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贤妻生存守则 作者:如小果(潇湘vip2012.12.10完结,种田、豪门、冤家) >

第86部分

贤妻生存守则 作者:如小果(潇湘vip2012.12.10完结,种田、豪门、冤家)-第8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垩郏昕床怀隼匆彩怯械摹!
  虽然任旧是挤兑沈氏的话,安静茹却不得不留心。去年沈氏丢给自己一个难题,可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难题,再后来沈氏就没安生过,基本是自顾不暇,哪里还顾得上其他?过年的时候,三位管事娘子去给沈氏拜年,安静茹也是知道的,毕竟她们都是沈氏一手提拔起来,总不能有了新主子就忘了旧主子。
  安静茹对三位管事及管事娘子自然是不放心,但他们的态度却都还好,眼下庄子上的管事正在为粮仓的事儿忙。
  目送刘氏离开,春香便低声道:“奴婢一会子去告诉赵嬷嬷,让赵嬷嬷叫人出去问问。”
  春香紧张的模样让安静茹反而觉得自己草木皆兵,刘氏本来就爱挤兑沈氏。这些日子刘氏忙容蕙的嫁妆,沈氏忙容珠的嫁妆,虽然官中女孩儿出阁是有定制的,一人按照一万两银子的规格置办,一万两对韩国公府来说自然不算太大的数额但也绝对不少,只是韩家也不光她们两位女孩儿,二房还有容兰,刘氏那头还有一位庶出的十姑娘。
  等到十姑娘出阁,就未必还能顶着国公府小姐的身份,只是除了姑娘还有爷们。二房的韩睿兴基本到了议亲的岁数,娶媳妇的花费也不少。
  安静茹有时候听太夫人和姜氏说法,总少不得要提一提英国公府,两家虽然早就分开单独过,对外却总是一家子。这边因为三老爷、韩睿华、韩睿龙,情况一直比英国公府好。
  英国公府一共三位姑娘,都是国公府的小姐,便是庶出,官中拿出来的东西也基本是一样的。嫡出的女孩儿多出来的嫁妆,那也是嫡母给的添妆,庶出的女孩儿自然不能等同比较。
  沈氏对容珠自然舍得,刘氏也舍得,可她没那么多银子和沈氏去比较,因此对沈氏愈发不满起来。
  这话扯远了,安静茹道:“这事儿不忙,先去沈姑娘哪里吧。”
  兴许不过是刘氏挤兑沈氏的话,心里如此想,但安静茹并未因此就放下心来。太夫人的庄子上,基本没有自己可信任的人,那几位管事去年的账面很干净,太夫人毕竟还明白着,那些人就是不看她总要看太夫人,不可能做出太出阁的事儿。再说,眼下就只粮仓一事,他们若办不好,也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庄子上了。
  沈怀筠听说安静茹的来意,本来就红晕的脸上,又添了一层红霞,双手捧着茶杯,端的是羞涩动人。隔了半晌才抬头感激地朝安静茹笑了笑,“我是孤身而来,韩家与我有莫大的养育之恩,又如何能要其他的?太夫人一片慈心,我心头明白,只是……”
  她眉头微微蹙起,虽然觉得难以开口,略一沉吟抬起头,目光坦然,“我虽在韩国公府长得,说到底并非是韩家的子孙,太夫人如此待我,我又怎么好给她添乱?虽然是太夫人的意思,可毕竟还有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
  即便三老爷不是太夫人的亲儿子,那也是正正经经的韩家人,没得她这个外人得了,韩家人反而得不到。说白了,太夫人这般看顾她,还不是因为韩家的声誉,她若姓苏,是太夫人娘家那头的侄孙女,还说得过去,她姓沈,与太夫人丝毫血缘关系也没有。
  这话也算是说的明白,即便是太夫人肯拿自己的东西出来,也没有道理去贴外人。安静茹没想到沈怀筠会如此说,而沈怀筠的模样也不像面子上的话,而是发自内心的。
  “三堂嫂是明白我的处境的,能这样已经很好了。”沈怀筠说完幽幽一叹,她所求的不过是平安一世,而不是一颗随意利用的棋子。“其实大姑妈待我也算好,这些年吃穿用度并不曾短我一分一毫,我来得时候身边除了两个老妈子一个小丫头,再有便是几身衣裳罢了。小姑妈也了解我的情况,太夫人的心意我心领了。”
  沈怀筠说的风轻云淡,仿佛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不过太夫人都能记得。安静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到太夫人后面说的一句,就权当是给她添嫁妆,大概也预料到安静茹到沈怀筠这里也问不出什么来。而原来跟着从沈家来的仆从,早就不知身在何地,要把原来的东西找出来还真有些不容易。
  太夫人叫安静茹来说,是不希望沈怀筠以后说韩家什么。安静茹想明白了,吃一口茶笑问:“大概什么时候动身?”
