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近君情怯 >

第16部分

近君情怯-第16部分

小说: 近君情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限畏浅!!!!!0Γ龈龆疾皇鞘∮偷牡颇兀 

  “父王,那。。。。子桓他们的母后呢?”

  宓儿终于忍不住询问出这个早已在她心中盘亘了许久的问题。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正文:第十九章]


   魏王长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脸上竟是不常见到的怆然。

  宓儿见魏王神色已不似适才的顽笑轻松,便知自己定是说错了话,忙道:“父王,宓儿一时好奇才问起母后,请父王原谅宓儿一时得意忘形造次了。”

  魏王苦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毫不介意,他眼神寂寥地望着远处的连天美莲,半晌才缓缓开口道:“。。。。。。。浅微她。。。。已经离开朕许多年了。”

  宓儿惊讶地察觉到魏王眼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悲伤与落寞。

  “浅微生性刚烈,因为一些误会她以为朕见异思迁恋上了其他女子,一怒之下离开了朕和三个皇子。。。。这一走便是十年。。。。。。”

  “十年?!”宓儿惊呼出声。

  “是啊,已经十年了呢。。。。。。十年弹指一挥间,不知她现在是否依旧安好无恙。。。。。”魏王怔怔地盯着随波荡漾的片片荷叶,近乎于自言自语地低声喃喃道。

  “父王。。。。。”宓儿心中不忍,想安慰魏王几句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见宓儿欲言又止的样子,魏王释然一笑,宽慰她道:“子桓他们的母后鬼灵精怪得很,朕相信她正在一个离朕与皇子们很近的地方偷偷地关心着我们。”

  “对、对、对,”宓儿忙点头应声道,“既然是一场误会,母后一旦想明白了一定会回来与父王、皇子们团聚的!”

  魏王眼睛一亮,喜出望外道:“你真的这么认为?”

  “当然!世上如父王这般英明神武的痴情男子可是很少有的呢!母后心中肯定也是这样认为的!”宓儿一脸的笃定,就差没有拍着胸脯向魏王赌咒自己所言没有一句虚言了。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这时,一个低沉的男声在亭外响起。

  两人回头一看,只见曹子桓缓缓走进了凉亭,鹰眸含笑。

  “子桓,你来得正好!朕想出宫巡游半年,这半年中就由你代替朕暂理朝政吧。”魏王开口便是这么个一石惊起千堆雪的决定。

  曹子桓眉头紧蹙,“父王,如今三国争战频繁,你现在离宫未免。。。。。。”

  “子桓,为父已经老了,我年轻时打下的这江山该由你们三兄弟来接手了,”魏王淡笑自若,“过去的十几年里,为父为了国事为了你们三兄弟,一直不能放下一切去找你们母后。。。。。。现在却也是将她寻回来的时候了。”

  曹子桓一怔,“父王你。。。。。”

  “呵呵,你们母后一生气便是十年,音讯沓无。。。。。却不知她现在原谅朕了没,不过便是她仍在在怨着朕,朕这一次也要将她带回来。”魏王话语中透露出的宠溺一如当年,追思往日犹可叹。

  曹子桓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儿臣倒是可以给父王一个建议。”

  “哦?”魏王凝目以待。

  “儿臣素闻东边临潼城外有个蒹葭湖,青山绿水,可谓天上仙境,那儿——”曹子桓冲自己父王眨眨眼,意有所指,“。。。。。据说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去处哦。”

  “你个臭小子!”魏王不等儿子说完,已喜不自胜地大踏步往亭外走去。

  宓儿看着魏王急急离去的狂喜背影,疑惑不解,“子桓,怎么父王走得那么匆忙?”

  曹子桓浅笑摇头,他转而掬起宓儿的一缕秀发,“小东西,你和父王都谈什么了?”淡淡桂香沁入鼻间,心旷神怡,不自觉中让人放下了心防。

  “谈了很多。。。。宓儿都不记得了!”宓儿俏皮地撅起了小嘴。

  呵呵…有趣,他的小东西开始和他玩捉迷藏了,“哦?是吗?”曹子桓凝了一眼,看向怀中的人儿,放在宓儿腰上的手力道也不自觉加重。

  宓儿感觉到了来自腰上的力气,头越来越低,眼看着她的小脑袋就快要贴到自己的胸面前了,还不停的往他的胸前钻。曹子桓被宓儿可爱的摸样逗得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甄妃娘娘,你的脑袋就快要埋到我的身体里了。”

