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历史军事电子书 > 地球的红飘带 -魏巍 >

第47部分

地球的红飘带 -魏巍-第47部分

小说: 地球的红飘带 -魏巍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乍到,他们怎么能弄清我们是什么样的队伍呢!”
  “是的,是的。困难一定很多。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这里过大渡河是两条路:一条 是通过冕宁经过大凉山彝族区到安顺场;一条是经过越西到大树堡。总司令,你看主力走哪 条路好些?”
  “润之,你说吧!”
  “你先说嘛!”
  “从大树堡过河到富林,这是通成都的大道,比较好走一些。可是杨森的部队正向这里 急进,兵力比较厚,敌人很可能估计我们要走这里。经冕宁走安顺场,是条小路,石达开的 主力正是走的这里。这里刘文辉的兵力比较少些,对我们比较有利,可是就要过彝族区了。 如果我们的工作做得好些,似乎走安顺场比较好。”
  “我也觉得走安顺场好些,大树堡方面可以作为佯动方向,要有点声势。过彝族区一定 要精心计划,还要提出明确的口号。政策纪律任何人不得马虎。……你刚才还说到监狱里关 着什么人质?”
  “是这样,汉官把彝族各家支的头人关起来,让他们的家人子孙轮流坐牢。许多人都死 在监狱里了。”
  “应该通知部队把监狱打开,把关起来的彝族人民通通放掉。到冕宁就有彝人了吧?”
  “有了,那已经是彝汉杂居的地方。”
  “好,我们到那里就请他们开会座谈、吃饭。听说他们很爱喝酒,是吗?”
  “是的,是的。”
  “那就同他们喝一次嘛!”
  这时,队伍中不知谁喊了一声:“瞧,大火!”毛泽东和朱德举头向西北一望,果然地 平线上升腾着一丛火光,照得一大片天空都是红的。正在边走边睡的人们,也睁开惺忪的眼 睛,纷纷议论。朱德正要找作战局查问,薛枫从前面跑了过来。
  毛泽东和朱德下了马,站在路边。
  “那是什么地方?是西昌吗?”朱德往西北一指。
  “是西昌,敌人在城关放火了!”
  “我们有部队去攻城吗?”
  “没有。”
  “没有,为什么他要放火?”
  “是这样,”薛枫笑着解释说,据侦察员报告,敌人边防司令刘元璋和旅长刘元琮怕红 军接近城墙,打算把西关烧了。可是他们又怕老百姓不满意,就把全城士绅找来开了一天的 会,让士绅们自己提出请求,这才泼上煤油动手来烧。可惜三里长的一条最繁华的大街完 了。他们还不准这些老百姓进城,老百姓只好露宿城外。侦察员就是听这些老百姓说的。
  “这里离西昌有多远?”毛泽东问。
  “整整三十里!”薛枫笑着说,“据老百姓讲,敌人原来是怕我们攻城,现在又怕我们 不去攻城,因为我们不去攻城,他们就没办法嫁祸于人了。”
  “我们四川的那些军阀就是这个样子!”朱德愤愤地说。
  说过,朱德和毛泽东上马,继续随队行进。
  “你对四川军阀是很熟悉的。”
  “是的。”
  “在贵州,我们就同刘湘交过手了;还有杨森,那个人怎么样?你好象当过他那个军的 党代表?”
  “是的。那是一个典型的投机专家,两面三刀,反复无常。他同吴佩孚的关系很深。北 伐军进逼武汉的时节,他看吴佩孚危险了,就派出代表,四出活动,表示拥护革命。北伐军 总部就委任他为国民革命军二十军军长,让我到他那个军做党代表。可是我到了万县,把委 任状和关防真交给他,他倒借故推托,迟迟不就职。我一怒之下,率领政工人员走了。我刚 刚离开万县,他就调动部队,配合北洋军阀反攻武汉了。
  ……“
  “他那次不是遭到惨败了吗?”
  “是的,他狼狈逃回万县,这才派人到武汉把我接回来,通电就任军长职务。一面在万 县的大街小巷贴满了革命标语,命令川东十七县赶制青天白日的旗子,可是同时,他又打电 报给吴佩孚,说他正准备待机反攻。”
  “你是怎么离开那里的呢?”
  “他们这一套我是很警惕的。我从杨森的一个参谋那里知道了他和吴佩孚代表的密谋, 准备把我和全体政工人员通通杀掉,然后再次向武汉进犯。我就借组织参观团的名义,把政 工人员带走了。”
  “杨森原来不是滇军的吗,怎么到川军来了?”
