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

第20部分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第20部分

小说: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种感觉是如此强烈,以至於他竟抬起手,差点儿要扶住亲王的肩膀。
为何要那样做?现在的自己仅仅是个听命行事的服从机械。不该有任何感情。而且那样做也没有任何意义。
也许亲王的态度只是一种新的游戏而已,那游戏将会以骗得他的回应而宣告结束。
可是亲王仍然抱著他,均匀的呼吸声在他肩上轻轻响著。
他是如此熟悉这具身体:从纤细的脸部线条、柔韧又匀称的双手直到那双自己宣誓忠诚时亲吻过的脚。虽然“那位路易”从不会主动抱他,但他清楚记得那个少年在暗影中裸体的样子,微张的嘴唇,结合了两性之美的毫无瑕疵的身体,看起来年轻稚嫩,却又像虔信宗教者一般充满不可思议的善良、沈静和庄严,也许还有一点禁欲的意味。他又想起那双盯著他的明亮双眸,里面含著光影、反射和梅菲斯特自己的影像。
然而,正是“那个”路易在第一次抱他的时候,在他第一次试图亲吻自己新主人的嘴唇的时候,曾经带著掩饰不住的厌恶避开了他。他太熟悉那种眼神了……当人们看著某种美丽、肉感却不洁的东西的时候都是那种表情。那时他在少年纯净的眼睛里看到自己不知所措的倒影。他害怕被如此纯净的人所厌恶,这样会越发使他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污秽。所以从那天起,他开始对路易说谎,隐藏起自己的过去,隐藏他对路易的感情,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被路易讨厌或抛弃。
直到路易知道了他的真相,要求解除契约为止。那时他没有反驳,默默地答应了。为什麽还要辩解?他欺骗了路易,这是事实,所以他必须承担自己的罪。
但他仍然狂热地爱著那个已经永远不可能再属於他的形象。所以当亲王向他提出契约要求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
路易?德?波旁…孔代,分享一个名字、一张脸的两个人。然而这位骄傲的亲王,不管是从什麽意义上来讲,都只能成为那个形象的替代品。他永远忘记不了那个给了他纯洁的、泡沫一般的希望,又亲手将它打碎了的少年,还有,那双特殊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底下是黑色镶嵌金丝的奇异宝石。
我爱你。
他在想象中对著那个形象柔声说。这种温柔的感情也终於蔓延到了怀中那具一模一样的躯体上。他费力地悬在半空的手终於落了下来,轻轻地按在了亲王闪著微光的金发上,珍爱地摩挲著。




吸血鬼饲养手记41二重螺旋7 双性攻阉人受

“求求您……”。
“你说什麽?我听不到!”
耳光持续落在青年豔丽的脸上,亲王薄薄的嘴唇上现出一个天使般完美的微笑,开始揉弄梅菲斯特嵌有银针的手腕,而深入到内壁里的三根手指也同时加强了蹂躏的力量。梅菲斯特秀美的双眉因为痛苦而蹙起。他冷漠的外表开始融化。习惯於受虐的身体扭动起来,简直像在邀请那残忍的男人进攻似的,张开的唇充满淫乱气息,苍白的躯壳仿佛只要一经拥抱就会涌出甜美的香气,这就是习惯於被男人们穿刺、百般玩弄,用精液调教出来的妖异花朵。
“……请……请您更加残酷一点,再激烈一点对我……”
“嗯……还有呢?”
“请喂给我饲料……请填满我肮脏的肚子和……屁股……我很饿……求求您……”
吐出如此违心的言语,眼里闪动著淡红色泪光的青年,却无法得到亲王的怜惜。
“贱货。”
亲王从齿缝里吐出这个词。他猛地在梅菲斯特体内张开手指,把内壁的伤口撑得更大了。青年呜咽一般的呻吟终於换来他一点满意的表情。
“你想要吃什麽呢,宝贝?”
被疼痛折磨的青年并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无力地伏在亲王肩上。亲王故意一根一根转动著抽出手指,大惊小怪的瞟了一眼白色丝织品上的几点暗色血迹。
“……又流血了……真的有那麽痛吗?才只不过三只手指而已啊。你的屁眼不是早就被男人插得松掉了?”
似乎勾起了痛苦不堪的回忆,梅菲斯特只是缩紧了身子,别过脸去不愿多想。别开去的侧脸连著颈子拉出一条美丽的弧线,让这句娇弱的躯体更具一番妖豔的风味。勉强按捺住想要立即撕裂他的欲望,亲王轻柔地把梅菲斯特的脸拨到自己这边,道歉似的在那紧抿著的唇角印下一吻,另一手则将玻璃几上的一个果盘打翻在地。
“对不起……我居然忘记了你还饿著肚子!”他指著在地上滚动著的圆熟水果,“先吃一点水果,好不好?你喜欢哪一种?杏子?李子?油桃?……啊,我要爱上我的膳食总管了,居然还有胡桃呢。”
最後一个词让青年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哀求的话语,他就已经被亲王推到了地上。
“不要觉得拘束,尽量多吃一点吧!毕竟喂宠物饲料也是主人的责任啊。”
“……你是……要我用胡桃吗?”
“喔,没有关系!”亲王又露出天使一般完美精确的笑容,那双眼睛却像蛇或者是其他什麽冷血动物一样闪烁著无情的光。这时候他的眼神看上去非常像罗亚尔。
到底是那些被罗亚尔清洗掉的记忆和从前痛苦的经历?还是浑然天成的嗜血引诱著亲王逐渐变成了这个样子?
“除了胡桃以外,你也可以再放其他你喜欢的东西进去啊,我不会介意的!”
梅菲斯特默默打开双腿,拾起一只直径大约有三、四指的大胡桃顶在红肿的穴口,突然咬住嘴唇,狠狠地用力将它向身体内部推入。也许是因为这次的异物实在太粗粝,在进入大半的时候,细细的血流终於沿著那一圈被绷紧了的粉红色嫩肉与胡桃粗糙表面的交界处流下来。不过有了血充作润滑剂,胡桃反倒更加容易地被狭窄的甬道整个儿吞了下去。一瞬间,梅菲斯特的面孔被痛苦,或许还有隐约的快感扭曲了,乌黑的发丝纷乱地垂下来。




