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贤妻生存守则 作者:如小果(潇湘vip2012.12.10完结,种田、豪门、冤家) >

第188部分

贤妻生存守则 作者:如小果(潇湘vip2012.12.10完结,种田、豪门、冤家)-第188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分家的消息很快就穿了出去,姜氏和安静茹站在说话,门上的人来回:“亲家夫人到了。”
  陈氏一脸担忧地走进来,不知道韩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见姜氏和女儿十分平静,她略放了心,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多的也不好问,只好不问说到安晋松的婚事,姜氏得知洪家,还笑道:“可找到了保山没有?若是没有,我倒可以推荐一个人。”
  姜氏这样说,安静茹很是惊讶,就姜氏的为人,绝对不爱为这些事儿出头,她能出头就说明那洪家的姑娘真不错。毕竟姜氏在京城多年,当初韩睿华的婚事肯定没少打听京城的姑娘。
  陈氏忙感激地笑道:“我们老太太去拜访了洪夫人一回,看过那姑娘,很是端庄,两家不过口头上是说好了。”
  姜氏笑道:“洪夫人性子爽朗,与华哥三婶婶年纪相当,也颇有些交情。”
  安静茹能和洪夫人顺理成章的认识,除了韩睿华的关系,还有刘氏。分了家刘氏不再是国公府的夫人,但她丈夫是进士,儿子是进士,她的身份很够。
  陈氏就起身朝姜氏道谢,姜氏笑道:“都是亲戚,不说这些客气话。”
  问起安老太太的身体情况,两人聊了一盏茶的功夫,姜氏吩咐安静茹好好陪陪陈氏,陈氏随安静茹出来,到了外头就问道:“怎么突然就分家了?”
  “是大家的意思。”
  陈氏就叹气,不知道说什么好,安静茹就笑道:“婆婆答应请三婶婶出面,等她给三婶婶说了,娘可要来谢谢三婶婶。”
  陈氏的心思被岔开,点头笑道:“这是自然,我也正为这事儿发愁,洪家到底是望族,保山总要找体面的,正好解了我的燃眉之急。”
  安静茹想到弟弟要成亲,家里能热闹热闹也十分高兴,陈氏去太夫人那里请安,太夫人也客气地陪着说了一会儿的话。接下来就是陆青苑,风风火火地跑来,“你们的动作也够快的,说分就分了。以后是住在国公府还是搬出去?搬去哪里?”
  春香送了茶来:“孟大奶奶一下子问了这么多,可叫我们姑奶奶怎么回答?”
  陆青苑瞪了她一眼笑道:“我还不是想着,若是住的近,来往就方便了。”
  安静茹说了新宅子的地点,还是这条街,中间隔了几户,但离孟家确实进了不少。
  再来就是孙二夫人和容惠,还有贺三夫人等人。韩国公府分家的事儿,当天下午估计整个京城有头有脸的都知道了。
  第二天,贺氏料理府里的事儿,安静茹这头也忙,找了江全说了翻修的事儿,下午江全就带了工头来,连预算的花费都一并算出来了。安静茹看过之后,请示了姜氏,就从大房账上拨了银子交给江总管。选了几个老实机灵的指给江全,翻修的事儿就基本交给江全了。
  江全家的还特意来府里陪安静茹说了一会儿话,言辞中多有感激之意。安静茹笑道:“也是江总管有这个能力,我手里却无这样的人才。”很是抬举了一把。
  江全家的忙誓言旦旦地道:“一定会将差事办好,不会辜负了夫人、奶奶!”
  大房这头的人都比较好管,有些是主动提出要跟着大房的,有些本来就是大房的人,韩国公府后来也换了两次人,要紧的地方用的大多是韩家的家生子或者太夫人的人,分家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本来贺氏只要中规中矩地理家就好了,结果她头一天就想着换自己的人,弄得那些跟着二房的人人心惶惶,有些更是直接求到了姜氏这里,要跟着大房走。或者退而求其次,求到刘氏那里。
  头一天还好些,隔天贺氏的陪房进府,更叫大伙无法安心做事儿,差点儿把午饭都给耽搁了。韩睿龙从外头回来,见院子里乱糟糟的,当即就黑下脸,把众人都赶了出去。
  张妈妈见姑爷脸色不好,又推心置腹地劝了贺氏一回,贺氏才略收了那些心,反正时间还长着,她总能把人都换了。
  太夫人瞧着没章法,叫了贺氏去说了一通,几个问题就把贺氏给问住了,太夫人连连叹息。张妈妈又劝了贺氏一番,叫她凡事先别自作主张,找太夫人或者二爷商议再决定。这话对贺氏的作用不大,张妈妈哪里不知道贺氏的心思,指了指大房那头,道:“三奶奶不也是这样?就因为这样,大夫人才把所有事儿都交给她,但就是交给她了,大事儿上她还不是要和三爷、大夫人商议?如果什么都擅自做主,大夫人哪里会放心?”