  为了给他们俩两人相处的退到凉亭外候着的宫女们都不敢相信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皇子居然会这么畅快地笑。

  宓儿涨红了脸,更加变本加厉的往他身上钻,眼见着这可爱的小东西的红的像小番茄似的小脸,就快要贴到自己的肚子上了。曹子桓腾出一只手来,将她的小脸抬起,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宓儿,光天化日,你对我这么亲热,我都有一点不习惯了。”

  “讨厌……子桓,你就知道取笑人家。”宓儿娇嗔着,抡起小拳头,打在了曹子桓身上。

  宓儿的那点小力道,打在曹子桓身上比按摩还让他觉得享受。他抓住了怀中宓儿不安分的小手,“宓儿,我的宓儿,我要知道你所有的事情,就连你和父王谈话内容我也要知道。”说完,他更加紧实的抱住了宓儿,好像怕这个小东西会突然消失一样。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宓儿有多在乎。

  宓儿听了他的话,甜蜜的滋味涌上了心头。看见子桓满足微笑的脸,她鼓足了勇气,小心翼翼的说:“子桓,刚刚宓儿在陪魏王爹爹的时候,无意中听他提起了你的母后。宓儿一时好奇就问了魏王爹爹关于你母后的事,是宓儿唐突了。但是我真的只是想了解你的所有事情。真的真的,你要相信我………”宓儿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看着曹子桓,激动的小手死劲抓着曹子桓的衣服。

  曹子桓看着眼前这个表情认真的小女人,一种陌生的感觉溢满了他的心房。真是个让人不得不疼的女人。但是这种陌生的感觉是什么呢?

  看着曹子桓若有所思的脸,宓儿心里打起了小鼓,天呐,他生气了吗?他是在生她的气吗?怪她问的太多?还是她这么一说,勾起了子桓心里不开心的往事。但是她真的不是故意要惹他生气,更不是故意要勾起那些他不想想起的往事。怎么办,怎么办?万一要是子桓不原谅她怎么办?这么多个问号占满了宓儿小小的心。想着想着,她开始觉得委屈了,平日里总是溢满笑意的大眼,慢慢的红了起来,溢出了些水气。

  “怎么了,怎么突然红了眼睛呢?是不舒服吗?还是天气太热了?”察觉到宓儿脸上的表情,曹子桓慌了。

  “子桓,宓儿真的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更不曾想让你想起你不愿意想起的往事。我下次不会这样了,你不要生我的气。也不要不理我。说着说着,一颗晶莹的泪珠从宓儿的美目溢出滑落。

  看到宓儿的泪珠,曹子桓慌了,堂堂魏国大皇子,那个令敌人听了闻风丧胆,身经百战,在战场上从来都不后退的曹子桓此刻竟然为了一个小女子慌了。罢了罢了,曹子桓摇摇头,世人对他而言根本微不足道,怀中这个小人儿才是他最在意的,“小傻瓜!”一边感叹,一边用手指轻轻的擦干她脸上的泪痕,“真是个爱哭的小东西。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瞧你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好了,别哭了,叫下人见了堂堂甄妃哭得像个小孩子,看你以后怎么好意思见他们。”

  “人家只是怕你生了我的气,从此以后都不理宓儿了。”说着说着,她的眼睛里又泛起了雾水。

  原来她是如此在乎自己,思及此,他不禁捧起他的秀美的小脸,像捧起世界上最名贵的珍宝。忽然明白了,刚刚那种陌生的感觉是什么了。原来那种感觉就是幸福呀。

  “子桓,你怎么了,刚刚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现在怎么开起来,像想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似的。”宓儿抬着小脸,不解地看着曹子桓。阳光下,仿佛还带着泪花的眼睛,像水晶一样纯净动人。

  “没什么,我要你一直呆在我的身边。宓儿。”曹子桓认真的看着甄宓。

  “嗯!”甄宓重重的点了点头,“宓儿要一直呆在子桓的身边。”

  曹子桓释然地笑了,欣慰地将下巴靠放在宓儿的颈窝里。

  “子桓,你怎么了?”

