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

第28部分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第28部分

小说: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亩髟诜讯峡蠢慈闯渎撕抟狻T谀撬@侗κ蚰サ难劬镉吵隽耸谗幔渴潜靖檬綮蹲约旱娜倩棵烂玻客暾纳硖澹炕故签ぉぶ皇堑ゴ康末ぉざ郧淄跄蔷呋钌謇锉加恐纳募刀剩
假如他能流泪的话,会不会对著杀死自己却又注定与自己的命运绑缚在一起的那个人流泪?
“乖一点儿!路易!”费尔南不得不压低声音命令道,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路易的视线,这才成功地把人偶拖进柱廊後的一间忏悔室里,关上门,狠狠地揭掉了他的面具。
人偶凝视著他,好像正想说些什麽似的用手指反复抓挠著脖颈,直到惨白的皮肤上现出斑斑血痕。那发不出声音的唇瓣翕动著,似乎在呼唤一个名字。
自己明明命令他呆在楼上锺塔内等候,又是什麽诡秘的力量将他引导下来、引导到那与他共有一张面孔的男人面前?
“睡吧,路易。”他抬手阻住路易,念动他从尼古拉斯?勒梅的黑魔法典籍上学得的咒语。
路易又向前迈了一步,突然整个人倒进费尔南怀里,似乎完全失去了意识。费尔南把路易轻轻放到身边的长椅上。人偶铁制的肢体与木头相撞发出沈闷的响声,夏日的阳光在那年轻的侧脸上游弋,将双鬓和颈项上的头发染成极浅淡的金色。费尔南被包围在这层金色的迷雾之中,不自觉地将脸扭向一旁。
他意识到必须尽快将这人偶的存在告知给红衣主教了。
现在,失控的路易已经安睡,而红衣主教的马车此时应该已经启程了。费尔南直起身子走到门边,却被远远传来的一声叫喊惊得後退几步。
“打倒马萨林!释放布鲁塞尔先生!”
圣母院外的人们正有次序地高喊著。一波高过一波。而处於这一片喧嚣浪尖上的正是红衣主教马萨林所乘坐的马车。




吸血鬼饲养手记 朗斯大捷的感恩弥撒08 谣言

“红衣主教抓了布鲁塞尔先生!”
这个消息如同彗星堕地一般炸响在圣母院广场上。
“是真的吗?!就在刚才?”有人不太相信。
“喔!我就觉得这一定是那意大利鬼子的阴谋!”有人忿忿不平地喊道。
“您是怎麽知道的?”有人问身边一个市民打扮的男人。他大汗淋漓,似乎刚从什麽地方跑来,一面上气不接下气地艰难回答道:
“怎麽知道的!先生,那可是我亲眼所见!王家卫队到圣克里斯托弗街去抓的人!”
“一开始我们想从军官手里夺回布鲁塞尔先生,但那个军官威胁说要杀死先生……”
“……我们只得放走马车……”
“……可是先生已经被抓走了……。”
几乎在同一时刻,人群中有十几个人在不同的位置以相同的愤恨语气重复著同样的话语,而从他们口中得知了真相的人又低声将这一消息复述给身边的人们,使得它像瘟疫一般在圣母院广场上快速蔓延开来。越来越多人表情凝重地面面相觑:当他们被马萨林的苛捐杂税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只有布鲁塞尔最为敢於在宫廷里仗义执言;而现在那位被他们称作救星的先生遭到迫害,他们反倒被宫廷的小把戏迷惑,只能任他们为所欲为──助理主教一周以来的布道此时起了作用。有相当数量的市民受了那些说辞潜移默化的影响,只要听到任何负面消息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大骂红衣主教。而这次事件更是从三十里之外就能嗅到红衣主教的气味了。
枢密局的密探开始注意到了民众的窃窃私语。但无奈身边的人实在是挤得水泄不通。就算是他们也无法立刻制止全部传播消息的人。
“胡说!”他们极力安抚躁动的民心,但说出来的却只是苍白无力的掩饰:“宫廷已经跟最高法院讲和了!怎麽还会逮捕布鲁塞尔?……”
市民们对此嗤之以鼻。因为在被逼著作出是或非的选择之时,人类这种奇特的生物天生只愿相信他们所愿意相信的。
而且更为火上浇油的是,亲历了克里斯托弗街一役的投石党们已经把故事讲得真实可信到了极点。他们已被当成红衣主教迫害最高法院的活生生的铁证,像英雄一般为人所深信著。
人人都不满意,人人都在抱怨,但是“人人”在某种意义上也等於“没有人”。这一切抱怨、这一切呼喊和诅咒产生的仅仅是狂风和闪电,只有出现一个领袖来领导才会出现雷声。




