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昏睡二十年 >

第6部分

昏睡二十年-第6部分

小说: 昏睡二十年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曳趴耸郑铀掷锬霉前胫а蹋沤谀凇!
“。。。。。。确定了吗?”我吐出一个完美的烟圈,对站在一边的狐狸眼说。 
他低着头,凌乱的额发遮住了他的脸。我伸手想帮他撩到耳后去,还未碰到他,就停在了半空。 
我缩回了手。 
“你爱不爱妈妈?”他问道。 
我叼着烟,说:“爱啊。她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沉默。 
“那么我呢?你爱我吗?”他问。 
“嘿嘿,你是我儿子,我当然爱了。”我恢复腔调,笑嘻嘻地说。 
他没说话,定定看着我。 
真的要逼我面对了吗? 
黑暗中,我笑了一下。 
“爱,我爱你。”我说,真心地说。 
“最爱吗?”他的眼睛开始变得越来越亮,我知道,那是闪着泪光的关系。 
“对,我最爱的人,就是你。你还未出生,就一直爱着你。即使昏迷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我最牵挂的人。我爱你,现在,以后,也不会变。”我捻灭烟头,那烫伤痛到了骨子里,我皱了皱眉。 
他轻轻笑了,昏暗中,我看到两行闪着银色的线条,从他脸上蜿蜒而下。 
他说:“我确定了。今晚的事,就当从来没发生过。” 
我点点头:“你会幸福的。比我幸福。” 
他凑过来,在我唇上轻轻一吻,他的手,抚着我的脸,冷得像冰。他说:“你,是我的爸爸,如此而已。” 
我手上的烫伤很痛,痛得说不出话来。 
再也不说一句话,他转身离开了卫生间。我站在原地,站了好久,才记起,我是来上大号的。 
我与琴子(《昏睡二十年》番外2) 
我坐在马桶上,痛苦得要死,便秘真的好痛苦啊。 
我没有开灯,就在黑暗中坐着。狐狸眼的话还在耳边。从今以后,我与他的关系,可能真的就只剩下父与子了。简简单单的,也挺 
不错。话说回来,我好像真是蛮变态的,琴子生下狐狸眼时,我站在玻璃窗外看他,看得口水直流,难道就是那时起开始变质了? 
狐狸眼小时候还真是可爱啊,现在想起来,我还会流口水啊。想不到现在长大了,倒是越来越会折磨人了。这一点,跟琴子好像。琴子对于我来说,一直是特别的,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在我最堕落的时候,是她拯救了我。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离现在大概有二十二年了吧。我那时还是暴走族的头领,每天除了斗殴,还是斗殴,拿着西瓜刀,见人就砍,结下了不少梁子。琴子那时是我的死对头青龙帮老大陈平的女朋友。 
第一次见面,还真是罗曼蒂克,我那帮手下在开片(就是围殴的意思),陈平不知死哪去了,这几天都没浮出来,害我手痒痒的。 
我蹲在巷子口啃草莓奶油蛋糕,那是个静悄悄的小巷子,只听到拳打脚踢声。一阵高跟鞋的“咯咯”声很不合时宜地传来,然后是一双穿黑色高跟凉鞋的脚,停在我面前。 
我由下往上看,边看边打分。光是这脚,就值九十八分了,白得发亮,涂着紫色甲油。那腿,差不多比我还长,身材是我最喜欢的太平公主型,长相也是我最喜欢的那一型,眼睛斜斜的,像狐狸,很像照片上我娘的眼。我对那双眼一见钟情了。 
“你流口水了。” 
美人果然是美人,连声音都好听。我忙露出我最迷人的笑,向她放电。 
她伸出手指来,在我下巴轻轻一擦,放在嘴边舔了舔,对我笑道:“味道不错。”我站起来,发现她真的长得好高,都快与我一样 
高了,我引以为傲的身高啊~~~~~ 
“我是杨琴子,你是项临吧,久仰大名了。”她伸手,我握住,却被她反手一扯,再一抛,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我刚想跳起来,她一脚踩上来,尖利的鞋跟正好踩在我的小兄弟上,在那上面转来转去,说:“不要乱动,不然我踩空了,嘿嘿,你就没用了。”我立刻动都不敢动了。 
她盯了我的脸一会儿,说:“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吧!”我有点蒙了,等到她放开脚,我一骨碌爬起来,说:“你抢了我的台 
词。”琴子瞄了巷子里一眼,说:“那家伙是陈平的相好,你放过他吧!”我听了,脸有点扭曲,问:“你怎么知道的?”她把额发撩到耳后,满不在乎地说:“我是陈平的女友,刚刚才发现他们俩的关系的,等带他回去,我就跟陈平分手。”我问:“那他是你的情敌啊,你还来救他?” 
