,文麒小时候自己要去念书,她还满腔放心不下呢。那时候左邻右舍的,有几个是这么小就开始念书的,大部分都等到六七岁,至少懂事了才往学堂送。
    以李氏的意思,是想请一个先生回家来教,贺亦轩到底只有三岁,去外头念书的话,被欺负了也说不定。
    但贺文麒却觉得,小孩子是最需要伙伴的,家里头没有同年龄的孩子,唯一一个崔佳,如今跟着崔景山夫妇离开了贺府,虽然时常回来,却不可能一直住在贺家。
    想了一番,贺文麒倒是说道:“等我找知礼问问看吧,他如今在学堂里头读书,该比我更加了解一些。若是适合的话,让崔佳一起跟着念几年,若是那块料子,也好弄个出生。”
    李氏听了也就答应下来,又说道:“那是巧了,你舅妈说了,今天要过来呢。”
    古代人做客都要赶在早上,没一会儿,李察氏果然上门来了,身边还带着一个李知礼,倒是意外之喜。贺文麒自然不会知道,李察氏是打听到今天贺文麒在家,这才把同样休沐的儿子一起带了过来,虽然是表兄弟,但这两位没见过几次,不好好联络感情的话,以后难免生疏,她还指望着贺文麒能拉拔自家儿子一把。
    李氏跟李察氏相处的好,虽说两家的地位如今天差地别,但到底是血缘亲人,李察氏又是个会做人的。察家那边知道贺文麒的地位,乐意给出嫁了的姑奶奶银子,好好拉拢这门亲戚,所以李察氏每次上门也大方的很。
    这一日李察氏不但带着李知礼,还带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却是她娘家那边的外甥女,长得十分清秀,眼睛水灵灵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机灵的。一进门,李氏便笑着说道:“可把你盼来了,再不来我可要让人去请了。”
    李察氏哈哈一笑,他们隔几天就要走动一下,走得近了,别人便知道贺文麒看重外家,即使是他娘家察家,如今也得到了不少的好处,那些牛鬼蛇神碍于贺家的面子,对察家的生意也放松了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察家虽然没有亲自上门,却给了这位姑奶奶十分资助。
    这些事情贺文麒也知道一些,不过他倒是不介意别人借借自己的威风,这是个人情社会,只要不踩到自己的底线,他自然也乐意提拔自己的亲人。
    李察氏听了便笑道:“可把我羞的,出门前知礼说要带些文章过来让他表哥看看,这才耽误了一会儿。”
    李知礼脸颊微微泛红,却掉头去看贺文麒,生怕他拒绝了,贺文麒倒是笑着说道:“既然如此,表弟随我去书房吧,只要不嫌弃我文采菲薄就是。”
    李知礼却说道:“表哥的文章自然是好的,就是先帝都夸过呢。”
    贺文麒点了点头,索性抱着贺亦轩一起走了,李知礼如今已经是秀才,算算年纪也就十四岁,其实也算是年轻有为。
    等三个男人走远了,李氏才笑着说道:“你家知礼是个有出息的,你就等着享福吧。”
    李察氏也想到了李氏如今的风光,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却还是谦虚的说道:“比起文麒就差远了,说起福气,谁有大姐你好。”
    李氏笑了笑,知道她是说着让自己开心,眼睛一转倒是看到了旁边的小丫头,便问道:“这姑娘是?”
    李察氏笑着将女孩拉到身前,笑着说道:“是我大嫂家最小的闺女,这几天在我家做客,不好把她一个人放在家里头,便带过来让你也看看。”
    说起来都是自家后辈,李氏也知道,这些年来,察家对李家的帮助不少,虽然都是看在自家姑奶奶的份上,但李氏却是领了这份情的。
    想到这里,李氏便笑着拉着小姑娘看了一遍,忍不住点头说道:“模样好,规矩也好。”说完便让身边的小丫头跑了一趟,却是将一个灵透的碧玉镯子带在了小姑娘手上。
    李察氏一看,那水头却是少见,肯定是值钱的玩意儿,连忙说道:“小丫头片子,哪里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李氏却笑着说道:“这些年来,咱爹多亏了你照料着,这些都是应该的。”
    李察氏便知道李氏这是为自己做面子,便对小丫头点了点头,那小姑娘这才收了下来,规规矩矩的道了谢,李氏看着越发觉得喜欢,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
    作者有话要说:祝大家中秋节快乐鸟~~~~么么哒

☆、第89章 海军

书房里头;贺文麒将贺亦轩放到一边,小孩知道他们要说话,乖乖的在旁边练字;因为年纪小,写出来的字有些歪歪扭扭的;每当这时候,小孩就会皱起包子脸,十分严肃的再写一遍;直到写得比较好看为止。
    贺文麒仔仔细细的将李知礼的文章看了一遍,看得出来,自家这位表弟确实是用了心的;知识也扎实的很,说来有些汗颜,这些年他忙着南中实务,倒是有些放下了学识。等看完之后,贺文麒多多少少也知道李知礼的问题来。
    少年人,写文章的时候难免有些激扬慷慨,这原本不是坏事儿。只是贺文麒脑袋里头过了一遍这一届府试的主考官,便提了一句:“文章确实不错,看得出来功课扎实,不过知礼,这一届的刘大人年逾五十,是个谨慎古板的性子,怕喜欢的文章,也该是四平八稳的。”
    李知礼哪里不知道他是在提点自己,当下明白过来,贺文麒也不多说,指着自己发现的几个地方说了一遍,简单易懂,李知礼都是认真的一一记下,心中带着几分感激的说道:“多谢表哥指点。”
    他这般认真,贺文麒倒是有些汗颜了,摆了摆手说道:“不过是举手之劳,今天倒是有一桩事情想要问问表弟,我家亦轩如今也三岁,过了年就四岁了,平日里我忙得很,也没有时间好好教导,不知道如今京城,哪里的书院更好一些。”
    李知礼看着旁边小包子似的贺亦轩,心中倒是涌起一些羡慕来,当年家里头供他读书,却也是花了不少力气的,他爹觉得不要花那个冤枉钱,而他奶奶疼他,却想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