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

第12部分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第12部分

小说: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而这个美貌的男妓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吸血鬼饲养手记21 天使迷路4(阉人受群H继续)

不要抱我……

不要两个人一起抱我。

那样的话,我会想起唯一爱过的那个人。

不只是食物与进食者的关系,又或是饲养者与宠物的关系。身为吸血鬼的梅菲斯特爱著一个人类。为了那个人,他现在变成什麽样子也无所谓。

不过,那个人并不只是“一个人”。

那是双面镜像中的一面,二重螺旋中的一重……

继承某个庞大显赫家族的两位候选人中的一位──路易?德?孔代-波旁。“孔代亲王”的候选人。

梅菲斯特相信“他”也爱著自己。只是“他”更爱“另一个他”。

爱上双胞胎中的一个是很痛苦的事情。当一个在场的时候,另一个的心是满的。他们不需要的时候梅菲斯特会被抛在外面,一连十几天不理不睬,就像一件多余的什麽东西,或者只是双胞胎亲密无间关系的一个观察者。有时候他们似乎互相恋慕著,互相欣赏对方的完美;而某些时候他们似乎只是为了从对方身上取得自己没有的东西才互相纠缠在一起、绝望的吮吸著对方的生命。

那段时间里,梅菲斯特已经习惯了同时被名字和面貌相同的两人玩弄。他们一起深入他身体里,又几乎是一起高潮。在他最隐秘的内部留下沈重的异物感和飘忽的快感,却从不会令他感到丝毫愉悦。假如“他”不是那麽善良的话,梅菲斯特甚至连那一丝一毫的快感也不会有。

对生来与常人不同的他们来说,只有“快感”而无法“高潮”的这个男人,被人刻意做成残缺不全模样的这个男人,实在是最上乘的玩偶。

作为爱著的人和恨著的人共用的玩具,在他们的怀抱和亲吻中晕眩,那种可悲的回忆於他已经是最可怕的噩梦。

而最讽刺的是,现在这个唯一能接受他的主人,竟然是他一直怨恨、嫉妒著的那一位。




吸血鬼饲养手记22 天使迷路5(阉人受和双性攻)

太阳已经升起。喝得酩酊大醉的市民们酣睡著,而士兵们则起身赶回兵营。所有人都在准备著将与夜晚一同到来的另一场狂欢。

买下梅菲斯特的六个士兵也离开了。老板娘看到他们的时候吓了一跳。因为他们的眼神变得有如幽灵般空洞、邪气,充满了恶意的欲望。

被孤身一人丢在房间里的梅菲斯特隐约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将遮挡阳光的厚厚窗帘拉严,还给他解开了手脚的束缚。直觉告诉他是那个刻意要自己受这种折磨的男人来了。

“如何?”亲王带著战胜者的姿态,抱著双臂笑盈盈的问道,“跟刚打了胜仗的士兵做爱感觉应该很不错吧!──特别是在他们已经积蓄了那麽长时间没有发泄的时候,那些精液对你来说一定非常美味……用这个当作你擅自行动挡下那一枪的礼物是不是过於隆重了?梅菲,现在应该不需要我这个主人再来喂你了吧。”

“……你说得对,我不需要你。”

梅菲斯特活动著已经麻木的嘴唇和舌头,挤出一个无力的笑,用含混的声音回答孔代。

看著乱成一团的木床上一个只能在男人胯下挣扎的低贱玩具,却敢对自己称“你”而不是“您”,亲王烦躁地摆弄著手里的马鞭,思考著要不要立刻向著那个男人挥过去。不过当看到那张饱受摧残的面孔上流露出冰一样冷冽的神情时,亲王改变了主意,伸出有力的手扳过梅菲斯特的下颚,逼迫他注视著自己,另一只手猛地攥住那被束缚的手腕。

“啊──!”被突如其来的剧痛侵袭,梅菲斯特忍不住叫出了声。亲王满意地加重了力道,欣赏著青年美豔的面孔上难以掩饰的厌恶和痛苦。

“很痛吗?要不要再多刺几根银针进去?……或者下次直接放到你那里面去怎麽样?!这样你每次被男人抱的时候会疼得发狂吧!”

