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古代宫廷电子书 >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 >

第120部分

且待莲开 作者:碧云飞(起点vip2013.12.09正文完结)-第1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些年来,我安氏拨了多少次款给国库?我从没计较过,上官盈一有难就只懂找我,我上官逸难道是欠了他吗?”

    国师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宸邑也不知是走了什么霉运,这十多年来都没风调雨顺过。如今赤霞派驻重兵到东泽和蓬龙,共二十万兵马之众,若不是要对宸邑图谋不轨,这两个弹丸之地,何需这么多兵马驻守?只怕雨季一过,秋天之前就要开打了。教主,请三思,这次不同以往,乃关系到国之存亡,不可意气用事啊。”

    “就算如此,我安氏名下这么多产业,难道还抵不上一个宝藏吗?再说,里面有什么东西根本没有人知道,谁能保证里面一定是宝藏?非要冒这么大的险将它打开?”

    国师苍老的声音也有点激动,“教主,当初老教主逝世前,已明明白白地说过,当年大丰国为免钱财流失到冰夷族手中,将财富集中运到这里,留待日后复国之用,由大丰公主亲自封穴。里面是大丰国倾国所有,安氏产业再多,如何能抵得上一国之富?当时曹沧子在场,教主也在场,难道教主忘记了吗?”

    我的心一跳,他们说的宝藏,难道是江湖上传说的那个与我有关的宝藏?

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金光藏

    一阵沉默,片刻之后,上官逸沉声道:“我没忘,可那一直只是个传说,父亲也是从历代祖辈那里听来,那个宝藏从没被打开过,八百年过去,谁能保证里面真的是宝藏?就算是,就凭上官盈那个蠢货,把宝藏都给了他,能确保他守得住宸邑?”

    国师的语气强硬了起来,“不能确保,但如今宸邑已是千疮百孔,若没有足够的钱财做后盾,如何能逃过这场劫难?库房空虚,一旦开打,粮草、战马、兵器、军饷,从何而来?难道让将士们饿着肚子上战场吗?圣上虽无力挽狂澜之能,但也一心誓保国土,若不将宝藏开启,单靠安氏一族的财富,虽能解一时之困,但战争一旦拉锯,只怕难以为继啊。错过了现在这个开启宝藏的时机,日后要再开启,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若宸邑因此亡国,教主便成为千古罪人,愧对上官氏列祖列宗……”

    “够了,闭嘴!”嘭地一声,上官逸不知打翻了贡桌上什么瓷器,接着便是一阵死寂的沉默。

    我的心突突直跳,原来上官逸一直知道那个宝藏的事,而且这个宝藏的秘密一直由他的先祖代代相传。可既然如此,现在确实是宸邑最需要这笔宝藏的时候,国师刚才也说了现在是开启宝藏的时机,为何上官逸反对开启宝藏?之前江湖上传闻,大家之所以对我这个圣女趋之若鹜,是因为我知道开启宝藏的方法,可是我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也一直想不明白我跟这个宝藏有什么关系,现在看来,上官逸不但知道宝藏的事,也知道开启的方法。

    良久。国师又沙哑着声音道:“教主,我知道你现在难以取舍,可是,如今确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蓬龙岛从没试过下这么久的雨,蓬泽湖的水位已到最高处,异血人也已在岛上,这不正是上官氏先祖们显灵,天赐的良机吗?”

    异血人?我暗自奇怪,什么叫异血人?异血人。蓬泽湖,这两样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跟宝藏有关系?

    上官逸苦笑一声,“天赐的良机?可她马上就是我的夫人了。你叫我如何忍心?”

    我的心重重一跳,国师口中的异血人,说的竟然是我?

    国师叹息一声,又道:“教主,当初你费尽心思潜入逍遥谷。不正是为了觅得异血之人,将她带回潜龙岛开启这宝藏吗?你心里一直清楚知道,飞羽帮圣女正是这异血人,为何你还要娶她?上官氏家族的祖训难道你已经忘了吗?上官氏历代子孙,都要遵守先祖在大丰国陛下临终前立下的誓言,世代守护着这金光藏。直到天赐机缘,将它开启,将宝藏留做大丰国复国之用。如今虽然暂时复国无望。但起码可先守住宸邑,若守住了宸邑,再利用这财富将宸邑发扬光大,待宸邑国强兵壮之时,便是大丰国复国之时。教主。你当初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惜屡次冒险入逍遥谷吗?如今万事俱备。教主却因儿女私情,将家仇国恨都抛诸脑后了?”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不断重复着国师的话,上官逸从一开始,就是打着利用我开启宝藏的主意,难怪他一直嚷着要我跟他回潜龙岛。他费尽心思,就是为了利用我?