  一旁的烟儿笑道:“就等姑太太的信了。”
  沈怀筠与邵家的亲事基本是定下了,却还是要等沈怀筠回到南京,拜见爹娘的灵位,接下来的事儿就由小沈氏去料理了。以后再见沈怀筠,就真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不过这也说不准,邵家那位哥儿是读书人,已经是个举子,今年正好是三年一度的大考,说不准他也要来京城赶考的。
  至于沈怀筠大婚的吉期在什么时候,如今还没有一点儿信儿。安静茹拿起沈怀筠的针线活儿,两人又说了些别的话。
  捏着时辰差不多了,去太夫人那里转达沈怀筠的意思,反正不过是个形式罢了。太夫人果真要给沈怀筠东西,也不必非得照着以前她带来的那些置办。
  果然,太夫人也没责怪安静茹的意思,只是微笑道:“沈丫头心思深,倒是懂得知恩回报的。”
  不过安静茹也没想到,就在她去沈怀筠屋里说话的空档,太夫人将她多年积存的东西拿出来,到底如何分配的不知道,安静茹这里送来了一箱子,其中古董两件,字画四副,更多是金银珠宝首饰。
  才刚吃过午饭,送过来的是崔嬷嬷,安静茹亲自从夏香手里接过茶水递给她,崔嬷嬷客气地站起身,“真是折煞奴婢了。”
  安静茹懵懵懂懂的,第一次看见这么多东西,还都是看起来就名贵难得的,她能不紧张么?太夫人虽然不太好,可还没到这个地步,如今将东西拿出来……
  “这是太夫人给三奶奶和三爷的,夫人一并带过来,奴婢就给您送来。”
  安静茹小心翼翼地问:“其他人也有么?”
  崔嬷嬷笑吟吟地点点头,“除了五爷、八爷、十姑娘,其他人都有。”
  其他人都有,那就好理解了。容珠、容惠正在添置嫁妆,太夫人此刻拿出来正好给她们两人添妆,如此一来,沈怀筠那一块就好说过去了。反正东西人人有份,无论多少都是太夫人的心意。
  只是,韩家的子孙不算少,安静茹这里就送了一箱来,太夫人到底有多少东西还真是不好说了。
  安静茹很快坦然下来,崔嬷嬷瞧着不觉暗自点头,也算是荣辱不惊。上午请安那会子,太夫人将姜氏留下,说的便是这个事儿了。大致如何分配太夫人做了决定,却是姜氏去开的库房,将太夫人指明的这些东西搬出来。
  安静茹又感激了一番,却一概不问别人到底有多少,只问是不是人人都有,听说大伙都有才放了心。倒是个明白的,崔嬷嬷正想说华哥和晨哥儿一样,话到嘴边又咽下去。
  “对了,听夫人说紫苏要放出去配人?”
  崔嬷嬷手捧茶杯问道。
  安静茹点点头,“上次她和品绣闹过,后来都不大出来见人,我想着她年纪也不小了,正好陪房里头有个老实忠厚的。”
  崔嬷嬷笑吟吟道:“是啊,丫头大了也要早些配出去才好。”
  品绣可不就是个例子,二奶奶虽面上待她好,心头指不定多气。若不是二奶奶没有一男半女,品绣这丫头早不知死了多少回了。
  她又不是通房,还是大房的丫头,却偏偏爬上韩睿龙的床。韩睿龙如今身边算是两个妾侍,依着他的身份,要正正经经纳妾,外头多得是清清白白的姑娘。
  崔嬷嬷想着二房那些事,心里就觉得痛快,这么多年,也该磨一磨他们的气焰了。
  崔嬷嬷吃了一盏茶便告辞,她如今是姜氏身边最得力的人,安静茹也不敢太挽留她,亲自将她送到门外。
  赵嬷嬷和品翠、春香还在清理箱子里的东西,这东西是太夫人赏下来的,自然是要入账。
  傍晚韩睿华回来,安静茹把记好的账本拿给韩睿华看,告诉他这是两人的共同财产。没想到韩睿华眉毛一挑,“这不是你自己那份单独的账本?”
  安静茹自己的账本那是她的嫁妆,这个不算嫁妆自然不能记在同一本账册上了,难道韩睿华怀疑自己私吞?安静茹没好气地道:“这不是我的账本!”
  韩睿华见状,知道妻子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趁着屋里没人,一把拉过她让她坐在腿上,问道:“这么多账本你分得清么?”