作为著名将领的孔代,同时也是嗜好拷问、不管怎样的俘虏都能迫使其供出情报的“艺术家”。在身为吸血鬼的梅菲斯特体内,手和脚的关节都被刺进了十几根镀银的钢针。因为银是唯一能够给吸血鬼造成伤害的金属,每次关节一活动就会使他如同被烧灼、被穿刺一般地疼痛。这样一来不仅无法反抗“主人”的暴行,也给他在遭受男人折磨之外又增添了新的痛苦──而且,亲王从来没有想过要取出这些可爱的小玩意,反倒把它们当作增进床第情趣的道具来使用。对他来说,看到梅菲斯特精致端正、表情漠然的面孔在酷刑下扭曲,是比给这个倔强的吸血鬼青年用药更加有趣的享受。

所以在脚踝被紧握著的时候,并不是敏感,而是银针在肌肉里搅动,那种令人窒息的痛苦使得他失声呻吟。

即便如此,梅菲斯特也要尖刻地反诘。

“没关系……尽管弄脏我好了。这样你的负罪感就不会那麽重了不是吗?”

啪!

亲王的鞭子毫不留情的落在梅菲斯特脸上。他形状优美的嘴角渗出一缕鲜血,面颊娇嫩的肌肤高高的肿了起来,很快就泛出青色。

“负罪感……?”

脸孔扭曲著,亲王几乎是咬著牙齿吐出这个字来。无形的愤怒正在皮肤下翻滚、咆哮,烧灼著那双夹杂金丝的眼睛。假如蒂雷纳元帅在场,一定会惊讶於他臆想中见到的那只金鬃野兽竟然变成了现实。

“为什麽我会对你有负罪感?是罗亚尔吗?罗亚尔对你说了什麽?!”

“……他什麽也没有说。”梅菲斯特疲惫而冷静地看著亲王,“他不需要告诉我,因为我从你眼睛里看得出来。不过那是什麽都无所谓……你对我怎麽样也无所谓。你知道,我不会介意的。”

有一瞬间,他以为亲王又会像以往一样暴怒起来,用金柄马鞭狠狠抽打他。但是,那个男人的眼神竟然渐渐从愤怒转为不动声色,甚至带上几分慵懒和戏谑。他敏感地察觉到这变化是由於亲王发觉自己的秘密并没有被泄露。不过正如他对亲王所说的,一切都无所谓。他与那个男人之间只有单纯的肉体关系。

亲王在梅菲斯特面前俯下身,裹在丝织手套里的纤细指尖轻轻地、爱怜地抚摸著那张残留著血迹与精液的面孔,然後是他散乱满床的黑发──他突然将那具没有任何防备的柔弱躯体狠狠揽进怀里,用吟唱情诗般的语气凑近他呢喃著:

“是啊……我对你的负罪感……没想到居然会被你察觉到。
“难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爱著在异端歼灭战争时作为刽子手屠杀人类的你;将大名鼎鼎的‘浮士德博士’尼古拉斯?勒梅导往地狱的你;毁掉无数孩子的你;诱惑自己的父亲并吃掉他的你;就算无法高潮也要摆著腰榨干男人精液的你……还有什麽要补充的吗,梅菲?难道你不正是活著的罪孽吗?就算已经一点异能都没有、和普通人类没什麽两样,你也还是“你”哦!……”

“不……!别再说了……!!”梅菲斯特在他怀里闷声挣扎著。那声音嗡嗡地撩拨著亲王的皮肤。“我爱你。”亲王柔声说,完全不像刚才挥鞭时的残暴模样。一只戴手套的手慢慢地沿著沾染鲜血的大腿内侧,向梅菲斯特的身体内部滑去。无法抗拒亲王充满技巧的手指,梅菲斯特只能皱起眉峰,却忍不住扭动起身子。

“梅菲,假如你不是这麽脏的话,我真想现在就进到你里面去。”

他靠近梅菲斯特倔强地试图闪避的脖颈,舔吻著带有淤痕的肌肤,而手指则越发地灵巧起来,每根指尖都像是有生命的小兽,配合著对刺入银针的手腕的刺激,亲王的每一次爱抚都给那吸血鬼青年带来痛苦到极点的折磨。

可是那些手指对体内某个器官的刺激,也同样地赋予这个被阉割的男人一丝甜蜜的快感。亲王富有经验的准确挑逗远比整个甬道都被男人的器官填满更为令他失魂虚脱。在强烈得近乎虚幻的欢愉和抑制不住的淫荡媚声之中,他听任那男人摆布,直到对方摆弄够了,像丢掉玩腻的洋娃娃一样把他推开。

“别这样……别离开我……”

刚才还像冰山似的美丽男子竟然开口向亲王乞求著,一面无奈地微微打开双腿,把躯体扭成一个充满情欲的姿势。他轻轻摆动著臀部,湿润、充血的花蕾一张一合,被之前的男人们注入的白色蜜汁从里面像丝线似的一缕缕溢了出来。

亲王摘下脏污的手套,轻蔑地丢到梅菲斯特身上。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麽,猛地浑身一震,被屈辱和自己的理性折磨得颤抖不已。