  贺氏想想也有些道理,关键是,不能让安静茹看了她的笑话。再想想韩睿龙对自己的态度,韩睿华对安静茹的态度,她恍然明白,确实该把身段放低了。
  各房都忙着各房的事儿,虽然还住在一块儿,不过每天在太夫人屋里请安才能彼此见个面。十来天的功夫,刘氏那头已经提到搬家的日子,安静茹这里也把一切都理顺了,韩睿华每天回来,就看到一张疲倦的脸,很是心疼。
  韩睿龙领了差事,走马上任,回来后贺氏事事找他商议。头两天还没什么,多几天,他也有些不耐烦。韩睿龙本来就不擅长这些,想到怀哥去欧阳家已经半个月,贺氏也不想着接回来,心里就搁了气,冷声道:“小事儿也拿不定主意,明儿去把牡丹接回来吧!”
  气得贺氏瑟瑟发抖,张妈妈见状忙笑道:“是该把小少爷接回来,虽然是外祖母家,到底去了是客。”
  贺氏咬牙忍住了,笑着道:“明儿妾身亲自去接怀哥回来。”
  韩睿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连日来昏天暗地地忙,把儿子都忽略了,这天终于有时间陪陪儿子。没想到朝哥儿来了娘亲跟前,就盯着娘亲,学着父亲大人那模样,稚声稚气地道:“娘亲又瘦了!”
  惹得众人哈哈大笑,品翠笑吟吟从外头进来,“怀哥回来了。”
  朝哥儿一听,立马露出想去找怀哥玩的模样,安静茹想着搬出去,他们要在一起玩耍不容易,便让林家媳妇带着去,吩咐盯紧了别惹事儿才好。
  目送朝哥儿蹦蹦跳跳的背影,品翠神秘地一笑,朝安静茹道:“三奶奶肯定猜不到,二爷找了谁来。”
  品翠也不卖关子,笑道:“二爷亲自去请了徐妈妈来。”
  徐妈妈?安静茹不知道这个人,只好等品翠说,品翠接着道:“徐妈妈原是太夫人陪房的女儿,后来做过二爷的乳娘,奴婢听人说,以前二夫人很是倚重她,才理家那两年,基本是带在身边的,后来也不知道什么缘故,徐妈妈离开府里。太夫人开恩除了她的奴籍……二爷花重金把她请回来,是想叫她帮着管管府里的事儿。”
  众人少不得都惊愕了一回,可想想现在那头那么乱,二爷这么做倒是对的,眼下到了下半年,礼尚往来的事儿就多了起来,不可能叫太夫人来管吧?
  隔天就传来贺氏生病的话,谁会相信她是真病了,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安静茹听说后,特意打发赵嬷嬷送了养荣丸去。据说,赵嬷嬷前脚走,贺氏后脚就叫人给扔了。品翠有些惋惜:“到底是王妃赏下来的东西,也是好几位名贵药材配出来的。”
  安静茹不想听这些,看了看春香又看了看品翠,笑着朝赵嬷嬷道:“咱们搬过去之后,事儿还真多,说不得还有两件喜事要办。”
  品翠和春香登时红了脸,扭着身子跑出去,惹得其他人都掩嘴好笑,众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要预备什么东西,屋里的气氛很热闹,韩睿华回来就被这气氛感染了,疑惑地看着安静茹,安静茹笑着说要把品翠和春香放出去配人,韩睿华还道:“定要好好给她们选好的。”
  正好品翠和春香都在门外,两人又红了脸,安静茹笑道:“是该这样,而且还要加紧了办,没得那些藏在箱子底下的针线活计霉坏了。”
  隔天,安静茹才见到徐妈妈,五十来岁的妇人,穿着简单朴素,但细节的处理又有股低调的华丽之感,圆脸,笑起来很和气,不笑的时候有几分严肃。她说了好些话,大体的意思是为怀哥说得,谢安静茹这几年对怀哥的照顾。
  她话说得好听,并不会叫人产生做作和反感,是个会说话的人。安静茹和她客气一回,笑道:“我也没做什么,倒是二爷,这三年又当爹又当娘。”
  徐妈妈就一脸唏嘘,红了眼眶儿:“还是前二奶奶进门时,我来过府里。”
  安静茹安慰了她几句,徐妈妈这才言归正传,问了一些府里的琐事,态度很是谦和。甚至连要紧的那些人主要负责什么事儿,人品如何都问了一遍。
  目送徐妈妈离开,安静茹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韩睿龙这样做,夫妻之间的矛盾只会越来越深,可毕竟是人家的事儿,她没资格过问。只是,太夫人竟然也答应了,贺氏进门本来就是继室,底气哪里有原配嫡妻足,这样做贺氏心里就没有怨怼?