  这要是和前世那些文件比起来简直是小菜一碟,安静茹不冷不热地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弄混的!”
  “我是说,这样记来记去你不嫌麻烦?记在一起不就得了?”
  安静茹顿时醒悟,却故意道:“记在一起更麻烦,以后扯也扯不清。”
  韩睿华饱满怒意地“嗯”了一声,还惩罚似的又加紧了力道,横在腰上的手臂,能把晚上吃的东西都挤出来。安静茹急忙告饶,“我记在一起不就得了,反正那些是我的东西,我拿去容易,要我拿出来就难了。”
  韩睿华松了一下手臂上的力道,安静茹顿觉舒服多了。而接下来,他就一口咬住她的耳坠,吐着热气道:“我要拿也很容易……”
  这意思大概也只有安静茹才明白,这厮如果只是腹黑狡猾就罢了,偏偏她对付安静茹就只用一招就能解决,安静茹绝对服服帖帖,而这一招还是最卑鄙无耻的!
  安静茹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韩睿华的气息却很快就叫她无力招架,只能软绵绵地扑在他怀里……
  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安静茹脑海里还盘旋着太夫人散财的事儿,她不想往最坏的方面想,但脑袋却不听使唤。
  再一次准备翻身,韩睿华按住她,恻恻地问道:“你不累么?”
  “别闹了,我只是在想太夫人。”
  她可经不起韩睿华折腾,如今是不忙,但她也不能因此就不去姜氏、太夫人那里请安。韩睿华只是抱着她,隔了半晌道:“祖母身子骨一直很好。”
  如今这模样还能说好?安静茹吐口气,“太夫人已经吃了快两个月的药了。”
  “那些方子我瞧过,都是调养身子安神的。”
  韩睿华笃定的语气让安静茹也有些相信了,只是,既然没有大碍,沈氏又如何会提出为太夫人预备后事的话,没有这话沈氏和二老爷也打不起来。
  黑暗中韩睿华仿佛知道安静茹在想什么,淡淡道:“睡吧,太夫人慢慢就能好起来。”
  安静茹怕吵着他休息,乖乖躺好闭上眼,不知不觉就睡过去了。
  隔天送走韩睿华,安静茹去姜氏屋里请安,半路上就遇见刘氏,拉着安静茹旁敲侧打地问太夫人总共拿了多少东西出来。安静茹那里知道,只当是没听明白,反正已经到了荣景园,这事儿是姜氏经手的,她总不好去问姜氏吧?
  刘氏虽口无遮掩的,不过安静茹早就发现,她在姜氏跟前还是比较谨慎的,除了说些挤兑沈氏的话,其他不该说也不会说。
  这事儿若她去问姜氏,必定是怀疑姜氏会私吞,刘氏还没有这么愚昧。
  到了姜氏屋里,刘氏便叫跟来的婆子将东西拿来,笑道:“是我亲家母那头叫人捎来的,今年才新出的织花缎,虽不是金贵的,摸着却很光滑质地又软,颜色也适合。就给大嫂送来两匹。”
  婆子将一匹宝蓝色和一匹玄色缎面放在桌上,刘氏道:“正好给晨哥儿做两身衣裳穿。”
  姜氏看了一眼,已经明白,问道:“卢家哥儿到了?”
  刘氏笑道:“还没呢,不过是这一两日了,前头跟着过来服侍的先到了。”
  姜氏理了理衣袖,崔嬷嬷请刘氏坐下,安静茹从丫头手里接过茶盏,递给刘氏。没想到卢家哥儿这么着急,只怕是过完年就动身了。
  刘氏吃了两口茶,将婆子进来摆饭,就有些不自在。频频打量姜氏,姜氏等晨哥儿来了,才回过神似的,道:“我与大老爷说一说,等他来了,就来见见大老爷吧。”
  韩睿华得大老爷亲自指导,考了个两榜进士,卢氏嫁过来得知后写平安信时,顺道提到这话。没想到卢老爷马上叫人送信回来,希望卢家大爷能来京城开开眼界,其实也是希望大老爷能指教指教他。
  卢老爷的身子是一只拖着,不好不坏,却不想因此耽搁了卢氏的哥哥,卢家大爷虽然不愿意,却拗不过卧病在场的父亲,只好只身前来。
  此事卢氏和刘氏商议过,刘氏的想法简单,觉得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能和大房一直把良好的关系保持下去就好。三老爷却十分赞赏,因此又亲自求过大老爷一回。
  大老爷清闲,除了和海棠阁那边的先生讨论学问,便是督促晨哥儿的功课。且大老爷本来就喜欢读书人,因此也答应了。
  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