吸血鬼饲养手记 朗斯大捷的感恩弥撒09 始动

当布鲁塞尔遭逮捕的消息在圣母院广场上口口相传的时候,弥撒早已结束,宫廷贵族们绘著绚丽纹章的四轮马车已经驰向了通往王宫的圣母桥。为自己的胜利而骄傲著的他们谁也没有发现周围的气氛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人停止了欢呼“国王万岁”,静静凝望著那些刚刚在他们眼皮底下掳走他们最信任之人的显贵们。他们像一群受惊的蜜蜂一样,悸动而又不知所措,仿佛不知道应该在哪里停下来。很明显,假如不能给这些人找到一个首领,找到一个爆发的契机,那麽一切都会和以前一样闹腾一阵之後便不了了之了。
但是正当此时,大家发现不知为何红衣主教的马车竟落在了队伍末尾,直到现在才徐徐向圣母桥驶来。──一半是被与费尔南的谈话耽误了时间,一半是因为他的车夫作为投石党的忠实信徒,趁著做弥撒的工夫偷偷在车上动了点手脚。
“把布鲁塞尔先生还给我们!”
有人马上愤怒地大叫起来。在寂静的广场上那声音响得可怕。
“对!!释放布鲁塞尔!马萨林你这卑鄙小人!”
“这该死的意大利人!”
人们蜂拥上前挤散了禁军的防线,不顾士兵充满敌意的威胁──也许正是这威胁激起了他们的愤慨──高喊著,从四面八方向马车涌过去,被士兵用手中长矛猛刺也毫无惧意。
“以国王的名义!──”
负责护卫红衣主教的士官叫道,因为他知道人们憎恨红衣主教,却仍然保有对国王的尊敬。然而这喊声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像是更加激怒了愤慨的市民们。在小部分人有意识的导引和令人忘却一切的愤怒驱使下,很快就将红衣主教的马车和其他贵族的马车隔了开来。士兵们好像被一堵活动的墙壁被推著不断後退。他们不得不拔出剑来用剑背驱散四周的人。
费尔南就在这时赶到了。
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唤醒路易,就面色苍白地只身奔往这一片混乱之中,带著必死的决心一直向前。“打倒马萨林!”他跟著人们喊,为的是能更快地冲到像一叶孤舟般在人海中沈浮的马车边。那焦急而愤慨的神色令胆小的人们纷纷为他让路。但人群中已经开始闪烁著火枪枪管和长剑剑身的光亮──这不寻常,他心想,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他也拔出了剑。
像是在发出什麽信号似的,面前不远处有个男人举起火枪朝天开了一枪,四周立刻有人鸣枪回应。那都不是枢密局的人。
那便是投石党。
“打死他们!”那男人大声喊起来,“杀了士兵,把那该死的意大利人丢进塞纳河!”
说著,那人举枪瞄准了马车。但还没等他扣动扳机,费尔南的长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膛。男人张了张嘴便倒了下去。人们惊讶地看著这个由於过分激动而不断喘息著的年轻人。“这是枢密局的密探!红衣主教的走狗!”他们互相低语著。有人开始向费尔南靠近。
被刚才的枪声所震动,广场上的混乱却在不断升级。老城区的无数个窗口都在往下扔著东西,那些喊声只有在暴乱的日子才听得见,那一张张脸上的表情只有在流血的日子才看得见。各种声音乱成一片,而能盖过它们的只有“打倒马萨林”的喊声。红衣主教的马车在一声轰然巨响中被推倒了,四匹拉车的马也被解下来并闷死了。士兵们都只忙著自保,根本无暇去扶起马车。而车夫早就跑得没了踪影。




