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

第4部分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第4部分

小说: 吸血鬼饲养手记 作者:无良欧巴桑anna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残留的生命在你耳边嘶叫……”公爵凑近蒂雷纳耳边低语,不断翕动的睫毛擦著後者的脸颊。“那声音让你想到人生的全部痛苦或幸福、却都已经无法再触及的时刻,每一段回忆都用不同的调子呼喊著,每个人也用不同的语言说著,直到你的耳朵眼睛全部被它们的声音填满,连你的舌头上都是那些音符的味道……它们嘶哑的声音说著‘如果活著多好!’‘呵,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要活下去!’你的心脏会这麽向著你吼叫!而死,你知道那是什麽吗?──”他松开蒂雷纳,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一面若无其事地把沾满泥灰的双腿交叠在桌子上,“你甚至会期待著他的降临!因为他没有温度的手指会带来宁静,他的拥抱会除却所有喧嚣而赐予你永远的安宁祥和。从此再没有欲望,也没有爱,不再有失落或伤害或哀伤──剩下的只是充分的、和平的静谧。你觉得那怎麽样?”
  
  蒂雷纳不知如何作答,他甚至没有理解公爵这一席话的用意。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上面全是公爵的血,而这场狂暴似乎是毫无来由且没有意义的。
  
  “我们都会死,蒂雷纳元帅,”公爵看上去仿佛什麽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而活著也并没有你想象中那麽好。”
  
  他很想反驳,但他突然意识到这句话的残忍。
  
  整晚他辗转反侧,噩梦连连。梦中出现从少年时期起一直到最近牺牲的战友们的脸、死去的双亲、还有亲眼所见遭受战争涂炭的人民惨状。早晨起来时他认为自己已做好了慷慨赴死的准备。
  
  然而那天公爵胜利了。所有人欢呼雀跃。公爵也在笑,笑容竟像孩子一样明朗无邪,令蒂雷纳元帅不得不怀疑昨晚只是由於年轻人失血过多加上急於求成出现的谵妄症状。
  
  这是他们的第二次相遇。
  
  公爵撤回巴黎後蒂雷纳元帅也横渡莱茵河,两次巧妙地绕过前来阻挡的神圣罗马帝国军总司令、皇帝费迪南三世的兄弟利奥波德大公的军团,并迫使巴伐利亚退出德法战争。而这一拥有重大战略意义的举动对於当时的法国来说却远远比不上昂吉安公爵在西班牙军队的睽睽目光之下夺取敦刻尔克。蒂雷纳手中的每一次胜利都浸透了艰辛,却无论如何也不如那位天才将星的一次次辉煌成就。
  
  蒂雷纳变得害怕昂吉安公爵。那天夜里公爵灼热的吐息犹如诅咒一般刻在他的耳边,每次他冲锋时都会犹豫,仿佛娇小的青年统帅又站在了他面前,自下而上平静地望著他。
  
  而最令他害怕的不是微笑著表达对死亡神往的公爵,而是,习惯了面对死亡的自己竟然也对公爵产生了认同。
  
  他恨这个身为奇迹的男人。
  
  而今,这个男人第三次作为指挥者站在了他面前。




吸血鬼饲养手记06 战场的金狮2

  1648年8月10日,佛兰德尔,阿图瓦省朗斯。
  
  “朋友们,为洛克鲁瓦、弗里茨堡和诺德林根。”
  
  “喔,还有朗斯!我亲爱的殿下!”
  
  “是的……为洛克鲁瓦、弗里茨堡、诺德林根和朗斯!我的朋友们!干杯!”
  
  
  几十只酒杯发出清脆的响声互相碰撞,震得杯中清澈的红色酒液翻腾起来,反射美丽的光泽。胜利的喜悦在格拉蒙元帅、所有将军以及参谋人员的脸上闪耀著,连蒂雷纳元帅也异常难得地没有眉头深锁,而是破颜微笑了。
  
  高级将领中有一位出奇年轻的华服青年,神情略微有点儿心不在焉,在环绕著他不断献殷勤的高大军官们中间显得格格不入。夸张一点说,仿佛是凌驾於狼群之上的金丝猫一般。他身高最多五尺二寸,身著一套袖口装饰了大量银色花边的深蓝色天鹅绒礼服,右肩上相配斜披著以红宝石和钻石作装饰的银色饰带,金色环状鬈发一直垂落到胸前。只从那过分细致、几乎是女子般秀丽的外表上来判断应该不会超过二十岁的样子──这一位就是法兰西的骄傲、“奇迹的亲王”路易?德?孔代…波旁。就在今天,他把神圣罗马帝国和西班牙联军打得土崩瓦溃,使对方丢失军旗百余面、大炮三十八门,连主帅奥地利大公利奥波德和芬萨尔达涅伯爵也险些未能幸免。此外还有五千人被俘,三千人被杀,其余的官兵则临阵脱逃。利奥波德大公手下不再剩有一兵一卒。
  