    良久的沉默后,上官逸平静地道:“再给我点时间。”

    红色的身影走出祠堂,上官逸往大殿的方向走去。望着那抹红色的背影,我的心不断往下沉,一阵一阵地刺痛,如果我从没有向他敞开心扉,我可以容忍他利用我,可如今,我绝不允许他对我有半分欺骗。

    我步入祠堂,穿着道袍的国师曹沧子正背着我,怔怔望着上官尉的灵牌,贡案上烧着香,烟雾缭绕,地上散着被上官逸打翻的花瓶。

    “国师。”

    国师一惊,转过身来望向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朝他笑了笑,淡淡地道:“刚才国师说,上官氏家族历代守护着前朝大丰国的宝藏,这个宝藏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国师定定望着我,满是皱折的脸上神色复杂,下颌花白的胡须微微颤抖,“圣女想知道?”

    我点了点头,国师稍微犹豫了一下,随即道:“请随我来。”

    国师说罢,走到灵牌旁,轻轻将灵牌一旋,牌位后的那道墙壁赫然打开,露出一条通道,国师率先走了进去。

    通道两旁的墙壁上点着油灯,越往里走,地势越来越低,又下了两条回旋的石梯,终于来到一个巨大的石室,足有之前总坛的大殿那般宽阔。国师将石室墙壁上所有的火把点燃,整个石室顿时光亮起来。

    我抬头望去,石室正前方的石壁上,赫然刻画着一只巨大的白翼蝙蝠,石壁前,是一只石蟾蜍,有半个人那般高,蹲在地上,向上仰起头,嘴巴张得大大的,看着有点怪异。再前面,石室正中,是一张大大的青石案,案上摆放着各种祭品,最显眼的,莫过于一对青铜神兽托,因为这对青铜托上托着的正是那个八卦。

    我诧异地打量着这一切,国师来到青石案前,恭敬地朝石壁上的蝙蝠石刻拜了三拜,这才朝我道:“蝙蝠石刻之后,便是上官家族历代守护的宝藏,金光藏。上官氏有位先祖,曾是前朝大丰国最后一位圣上最信任的臣子,当年冰夷族入侵大丰,眼见大丰就要灭亡,圣上临终前,将国中所有财富交给这位上官氏先祖和公主,由他们偷偷将宝藏运到这个岛上,藏在这里,由公主亲自布下机关,而这个机关,必须由身怀异血的异血之人,才能开启。而圣女你,正是我们要找的异血人。当然,不止我们在找你,历年来也有不少传言流出,只要得到圣女,便能得到宝藏,江湖之上找你的人可不少。可笑的是,那些人根本不明就里。连宝藏在哪儿也不知道。”

    异血人,我想起了自己的血型,稀有血型rh缺失型d型,这是不是就是他们口中的异血?

    “就算我是异血人,我又如何能开启这个机关?”我问道。

    国师环视了一眼石室,缓缓道:“这个石室,正是在蓬泽湖湖底。”原来我们身处的地方,是湖底之下。国师接着道:“开启宝藏,必须要有两个先决条件,其一。丰沛的雨水将蓬泽湖灌满,其二,异血人。”

    国师说罢。转身望向我,眼中闪动着怪异的神色,让我心中一寒,“异血人……有何用?”

    国师走过两步,站在那只石蟾蜍前。指着它向上张开的嘴巴,一字一句地道:“放血,只有异血人的血,才能将机关开启。”

    我的脑袋轰然一声,踉跄倒退两步,以往种种。一幕幕闪过,所有疑惑霎时之间茅塞顿开。在逍遥谷时,上官逸曾和我打过赌。赌注正是我的性命,当时不明白他为何要我的性命,原来是这个原因。飞羽帮的人,一直努力保护我的身份,也一直不愿意将江湖中人要活捉我的真相告诉我。是因为真相太过残忍。北凌飞曾说过,飞羽帮一直寻找这个宝藏。不是为了得到里面的宝藏,只是为了不让其它人找到它,当时的我完全不明白,如今总算真相大白。

