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意念 >

第54部分

无上意念-第54部分

小说: 无上意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意念瞬现,治愈寒芸体内的经脉!”

    意念刚刚落下,神级意念盘就闪过一道蓝光,但并没有出现红光。

    寒天大喜,看来寒芸算是有救了,虽说并没有人知道他拯救了寒芸,而且身为当事人的寒芸也不会感激他,但寒天心里还是有种做好事不留名的满足感。

    他与寒芸也算是同生共死过的族人了,能为寒家拯救一个天才,失去一次使用意念瞬现的机会也没什么。

    ……

    就在寒天使用意念瞬现帮助寒芸恢复经脉的同时,族长院,医师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寒枭的房间。

    “寒芸醒了?”

    见医师一大早来找他,寒枭以为是寒芸醒了,并且发现了自己体内的糟糕状况。

    “是的,而且在此之前,大长老就已经发现了一星灵药玄卡并没能修复寒芸体内的经脉。”医师如实回答道。

    因为寒雄与寒大柱已经从寒家族人名单当中除名,寒战自然就成为了寒家的大长老。

    “唉,你就跟他说一星灵药玄卡的药力还未完全被寒芸吸收,叫他耐心等等吧。”寒枭叹了一口气,道。

    “我已经用这个借口拖了几个小时,现在大长老已经听不进去我的劝告了。”医师说道。

    “算了,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说着,寒枭便站起身来,去往了医师院。

    然而来到医师院,寒枭却并未听到令人伤心的声音,反而从房间里传出一阵愉快的交谈声。

    “怎么回事?”

    寒枭疑惑地看了看医师,此刻寒战不是应该心痛地哭泣,而寒芸在知道真相后也变得绝望吗?

    怎么他们还谈得如此开心?难道是悲痛至极,转为乐了?

    带着疑惑,寒枭走进了房间,然后寒战与寒芸也看到了到来的寒枭。

    “多谢族长赐予芸儿的一星灵药玄卡,如今寒芸体内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寒战欣喜地说道。

    闻言,寒枭一愣,这寒战不是察觉到了寒芸体内的重要经脉受损不能修复了吗?怎么还说这样的话?

    “你……确定?”

    寒枭一脸古怪地看着寒战,僵硬地说出了三个字。

    “当然确定了,寒芸也感觉现在舒服多了。”

    寒战并不明白寒枭的意思,以为寒枭是认为他不是医师,而本身也只有龙气九层的修为,不能探测探测出寒芸体内的伤势,所以才那么问的。

    寒枭眉头一皱,看了看医师,见医师也是一脸错愕,于是走到寒芸身旁,双指点在了寒芸的手腕,体内龙气轻轻地灌注进了寒芸体内。

    片刻,寒枭脸色陡然一变,当然并不是害怕,而是震惊,因为寒芸体内的两条重要经脉已经完好如初!

    虽说寒芸体内的重要经脉被破坏了不止两条,但大多数都是其以后才能用到,比如影响寒芸龙气外放的经脉,又比如影响寒芸凝炼龙纹的经脉……

    那些经脉的破坏虽说阻断了她的未来,但对现在的她来说却可有可无,可是寒芸体内恢复的那两经脉,一条影响着寒芸调动纳气池内龙气的能力,一条则是影响着寒芸将龙气储存在纳气池中的能力,乃是寒芸修炼时缺一不可的经脉。

    但恰好,就是这两条经脉,神奇地自愈了!

    也就是说,在寒芸的修为达到龙气十层之前,她的修炼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寒枭缓缓地收回了手指,一脸疑惑,他可不认为,那两条经脉是靠一星灵药玄卡的药力治愈好了的,毕竟那张一星灵药玄卡的药力如何,他本人最清楚。

    可这就奇怪了,难道寒芸身上也藏着什么秘密,能够自愈体内的经脉?