吸血鬼饲养手记42二重螺旋8 双性攻阉人受

当他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冷漠到几欲冻结的表情却重新回到了脸上,甚至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更加冰冷,白瓷一样毫无生气的面孔简直像带了一张精致的假面具。
“真没意思……这种人偶一样的脸!不过这说明你还可以忍受得住不叫出来,嗯?那就继续乖乖地吃下去吧!”
亲王握起他很少离手的金柄马鞭,饶有兴致地计著数,随时准备好给青年增加一些“快乐”。
“两个”。
“三个”。
“五个!……为什麽停下来?难道你不喜欢胡桃吗?还是你想要最大、最饱满的呢──”
一行暗色的血沿著梅菲斯特嘴角滑落,他微微摇了摇头,尖利的犬齿已经咬破了嘴唇。然而亲王是不会这麽容易满意的。
“……要是外面满了,还有‘更深的地方’可以塞得下吧!给我继续!”
青年毫无感情的目光似乎在询问:“这样做你就会满足吗?”
“也许吧。”亲王慵懒地盯著他,像极了正玩弄猎物的名贵猫儿,“如果你一边吃胡桃一边笑给我看,我也许会很高兴?”
许久,青年染了血的唇才难看地弯了一下,不过那是由於第六只胡桃进入了体内。其他的四只胡桃正在被一点点推及到还从没有被“人类”达到过的深度,逐渐落入肠道中,相互碰撞著,发出“喀喀”的轻微响声,压迫得梅菲斯特的小腹也隐隐作疼。每当胡桃又前进了一点,被它凹凸不平的硬实表面摩擦著的後庭就本能地收缩一下,而每次收缩都只会带来更加灼疼得触感,至於快感或兴奋什麽的却早就感觉不到了,他仅仅是努力把坚硬的、石头般的异物尽量收纳到身体里而已。
“你没有听懂我的命令?我要你笑。你是我的玩具,取悦我是你的工作!快一点!”
看到自己的命令没有被立即执行,亲王显得有些暴躁。他用脚尖踢著青年被塞满的穴口,引得里面的胡桃不安分的震动起来,越发肆无忌惮地摩擦、撕扯著肉壁。青年再也无法维持张著脚供亲王观看的坐姿,身子软软地倒在地毯上,一次次试图合拢双腿,又一次次被亲王强行分开。疼痛激起的完全是生理的泪水纵横著沾湿了苍白的皮肤。亲王居高临下地用鞭柄拨正那张遍布淡红泪痕的脸孔,皱了下眉:“虽然这个哭泣的表情也很不错……那就再多哭一点,然後给我笑,你这婊子!”
说著,他将鞭柄缓缓送入梅菲斯特开裂的甬道里。那具苍白的身体仅仅掠过一阵颤抖,就完全变的像瓷娃娃一样安静。梅菲斯特纤细的手指合在了亲王背上,然後,给了他一个他所要的那种掺杂了无耻、绝望和色欲的笑靥,看上去极其诱人而又精疲力竭。亲王轻蔑地笑著,拈起一缕漆黑的长发凑到唇边,以这个吻充作对疲惫的玩偶的奖赏。
“你做得很好!……这样我就不再用针刺你啦。等一会儿我会叫人来帮你清理。晚上你就到罗亚尔那里去。他有东西要给你。”
“罗亚尔……?”那个名字令梅菲斯特恐惧地全身一震。但是他已经没有心力再请求亲王改变决定了。刚才那场淫荡的表演已经耗尽了全部残留的精气,他玉雕般的四肢几乎变得如羽毛一般绵软无力。体内的疼痛和异物仍在,他的意识却渐渐变的飘忽起来。
亲王沈默著坐在他身边看他入睡。在短暂的释放了压力之後,此时亲王的眉间又一次次阴云密布。对梅菲斯特的嫌恶感也还像个被刀割开的伤口,在心底痛著。
那来自杜伊勒里宫的晚会邀请仍然令他忧心不已。
秘密会不会败露?他真的能够从那名利场上全身而退吗?
假如带著眼前这个绝对听命於自己的男人远走高飞又会怎样?走遍欧洲,从最南端炎热的的意大利到最北端的冰封极地,也别忘了去他的故乡看看。在威尼斯,就算他没法亲眼观看日出,那里的夜晚却远胜出白昼百倍。
不……这个人并不听命於自己,只是自愿被束缚住、暂时不想飞走罢了。
他是恨著自己的主人的啊。
最後一个念头将他弄得烦乱起来。亲王心神不宁地向梅菲斯特俯下身。
“梅菲……”
甫一开口,他就被自己想法的愚蠢程度吓住了。
於是下半句话永远被亲王锁在了心里。