  “不,他是四川人,最早就是川军的,后来与滇军作战,被滇军俘虏了。有一天滇军的 旅长黄毓成视察俘虏营,集合俘虏训话时问道:”你们中间是军官的,向前五步走!‘俘虏 们没有一个敢动,可是杨森却挺胸而出,卡#####走了五步,然后立正说道:“报告司 令官,我是少校营长杨森!’黄毓成见他声音洪亮,面无惧色,颇有军人风度,很赏识他, 就把他带回去当了副官。后来又得到军长赵又新的赏识,让他当了参谋长。川军赖心辉率三 千人偷袭泸州,在棉花坡被杨森击溃,从此就在滇军中出了名啰。但是许多人告诫赵又新, 说杨森靠不住,将来很可能倒戈,可是赵又新不信。后来滇、川两军又爆发了大战,杨森就 投到川军去了。之后还假托知己,给赵又新写了一封信,说:”我为川人,今以川人治川# 舍公而去。今后两军开战,若遇公在,森当避之,不与公战,以报知遇之恩。‘… “
  “他这话以后兑现了吗?”
  “兑现个鬼哟!杨森到了川军,就担任了师长。后来两军爆发大战,因为他熟知滇军情 况,以长击短,勇猛进击,在七十二小时内追了五百多华里,一直打到赵又新的军部。赵又 新正卧在床上抽大烟,听见枪声赶快奔上城墙,缒城而下。不料把脚扭伤了,只好由马弁扶 着慢慢地走。走了不远,就在枪声中应声而倒。杨森随后赶到,赵又新已经奄奄一息。杨森 大声喊:”军长,我对不起你!‘赵又新睁开眼看了看他,就闭上了… “
  “这帮家伙,真是一个比一个残忍!”
  毛泽东今晚谈兴甚浓,他正要了解刘文辉的情况,薛枫走过来报告说,宿营地已经到了。
  这时,西天上的月亮隐入云中,周围的景物又模糊起来。村里的鸡鸣正此伏彼应,渐渐 形成一片合奏。回头望去,远处地平线上空染着一片红色,但那不是曙色,还是西昌未熄的 火光。
       黄金书屋 youth整理校对

  转载请保留,谢谢!
  地球的红飘带  (四十一)
  在泯江宽阔的江面上,一艘由宜宾溯流而上的江轮,正在披波斩浪地疾驶着。船头上站 着一位将军,他那副雷公嘴,虽然不甚雅观,但却十分威武。说实话,他是因为自己的相貌 吃过一点亏的。他在滇军赵又新军长下面供职的时候,当时的“云南王”唐继尧就暗暗指示 赵又新说,“我是懂一点相法的。我看杨森这人满脸横肉,目有凶光,门齿排露,状如鼠 嘴,一望便知阴险残忍,人面兽心。切不可重用!适当时候杀之以除后患。”过了一阵子, 唐继尧不见赵又新有动静,又密电赵除去杨森。不想赵却将唐的电报给杨森看了。杨森自然 感激涕零。此后他就步入坦途。由于他骁勇善战,职务直线上升,最后官高位尊,也就没有 人再去议论他那雷公嘴了。可是他总是觉得自己的相貌不太圆满。当年他决定投靠吴佩孚 时,想托人捎去一张自己的相片,翻来翻去都不中意。因为那些照片都或多或少地显出雷公 嘴的形象。最后才勉强找出一张身着猎服,手提皮鞭的照片,是早晨跑马时拍摄的。谁知这 张照片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妙用。吴佩孚看了照片心中大喜,点着头说:“这是杨森要为我 执鞭随镫了!”
  现在,他睥睨地望望两岸,望望浩淼的江水,充满着自信和威严。
  “这么慢!还有好长时间才能到哇?”他回头望望,发出责问。
  “报告军座,顶多个把小时,就到犍为了。”站在后面的随从副官赶过来陪着笑脸。
  “不晓得那几个旅赶到了没有?”