第七十三章 拜访 【第三更】

    “族长,难道芸儿体内还有什么隐患吗?“见寒枭脸色复杂,寒战顿时担心起来。

    “没,没有什么隐患,只是惊讶寒芸恢复得太快了。”寒枭摆了摆手,说道。

    既然寒芸体内的经脉恢复了两条,寒芸暂时可以一如往常地修炼,那他自然是高兴还来不及呢。所以,寒枭自然是将寒芸体内的秘密隐藏了起来,以免寒战与寒芸伤心。

    而寒芸因为修为还太低,根本发现不了体内那些玄妙的经脉已经损坏,寒战因为只是龙气九层的实力,龙气不能外放,而他又不懂医术,也就更不可能准确地探查出寒芸体内的情况。

    而待得寒芸到时候即将突破至龙气十层时,说不定寒天早已成为一方强者,那时候寒家得到九脉蚕絮草或者二星灵药玄卡就轻而易举了。

    至此,寒枭心中的忧愁也就暂时烟消云散了。再过了两个小时候后,经过医师的确定,寒芸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于是她连忙抓紧时间修炼起来,因为他不想差寒天太远。

    而寒天在听说寒芸暂时恢复了后,也就放心下来,还好他没有浪费一次意念瞬现的机会。

    接下来寒天也开始修炼起《龙拳》来,虽说这部武学的拳法他已经掌握,但是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而且龙拳的蓄力他还没有完全修炼成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所以他一定要将《龙拳》修炼得出神入化,这样他的战力又将会提升一大截。寒家的大多数年轻一辈也都因为寒天的缘故,奋力地修炼起来,他们有些曾嘲讽过寒天废物,如今却被**裸地打了脸,这让他们不得不“闭关修炼”来躲避尴尬。还有的则是受了寒天越级战斗的刺激,疯狂地修炼起了自身力量以及武学。。。。。。

    总之,在经历寒雄叛变一事后,寒家呈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活力气象。

    翌日,寒雄与寒天一大早便带着一车的珍宝前往了琉金拍卖会总部。当然,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从马家搜刮来的。如今马云飞已死,而马家得罪了寒家,自然要付出代价。

    现在寒家也算是重新步入了正轨,寒枭自然要去感谢段夫人的仗义相救。

    琉金拍卖会的总部设立在紧挨天鸣城外的东部的一座名为千金山的小山上。寒天二人登上了千金山,便见到一座金光闪闪的宫殿巍峨伫立于山顶,宛如一头高贵的雄狮。

    千金山的山顶特意被推了一个不到一平方千米的平台,琉金拍卖会总部的一切建筑都修建于此。虽说比寒府的占地小了太多,但寒天并没有因此而觉得琉金拍卖会差劲,反而更加惊叹。

    先不论琉金拍卖会在天鸣城内的分部,仅仅就是这千金山的建筑,每一座都极为精致恢弘,显现出琉金拍卖会的富贵。

    寒天与寒枭刚走到大门口,站在门口的侍卫便急忙转身进去通报了。

    不一会儿,段夫人便摇曳着婀娜的身姿亲自将寒枭与寒天迎接到了琉金拍卖会的客厅。

    走进客厅,寒天就见到了两道年轻的身影,一个是身材纤细,长得很是可爱的金发少女,而另一个则是一个一手拿金扇的风度翩翩的金发少年。

    两人在寒天进来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寒天,仔细打量起来。

    “这个小丫头是我的女儿,段琉金,另一个是我的儿子,段摩金。”

    段夫人走到那一男一女身前,向寒天介绍道。

    “两位相貌不凡,天资异禀,今日一见,乃寒天之荣幸。”寒天笑着客套了一句。

    “客气客气。”段琉金在听到寒天的夸奖后,显得很是高兴。

    “寒兄过谦了,能与使用了一星秘法玄卡的寒麟打成平手,寒兄当真才是天资异禀!”

    段摩金对着寒天拱手说道,眼中闪过一丝战意,他的天赋与寒麟相差无几,都是十八岁的龙气七层。

    当他在听说寒天凭借着龙气六层的修为与使用了一张一星秘法玄卡的寒麟打成平手时,无疑十分震惊,那岂不是说,寒天的实力,比他还强?

    这让一直一来以天才自居的他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他一直认为只有王冰凤天赋才能压他一筹,可现在恐怕要多出一个寒天了。

    但他并没有嫉妒寒天,而是想要与寒天公平一战,他想看看这个比寒麟还强的新冒出来的天才究竟有多厉害。

    “怎么不见段会长?”寒枭将客厅扫视了一圈,问道。

    “夫君正闭关修炼呢,最近琉金拍卖会的一切事宜都是我在打理。”段夫人说道。

    “那真是辛苦段夫人了。”寒枭笑着玩笑道。

    “呵呵,辛苦倒是谈不上,只是最近有件事让我颇为头疼。”段夫人眼中露出一缕愁丝。

    “段夫人有什么需要,寒枭必定全力相助。”寒枭说道。

    “几天前我琉金拍卖会在天鸣城外的东斜山发现了一座灵泉。”段夫人道。

    “灵泉?”