吸血鬼饲养手记 朗斯大捷的感恩弥撒10 虚像

一切似乎都处於崩溃的边缘──即将被打为齑粉,灰分湮灭。
费尔南刺伤了几个人,一面拼命命令自己僵硬的身体移动起来向马车奔去。他靠著手中的剑冲过了最後的几道人丛,眼看就要到达他所敬爱的养父身边了──
一记枪托狠狠砸在他头上。血很快流了下来。
“呸!活见鬼的密探!跟你的主人一块儿吃屎去吧!”
打他的那个人对他吐了口唾沫,见他还没倒下又重重补了一记,只是出於将子弹留给红衣主教考虑才没有一下子把它们都倾泻到费尔南身上去。
费尔南转过身去──他记得自己好像刺伤了那个人──但是他觉得全身的力气将要用尽,而理智也快要丧失了。眼前是一片淡红色的雾气,望到哪里都是模糊的红色。有许许多多胳膊透过这层雾气伸过来,威胁他,只要他倒下去他们就会毫不留情的把他拖走──
谁的手腕在他即将倒下时一把拉住了他。
费尔南在失血过多造成的短暂晕眩中微微睁开眼睛:他看见那人向他俯下身来时飘垂的金发,白色的什麽东西,然後是一把长剑在灼热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很刺眼。人群在那把剑所指的方向纷纷躲开、四散、乱成一团。
“您很勇敢,年轻人──奋不顾身地从乱民手中保卫法国的首相。您叫什麽名字?”那人问。
他懵懵懂懂的站直了身子,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这才看清那挡在他身前并救了他一命的是什麽人。
一身已经被脏污的华丽白衣。
还有那张与路易一模一样的面孔和金发。──不同的只是路易的眼睛是蓝色,是费尔南亲手打磨出来的;而那人的眼睛却是黑色。
“梅吕埃骑士。”
他面不改色地报上了假名。那人严肃地点了点头,勒转马头面对著攻击马车的市民们。
“大亲王殿下!”人们畏惧地喊道。
在充斥了整个广场的骚乱中,孔代亲王跳下马来,亲自打开车门,从里面扶出面如死灰的红衣主教。但不断後退的人群中却响起了最後一声火枪响。亲王连想都没想就把红衣主教推回车厢里,自己肩上的白衣立刻晕开一片殷红。他禁不住皱了一下眉。
“您没受伤吧?”他没有多看自己的伤势,而是向红衣主教关切地问道。红衣主教还没有从刚才的惊讶中恢复过来──既是差点被子弹射中的惊讶,也是被他憎恨的亲王所保护的惊讶──他嘴唇哆嗦著摇了摇头,往周围扫了一眼。
他只从人们眼中看到了压抑著的怒火。




吸血鬼饲养手记 朗斯大捷的感恩弥撒11 终曲

与此同时,广场上其他各处的骚乱也不约而同地相继被镇压。或者说,变得容易被镇压了。大亲王带来的一队近卫军火枪手和弓箭手正尽力压制著民众,一面践踏、碰倒、撞翻胆敢阻拦他们的一切人。尽管市民们对此感到愤怒,但敢於反抗的毕竟只是极少数人。很快那些头脑发热、想要赤手空拳与全副武装的士兵作对的可怜人们就被逼得连连退却。整个广场的人潮犹如被割倒的麦穗一般向後倒去。在这片突然的骚乱之中,站在最外圈的市民低声叫著“对不起,别这样!”,手忙脚乱地被前面的人压挤著後退,一直退到塞纳河边的栅栏上。士兵身边让出了一个大圈。
“这个走运的混蛋!”有人不甘心地念叨,“大亲王居然给他挡枪!”
“孔代亲王也是和他们一夥的!”有个人不合时宜地大喊,却没人敢附和。他们对这位朗斯大捷的胜者总是又敬又怕。
“巴黎的市民们,法兰西的子民们,我诚恳地请求你们放下武器。因为你们所攻击的不是一个意大利人,而是一个教士、是法兰西的首相。”
亲王的态度沈静,声音并不大,却有种令人敬畏的气势。他肩上的伤更加深了人们的不安。在场的人都明白他们伤了的是如何一位战功赫赫的天才将领,也知晓他在战场上是如何一副攻无不克的暴君模样,便都陆续丢下了枪和剑,连那些最狂热的闹事分子也推挤著安静了下来。
亲王再次脱下帽子向人们鞠躬。
“谢谢你们的通达和宽容。法兰西的子民们。”
他带著胜利者的姿态,默不作声地扫视著人群。不断有人从人群中挤出去。那是因为在人们心中播下了暴乱的种子之後,投石党安排的煽动者们就在约定的时间抽身而出,行色匆匆地走过大街小巷,向各自的首领报道去了。总的来说亲王对今天的成果深感满意。
在安置好一切之後他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而当他回首寻找那位保护红衣主教的绿眼睛年轻人时,却发现他早已不见踪影了。
助理主教在阴凉的圣母院内注视著这一切,倒不由得会心一笑。

趁士兵们镇压市民时的那阵混乱,费尔南急匆匆地闯进圣母院里。他必须赶在大亲王发现之前带走路易。
他不确定大亲王是否已经记住了他的面容?
然而等他终於打开那扇忏悔室的门,里面却并没有那个金发小人偶的身影。路易就像午後阳光下的水滴一样毫无迹象地消失掉了。
不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