  “会赶到的,我想会赶到的。”
  杨森不言语了,又把威严和不满的眼光投向船只和茫茫的江水。
  杨森是四川军阀混战中的一个主要角色。野心很大,而又总不顺手,一次次争雄都连遭 失败,最后不得不偏安川北几个县勉强维持。由于连遭挫折造成的刺激太深,精神有些失 常,有时在会上讲着讲着话,就当众号啕大哭起来,甚至任意杀戮部下。毕竟他手中还有六 个混成旅,约二万四千人,因此并不心灰意冷,仍然睁大两只眼睛在寻找机会。红军进入贵 州不久,蒋介石派的参谋团已经入川。杨森是一个善观风色的人,他看到蒋介石的势力一天 天膨胀起来,认为今后的天下已经非蒋莫属。四川的各派势力,包括刘湘在内,也迟早会被 “统一”。与其以后被蒋介石无声无息地吃掉,何如事先主动投靠呢!说到这里,就不能忽 略杨森的卓异之处,这就是“抢先一步”。凡事要看机会,只要看准了,那就当机立断,当 仁不让,抢先一步。这次,杨森又是这样。他一看红军进入贵州,是自己摆脱偏安的大好机 会,就向蒋介石表示,为了完成剿共大业,情愿放弃多年盘踞的川北老窝,到外省请缨杀 敌。蒋介石当然喜不自胜,即命二十军开赴雷波以下沿金沙江布防。杨森的军部遂于五月上 旬到达宜宾。不久,红军渡过金沙江北进,他的防线也就归于无用。这天,他正坐在宜宾军 部百无聊赖,忽然接到蒋介石一份电报。电报命令他所率的六个旅,全部开到大渡河前线, 沿富林以下布防,对红军严加防堵。电报后面还有几句慰勉的话:子惠兄此次参与大渡河会 战,必定马到成功,朱毛成为石达开第二已无疑问,而兄即今日之骆秉章也。……杨森看完 电报,把自己的谋士某公找来问道:“骆秉章是个啥子?蒋介石为啥叫我做骆秉章呢?”某 公笑着说:“恭喜军座,您恐怕要高升了。”杨森说:“里面有这个意思吗?”某公说: “骆秉章是清朝的大臣四川总督,石达开就是在他手里覆亡的。委员长要您做今日之骆秉 章,是把这次大渡河会战的希望寄托在您身上了,如一举成功,怎能不高升呢!”杨森一 听,咧开雷公嘴,露着一排大牙笑起来。他立即命所属的六个旅星夜向大渡河赶进。自己也 随后从宜宾乘船,亲自赴前线指挥。他一向以能征善战自许,这次凭大渡河天险,成功更是 毫无疑问的了。
  看来船行得并不迟慢,只是由于将军性急,才觉得慢了。
  杨森正望着水波胡思乱想,忽听汽笛象老牛似地哞——哞——叫了两声,前面已是犍 为。船还没有靠岸,杨森就看见两个混成旅长站在码头上笑嘻嘻地前来迎接,旁边还站着不 少护兵马弁。杨森这时倒不着急,挺挺胸,迈着慢慢的步子,显得更加威严。
  这两个旅长,一个姓杨,是杨森的侄子,一个姓向,是杨森的得意门生。他们俩把杨森 迎下船来。杨森的脚刚踏上码头,就迫不及待地问:“部队到齐了吗?”
  “到齐了,到齐了。”两个人抢着回答。
  “其它几个旅呢?”
  “据说下午能到。”
  说着,他们把杨森簇拥到杨旅长的旅部。杨森没有坐稳,就对两个旅长说:“你们知道有个骆秉章吗?”
  两个旅长相顾愕然,愣了。
  “你们怎么连这个都不晓得!”杨森郑重其事地解释了一番,然后满面春风地说,“委 员长要我当今天的骆秉章呢!”
  杨旅长不禁眉开眼笑:“这一来恐怕我们就时来运转了!”
  向旅长也乐呵呵地说:“刘湘这龟儿子,今后我们再不受他的气了!”“可是,我告诉你们,”杨森以教训的 口吻说,“这次谁也不能装孬。首先,我们要用一天一夜的时间赶到大渡河边。”“哎 呀!”杨旅长吃惊地说,“二百多里路,一天一夜咋个能赶得到呢!”
  “你知道共军是咋个赶路的吗?”杨森的脸沉下来了,雷公嘴显得更突出了。
  杨旅长没再言语。
  停了片刻,向旅长才以得意门生的身份,鼓起胆子说:“这里的山路很不好走,一昼夜到达是有困难的。”
  “不要说了,每个旅给你们三百块大洋!”
  他挥挥手,算是定了。
  雅安城内。
  二十四军军长刘文辉将军在他幽雅的两层小楼前反复徘徊。
  他的身量不算高,脸形上宽下窄,有点发黄,看去不仅没有将军风度,还有点文弱。但 人不可貌相,他的心里还是颇有些路数的。
  庭院幽雅而舒适。院中种满了各种花草,尤其几棵与楼相齐的玉兰树不时地飘来一阵阵 清香。无奈主人的心绪不佳,对此奇花异树,反而常有“感时花溅泪”的伤怀。按说,雅安 这座城市是很不错的。她坐落在二郎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