    闻言,寒枭一惊,接着道,“灵泉乃是自然泉水经过天地龙气的滋养以及各种灵药的融合而形成的,对修炼者的体制以及修为都有很大的帮助,据说即便是停滞于龙气十层的老者,只要在十年灵泉中泡上一泡,也能够立即突破。”

    闻言,寒天也十分惊讶,没想到自然界还有这等神奇的泉水,要是他也能进入龙拳泡上一泡,肯定获益匪浅。

    “没错,但这次发现的灵泉还有更加强大的功能,那就是它可以增强人的修炼天赋。”段夫人一副发现了天大秘密的模样。

    “什么?”

    寒枭大惊,虽说他曾经也听说过不少灵泉,甚至也亲眼见过,但能增强修炼天赋的灵泉他却是第一次听人提及。

    “千真万确。”段夫人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古籍上的传闻,没想到竟是真的。”

    寒枭此刻也平静下了震惊的心情,道,“既然如此,段夫人应该高兴才是,为何说颇为头疼呢?”

    说不定只要段夫人进入那灵泉中泡上一泡,就能够突破至龙气十层,而要是段琉金与段摩金两位天才进入灵泉之中修炼一番,必定会变得更加天才。

    不管怎么来说,这对琉金拍卖会都是一件大好事,这有什么好头疼的呢?莫非他们一家子因为每个人都争着进入灵泉而发生了矛盾?

    “寒枭族长有所不知,在我琉金拍卖会发现了那座灵泉之后,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城主府也知道了。然后城主王裂亲自放话,要我琉金拍卖会交出那座灵泉。”段夫人愤恨说道。

    “既然灵泉是由琉金拍卖会先发现的,自然应该由你们所得,他城主府凭什么染指?”

    寒枭也颇为义正言辞,毕竟像灵泉这等无主之物,自然是先来者得之,城主府想要抢夺灵泉,确实有些欺人太甚了。

    “王裂说天地珍宝,应该有实力者得之,谁叫他城主府强横霸道呢?”

    段夫人颇为头疼,虽说琉金拍卖会与寒家以及城主府并称天鸣城三大霸主,可他们自己清楚,城主府的实力要比他们更强大。

    如今她琉金拍卖会好不容易发现了一座灵泉,难道就要这样拱手让给城主府吗?

    她当然不愿意,所以她前天才去找寒枭,想要寻求寒枭的帮助。

    只是当时寒家发生了那等事情,她没有提这事,可他当时送了寒枭一个人情。如今寒枭登门拜访,她自然要充分利用寒枭欠她的那个人情。

    “段夫人是想让我寒家出面,联合琉金拍卖会反对城主府的霸道行为?”

    寒枭明白了段夫人的意思,单凭琉金拍卖会与寒家任何一个势力,都不可能抗衡城主府,只有两方联手,才有与城主府叫板的资本。

    “寒枭族长果然聪明过人,一下子就猜到了我的用意。”段夫人没有再隐藏什么。

    闻言,寒枭则是摸了摸下巴,沉默了起来,虽说他欠了段夫人一个很大的人情,可是说段夫人叫寒枭做任何事他都可以答应。

    只是如今段夫人却是要他用寒家来抵抗城主府,这让他不得不犹豫起来,毕竟寒家可不是他的私人物品,寒家有上万的族人需要他来保护。再加上如今寒家元气大伤,如果到时候他们不敌城主府,那么寒家就会被城主府杀得片甲不留。

    而他寒枭,到时候就成了寒家的千古罪人!这已经不再是寒枭一个人的事,而是关乎一整个家族。

    寒天此刻也沉思起来,虽说他才来天鸣城半个月,但对天鸣城的势力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他当然知道,仅仅是王裂本身的实力,就超过寒枭太多,更何况城主府还有那么多龙气九层的高手。。。。。。

    见寒枭沉默起来,段夫人并没有意外,也没有不满,而是话题一转,道:“寒枭族长难道认为寒家一直安分地在天鸣城发展,就可以永世传承吗?”

    闻言,寒枭眼睛一眯,看向了段夫人。

    寒天也将目光投向了段夫人,想听她接下来会怎么说。

    “城主府近年来表现出的异心,想必寒枭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