  “宓儿,别动。就让我这么安静得靠一会儿吧。。。。”曹子桓缓缓地合上了眼。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有她在他身边,他的心中就会很宁静,仿佛乱世的一切杀戮都已与他无关。

  他那么骄傲那么强势,可,但现在看上去却像个疲惫的孩子。。。。子桓回想他的母后吗?这个问题,刚刚就一直想问他。子桓的母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肯定是个温柔慈祥的人。也许就是因为母后都不在子桓身边,所以,子桓才会像现在这样这么严肃,这么不苟言笑吧。真可怜。想到着,甄宓怜惜地看了看靠在她肩窝的那个一脸宁静的男人。还好,现在子桓的身边有她,她会一直陪着他的。呵呵……一颗小石子不经意地投入了宓儿的心湖,泛起了一片温柔的涟漪。微风吹过,柳绦飞扬,湖中荷花开得正艳。花不醉人,人自醉。

  偏偏这安静祥和的景象持续了没多久,就被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扰乱。曹子桓机警地睁开眼睛,刚刚温柔的眼神此时已经全然不在了,换上了他平时惯有的锐利眼神。意识到他的变化,宓儿从他的身上站来起来,退到了一边。必然有什么事情发生,为什么向来稳重的阳隐如此匆忙。

  
[正文:第二十章]


  “禀告大皇子,适才收到密报——三皇子自蜀国回来时,在武陵城郊遭到不明军队的伏击,我国不但全军覆没,三皇子现在更是下落不明!”阳隐道。

  “禀明原因!”阳隐道出这个消息时,曹子桓脸上没有太多的变化,依旧是严峻。但是只有在他身侧的甄宓看见他握紧的双拳。

  “据查,是军中出现了奸细,串通吴国里应外合在大家的粮食和水里做了手脚,三皇子和军中的兄弟虽然奋力反击,但是军中仍然损失惨重,而且三皇子也失踪了,后来我们派了很多人找寻三皇子的下落,但是仍然没有结果。”阳隐句句属实的禀告,曹子桓的拳头越握紧,眉头也不知觉得皱了起来。忽然手上传来一阵温暖的触感,他低头一瞧,宓儿的小手轻轻的握着他,水灵的眼睛此刻正不安的看着他。看来,他的宓儿在为他担心。曹子桓大掌一转,转眼间就把那如温玉般的小手握在掌中,安抚着这个小东西。甄宓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曹子桓点点头。

  曹子桓这才向阳隐下令“我在龙樨轩,要南宫晴明即刻赶来。”说完,转身走出凉亭。

  龙樨轩外

  一袭白衣的南宫晴明打着纸扇,侧耳倾听着阳隐说的话,表情依旧是一派悠闲。要不是阳隐急促的脚步泄露出情况紧急,这副画面还真是让人陶醉呀。

  眼见着两人来到了龙樨轩的门口,阳隐推门,然后一个欠身,南宫晴明收起纸扇,一个箭步率先跨进了大门。阳隐也跟着进去了。

  曹子桓坐在书桌后面,面部仍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谁都看不出,他此刻在想什么。

  “晴明,情况阳隐应该已经都告诉你了吧。“曹子桓的食指指节有规律的敲着桃木大桌。

  “嗯,阳隐都跟我说明了。”南宫晴明依旧只是淡淡的回答。但是换上了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我打算亲自去一趟。”冷冽的寒光从曹子桓的眼睛里射出来。天呐,很久没有看到大皇子这个表情了,虽然觉得此刻他的心里是一个大男人不应该表现出来的,但是他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因为这个眼神。

  “不,子桓,你听我说,我明白你现在心里所想的。但是我认为你此时此刻不适宜离宫。”

  “为什么?吴国这么做,摆明是预谋好的,如果我不去的话,那我这个为国大皇子情何以堪。”他激动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南宫晴明面前。

  “子桓我的大皇子,如果不是你这副皮囊没变,我还真会怀疑你是不是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魏国大皇子曹子桓,咦……不会吧,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我的小蜜糖会伤心的。不行!”南宫晴明突然靠近曹子桓,“我要好好帮他检验一下眼前这个是不是我们魏国的大皇子。”他的话还没说完,曹子桓就感觉一只大毛手欺进自己的脸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南宫晴明的手已经掐上了他的脸,而且还很不客气的扭着转了一下。

  在一旁的阳隐看到这个场景,一时惊得的都不知如何是好了。但是看见曹子桓的那张脸上爬着南宫晴明的大手,他突然觉得这个画面有点………搞笑!呵呵……不行,有这种想法是对大皇子的大不敬呀,天呐~~~阳隐想到此,他不禁跪了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