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无上意念 >

第7部分

无上意念-第7部分

小说: 无上意念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现在的寒天,似乎更有自信,眉宇间透着一种贵族气质!

    带着寒天来到了家族的寒武殿,寒天便被这一座恢宏的楼阁给惊讶了一番,就算是在地球时面对有名的滕王阁、岳阳楼,他都不会如此惊叹。楼体呈深蓝色,占地面积比一个篮球场还大了些。

    在寒武殿的正前方,是一个极为宽敞的练武场,平日里大多数寒家子弟都在这里修炼龙气,练习武学。而寒武殿,则是特为练武场而建造的。目的是为了族人们提供修炼上的帮助,还有就是增加家族的气势,让族人们有动力去刻苦修炼。

    而特别的,当家族大会召开之前,寒武殿就成了为家族大会的召开提供各种东西的仓库。

    家族大会,将在练武场召开。

    寒森领着寒天来到了三楼中心大厅,一进大厅,寒天便是见到寒枭和三长老寒战在谈论着什么。

    而此刻三长老身边正坐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女,少女身着白色的连衣裙,已经发育得不错的胸脯恰好被白色的布料遮盖。一张精致的小脸平静如水,看起来很是清纯。虽说比之天生尤物还差了一分,但也是十分漂亮。至少在寒天之前见过的女生当中,姿色是数一数二的。

    就在寒天打量着少女时,少女也感觉到了寒天到来的动静,偏过头看着寒天。

    虽说少女也见过不少帅哥,但在看到寒天时还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当然这不是因为寒天长得有多帅,而且他散发出来的气质,很特别。但也仅仅是让少女惊讶了一下而已。

    正在交谈的寒枭、寒战二人也注意到了到来的寒天,旋即停止了交谈。

    “天儿,你来了,身体恢复得如何了?”寒枭笑着走向了寒天。

    “父亲,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寒天也笑着回应道,因为昨天晚上寒枭救了自己的命,寒天如今对寒枭这个父亲已经没有了排斥之感。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美女就是三长老也就是你三叔的女儿,寒芸,今年十六岁,修为已达龙气六层,是个天才美少女。”见寒天此刻精神十足,寒枭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领着寒天走到了寒战身旁的少女面前,玩笑着说道。

    因为寒天已经见过寒战,所以寒枭也不用再介绍了,便直接介绍了寒天没见过的寒芸。

    寒天的心跳加快了些,再面对美女的时候,他的心跳就会莫名地加快。而且还距离这么近。

    “你好,我叫寒天。”寒天笑着伸手来,此刻他的手都有些汗了。

    “见过少族长。”寒芸礼貌地回了一个礼,但并没有和寒天握手的意思。

    见状,寒天讪笑着收回了手,说道“客气客气。”

    看来自己的魅力还不够大啊?

    就在这时,大厅中又来了一波人,为首的正是大长老寒雄,其旁边跟着的,是一副猪哥模样的二长老寒大柱,他们身后则是跟着两个少年。寒雄身后的,是一身金色长服的冷酷少年,其双手背后,一副高傲的姿态。

    “想必他就是所谓的寒家第一天才寒麟吧?”寒天此刻也注意到了寒雄身后的高傲少年,只不过寒天此刻却是有着一丝怒气,心中想道,“十几天后,我一定要摘了你的头衔!”

    寒天已经知道,昨天晚上那个差点杀了自己的黑衣人就是寒雄派来的,要不是父亲及时赶到,恐怕此刻自己已魂归西天。

    可以说,寒天与寒雄有着生死之仇。自己没惹他,而他却派人杀自己,这种仇,一定要报!

    而寒麟既然是寒雄的儿子,而且还是寒雄篡夺寒家的筹码,那么自己的第一步就是打败寒麟,让他的美梦泡汤。

    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人在打自己的注意,寒麟漠然地转过头来,看了眼站在寒枭身边的少年,他已经从自己的父亲那里得知,那个陌生的少年,就是族长刚出生的儿子。虽然这像是一个笑话,但寒麟并不在意,因为在他看来,如今的寒枭,有没有儿子已经无所谓了,自己那寒家第一天才的地位,无人能撼动。

    而站在寒麟身边的另一位少年,脸上却是带着一种嘲笑,轻蔑地看着寒天,用仅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说道:“这么快就活过来了,想必族长费了不少钱吧?”