    真相大白之后,便是锥心的痛,一丝一丝,一缕一缕,顷刻之间蔓延到四肢百骸,痛彻心扉。

    真是讽刺,上官逸先是费尽心思潜入逍遥谷接近我,却因为逍遥谷守卫森严,不能将我带走,好不容易等到机会,我主动配合,和他逃出逍遥谷,一路之上,他不遗余力地保护我,为我出生入死,不是因为他对我情深意重,只是因为我是他辛苦觅来的猎物,他不是要保护我,他只是要保护他口中的猎物而已。而我,竟以为他是那个可以拯救我,给我另一片天地重获新生的人,殊不知,一直以来,要置我于死地的人,正正是他。

    我苦笑,这个真相真是让我万念俱灰,我以为我找到了天堂,却不知这其实是地狱的入口。我闭上眼睛,两手紧紧握着拳,两行温热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圣女,不要怪教主,他也是迫不得已,他身上背负着上官家族数百年来的使命,上官家族的先祖,曾立下血誓,世代守护大丰国宝藏,誓死效忠大丰国公主,助她复国,可惜后来这位公主不知所踪,眼见复国无望,先祖无奈之下自立为王,为的是保存实力,为复国做准备。如今,开启宝藏的机会就在眼前,宸邑的成败存亡,就系在他一人身上,若他不遵循祖训,将成为宸邑的千古罪人。”

    我冷笑道:“国师说得对,不过是牺牲我这个异血人而已,怎么能让晨教主成为千古罪人。”

    国师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忙道:“圣女愿意成全教主?曹沧子替宸邑百姓,谢过圣女大恩。圣女不必太过担忧,老夫一直在研制续血丹,虽然不知道要放多少血,才能将机关打开,但是有了这续血丹,或许……”他激动的老脸上,现出一阵为难,又接着道:“放血后,只要及时吃续血丹,或许……”

    我缓缓走到那只石蟾蜍旁,望着那个张得大大的蟾蜍嘴巴,平静地道:“或许不会死是吗,不必了。请替我转告教主,无双谢谢他一直以来的厚爱,欠他的,我今日都还他。”

    我从怀中掏出子夜,望着匕首上的蝙蝠标志苦笑了一下,还记得那日他将匕首给我时,还说过要我好好珍惜。也罢,既然这是你用性命换回来的,就用它来结束我的性命,结束这一切。

    锋利无比的匕刃,在我的手腕上轻轻划过,鲜红的血液一如此时我身上的大红喜服,汹涌而出,顺着我的指尖,一滴一滴落入石蟾蜍的口中。

    凌飞,等等我,我很快会见到你了。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决裂

    灵魂像被掏空了一般,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脑中不断涌现出以往的一幕幕。

    墨渊宫中,白玉兰树下,那个蓝衣少男抹着额上的细汗,朝我道:“喂,你见到我的骑虎将军了吗?”

    青暮山上,北凌羽朝我拱手,“真是巧了,在下姓宁名宇,也正是宁静至远的宁,气宇轩昂的宇。”

    玄德二十五年十二月初九,我在北凌飞手心里画了个心,将我的心送了给他,在那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那日的人不是北凌飞,而是北凌羽。

    燕荆山双龙峡的岩洞里,我与北凌羽历尽艰辛,终于觅得驯龙宝剑,在那条狭窄的岩缝里,他将我缚在背上,爬了三十里路,只为了那句“不离不弃、不移不易”。

    乾安宫梧桐树上,北凌飞轻抚着我的脸,对我说:“我就是喜欢你懒,就是喜欢你小气,就是喜欢你自私,就是喜欢你无赖,就是喜欢你耍小性子,就是喜欢你笨,就是喜欢你这丑丑的样子……”

    可就在我恣意地安享着这幸福的一切时,突然之间,一切都变了,北凌飞来不及兑现对我的承诺,离我而去。我曾经最信任的师傅狄靖,也背叛了我,不惜一切要将我交给朔麒云。当我满心以为终于可以逃离以往的一切,重新开始我的人生时,上官逸的欺骗,让这本应是最幸福甜蜜的一日,突然变成了最残酷的日子,让我一下子从云端坠入了深渊。

    鲜红的血不停地滑落,那只丑陋的蟾蜍张着贪婪的大嘴,吞噬着我的一切。

    凌飞,我累了,我不想再坚持了,我已经努力坚持了很久。我一直尝试着要坚强地活下去,可是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太过沉重,我真的累了……

    凌羽,对不起,我不明白为何我有你身上一样的莲印,或许我与你本应是命定的一对,只是世事无常,谁也弄不懂冥冥天意若何,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