“看吧,你的身体根本就是天生的玩具,只要稍加挑逗一下就会开始渴求快感!现在你是不是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因为知道如何赐予你快感的人可是你从心底里憎恨的男人呐……不过啊,我的梅菲斯特,虽然你这麽恨我,我可是爱你爱得要疯掉了──”

美丽的亲王用一把金折刀划开自己的手腕,把冒著热气的伤口凑到梅菲斯特唇边。

“喝下去!这样你的伤会好得快些。已经四天没有喂过你了不是吗?”他命令著。

“我不需要你的血……”

梅菲斯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却掩饰不住无法宣泄的快感造成的微妙变化。

“是这样吗?不过很可惜,你没有权力选择。”

亲王捏开梅菲斯特的嘴,强行把滚烫的血液灌进去。梅菲斯特徒劳地抓住他的手腕,软绵绵的手指却没有一点抵抗的气力。然而攫取鲜血的本能逐渐占了上风。梅菲斯特强力压抑的吞咽变成了贪婪的吮吸。

梅菲斯特穿著环的舌、擦著亲王皮肤的长睫毛、柔顺的发丝和冰冷的双手唤醒了亲王尘封已久的记忆。




吸血鬼饲养手记23 天使迷路6(双性H慎)

八月十五日,巴黎。布洛涅森林。

“我可以跟您一起去吗?”

坐在橡木高靠背椅上的少女用清澈可爱的声音发问。

这是一间极为高敞的房间,高度比长和宽要大许多。房间的一面有五扇从天花板几乎一直延伸到地面的大窗,窗棂底下安置了几把椅子。对著它们有几面叶片形镜子,它们的位置本可以照出户外的苍翠景色。但现在,尽管是白天,镜子映出的却是雕花的百叶窗板。沿墙摆著一排排坚固的橡木书架。它们延伸出来的部分形成了一个个隔间;每一处凹进去的空间里都摆著一张小桌子,桌上有一盏点满烛火的烛台。这些烛火在一排排与黑暗融为一体的书籍边缘撒下了一团柔和温暖的光晕。

被问到的男人犹豫了一下,看著背对著两人的另外一张靠背椅。高而厚实的椅背完全挡住了坐在其中的人,只能听到他与少女同样快活而年轻的声音。

为什麽不呢?加斯帕,你就带安吉尔一起去好了。反正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任务。而且今天是阴天,不会伤到她的。──当然,可不能因为这样就放松警惕啦,你也要尽心保护好她的安全才是!贡戈的事情也是!绝对不能因为你一直负责监视他就粗心大意哦!”

“可是……”叫做加斯帕的男人看著充满期待地闪动著眼睛的少女,似乎有难言之隐。

高背椅上的男人察觉到加斯帕的犹豫,转而对少女说:

“安吉尔,你要乖乖的听加斯帕的话,不可以胡乱杀人!也不许用奇怪的方法折磨人!不然的话──呃──晚饭的甜点就取消一周。”

“哼!……”少女气呼呼的鼓起了腮帮。“所以我才最讨厌罗亚尔啊!我要回路易那里去!”


“路易还在德国,还没有回来呢!不过我已经发信催他回来啦。所以你要乖……”

“啊啊啊啊我听不见!”少女打断罗亚尔,手捂著耳朵从椅子上跳下来,猛地一扯著愣在一旁的加斯帕狂奔起来,“我们出发啦,笨蛋罗亚尔!唠叨鬼!”

斯帕扭曲著脸狠狠剜了一眼那位明显是活力过於旺盛的少女,两个嘴角辛酸地耷拉了下去。
有了安吉尔,这次的任务一定会变的超级棘手……唉!!我的手腕已经快断掉了…


灯光将自缢者的身形轮廓投射於墙上,他了无生气地挂在客厅中央的枝形吊灯下。窗外正下著雨,虽然是白天却黑得如同夜晚,雷电交加。随著一道道闪电划破天空,尸体放大了的影子也一次又一次地投射在壁上的油画、摆满瓷器的玻璃橱、以及开著窗帘的大窗上。

也许是因为离奇死去的贡戈先生曾经在军队供职过很长一段时间,前来调查的除了火枪手就是军官。督导工作的军官还很年轻,一头稀疏的乱发湿湿的。他正向死者的仆人询问一些事情,而那个看上去头脑不是很灵光的年轻人明显被吓呆了,结结巴巴地试图向军官解释他是如何起床、如何为主人洗刷靴子……看来等他讲述到发现尸体还需要一段时间。屋里回响著另外几个军官和卫兵低声的讨论:

“……穿著整齐还戴著帽子,像是准备出门。被一根衣带勒死。两手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