    寒天此刻的视线也转移到了寒麟身旁的那个少年身上,看着那少年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寒天有种熟悉而心悸的感觉。

    “高的那个是大长老的儿子,寒麟。旁边稍矮的那个是二长老的儿子,寒铁幕。”寒枭在寒天旁边轻声说着。

    寒天点点头,表示明白。

    “呵呵,寒枭族长,不知昨夜的刺客抓到了没有?”寒雄一脸轻松地走到了大厅中央,与寒枭相对而立,笑着道。

第九章 家族大会

    “虽然昨夜没有抓到刺客,可是现在,这刺客倒是自己现身了。”寒枭看着寒雄,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寒枭族长倒是动手啊,抓住你所谓的刺客,也好让我们见一见敢在族长院行刺的人究竟长什么样。”

    寒雄依旧淡然笑道,就算寒枭知道刺客是自己派去的又如何?没有证据,而且家族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如果现在寒枭动手,恐怕立马会引起家族动荡,甚至会发起内战,他不信寒枭会冒那个险。

    而每当寒雄看到寒枭吃瘪的样子后,心里都是莫名的高兴,仿佛那成了他的一大乐趣。

    就在寒枭准备开口时,一道钟鸣响起,传遍了寒家每一个角落。家族大会,开始了!

    “哼,大长老,别让我抓住你的狐狸尾巴!”寒枭沉声说道,然后带着寒天、寒芸、三长老三人下楼而去。

    此刻,练武场已是人山人海,少说也有上万人。家族大会是寒家的一个最重大的会议,不管是嫡系还是旁系,所有家族人员都必须参加。

    “这场面确实有些壮观。”看着练武场上那密密麻麻的人头,寒天突然想起了地球上的广场舞,如果现在这万人齐跳广场舞的话,那场面肯定还壮观。

    寒枭等人来到练武场前方的高台上,那里摆放着几张椅子,是特别为家族的高层也就是族长、长老及其子女准备的。

    寒枭在最中间的那一张最高的椅子上坐下后,其他人也纷纷坐下。大长老和二长老显然是坐在寒枭的一边,三长老则是坐在寒枭的另一边。而寒天等一辈则是在稍微靠后的的位置坐下。

    “哇,终于见到麟哥了,他比传闻中帅多了!”

    “不愧是寒家第一天才,如今一见,今生无憾了。”

    “要是麟哥能看我一眼就好了!”

    “别做梦了,长那么丑,我都不忍心看你!”

    ……

    一阵小声的议论声在一簇少女中响起。

    当然,在一簇少男中,也有不少议论。

    “芸芸,我的芸芸今天好美!”

    “滚,芸芸是我的,不要跟我抢!”

    “遮住你的眼睛,看你跟我抢!”

    “只要一看见芸芸,我的心都醉了”

    ……

    不过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发现了不对劲,这台上似乎多了一个人吧?而且还是个陌生人?于是绝大多数人的视线都齐刷刷转移到了寒枭斜后方的少年。

    “那小子是谁啊?怎么坐在族长旁边?”

    “嘘,不要乱说话,能坐在族长旁边,肯定身份不低,我们可惹不起”

    “我们也不知道啊,看样子好像不一般啊?也许是来自别的城市的贵客吧。”

    ……

    练武场上顿时响起了对寒天的议论声,显然对那个陌生的少年竟坐在族长旁边很是疑惑。

    不过寒天并未听清楚,他只是静静地看着练武场上的人,不得不说,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还真不一样。

    “咳,咳。”寒枭故意干咳了几声,练武场上的议论声顿时小了许多,片刻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今天召开家族大会,有两个目的。”见现场安静下来,寒枭满意地点点头,但脸色又立马阴沉起来,接着说道,“第一,当然是为了不久后即将举行的继任家主选举赛。”

    闻言,练武场上顿时热闹了起来,寒家曾经从未举行过什么继任家主选举赛,这还是第一次举行。因为历任族长都有天赋不错子女,这族长之位自然是世袭。

    但现在的族长,似乎脱离了世袭的队伍,没有后代,被逼无奈下只得推选继任家主。

    不少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寒枭,他们不少人都是大长老派系的,自然希望看到寒枭失利的样子。

    面对练武场上诸多不和谐的目光,寒枭不为所动,这些年来,他收到过最多的“礼物”便是这种古怪的眼神,外人、族人都不差,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而如今有了寒天,他更不会在意那些无谓的眼光。

    但寒天并不习惯,在看到有些人甚至带着嘲讽和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寒枭时,寒天的拳头都不禁紧握了起来,这些被寒家养育、被寒枭庇佑的族人,就这么对待他们的“守护神”?