  而且,实际上他已经二十七岁了。
  
  刚刚获得如此辉煌全胜的亲王并没有过多地表现出喜悦,正如他向来所做的那样:像在阅兵时一样镇静文雅,又像在游玩一样神采奕奕,仿佛从来不知疲倦。只看到他这一面的人完全想象不到他在作战时的执著、狂傲和暴烈。大多数人觉得这是一种经过深思熟虑的姿态。然而蒂雷纳元帅眼中的亲王却完全是另一种样子。
  
  他看到一只收敛起爪牙和眼中的凶光、屏息凝气伪装温驯的金鬃野兽。无论如何用微笑掩饰,亲王的眼睛都流露出一种混合了狂野的激情、极度的骄傲、不管什麽都随时准备摧毁的蛮勇、隐约的蔑视加上一点难以察觉的狡黠的复杂表情。漆黑虹膜上点点金色的闪光就如同潜伏在火山灰之下的炽热岩浆一样,时刻让人感觉到危险和恐惧。即使他是在微笑的,即使那安静的笑容让人几乎迷醉其中,那种使人不安的金色微光也在暗示著笑容之下激烈的暗流涌动。只要它愿意,随时可以化身为宗教故事中那只带来末日讯息的异兽,将现世变为哀鸿遍野的战场,挟著风暴、雷电和烈火席卷一切,将阻挡他的任何事物吞噬毁灭。
  
  这只拥有魔眼的野兽正体,是否只有自己看得到?抑或只是自己由於嫉妒而捏造的幻像?蒂雷纳元帅皱著眉头灌下一大口酒。他盯著亲王。而亲王望著帐外黑夜中的不知哪个地方。
  
  美貌的野兽似乎非常地孤独。
  
  尽管身边满是浮华的喧嚣热闹,也终归不是自己族类。
  
  同为旁观者的元帅相信自己明白他的想法。
  
  格拉蒙元帅突然凑过去,用似乎不太合适宜的大嗓门建议道:“殿下,我们为什麽不将这些酒菜也送给德国和西班牙的朋友们,让他们一同庆祝我们的胜利?您知道,大家同样是贵族,而贵族之间是没有国别之分的,作为胜利者的我们可不能失了礼仪啊。”
  
  四周响起一阵不怀好意的欢呼声。因为格拉蒙元帅之前曾被俘,直到朗斯一役开战前不久才被孔代亲王亲自赎回,但一直没有派上什麽用场,反倒是被安排率领左翼停留在距战场较远的梅尔贝尔干瞪眼,远不如上将夏蒂荣公爵和另一位元帅蒂雷纳子爵来的风光,更不必说亲自冲锋十一次的大亲王殿下了。不知格拉蒙元帅是否打算借此机会在德国人面前出一口恶气。大家明里暗里都等著好戏上演,只求行事沈稳的亲王不要坏了兴头。
  
  不过亲王像少女一样温柔地颔首表示了赞同。“您说得对,元帅。”他笑盈盈地提高了声音,似乎对这种消遣饶有兴味,“他们可不是什麽用来交换赎金的商品,而是我们尊贵的客人和兄弟。可悲的是我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似乎已经忘记了一点,包括我──我的元帅,请允许我为您无私的提议而向您致敬。您的品格超越了以高尚心灵著称的巴松皮埃尔元帅、贝勒加德和昂古莱姆爵爷,堪称我们这个时代的典范。”
  
  说著,他举杯向元帅致意。众人纷纷附和。
  
  这番话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让格拉蒙元帅的脸色很难看:一条眉毛高挑,另一条耷拉得简直要低垂到睫毛下面。蒸蒸日上的孔代家族与同属王族、声誉却从圣巴托罗谬日後便开始衰落的吉斯家族之间芥蒂颇深。更何况格拉蒙元帅除了被俘和搞政治以外确实没有什麽出色的特殊技能了。
  
  亲王却毫不在意地亲自带著随从们将酒和食物送往俘虏们的帐篷。脸色很难看的格拉蒙元帅紧跟在後面,蒂雷纳元帅则在更远一点儿的地方,这样比较便於观察全局。
  
  庆祝胜利的法国兵士们快乐地围著火堆跳舞,而身边不远处垂头丧气的德国兵和西班牙兵们则排成长队经过随军铁匠面前,听凭铁匠在他们脚上打上沈重的铁镣。
  
  亲王似乎特别为这类悲凉的画面所吸引。他走向那群兵士们,渐渐跟军官们拉开了一点距离。……
  
  “F!r unseren Imperator!(为了皇帝)”
  