琴子像看傻瓜一样看了我一眼,说:“要是我动手,可能会出人命的。你刚好扁了他,也算是帮了我个大忙。反正我跟陈平早就要完了,如果他肯对我坦白,我不会揍得他下不了床的。”原来如此,陈平是被她打了,才没有出来跟我争地盘。 
“你怎么会看上我啊?”我虽然对自己外形很有信心,但还是问一下好了。琴子笑眯眯地凑过来,亲了我一下,说:“我喜欢你的 
脸,傻傻的,很可爱啊。” 
结果是,陈平的相好被她拖着回去了,我也跟她约好要去约会的场所了,就是国立图书馆,我们经常出没的地方。奇怪的是,我以前去那里时,没见过她,她也没见过我。还真是见鬼了。 
琴子比我大五岁,爹娘早就离了,她从小跟着武道痴的祖父生活,厉害得很。我娘在生我时就死了,我老爹恨得我要死,早就不管我了,让我自生自灭。我那些花拳绣腿,怕被她小看,就偷偷去学跆拳道。交往了段日子,终于跟她上了床。那时候,我才知道,以前只是把女人当成泄欲工具的自己,是多么的令人讨厌。 
“小临,你回学校去吧。”她对我说,“你再混下去,迟早完蛋。”我枕在她腿上,说:“琴子,我们结婚吧。”她没有答腔,只是摸我的头。 
琴子对于我,是母亲,也是恋人。我听她的话,离开了帮派,自学上了大学。在这期间,我把套子弄了个洞,终于让琴子怀上了我 
的孩子,真是可喜可贺。她不想做未婚妈妈,就答应了我的求婚。一个亲人都没参加,简单行了礼,我就四处找工作,要赚钱养妻小嘛。 
那段日子,虽然辛苦,却是我最幸福的时候,特别是在医院看到狐狸眼的出生,我简直像飞上了天,在橱窗外唱起了歌。 
琴子教会了我,什么是爱情,我的大儿子项理瑞,教会了我,什么是亲情。这些,都是我无法从老爹身上学来的。 
所以,我要做的,就是记起我与琴子的那种感情,因为,我忘了。 
从楼顶跳下去时的心情,我现在已经忘了,也不打算再记起来,那只会徒增烦恼罢了。我现在怕的是,我是不是将狐狸眼当成了琴子的替身,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会一直把他当成儿子来爱,再也不提起今晚的事。 
二十九 
那晚的事,虽说当作从没发生过,会有点困难,但我与他都心照不宣。早上起来,照样过日子。 
早上起来后,我跑到狐狸眼那里,想问他有关阿透的事,门虚掩着。我透过门缝,看到赵暖半躺在床上,狐狸眼枕着他的腿,正睡得香。赵暖动也不动,狐狸眼翻了个身,手臂露在了被子外,赵暖轻轻把他的手放回去,摩挲着他的睡脸。 
我没有进去。那已经不是我能进去的地方了,应该吧。 
小鬼不知是青春期叛逆还是什么,见我站在走道,招呼也不打,直直走过,当我透明的。我也懒得去跟小孩子计较,再说,阿透的事还没解决呢。 
狐狸眼醒了,赵暖好像没有睡好,在房里补眠。他经不住我的缠功,终于把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就这么丁点的小事啊!”我听了,觉得他们太杞人忧天了。不就是那什么八字不合,被天甯家的长辈群拒婚。别管他们就好了,真的不行,还可以私奔呢。我跟琴子私奔了还不是过得好好的。 
狐狸眼闲闲看了我一眼,吐了个烟圈说:“其实说实话,我也觉得他们太小题大做了,明明爱得死去活来,犯不着为了点小事就分手。” 
我很崇拜地看着他,说:“精辟啊,那他们的事就交给你搞掂了。” 
他被烟呛了下,咳得很辛苦,脸变得跟猴屁股一样红。我等他咳完了,听他说:“都说了,这是她的事,我们不要插手了。” 
“可是。。。。。。”我还想说什么,他慢悠悠地说:“你是她的爸爸,但也仅此而已,她的人生,你无法插手,也没有立场插手,不是吗?”听了这些话,我一下子泄气了。 
是啊是啊,从他们出生起,我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职责,怪不得他们有事都不告诉我。 
我正在自怜着,狐狸眼敲敲桌子,说:“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啊?我并不是那个意思。”我抬头问:“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狐狸眼微笑了一下,把额发撩到耳后,说:“虽然你不是个好爸爸,但最起码,我们身上有你的基因,这不就行了?别想那么多,儿女大了,就会有自己的世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我心里还是有点不平,但好多了。我看狐狸眼好像瘦了点,问道:“你没吃饱饭吗?怎么不长肉?”他愣了一下,摸摸脸,没有回答。 
“。。。。。。对了,你。。。。。。跟赵暖的事,怎么了?”我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他夹烟的手指好像有点抖,烟头的火星闪闪烁烁。他抽了口烟,笑道:“他有空中恐惧症,坐飞机会要了他的命的。我们不打算去国外结婚,就在小圈子里热闹一下就好了。他会搬进来。” 
我只听到“不去国外结婚”几个字,忙问:“那不就没有法律效力了吗?” 