    看来人心确实是个不能自行揣测的东西,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一旦心软,就只会招来更大的侮辱。

    或许,只有残忍,才能让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得到一点教训。

    寒天缓缓闭上眼睛,深深地吐了一口气,看来就算是对待所谓的“族人”,也不能心软。寒枭就是心太软,不忍心寒家内战,不忍心寒家血流成河,所以才会被大长老利用。

    “多谢你们教了我一些东西,呵呵。”看着练武场上的人头,寒天心中嘲讽了一句。

    “继任家主选举赛对族内完全开放,只要是寒家二十岁以下的人都可以参加。比赛的内容分为两种,一是修为测试,二是实战比试。每种比赛的最终胜者将获得一个继任家主积分,两种比赛结束后,再由长老和本族长选举,每人有一个继任家主积分,可投给参赛的任何一个人,最终积分最多的人将成为寒家继任家主。”

    寒枭面无表情地介绍着,就像是说着与自己毫无关系的话,当然这继任家主好像也确实与自己无关。

    “大长老,你看族长那傻傻的样子,我真佩服您!”二长老,看了看寒枭,转头向大长老小声笑道。

    “呵呵。”

    寒雄笑了笑,一脸得意的表情,心中想着:“寒枭啊寒枭,纵使你是龙气十层的强者又如何,还不如被我玩弄在鼓掌之间。”

    “继任家主选举赛的明确规则,到时候会有专门的介绍,现在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请各位想要参加的少年们做好准备吧。”

    寒枭的话音落下,练武场上再次响起了小声的议论,不少人都跃跃欲试,想要在比赛时崭露头角。

    练武场上的这些人虽说不可能成为继任家主,但能见识一下家族中年轻一辈的天才们的战斗,也是一种视觉盛宴。更何况如果能在比赛中大放异彩,获得族中高层的青睐,将来的道路也会一帆风顺。

    这继任家主选举赛可谓是寒家有史以来第一盛况,如何能错过?

    “接下来宣布第二件事。”见到练武场上有些激动的少男少女们,寒枭的脸色依旧十分平淡,接着说道。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却不自觉大了一些。

    听得寒枭这话,二长老眉头皱了皱,偏过头对着寒雄低声道:“大长老,族长他莫非是要……”

    “不用担心,接下来就等着看好戏吧。”大长老寒雄翘着二郎腿,悠闲地靠在椅子上,嘴角扬起一抹阴冷的弧度,看着寒枭,低声回应着二长老寒大柱。

    “接下来,本族长要告诉大家一个喜讯,本族长现在有儿子了,名叫寒天!”寒枭大声宣布道,声音传遍练武场每一个角落,话音落在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练武场顿时寂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愣住了,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寒枭。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只不过片刻之后,练武场上一片哗然,一些毫不知情的人顿时捂着嘴笑了起来。

    “族长他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族长居然说他有儿子了,我怎么感觉族长在说笑话呢?”

    “族长这是怎么了,莫非之前坐在他身后的那个少年就是他所说的儿子?”

    “那怎么可能,听说族长夫人前些天就生了,族长是不是说这事?”

    “不知道,不过族长似乎等不到他儿子继承寒家了,因为不久后族长之位就要易位了。”

    “肃静!”

    听得练武场上乱七八糟的议论声,寒枭顿时一声怒喝,故作凶狠地扫视了一圈,见场上终于安静了下来,这才接着说道,“不管你们疑惑也好,质疑也罢,但在接下来我带上了少族长之后,大家不要说闲话!我身为寒家族长,那么我的儿子也就是寒家少族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