  伴随著这样的大喊和猝然一声枪响,亲王的身影蓦地从众人视线里消失了。
  
  不──并不是消失了,而是被某种黑色的物体卷裹住,突然倒在了地上。从蒂雷纳元帅站立的地方可以很清楚的看到。
  
  四下里立刻乱作一团。大呼小叫的军官们踉踉跄跄地跑去查看亲王的伤势。另一些人则从还未戴上脚镣的俘虏堆里把刚才开枪的刺客揪了出来。那家夥手上还拎著一只小火枪。
  
  武器收缴不彻底并不为怪。毕竟这次俘虏接近五千人,在当代可算是前所未有的大手笔。
  
  亲王推开惶恐地扶持他的人群走过来,眼神平和,脸上没有血色却毫发无伤。他以一贯的文雅态度开始向刺客问话。而那人一副听天由命的死硬样子,倒像是个雇佣兵。也就是说,是那种谁给钱就给谁卖命,成天玩弄诡计、抢劫平民,直到老死或被吊死为止的家夥。简单的询问可撬不开这种人的嘴。所以这一事件很快就交由参谋长勒普莱西伯爵专门处理,一切庆祝活动都继续照常进行。皆大欢喜。
  
  然而蒂雷纳元帅的疑问并没有解决。
  
  刺客的射击距离属於必死范围,那一枪很准,而亲王也并没有穿戴盔甲,为什麽能够毫发无伤?
  
  他明明看到了一个身著黑衣的男人伏在亲王身上为他挡下那一枪。可是,一秒锺之後,那男人却站在离亲王差不多四分之一法里的地方,混在一队法国士兵里,只有肩膀似乎受了伤。之後士兵们骚动起来要求严惩刺客,他的身影就彻底隐没在了人群之中。
  
  黑衣、黑长发的男人,脸色很苍白,元帅相信他能够再次认出那个人。可其他人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存在。就连格拉蒙元帅也是一样。
  
  现在格拉蒙元帅也身处围著亲王打转的那一大群人中,虚情假意地拍去亲王身上不慎沾到的泥土,但脸色依旧难看得很。
  
  蒂雷纳当然知道格拉蒙元帅在想什麽。他可不像患有痛风病的诚实的夏迪荣先生一样愚蠢。军营中一切异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元帅最後向黑衣男人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即也加入到亲王身边那一群里。
  
  “您应该早点歇息了,殿下!”他大声说道。




吸血鬼饲养手记07 战场的金狮3(阉割受H有,慎)

大约在午夜两点左右,刺客突然被执亲王手谕的一名男子提走。

此人被抓之後一直没有开口,所以连勒普莱西伯爵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哪国人。他沈默著被那名貌似摩尔人、自称是亲王贴身护卫的男人带走,双手反绑著,一直被带进亲王的营帐里。护卫在他背後推了一把示意他前行,然後就径自走开了。

等俘虏回过神来,一下子变得面红耳赤。

因为营帐里充斥著交欢的声音。

女人明显的叹息、低沈的乞求、衣服的窸窣,连同黏腻的肉体摩擦声一起,鲜活得几乎要撩开薄薄的帷幕,直接抚摸进他的肉体深处。

刚才那人曾经示意他“走进去”。

他不等邀请就本能地迈步前行。

越过帷幔,正前方不远就是那对男女交欢的大床。

女人痛苦的表情并没有因他的不请自来而产生任何改变。黑布条蒙住了她的眼睛,她的双手也被用皮带绑在床首,整个上半身被凌乱的黑发和衬衫覆盖住,只有洁白的下体完全裸露,在亲王的手指玩弄下发出潮湿的声响。

见到俘虏近来,亲王挑了挑嘴角算作打招呼,便再次向女人俯下身去。

他把女人的腰往上托,像炫耀似的故意舔弄她的花蕾内部,让她发出更加诱人的甜蜜啜泣。她的上身如弓绷起,衬衫也随之滑落下去,露出大半平坦、结实、汗水涔涔的腹部。

她的皮肤肌理细密而富有光泽,原本白皙的色泽被烛光渲染成柔和的蜜色,晶莹剔透地散发出一种豔丽的光辉。

她线条纤细的双腿像蛇一样纠缠在亲王背上,随著亲王的动作时而紧绷,时而放松。皮肤下的每次肌肉动作都令人恨不得将唇凑上去好好感受一番。

她的唇比石榴石还要豔美,又像流动的液体宝石般璀璨。此刻由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