吸血鬼饲养手记43单翼的呼唤1 双性攻阉人受

第八章t单翼的呼唤 Call My Name

Sui muti sogni e lansie mute 在无声的梦和不安之中逐渐消沈
Fu le fuggci gicie che il disinganno infrange 追忆那短暂的喜悦 却忽而被现实打碎


八月十九日,巴黎。
梅菲斯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在马车之中。
是何时、被谁取出了那些胡桃?体内的疼痛也不像起先那样灼人了,反倒是口中残留些许腥气,似乎在昏睡的时候被人喂过了鲜血。
不会是暴虐的亲王。那个人才不会如此温柔对他。
那会是苏莱曼吗?
不知他给自己喂了谁的血?
会不会是他猎杀的人类──
他觉得一阵反胃。幸好清凉的晚风从车帘缝隙里飘进来。他闻到了河水的气息,随手拉开车帘,却发现外面已经完全变了样子。
为了庆祝朗斯大捷的胜利者孔代亲王归来,整个巴黎市都在燃放烟火──尽管比不上继承人诞生或者国王结婚之类的庆典那麽壮观华丽,但是,兴高采烈的市民却使一直以来笼罩著极为压抑气氛的巴黎变得无比欢快起来。手工艺人们把做成喷火兽样子的装置安置在船只的桅杆上,再划动船只,那些装置便把雨点般的、像星星一样闪烁的火焰吐进河里。在震耳欲聋的喧闹声中,正当到处响起爆竹声、烟花在石子路上燃烧出最後的刺眼黄光熄灭掉的时候,几只火箭升到了空中,在黑色的苍穹上画出了象征王室的朵朵白百合。於是聚集在桥上和两岸码头上的成千上万人群都发出兴高采烈地喝彩声,一面高呼“国王陛下万岁──!大亲王殿下万岁──!”
那个男人会是如此受人敬佩的人吗?
只凭那个人在床上一次次对自己如同凌迟般的玩弄,梅菲斯特根本无法想象他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他会以怎样的神气悠然接受人们的欢呼呢?
是不是跟路易和自己第一次见到他那时候一个样子?镶嵌金丝和各种名贵宝石的铠甲闪闪发亮,他以一脸谦虚的微笑加上彬彬有礼的神态,骑著纯白的长鬃马穿过高举双手赞颂他功绩的市民们,却唯独在小国王面前安静地俯首行礼,接受祝福。那美丽的容姿曾经令路易为之痴迷。从那天起,路易就发疯似的想变成“那个人”的样子,以至於失去了自我。
但那都已是无可挽回的过去了。
等马车费力地挤过层层叠叠的人群之後,他再次向外瞥去,发现车子已经离开人山人海的河岸,进入了拉丁区边缘。现在应当是疾驰在去布洛涅森林的路上。
忽然。
在一枚枚腾空的烟火彩光照亮下,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熠熠生辉的身影。
是错觉吗?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血族优异的动态视力捕捉到的那个少年身影,犹如一幅幅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