  想着又自嘲地笑了笑,贺氏如何与自己到底没什么关系。倒是刘氏过来寻姜氏和安静茹说话,提到这事儿,嘲讽地笑道:“说起来到底是咱们龙哥更心疼媳妇,生怕媳妇累着了,什么事儿也不用管,咱们这些人可没这样的福气。”
  贺氏真病了,是被气病的,躺在床上,也不去太夫人屋里请安。更没精力去找其他人的晦气,那头有了徐妈妈,一切回到正轨上,三房的宅子收拾好,不过刘氏想和大房同时搬,因此就静等着大房收拾宅子。同时,很爽快地答应做安晋松的保山,来往于安家和洪家之间。
  时间就这样过去,吃了中秋节的月饼没多久,就迎来太后娘娘大寿,届时太夫人、姜氏皆要按品级着装去宫里贺寿,岳麓王进京的消息确定后,容嘉公主随行的事儿也确定了,王氏喜极而泣。
  ------题外话------
  今天家里停了两个小时的电,囧!
  


☆、153:搬家前夕

  “既然龙哥媳妇病了,那就让老三媳妇和华哥媳妇跟着去。”太夫人一声令下,其他事儿只能耽搁,安静茹没有品级,充当近身服侍的人进宫,但穿着也不能太过随意,何况去了之后大多都知道两人的身份。
  因此趁着还有几天的时间,两人打了一套新头面,做了新衣裳,贺氏知道后摔了手里的茶碗,咬着牙想自己果真一直病下去,岂不是遂了外人的心,也不用张妈妈安慰,她自己调节了气息,慢慢让情绪稳定下来,按时吃药,没两天气色就好了。
  刘氏是随着太夫人进过宫的,衣裳和首饰送来的时候,刘氏还过来给安静茹讲了许多宫里的规矩。虽然她说得话只能去掉三分之听取三分之二,但还是叫人受益匪浅,想到进宫,安静茹突然有些紧张。
  结果这一紧张,进宫的头一天,她肚子闹得个格外厉害,一个上午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人都虚脱了。韩睿华中午回来瞧着直蹙眉头,忙叫请了太医来瞧,太医诊断结果——吃坏了肚子。
  安静茹是没力气再跑了。喝了几杯糖开水下去,脸色雪白地歪在榻上,赵嬷嬷又是心疼又是着急,夏香却疑惑地道:“这两日,一早一晚都是姑爷和姑奶奶一起吃,前儿在夫人屋里吃的,怎么会吃坏了肚子?”
  安静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那里有功夫去细细想别的,倒是品翠留心细想,琢磨了半晌道:“昨儿二爷回来的晚,那之前姑奶奶吃了两块点心,点心是……”
  说着打住,有些不太好开口,夏香嘴快,道:“那点心是昨儿太夫人赏下来的!”
  安静茹一听不像话,斥道:“别浑说,现在天儿慢慢凉了,凉了胃也会闹肚子。”
  安静茹素来不挑食,除了对螃蟹过敏,其他的都能吃。韩睿华脸色比方才更沉了几分下去,安静茹责怪地瞪了夏香一眼。
  “那点心还剩了一些,奴婢去端来趁着太医在,叫太医瞧瞧有没有问题。”
  春香说着就去了,安静茹朝品翠和赵嬷嬷打眼色,示意别声张,品翠和赵嬷嬷跟着出去。韩睿华拍了拍安静茹的肩膀,缓声安慰道:“好好歇着,我去与母亲说,你这样子明儿怕是进不了宫了。”
  韩睿华去了姜氏屋里,姜氏正好准备打发崔嬷嬷过来瞧瞧,见韩睿华阴沉着脸进来,就知道是安静茹闹得比较厉害,不免担忧地嘱托道:“叫她多喝些水,别吃太油腻的。”
  韩睿华点头,“只怕明儿要重新安排跟着母亲进宫。”
  姜氏道:“这也没什么打紧的,原是想叫她出去见见世面,罢了,这样的机会以后总是有的,好好儿养着,若是照管不过来朝哥儿,就把朝哥儿送来我这里。”
  韩睿华陪着姜氏说了几句话,姜氏打发崔嬷嬷过来瞧安静茹,见韩睿华十分担心的模样,又道:“晚上不用过来,这些日子为着搬家的事儿,她也累坏了,好好歇两日吧。等那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