狐狸眼点点头,说:“不过一张结婚证书,双方若没有感情了,多少证书都没用。”他看了我一眼,问:“你怎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虽然没有法律效力,但我真的是要结婚了。” 
我听他这样说,连忙捂着脸,发现自己的嘴都快要咧到耳根了。 
为什么会觉得松了口气呢?可能是儿子还没死会,还有娶媳妇的希望吧。 
三十 
狐狸眼要我少管闲事,可我还是放心不下阿透。打工时,跟小鬼要了唐天甯的手机号,打给他,说想跟他谈谈。他说好,我们就约好在“你那杯茶”见面。中午时,小毛孩来了。好久没看到他,头发长了,瓜子脸变得更加尖细,眼睛显得很大,长高了好多,都快跟小鬼一样高了。他穿着国中制服,一进店,就吸引了好多目光,连一直仰慕我的都倒戈了。 
我看到他,就有种青春真好的感觉。我的青春,都被洒在了如烈阳般的帮派斗争上了,想当初,我还是穿立领学生服的粉嫩美少年啊。。。。。。 
“爸。。。。。。伯父。。。。。。您还好吧?”天甯的声音切断了我的回想,我回过神来,忙说:“哦,哦,来了啊。坐。”我指指吧台外面的位子。他放下肩上的书包,坐下来。近距离看,他可真是极品,皮肤跟水豆腐一样,要是我有那么好的皮肤就好了。不过,他没有我这么英俊潇洒。领班走过来,问:“请问要喝什么?”天甯说:“菠菜汁。”领班脸上的黑线条条竖下。 
我听了,嘴角有点抽搐。阿透那杯诡异的果汁,据后来证实,就是菠菜汁。小鬼此时走过来,与领班说了几句,领班走开了。小鬼冷冷看了看他,突然笑了,道:“听说你绝食了几天,原来还没死啊。”他转头把托盘交给我,说:“爸,你帮我端去七号桌,我想跟他单独谈谈。” 
我闻到了硝烟味,体内的好斗细胞蠢蠢欲动,死也不肯走,小鬼拿我没办法。小鬼问:“你真的要放弃我姐吗?”天甯低头,双手握着杯子,手上,包了绷带。 
“我不会放弃她,决不!”良久,他低声,但坚定地说,带着变声期的沙哑。 
我瞪着他,瞪得他苍白的脸都红了。他问:“爸。。。。。。呃,伯父,我脸上有什么吗?”我说:“没事,你好像变成了个男子汉呢,我有点吓到。” 
小鬼突然站起来,一拳挥过去,打得天甯嘴角都破了。我想拉开,却迟了一步。小鬼眼里冒着火,骂道:“说你蠢,你还真是脑子里养王八了,打玻璃很好玩吗?自杀?男子汉?你***有种来跟我单挑啊!”说着,拍着桌子,就要扑上去。我给他脑门一掌,劈得他安静地蹲在一边养伤。 
“你有空搞自残,还不如想想怎么跟阿透继续下去。”我边吃蛋糕边说。天甯擦了擦血迹,扶小鬼起来,还问他有没有事,小鬼也说自己太冲动了,向他道歉。两只小毛头的友情,看得我热血沸腾。 
重新坐好,天甯说:“我也不想这样子,可是透透不肯见我。” 
还“透透”呢,肉麻死了。 
我咳了声,说:“这好办,我帮你。” 
天甯听了,差点就要无以为报,以身相许了。不过要是他真的以身相许,我立马逃得远远的,我可不敢惹火阿透。 
我的想法是,生米煮成熟饭,到那时,阿透就要负责任了。天甯听了,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一样,我说:“别不好意思,不会痛的,还很舒服。”小鬼翻了翻白眼。天甯支支吾吾说:“那个,我跟透透,早就做了。。。。。。” 
我跟小鬼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